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3章 自己吃自己的肉

    杨依依的话让我对于早日出狱这件事看到了曙光,可是即便这样我还是不能就此放下心来,莫伊痕的话就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魔咒一般,时刻困扰着我,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阴胎的事情。

    我究竟会不会因为这个阴胎而死?白千赤又是为了什么原因不告诉我,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才选择要隐瞒我这么久?我想了很久却始终想不出一个头绪,空荡的牢房里除了寂静再也没有其他,我我在这里面尝尽了寂寞的滋味。

    我明白,只要能早一天出狱,我就能早一天获得自由身,这样我就可以想办法找到白千赤,不至于在这里被动地苦等,那时一切的真相和事实就会水落石出。

    我如此想着,好像牢狱中的时间流逝的也就不是那么慢了,虽然我仍旧看不见外面的阳光,但是我的心里却通透了不少。

    接下来的两天,给我送饭的都是杨依依,最开始的时候她还会坐下来和我聊两句,依旧是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她在说,我静静的听着,一顿饭的时间渐渐也变得美妙了起来。可是而后的几次,她都是匆匆地把饭盒递给我后,一言不发地又匆匆离开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甚至连眼神也没有留下。

    我默默的看着每一次杨依依离开时的背影,虽然很多次我都想要开口询问,但是最后我还是把那些疑问全都咽回了肚子里,选择了沉默。

    我心里想着,或许杨依依最终还是怕了我,渐渐地远离我了,围绕着我的那些闹鬼传言有越闹越凶之势,我扪心自问若是我自己听到这些传言,恐怕也会吓得不知所措。

    其实这样也好,我本来就不希望杨依依靠近我。或许是因为她和安姚有那么几分的相似,我每每看到她都会想起安姚生前和我一起相处时的模样,随之就会想起安姚凄惨的死状,心中总是会一阵抽痛。

    安姚是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子,若非她是我的姐姐,恐怕根本就不会遭此厄运,她应该在花样的年纪里享受青春的大好时光才对。

    杨依依和我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又何必和我有过多的牵连呢?杨依依既然已经主动远离我,我就不要在和她有什么牵扯了,省的自己又会连累了一个这么好的姑娘。

    我打定主意后也就没再和杨依依说过话,而她似乎也没有察觉到我对她态度的改变,依旧是每次把饭送给我之后就行色匆匆的离开了。

    直到我回到看守所的第五天夜里,平静的生活再次起了波澜。

    大概是凌晨一二点的样子,我正在睡梦中,突然好像听到了什么异常的声响,朦胧中渐渐恢复了意识。

    我是因为本来睡眠就浅,加上这几夜阴雨连绵,看守所的牢房实在是太多阴冷了,所以夜里总会有一两次突然清醒的情况。

    我稍微恢复了一点意识的时候,那阵奇怪的响声又消失了,我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了,转了个身子就准备继续睡觉,可是就在我刚要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的时候,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个激灵,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猛地睁开双眼,一个人影被对面窗户透进来的月光拉得长长的投射在墙上,看上去极为骇人。

    我顿时就被墙上的人影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转头往铁栏杆外看去,映入我眼帘的就是杨依依那一张惨白的脸。

    杨依依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牢房面前,脸色苍白头发披散地站在铁围栏前看着我,一言也不发的就这么站着,面无表情。

    我的眼神在杨依依的脸上打量了好几圈,她却像是没有察觉到我的目光一般,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直觉告诉我今晚的杨依依有些不对劲。

    就算杨依依再怎么不惧怕鬼神,但是大晚上的她根本不可能会突然到牢房里来。而且杨依依是一个特别藏不住事的人,有什么就会说什么,平常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像今晚这样,一直站在铁栏杆外,一言不发。

    我坐在床上向后悄悄挪动了一些,和杨依依的距离增大了一些,我心里很不安,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只能戒备的看着她。

    杨依依一直没有发声,我借着微弱的月光往她的脸上看,看着看着我就看出不对劲了。我发现杨依依的表情十分的奇怪,她明明是在冲着我微笑,可是给我的感觉却是一种狰狞的感觉。

    我疑惑的又朝着她的脸看了许久,越看越觉得不对,她的五官很不对!我的脑海中忽的闪过一幅画,我顿时就知道她为什么会看起来狰狞了。

    因为杨依依根本没有在笑!她的脸上分明是一副悲伤的表情!

    我曾经看过一副画,画中的女子在整张脸倒过来的时候我觉得她是在笑,但是转过去才发现她其实是在悲伤。杨依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之所以觉得她在笑,是因为她的五官都被非人为地扭曲了。她的左右眼已经换了位置,鼻子虽然没动但是她的嘴唇被硬生生地翻转了过来。

    我被这个认识吓了一大跳,心下一寒,完了,杨依依还是没能免遭迫害,惨遭毒手了。

    杨依依这时似乎发现了我在看她,终于有了动作,她的嘴巴一张一开地似乎想要和我说什么,她的手也跟着僵硬地抬了起来,一垂一起的手像是在召唤着我过去。

    杨依依的动作很僵硬,看上去说不出的变扭,我心里又是不忍又是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杨依依的动作还在继续,我望着她那张诡异的脸,想起之前和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她是这个监狱里第一个对我笑的警察,不畏惧言论贴心照顾着我,想到这些我也就没了犹豫的心思,从床上下去走到了杨依依的面前。

    看见我走了过来,杨依依的脸勉强地动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我知道其实这才是她真正的笑容,看她这样我心里的悲伤更深了,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猜她会变成这样恐怕也和我脱不了干系。

    我深呼了一口气,从嘴里挤出了一句话,“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艰难的问了出来,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状,连指甲在什么时候深深嵌入了掌心里都不自知。

    杨依依的嘴巴张开又闭合、闭合又张开,尝试了很久才用一种近乎沙哑的声音挤出两个字,“有鬼!”她的声音沙哑中又带着几分尖利,听起来就像是用锯子在耳膜上拉扯,难受的紧。

    有鬼!这两个字从杨依依口中吐出了,我的心就像是突然被丢进了低至零度的冰水里泡着一样,透彻心扉地冰冷。

    既然她会变成这样是因为鬼的话,那也就印证了我之前的想法,她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我。

    我看着面前的杨依依,心里充斥着痛苦和酸涩,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几乎要将我淹没。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杨依依是经历了什么样可怕的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扭曲的模样?面对未知的恐惧,被关在监狱里的我似乎就像是待宰的羔羊,随时会被杀死。

    “是不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把你变成这样的?是不是?你说啊!”我着急地询问着杨依依,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杨依依缓慢地扭.动了她的脖子,发出“咔咔咔”的响声,她的嘴巴虽然张着,但是声音却不像是从嘴里发出来的,反而像是从肚子里传出来的一样。

    她的声音听上去依旧是充满了古怪,但我还是听清了她说的话。

    “不是红衣小女孩。”

    这下轮到我愣住了。

    不是?不是九九那会是谁?除了莫伊痕还有哪个鬼这么闲?我顿时就慌了,在黑暗中隐藏的危险实在是太多,我看不到它们,也没有办法去解决。

    “那你看到了什么?依依,你快和我说啊?”我的手心里不断地冒着虚汗,除了害怕之外更多的是对真相的渴.求,此刻我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把杨依依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在这座看守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依依被交换了位置的两只眼睛一直盯着我,她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乍一看上去不过就是面部呆滞的女生罢了,但谁又会知道她竟然遭遇了如此可怕的事情。

    我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杨依依缓缓地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地狱。”

    说完,还没等我再继续问她,她就开始疯了似地啃咬自己的双手,宛若一头饥饿过度的猛兽一般,不停地撕咬着手上的肉。

    杨依依是现役女警,身上的肉大多都是肌肉,就她这么疯狂地撕扯,刷的一下就把手上的一块肉完整地撕扯了下来。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那肉上还附着着完好的毛细血管。

    血腥气很快在周围弥漫了开来,我和她隔着铁栏杆的缘故,我没办法去阻止她的行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将手上的肉一块块的撕咬下来,触目惊心。

    “杨警官!杨依依!”我隔着栏杆冲着她大喊,虽然知道可能只是徒劳,但我还是想尝试着唤醒她:“快醒醒杨依依,你不要心智着了魔,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我明明知道即使她现在停下动作,就她刚刚撕扯过后流了这么多的血,也是一样必死无疑的。但是我还是想要阻止她,我不想杨依依变成第二个监狱长,死也死无全尸。

    可是杨依依却像是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声音一般,依旧啃噬着手上的肉,她的嘴边全是红色的血迹,从嘴角蜿蜒流下,在下巴的位置汇聚,然后一滴滴的落在地上,成为一条蜿蜿蜒蜒的红色小溪。

    杨依依疯狂的把手上的的肉全部啃食殆尽,只剩下两根赤条条的白骨垂在双肩旁,我惊悚的看着她,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一个音节,双脚就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根本就动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