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4章 邪恶的莫伊痕

    杨依依眼神茫然的看着两侧的白骨,眼神转了几圈,最后落到了我的身上,她双眼直直地盯着我,眼神里似乎流露出了野兽发现猎物的欣喜,瞬间焕发出了光芒,我被她看得心里一阵恶寒。

    “你想做什么?杨依依!”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杨依依的眼神里的内涵,一边对她大声喊着,一边快速地退到了墙角边上。

    现在的杨依依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她已经完全疯魔了。

    她就这么用身体撞击着铁栏杆,眼睛却一直聚集在我的身上,我瑟瑟发抖的看着她,铁栏杆因为她的撞击不停地发出“砰砰砰”的闷响,看着坚固的栏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她撞断。

    好在没过一会儿她就停止了撞击,她站着看着没什么变化的栏杆,脸上露出了懊恼的神色,我稍微放心的松了口气。可是还没等我放下心一会儿,她竟然又开始用牙齿啃咬着铁栏杆。

    我瑟缩在墙角边害怕地看着杨依依的动作。她始终还是血肉之躯,牙齿看似坚.硬但又如何与更加坚.硬的铁相比?杨依依每咬一口,牙齿就会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她的嘴里不断地掉落牙齿的碎片,源源不断地流出混杂着血液的唾液。

    我看着那些掉落下来的牙齿碎片都觉得疼,可即便是这样,杨依依却依旧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一直不停地啃咬着,就好像那根本就不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杨依依的动作越疯狂,我的内心就越发地悲伤和痛苦。

    我清楚的明白,这一切,一定都是因为我,没有我,杨依依是不会出事的。

    我不愿看见杨依依再继续这样下去无意识的伤害自己,缩在墙角里大声地哭喊着:“救命!死人了,快救命!有没有人,来救救杨依依、来救救我吧!”

    我一直一直喊着,可是回应我的只有回音,没有任何人来。杨依依的嘴角已经被磨破了皮,身体也也越发虚弱了起来,动作逐渐变得迟缓,双肩的伤口也慢慢开始凝固,不再渗出血来。

    我看她这样心里难受,想着她都已经这样了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大着胆子担心地慢慢往她面前挪去。

    “你……”我才看了她一眼,心里愧疚而又悲伤的情绪如洪水决提般涌上了心头,捂着脸又开始哭了起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杨依依做错了什么?我又做错了什么?我一直都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事缠上我?告诉我啊!”

    我捂面肆意的哭喊着,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杨依依的眼睛里那一闪而过的得逞与得意的神色。

    忽然,杨依依咬断了一根铁杆,我听到声音立刻将手放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她从外面伸进了大半个身子,面目狰狞地对着我笑。

    她大张着她的嘴巴,唾液混杂着血液耷拉着在她的嘴边和下巴处。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一屁股就坐到了地板上,整个身子都控制不住地发抖。

    杨依依的脑袋就在我双脚的正上方,她嘴里不断滴落的唾液直直地流到了我的脚上,粘糊糊的触感从脚传到了我的整个大脑。我想要把双脚往回缩,可无奈因为惊吓过度我的双脚开始发麻无力失去了知觉,无论我怎么尝试都没有任何作用。

    杨依依张着她的嘴巴慢慢地朝我的双脚靠近,眼中依旧还是充满了兽性一般的渴望,我又慌又急,可是奈何身体根本就动不了,眼看着她离我没有多少距离了,我惊慌地冲着她喊道:“杨依依,你真的一点理智都没有了吗?我是安眉啊!你说你会保护的安眉!你忘记了吗?”

    她听了我的话,身子忽然停滞了两秒,随后整个身子一颤,以更快的速度往我双脚靠近。

    我吓得惊叫出声,大脑似乎都停止了思考,只能看着杨依依向我靠近。

    就在她的嘴离我不到三厘米的时候,一把红色的长剑从我眼前划过,不偏不倚地刺进了杨依依的脑袋里。只见杨依依失神地抬起头来,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就向后倒去。

    眼前的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仿佛还能听到心脏在左胸腔里怦怦直跳的声音,身体还在不自觉的颤抖,

    “没事吧?”我循着声音看过去,莫伊痕正站在墙边,他的脸上还是一顾的神色,牵着九九的手声音冷淡地问着我。

    看到杨依依倒在我的面前此刻我的内心真是纷乱复杂。原以为终于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没想到认识还没到一个星期,她就惨死在我面前。

    刚才的害怕似乎全都消失了,我现在对杨依依的感情就只剩下了愧疚和心疼,特别是当她躺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似乎都忘记了她在前一秒想要谋取我的性命的这件事情。

    “你干嘛把她杀了?”我抬头看向莫伊痕,恼怒地质问他说道。

    莫伊痕恐怕没有想到我会是这种反应,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诧异的问我:“为什么?她都要吃了你,你还问我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救你啊。”

    莫伊痕说的理所当然,他的理直气壮让我也有了一瞬间的愣神,可是杨依依还在我的面前躺着,我一看到她之前的心情就全部都回来了。

    “你知道她是谁吗?你就随随便便给她一刀!”我冲着莫伊痕哭喊道,我知道这个时候是我在强词夺理,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莫伊痕当下就冷下了脸,他的声音也低了好几个度,冷冰冰的对我说:“她是谁重要吗?”

    “重要,当然重要!她是我在这个鬼地方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你说她重不重要?”我忍不住大声哭喊道,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之前和杨依依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那些时间越是美好我现在的心情就越是难过。

    莫伊痕冷笑了一声,白了我一眼,鄙夷道:“朋友?你们凡人就是虚伪,表面一套背面一套。口口声声说朋友,背地里第一个害的就是朋友。我对于这种关系没有兴趣。”

    我本来还对他救了我这件事心存感激,可是听他这样说我心里那些感激立刻就消散了,不管不顾的就冲着他大声叫喊了起来:“你这个恶鬼懂什么?世界上的感情复杂多样,你怎么能凭一些人做的恶行就偏颇地认为凡人是虚伪的?”我越说越生气,说到最后更是带上了几分质问的意味。

    莫伊痕情绪倒不似我那么激动,他淡然的站在一边,双手抱在胸前,淡淡的说道:“千岁小娘娘您不也是从我做的一两件事上就偏颇地认为我是一个恶鬼吗?”

    他的眼神里带了几分调笑,嘴角挂着几分嘲弄意味的笑容,我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只觉得不痛快。

    “这不一样,你制作活死人,从本质上看这件事就是错误的,当然就是不对的。我说你是恶鬼,就是因为你做了坏事,这是偏颇吗?”我不服气的回问道。

    许是我的气势吓住了莫伊痕,他这一次没有再咄咄逼人的开口,站在原地用莫名的眼神看着我,我不解的看着他,弄不明白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千岁小娘娘您伶牙俐齿,我说不过你。”莫伊痕最终终是放弃了,妥协一般的指了指死去的杨依依对我说:“她是中了尸毒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我不杀了她,她自己也会暴毙而亡。而刚刚我若是不给她一剑,你会怎么样就不知道了。最好的结果就是被她吃掉,最不好的结果就是像她刚刚那样自己吃掉自己。”

    “尸毒?”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东西,加上他在我这里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单纯的怀疑地看着莫伊痕,有些犹豫的说道:“是不是又是你捣的鬼?”

    莫伊痕无奈的笑了,摊了摊手说:“天地良心,我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再说了,让尸毒扩散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莫伊痕,饶是他这样向我解释了我还是不能够完全相信他:“谁知道呢,我怎么知道你那颗黑心里面藏着什么坏心眼。”

    莫伊痕这次也笑了,他好笑的向前走了一步,面带笑容的看着我:“我的黑心里面藏着的可不全都是坏心眼,你看我救了你两次,你说我坏吗?我要是真的坏,就应该看着你死,然后把你肚子里的阴胎做成补药,再把你做成活死人。一箭双雕,多好的事。我又何必出手救你?”

    莫伊痕说的也的确有道理,他也确确实实是救了我两次。要是真想杀了我又何必救我?

    但是在另一方面,莫伊痕在我看来城府真的是太深了,我总觉得他不简单,他的话也不能轻易的就选择去相信。就像他说的,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的出现都是有原因的,我不相信他莫伊痕堂堂一个阴间雍亲王整天没事干跑来看守所散心,顺便把我救了?这件事说不通。

    虽然我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但是我也找不出他这样做的用意,我警惕的看着他,莫伊痕的面上依旧是他一贯的表情,看不出来情绪。

    我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九九,暗自在心里决定,对待莫伊痕,还是要小心谨慎为上。

    可是即便这样我也不能就这样什么话都不说的在这里坐着,莫伊痕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想开口询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忽然,我灵机一动,想了想措辞,抬头问莫伊痕:“那我现在问你,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三番五次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又这么恰好地救了我,别和我说是巧合,我可不会相信。”

    “啧啧啧”莫伊痕伸出一根手指在我面前摇了摇说:“千岁小娘娘,你这样的措辞让我很难过。什么叫做三番五次?什么叫做恰好?怎么我觉得你的语气在说这一切都是我有意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