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6章 僵尸攻击

    我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恐慌的心情一点点的从心底的深处升起,双腿发软,手心发麻,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这样无力过。

    被鲜血染红的墙像极了一副诡异的图画,我忍着翻涌的恶心,将目光转移开,大脑飞速的运转着。

    看守所里的狱管不会都已经死绝了吧?我走了两步,却连一个活人都没有看见,心里忍不住的开始悄悄打起鼓来。

    静,太静了,整座监狱太安静了,似乎是想要证实我这个可怕的想法一般。我用力的摇了摇头,死死的咬住下嘴唇,疼痛才让我又有了积分清明。

    不会的,一定还有活着的狱管!我默默的在心里对自己说着,脚下一动继续跑了起来,仍旧是一个活人都没有有看到。

    我一边想要找到狱警,一边还要小心着避免碰到那些僵尸,精神一直高度紧绷着,已经有点点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一个想法从我的脑中缓缓的出现,会不会是所有的狱警全都去了收押男犯人的那栋楼?这样想着,我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几乎没有任何停留,抑制住内心的恐慌匆匆的往男犯收押的楼跑去。

    跑了这么久我的双腿已经开始泛出酸意,背后的衣服也被汗水打湿了,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停下来,如果我现在停下来的话,春姨她们遭遇危险的可能性就会增大好几分。

    收押男犯的监狱楼出现在我的眼前,不过几步的距离,我心下一喜,立刻加快了步伐,可是还没等我走到门口,我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犹如猛兽般的嘶吼声。

    我的脚步生生顿住了,大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完了!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如果感染成了僵尸的只是女犯那还不算是糟糕的情况,就怕男犯中也有变成僵尸的。本来男性就比女性健壮得多,加上成了僵尸之后原本的力气会多上十倍不止。女犯那边,牢房的铁栏杆还可以稳住一阵子,男犯这里就不好说了。

    可是没想到,我千怕万怕的这种情况还是出现了。

    听着楼里面传来的越来越大的撞击声,我深知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让我去浪费了,也顾不上害怕还是别的什么了,我还是决定先找到活着的狱管再说。

    闹鬼这种事我见的多了,可是如此大规模的僵尸爆发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他们有了比常人更大的力量,在这一点上和白千赤有一些想象,可是这些变成了僵尸的犯人似乎和白千赤又不太一样,只因为他们是没有理智的,但是白千赤却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我不知道这些尸毒究竟是从何而来,我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我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一个头绪。但是我清楚,对我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得到一个可以主持大局的人,不然整个看守所的犯人可能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悄悄地往男监的值班室靠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里面的情况。男监的值班室门口大开着,我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里面的状况即使没有亲眼看见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进去一看,果然不出我所料,里面的景象和女监的值班室简直是一模一样,所有的狱警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四面墙加上天花板没有一处是没有染上鲜血的。整间值班室宛若一个小型的屠宰场,在里面的人全都无一幸免。

    我捏着鼻子走了进去,里面的血腥气几乎让我几乎想要弯腰呕吐,我仔细的在值班室里绕了一圈,希望能够找到一丝蛛丝马迹,连一个角落都不愿意放过。

    看着看着,我忽然发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又怎么都找不到那些诡异的地方究竟是在哪里。

    直到我又走了好几圈,才发现了我觉得奇怪的地方究竟在哪里:这里只有两具尸体,可是我在女监看到的明明是三具。

    虽然如果平常看来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但是仔细一想就有不同寻常的地方了。只是因为照理说,男监这边的狱管只会比女监的多而不是少才对,这里又怎么会反而比女警那边还少了一个人?

    莫非,有人活着?

    这个念头一涌上我的脑袋心中立刻升起了希望的曙光!有人就表示着有救,也就表示我现在并不只是一个人,我们还有救!

    我激动的立刻转身离开了值班室,结果前脚才踏出值班室的门口,后脚就被一个布袋套住了,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我抓到你了!不枉我在这里守株待兔。”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我的耳里,我印象中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也就无法判别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

    我不停地挣扎着,手脚齐用,想要挣脱开身上这个布袋的束缚,嘶声裂肺的大声喊道:“放开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激动,说起话来还有点磕磕巴巴。

    “我,我……我是这里的狱管,你杀了人,就算你是恶鬼我也不会放开你的。这个袋子我是洒过鸡血的,你是挣脱不开的,放弃吧!”

    男人的声音仔细听起来还有一丝颤抖的意味,看来他是将监狱遇到这些事的原因全都算到了我的头上,将我看做了十恶不赦的恶鬼。

    只是我此时已经没了去计较这些的心思,我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狱管!他就是活下来的狱管!兴奋盖过了其他的情绪,可是这个好不容易活下来的狱管竟然怀疑我是杀死这些人的恶鬼,甚至还用洒过鸡血的袋子抓鬼,也不知道他的脑袋是不是不太灵光。

    因为被布袋蒙住了缘故,外面的光线大多数都被挡住了,我看不清狱管的脸,但是依稀还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确实是活生生的人。

    不管了,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管他脑子好不好使,作为帮忙已经绰绰有余了。

    思及此,我连忙向他解释道:“警官,您搞错了,我不是鬼,我是人。”

    可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那个男人就急急忙忙地打断了我的话,插嘴说:“我管你是人是鬼,杀人就要偿命。我告诉你,我已经通知总台了,上面很快就会派人过来,你是逃不掉的!”

    “通知总台?真的吗?”我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得到了男人肯定的回答。

    听到他说已经通知总台,我悬着的心这才算是放下了一半。还好他只是脑袋不太灵光,还不至于到傻。这里死了这么多人,的确不是我和他两个人就能解决的,如果有更多的人手过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不过就算如此,我也不能任由自己被他这样用布袋套着,只好苦口婆心的向他解释说:“警官,您真的是误会了,我没有杀人。您想想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做出这么残暴的事情吗?您仔细想想,从这现场留下的痕迹来看正常人能做得到吗?”

    我说的情真意切,狱管听完我的话之后沉默了许久,过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的说道:“你说的都是真话?”

    “当然,我说的当然都是真话。”我见他的态度有所松动,立马抢着答道。

    他看上去似乎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我说的话,但总归还是把套在我身上的布袋给拿了下来。

    我的眼前再次恢复了清晰的视野,我眯了眯眼睛,朝那个狱管看过去,正好看见了他手上的布袋,只见那布袋上面的确洒了好几滴的鸡血,我看着那几个红色的圆圈忽然就笑了,我们现在面对的恶鬼恐怕可不是用几滴鸡血就能解决的。

    狱管看我的眼神还是有几分戒备,我环视了几圈,有些好奇他是怎么躲过这场浩劫的,干脆就将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

    可能是见我一个小姑娘对他不足以造成什么伤害力,狱管渐渐对我放松了戒备。他告诉我他叫做马力,是新来不久的。能够逃过这一场灾难纯属巧合,昨晚正好他们几个狱管在这里偷喝了几口小酒,他又是那种一杯倒的人,因为三急醉醺醺地去解决了,不知什么时候就醉倒在了外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了过去,等他回来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景象都吓傻了,又想起最近看守所盛传的闹鬼传言,所以才会想到以前老人家说的那种土办法,用鸡血抓鬼。

    我听到最后觉得又好笑又好气,踌躇了半天还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那你呢?你究竟又是因为什么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我为了让他相信我,也大致地把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缘由以及女监那边的情况告诉了马力,简单的用几句话说明了情况之后,我紧张的询问他接下来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或许我们应该把看守所的犯人们都放出来,然后带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点。”我试探着问了一句,毕竟女监那边还有春姨她们在等我,要是再晚几步,或许她们的生命就会有危险了。

    但是马力却好像对我的提议不是很赞同,他挠着头思考了很久才从嘴里吐出一个字:“等”。

    我一听他这么说立刻就急了:“等?等到什么时候,你是不知道那些僵尸发起疯来有多可怕,要是里面的犯人都逃了怎么办?”

    我能看出来马力的心里也在为难,他的眉头全都拧在了一起,但还是坚持之前的想法:“那也得等。我的职位不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犯人放出来。如果有人趁乱逃狱了,我是要担责任的!”

    我没想到都到了这样的紧要关头马力居然还这么刻板,甚至可以说是有死板,为了他自己所谓的责任而置那些活生生的生命于不顾。

    我这才突然觉得人和人之间原来可以这么的冷漠。马力看到那么多无辜的人被困在看守所里随时会面对僵尸攻击的危险,第一反应竟然不是人命关天,而是自己会不会担责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