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9章 诡异女警

    妈妈的两鬓间隐隐约约有了几根白发,我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岁月的痕迹竟悄悄爬上了妈妈的面庞,我妈她已经不再年轻了,而我也不能再继续做一个任性的女儿了。

    “妈妈,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去高考的。”我握住妈妈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你不是也说了吗?我很快就可以出去了,我平时的成绩不差,只要再加倍努力点,考个大学一定是没有问题的。清华北大是没希望了,但是离家近的那几个大学还是有希望的。”

    我的成绩我自己心里清楚,就算这段时间以来因为种种事由而耽误了学业,但是好在我之前的基础都还不错,就算没有跟上学校里的复习进度,也不会有过多的影响。

    妈妈一边用手擦拭脸上的泪水一边强挤出微笑对我说:“妈妈放心,妈妈怎么会不放心,你一直都那么懂事又聪明,妈妈相信你一定能考上一个好大学的。”

    看着妈妈疲惫的脸,我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不孝女。妈妈已经不是当年那副身强体壮的模样,但却还是要因为我而不断劳累。

    我认真的凝视着我妈的脸,忽然想起来安姚,我们两个中她长得要更像妈妈一点,她生前和妈妈的关系也要更好一些,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总是觉得妈妈偏心的重要原因。

    可是现在安姚已经不在了,我只有加倍的对妈妈好,连带着将她的那一份孝心一起孝敬妈妈,才不会愧对安姚。

    我的思绪一下子就飞散了开来,若是当初死去的是我,而不是姐姐安姚,那么妈妈现在是不是已经过上了舒适的日子?

    以前我还总不能理解安姚为什么那么努力地读书,以为她不过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和我争宠,可是我现在终于明白姐姐的心思了。她一定是早一步注意到了妈妈渐渐老去的事实,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早日让妈妈过上好日子,而那时的我又是多么的幼稚。

    现在姐姐已经不在了,我不能像以前那样继续做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在妈妈老去之前,我一定要先把家里的重担扛下来。

    这般想着,我也就更加坚定了要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的想法,绝对不让妈妈失望。我想了一下,现在每天其实都有大把的时间,浪费了实在是可惜,还不如用来复习。

    “妈,我想在监狱里复习,你把我桌上的那几本复习资料带给我好吗?还有我书包里的课堂笔记,也顺便一起带给我吧。我在看守所不用参加劳动改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看看书。我想这样也不会比同学们落下太多的课程,能追上一点是一点吧。”我仔细的向妈妈叮嘱着需要哪些学习用品,妈妈拿手机出来一一记下了。

    “好,妈妈明天就给你拿来。”妈妈又和我确认了一遍,确定了没有什么遗漏之后才收回了手机。

    我妈之后又陪我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她终究还是对我的腿有些不放心,嘱咐了好几回让我自己要小心一点,我自然一一应了下来。

    毕竟我还是在押人员,妈妈不能陪我太久,直到医院的工作人员进来提醒妈妈该离开了妈妈才依依不舍的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鼻头一酸,眼泪几乎瞬间就要夺眶而出。

    我抬手擦了擦眼角,将没来得及流出来的眼泪全都擦干,但是心情却依旧很低落,过了好久才恢复过来。

    妈妈离开后没多久,主治医生就进来告诉我要出院回看守所,叫我自己准备一下,说是很快就会有警官过来把我带走。

    我点点头应了下来,主治医生看了看我的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就走出了病房。

    我拖着一只病腿从床上下来,勉强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在叠被子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床上有一张发黄的纸钱,上面隐隐约约地写了什么字。

    我拿起来放在眼前想要看清纸钱上的字,可惜上面的字全被水沾湿了,我看不清楚。我环视了病房一圈,想要找个什么东西将这张纸钱烘干,可是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一个女警忽然推门而入,直接打消了我想要仔细研究清楚那张纸钱上的字的想法。

    我匆匆忙忙的连忙将纸钱收到口袋里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女警,心里其实紧张的不行,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看到我刚才的动作。

    好在女警似乎没有看见我藏纸钱的动作,她面无表情的走到我面前,在我身上和病床之间打量了好几圈,冷冷地对我说:“收拾好了吗?我们要把你转移到新的看守所去。”

    我之前听医生说要回看守所还以为是回之前的那个看守所,完全没有料到竟是要去一个新的看守色,一瞬间有些发懵,不明所以的看着女警。

    “新的看守所?为什么?出什么事情了吗?”我颇为疑惑地问道。

    她依旧是一副冰冷的脸色,眼神不屑的瞥了我一眼,似乎很不愿意和我对话一般和我说:“上面的决定,不该问的别问。”

    我看着面前的女警对我爱理不理的态度,也不再自找没趣,动作快速地收拾完东西,在女警的搀扶下离开了医院,警车就停在医院的大门口,女警的手上拿着我的行李,带着我一起上了警车。

    刚一坐上警车的后座,我心里就开始莫名的发慌,总觉得有哪里奇怪。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女警,见她正无表情的看着窗外,默默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我直觉的察觉到这个女警对我不是很友好,我还是别自己往枪口上撞了。

    我仔细回想着之前发生的每一个细节,想要找到奇怪的点究竟在哪里。等我将每一个画面在脑海里一一筛选过我才恍然发觉,奇怪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比如主治医生告诉我可以出院的时候,他的脸色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还有给我办理出院手续的护士,平时她们虽然没给我什么好脸色看,但是也不会像今天一样整张脸的表情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我小时候玩的洋娃娃一样,永远都是一个表情。

    我虽然心生疑惑,但是因为没有证据还是放弃了,没有继续想下去。我在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或许只是因为我这段时间遇到了太多难以预测的危险,所以我才会这么疑神疑鬼。

    我低头看着手上冰冷的手铐,一颗心始终不能安定下来。我将脑袋转向窗外,想要看看窗外逝过的风景以抚慰我慌乱的心。

    现在是下午三四点,因为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路上没什么人,行驶的车辆也很少。

    看了一会儿我觉得有些无趣,便将目光收了回来。刚一转过头我就发现坐在我身边的女警正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她的神情看上去颇为凝重,我的视线向下稍稍移了一点,恰好看见她的双膝上紧紧攥着的拳头,手背上的青筋似乎在预示着什么,我模模糊糊的觉得女警看上去像是在担心前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事情似乎变得奇怪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照映出的司机的模样,一切都是很平常的样子,没有什么不同。再回过头看看坐在身边的女警,她的神情似乎已经没那么紧张了。我疑惑的偷偷看了她好几眼,女警都没有再露出之前的那种表情。

    或许是最近发生太多事了,我多虑了,警官们应该也只是想要更好地保护我而已。想到这里,我又开始放下心来,靠在座椅上闭上了双眼。

    闭上眼的瞬间,我似乎闻到了一种奇妙的气味。还没来得及睁开眼我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因此我也没有看见那些从车上的空调口飘出来的带有奇妙香味的气体。

    我睡的很沉,也不知道在睡梦中过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一觉睡了这么久,直接就睡到了晚上。

    车子还在继续向前行驶着,我有些奇怪怎么开了这么久还没有到那个新的看守所,透过车窗向外看去,外面已经没了高楼大厦的建筑,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荒芜的田野景色。

    我看着窗外的一草一木,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这景色隐约之间怎么那么的熟悉?

    突然,我的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这是去往白旗镇的路!刚刚我还没太确定,现在看到这一大片芦苇地和那一条小河终于确定了我心中的想法,这条路就是去白旗镇的!

    这是怎么回事?这辆车为什么会开去白旗镇。我们不是要去新的看守所吗?我转过头想要问女警,路边的灯光正好照到她的脸上,我清楚地看到原本容颜姣好的女警脸上竟然烂了一大块,左眼的位置都能看到里面的白骨。

    我吓得都忘了尖叫,拼命地向车门的方向移过去,想要远离女警。我完全乱了阵脚,开始拼命地拉车门的开关,可是无论我怎么拉,车门就是纹丝不动。

    这时刚好月光照进车内,我抬头刚好透过后视镜看到坐在驾驶座的司机对着我诡异的一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笑容背后的深意,整辆车的速度在一瞬间内猛地加快,“嘭”的一声,我的脑袋被狠狠地撞到了座椅上,脑袋里的东西像是有一个旋转马达控制住了一样不停地旋转着,眼前似乎出现了黄色的小星星。

    我痛苦的捂住后脑勺,吃痛的呻.吟着。

    女警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我的身边,伸出她修长的手拂在我的脸上,阴笑着说道:“这张好脸蛋,真是让人羡慕,等我把你交到主人手里,一定要求他把你脸上这一副皮肉赏赐于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