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00章 破腹取婴

    我的牙齿因为恐惧不断地打着颤,仿佛此刻我脸上的不是手,而是一把锋利的刀刃一般,我极力想要稳定情绪,却还是磕磕巴巴地说:“你的主人是谁,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女警脸上的笑容越发地阴森了起来,提着尖尖的嗓子说道:“我的主人?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的主人就是阴间未来的王,尊敬的雍亲王莫伊痕。”

    “莫伊痕?”我一心下一惊,她竟然是莫伊痕派来的。

    “他派你来做什么?”我立刻大声的问她,想要从她的口中听到答案。

    女警呲笑道:“雍亲王当然是想要你肚子里的阴胎了,哈哈哈……”她的笑声笼罩了整辆警车,尖利极了,我的耳膜几乎都要被这笑声给刺破了。

    我痛苦的想要捂住耳朵,可是手还没来得及放到耳朵上,警车忽然就停了下来。我透过车窗向外面看去,外面就是那条熟悉的小河,小河边有几个穿着黑袍的人影走来走去。

    虽然看的不是太清楚,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些人影并不是真正的人,而是鬼!

    女警把车门打开,用力地把我拖下车绑在一个木桩子上。那几个黑影扛着一个大肚子女人向我这边飘了过来,随便一丢就扔在了我的面前。

    我朝面前的这个大肚子女人看过去,赫然看到女子手掌上有一个和我一样的红痣,她腹中莫非也怀着阴胎?

    只是这个女人的红痣已经圆大如月,显然是即将要临盆了。我忽然想起莫伊痕说要带我看阴胎临盆的话,只是这秋天还没到,而且这个阵仗一点也不像是要给我看产妇临盆的模样,倒更像是要在我面前杀了这个产妇一样。

    还没等我想个明白。女警就对着黑影们使了一个眼色,黑影们立刻走到旁边,从早就架好的火架子上捧起一大盆沸腾的热水浇到女子的身上。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的动作,在沸腾的热水接触到女子肌肤的一瞬间,她如凝脂般的肌肤上立刻升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水泡,女子几乎是在一瞬间失去呼吸的,与此同时她的肚子迅速地开始隆起。

    女警拿起一把匕首对着女子的小腹就是一刀,迅速地从破口中取出一个手掌般大小的婴儿吞入口中,“咔呲咔呲”,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在完全将婴儿咽下肚后轻轻地擦拭了一下嘴边的血液,满足地打了一个嗝。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几乎全都起来了,我呆愣的看着地上躺着的女人,她早就没了呼吸,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肚子上的血还在源源不断的流着,在她的身旁汇聚成了一条细细的血河。

    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是那种发自心底的,不可控制的颤抖。

    “你现在心情怎么样?是不是很害怕?”女警看到了我的反应,阴笑着问道。

    我闻声抬起头,恐惧地看着她破碎的脸,忽然就明白了这不过是一场杀鸡儆猴的表演,他们的最终目标是我,而地上的那个女人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先例罢了。

    我竭力稳住情绪,声音颤抖的问她说道:“你想怎么样?我肚子里的阴胎你知道是谁的吗?”

    我此刻已经完全没了办法,只想着能用白千赤的身份震慑一下女警,可是她在听了我的话之后不但没有任何害怕的迹象,反而还笑了起来。

    她捂着嘴笑得极为娇俏,只是她这个娇滴滴的动作配上她这幅可怖的模样,更加的骇人了。她笑够了,刚想要开口,就被一个笑声给打断了。

    “呵呵,本王当然知道。”莫伊痕的声音从我背后传了过来。

    他轻轻地靠在我的肩上,从背后揽住我的身子轻轻地抚摸我的小腹,贪婪地笑了起来:“白千赤的孩子,正好合适给本王补身子。至于千岁小娘娘您,我之前说的做婢女的提议现在还做数,若是你答应,我保证不会像他们对之前那个女子一般粗辱,我会小心翼翼地将你肚子的孩子取出来。”

    莫伊痕的手在我的肚子上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似乎随时都会破开我的肚子,我厌恶极了他的触碰,狠狠地将他的手打了下去。

    “滚!不许动我的孩子。”我厌恶地啐了他一脸口水。一想到我之前还因为他的话怀疑白千赤,我就后悔,感觉自己真是天底下第一大白痴!就是那种被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笨蛋!

    白千赤对我多好难道我自己心里不清楚?别人竟然三言两语就挑拨了你对他的爱,你就这么没脑子吗?我在心里愤恨的唾弃着自己,越想越觉得自己不争气。

    “既然我们的千岁小娘娘不愿意当我的婢女,那就怪不得本王无情了。”莫伊痕没有注意到我此刻心中所想,拿了一把匕首轻轻地在我的小腹上点着,目光里带上了几分玩味,饶有兴味地说道:“本王是应该从这里下刀,还是在这里呢?”

    这时我才真正认清了这个男人的面目,除了后悔再没有了其他的情绪。我不愿在他面前露怯,咬着牙冷冷地回道:“要杀要剐随便你,我告诉你莫伊痕,要是你今天杀了我吃了我的孩子,白千赤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们俩走着瞧!”

    莫伊痕完全没有将我的威胁听进耳中,他呲笑了一声说道:“我若是吃下你这一胎,你以为白千赤还是我的对手吗?”说完,他拿着匕首对我狠狠地捅了一刀,疼痛瞬间涌入我的大脑,我立马就失去了意识。

    黑暗,无尽的黑暗……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我尖叫着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白茫茫的一片,再定睛一看这似乎是病房,扭头看过去女警就坐在我的身边。

    我还记得她将那个刚生出来的女婴吃进肚中的场景,身上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惊恐地看着她,慌忙地扯下手上的输液针头就像要远离她。

    女警见到我这个样子一脸茫然,着急忙慌的走上前就想要阻止我,“安眉,你这是做什么?你不能拔,你需要输液!”

    刚刚莫伊痕把匕首刺入我腹中的痛楚那么的真实,可是现在却一丝感觉都没有,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上面哪里有什么伤口,我不敢相信的抬手在上面摸了摸,一片光滑。

    刚刚那个是梦吗?还是这里才是梦?其实我已经死了,这里只是我进入阴间前的脑内臆想?我不明白的乱想着,已经分不清究竟什么才是现实了。

    我不敢轻易的相信面前的女警,害怕地摇着头,仍旧抗拒她向我靠近,我压低了声音问她:“你到底是谁,你想要做什么?说!”

    女警狐疑地望着我,许是见我不像是在开玩笑,才一脸真挚的回答道:“我是负责护送你的警官,谢青。我能对你做什么?我这是为你负责,你不能拔下这个针头!”

    我看她不像是在说谎,虽然心中还有几分怀疑,但还是听话乖乖的没有拔下针头,谢青见我不再抵抗她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朝我靠近了过来。

    在谢青的安抚下我才渐渐平复下了心情,躺在病床上安静的输液。我听谢青说她是被领导特意安排来照顾我的,我立刻就想明白了,她应该是高莹的舅舅特地安排下来的。

    我猜一定是高莹又跑到她舅舅面前撒娇耍赖,所以她舅舅才会同意这么以公谋私的事情。不过谢青看上去似乎并不知道这些,从她的话来看,上层领导应该是告诉她我因为牵连着命案所以被抓,但是发生了很多事情怕会影响到我的身体状况,加上我的案件最近又被社会媒体关注着,不能有一丝马虎才将她派来“照顾”我。

    我躺在床上静静的听她说着,想到之前的那个梦还是觉得心有余悸,有些奇怪,于是问了谢青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谢青告诉我,在路上的时候我睡了过去。她一开始也没怎么注意,以为我只是累了而已,没想到我们都已经到了看守所了我还没有醒来,而且怎么喊都喊不醒。脸色也开始发白了起来,嘴唇也失去了血色,她连忙把我送到了看守所里的临时病房,让就在这附近的乡村医生来看了我。医生说我没有其他毛病,醒不过来的事情他也不清楚,给我开了点生理盐水补充身上的能量就走了。

    听了谢青这么说,我忽然觉得这个梦应该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么简单,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在,只是出于很多原因,我没有把刚才那个梦告诉谢青,毕竟我和她还没有熟,我不能去?她究竟值不值得我去相信。

    我细细的回味着之前的那个梦境,总觉得有些被我忽略了的细节,一时之间没有说话,细细的想着。谢青见我不说话了,也就安静的坐在我旁边等着我输液结束。

    输完液之后,谢青直接就把我带到了我的新“住所”。

    她向我解释说道,这个看守所是前几年新建的,自然是比北郊看守所要舒适的多。不仅环境卫生好,硬件设施也好。

    我一开始还没能理解她口中所说的硬件设施好是什么意思,直到走进了牢房里我才明白过来,我住的单人牢房居然还有风扇,而且隐私度也比北郊看守所高多了,单人牢房里的厕所都是有帘子隔着的,睡觉的床边也有一块帘子以供遮挡。

    这种配置对于一个住过北郊看守所那种“贫民窟”似的地方的我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宫殿般的存在。谢青告诉我她就在离我不远处的值班室里住着,二十四小时看护着我。

    她先是把我送到了牢房里关着,而后又不知从哪里带来了一大袋东西递给我说:“这是你妈妈送到医院去的,我们给你带了回来。放心,你转看守所的事情我们告诉她了,只是探视规定是一星期不超过两次,这个星期你不能再见你妈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