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01章 破腹取婴2

    我接过谢青手上的袋子说:“我知道,没事。”虽然我很想妈妈,但是每次见到妈妈难免都会难过一下,能够减少和她见面的次数或许对我妈而言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

    谢青有些犹豫的看着我,似乎想对我说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开口径直离开了。

    我将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拿了出来,妈妈把我的书全都给我送了过来,还给我留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加油!在旁边画了一个又丑又萌的笑脸。

    我看着这个笑脸顿时就笑开了,所有的烦恼和不快在这一瞬间全都消失了,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我是妈妈的女儿,她只有我了,我绝对不能让她失望伤心。

    打定了主意,我笑着把纸条压在枕头底下,想要躺到床上休息一下,屁股刚坐到床沿上,我忽然想起今天收治东西的时候发现的那张纸钱,上面似乎也写着什么字,那时因为女警的缘故我没能看清楚那上面究竟写了什么,现在不就是一个看清楚的大好时机?

    我连忙站起来开始在身上的口袋上翻找,纸钱已经被我压得皱巴巴的,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摊开,上面原本就模糊不清的字因为这些皱痕更加地看不清楚。

    我走到白炽灯下,拿起纸钱透过光开始研究了起来。这纸钱看起来不像是我们平时在市面上买的那种金银纸,我凑过鼻子问了一下,上面隐约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香味,说不清是什么味道,但是闻起来莫名的有一种很高级的感觉,反正不像是平常人家用得起的,更不像是一般人会用的香水,倒像是什么香烛之类的味道。

    我凑近了看过去,透过光可以看到这张纸钱上面似乎画着什么符咒的样子,这个符咒看上去还有那么几分熟悉,我绞尽脑汁的想自己究竟曾经在哪里也看过这样的符咒,忽然,想起了那天笼罩在监狱半空的那个巨大符咒。

    符咒,对了!这莫非是那天那个高人给我的?

    我仔细地开始辨认上面的字,虽然看不太清但是仔细看过去还是依稀能够辨认出来的,第一个字上面是两个木,下面有一撇,旁边的就糊掉的。两个木,两个木下面还有一撇的,应该是个“梦”字!后面的几个字糊的不是很严重,我很快就辨认出来了。

    第一句话是:梦非梦,真假难辨。

    我摸不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继续朝下看了过去。

    下面的一句就糊的太严重了,我就只看出了“不可信”三个字。至于前面的到底是什么不可信,我一时间也看不清,更加想不明白。

    这个“不可信”究竟是指谁呢?我拿着纸钱沉思了起来。

    这个高人是白千赤请来帮我的,应该是不可能故意留张纸条告诉我白千赤不可信的,若是这样他完全可以当面对我说,何必顾及这么多。一定是当时有什么让他不能当面说的原因,莫不是……

    莫伊痕曾经说过他就在我不远处,联系之前的那个梦,高人忌惮的恐怕就应该就是他了。

    这么一想,思路就完全被打开了,上面的话也就说得通了。

    “梦非梦,真假难辨。”这句话可能是想告诉我今天我做的那个梦就是预示着梦境里面的事情不全是假的,是有可能发生的。“不可信”估计指的就是莫伊痕。他一直想要劝我不要把孩子生下来,用我会死这样的话来吓我。看来对于他,我以后还是要抱有三分忌惮才是。

    把脑袋里的疑惑都捋了一遍后,心里似乎清明了许多,我有些懊恼自己之前竟然那么傻,傻傻的就相信了莫伊痕的鬼话,甚至在心里还怀疑起了白千赤,殊不知那时的莫伊痕见我动摇心里该有多乐呵了。

    我小心的将纸钱叠好放回口袋里,毕竟是高人给的东西,我还是保管好为好。

    因为这么一弄,我之前的困意全然烟消云散,也不好就这么坐着虚度时光,敢瓷翻开课本就开始看了起来,这一看我就傻了眼。

    古语言:“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面目可憎。”我这两星期不读书,自己面目是否可憎我不知道,这课本里的题目倒是十分的可憎。这数学题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难了起来,我竟然连试卷上的第一大题都做不出来了。

    我轻轻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安慰自己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伟大的诗人李白说的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我只是暂时忘记了而已,只要再把思路看一次,我深埋在血液里的学霸之魂一定很快就会被激发出来的。

    我稳下心思,把卷子先放到了一边,靠在床上认真地开始复习,重新把数学书上公式推理的过程看了一次,又把几何里面的一些概念复习了一次,笔尖在草稿纸上不停的画画写写,直到我确定自己现在已经再次熟悉这些公式和思路了,我才又开始做题。

    数学题对于我来说其实不是很难,只要把前人早就推导出来的公式运用到题目中很快就迎刃而解了。对于我来说还是英语比较苦恼一些,做完一套数学题之后再看英语,上面的每一个英文字符都像是鬼画符般。我明明认识它们上面的每一个字母,为什么拼在一起我就记不住呢?

    我有些懊恼,靠在床上感觉哪里都不舒服,干脆站了起来,蹦蹦跳跳活动了一会儿后盘坐在白炽灯之下。以前班主任就说过,安逸使人懒惰,一定是刚刚我靠在床上太舒服了,让我坐在地板上看,一定能看进去的,我如此这般对自己说道。

    事实上,我还是低估了英语对我的催眠能力,我才背了不到三十个单词就倒在地上睡了起来。

    这一睡就睡到了深夜,夜里,寒风从通风口吹了进来,迷糊之间我用手抱了抱自己,瑟缩着继续闭着眼睡着。

    迷糊间,我觉得身子一轻,离开了冰冷的地面,微微地张开双眼看到了白千赤那张熟悉的脸庞。

    我以为自己又是做梦了,看见白千赤的脸的瞬间思念的情绪就一齐涌了上来。

    “千赤。”我带着睡腔呢喃道:“你去哪了,我好想你。”

    他把我轻轻地放在床上拉上帘子轻声说道:“我调查活死人的事情了,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

    我听他这么说才明白这不是梦,我眼前的白千赤是真的,他的怀抱也是真的。我痴痴的看着白千赤的脸,再一联想他刚才说的话,委屈的情绪瞬间就淹没了我,眼泪齐刷刷的涌上眼眶,我不可控制的哭了起来。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一直强撑着不让自己陷入这种情绪里,就怕自己走不出来。可是现在看到白千赤的脸,忽然觉得我可以不用强撑了,一直紧绷着的弦瞬间就断了。

    因为我心里清楚,现在即便是天塌下来,白千赤都会给我撑着不让我受伤。对于我来说,白千赤就是这么一个值得依靠的存在。

    我揽着白千赤的脖子带着哭腔委屈地说道:“你怎么现在才来,你怎么能把我自己丢在这里这么久才来看我?我差点就死了你知道吗?我在之前的看守所里面被大姐大欺负,她死了之后还冤魂不散要来索我的命,要不是莫伊痕,我早就没命了。”

    白千赤本来还一直在拍着我的背轻声安慰着我,可是听到我说到莫伊痕的时候,他忽然把我推开紧张地问我:“莫伊痕来找你了?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他的欺负?”

    我被他这种紧张的情绪给吓到了。

    白千赤的反应在我看来似乎有点过激,不过转念一想,莫伊痕和他一向就是死对头,他担心莫伊痕会对我动手这也无可厚非。

    “他没有对我怎么样,千赤,我们不要再提这他了好吗?”我窝在白千赤的颈窝里撒娇一般的说道,自从做了那个梦后,我只要一想到莫伊痕就想到他拿着匕首往我肚子里捅的画面。

    我真的怕,怕极了。害怕那个梦真的会像纸钱上说的那样,终成现实。

    我抱住白千赤依偎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低声呢喃道:“千赤,你以后不要离开我了好吗?哪怕一步我也不想你离开。没有你的这些日子我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生怕哪一天就会有一个鬼出来把我杀了。那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不要,我不要这样。我要永远呆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

    白千赤宠溺地看着我,轻轻地把我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去,温柔地说道:“会的,我们一家会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我答应你,以后除非必要的事情,不然我不会长时间地离开你。”

    我抬头盯着白千赤的眼睛,几乎快要陷进他神情的目光中,他的眼神还是那么的真诚,一点不似说谎的模样。我心里苦笑了一下,白千赤他怎么会对我说谎呢?只有莫伊痕那个恶鬼才会那么卑鄙,也是我自己傻才会在之前听信了他的一面之词!

    我紧紧地抱着白千赤的身子,贪婪地吮.吸着他身上的味道,身上忽然燃起了一阵异样的感觉,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又似准备成熟的梅子。

    这感觉来得汹涌而又势不可挡,意乱情迷之时,我主动地亲上了白千赤的唇,他很快便明了我的意思,以炙热的身躯回应着我。

    我们俩个在监牢中狭小的铁床上亲热了起来,像是要将这些天以来沉寂已久的欲.望一次性地释放出来。我顾不得谢青就在离着不远处的值班室里,或许我轻轻的一个动作就会把她扰醒,这一切在这个时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身体和心灵的愉悦,

    肌肤与肌肤之间的碰撞迸发出天地间最美妙的火花。翻云覆雨之间,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似乎又进了一步,我似乎更加确定了白千赤对我的爱。我始终相信对一个人的爱是可以从细节中感受到的,他每时每刻都关注着我的感受,这样的他又怎么会不爱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