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02章 第一次凶我

    一番亲热之后,我微微喘着细气靠在白千赤的怀中,手指不自觉的在他的身上打着圈。白千赤一只手揽着我,另一只手把玩着我的发丝,声音轻柔的凑在我耳边轻声呢喃:“这些日子,我甚是想你。”

    不知道是我太久没有见白千赤的缘故,此刻听到他的声音只觉得分外的柔情蜜意,一颗心感觉全都泡在了蜂蜜罐头里一般,什么都不做也觉得甜丝丝的,嘴角一直高高挂起,怎么都降不下来。

    我的脸颊微红着,饶是觉得害羞,我还是红着脸柔声回应道:“我也是,我很想你。”说着,我揽着他的手更用力了些,将白千赤抱得更紧了些。

    在白千赤身边我总是能感到莫名的心安,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了我最坚实的依靠,可是在此之外我还是不能忘记莫伊痕之前曾对我说过的那些扰乱人心的话语,他的话久久萦绕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

    我窝在白千赤的怀中,除了安心之外却还是有几分不安,莫伊痕说话时言之凿凿的模样至今还清楚的印在我的脑海里,特别是我之前让他找证据时他也不慌不乱地告诉我可以带我去看,一点也不像是骗我的感觉。

    但是之后的那个梦境,莫伊痕的形象在我的心中又大打折扣,在他的背后似乎隐藏了太多的我所不知道的真相,真真假假,全部都交织在一起,简直要将我折磨到发疯。

    我一时之间竟无法分辨到底是谁在说谎,如果莫伊痕说的是真的,那我三年后就会死,但若是他欺骗了我,我因此怀疑了白千赤,那岂不是就伤害了彼此的感情?

    嘴角的笑意渐渐消散,我目光飘散的看着前方,手指无意识的在白千赤的胳膊上摩挲着,不知道思绪飘到了哪里。

    白千赤此刻就在我身旁,我们两正同床共枕赤.裸相待,难道有什么话是不是能说清楚的吗?我下意识的抬起头,望着白千赤英俊的侧脸,又有些心神荡漾,瞬间就忘记了自己之前想要说什么。

    白千赤察觉到我的目光,垂眼望着我,目光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情款款,我看着他的脸,心里的犹豫似乎在一瞬间全都消失了,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向他说道:“千赤,其实之前,莫伊痕来找我的时候和我说了些话……”

    我紧张的盯着白千赤,他脸上的表情在听到“莫伊痕”这个名字的时候瞬间就变了,连带着他的身子也能跟着一起震了一下,他紧张的坐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双肩紧张的问道:“莫伊痕和你说了什么?”

    我看他这么紧张模样,我心里更是惶惶了,低着头思索了很久才又开口道:“你是否舍得我死掉,变作孤魂野鬼亦或是灰飞烟灭永世与你无法相见。”

    我选择了一个相对委婉的问话方式,即便是到了现在我还是不愿真的将白千赤放到我的对立面去,我也不舍得这样做。

    白千赤听我这样一说更急了,向来没有表情变动的脸此刻也染上了几分尘世的气味,他将我的身子微微推开,看着我的脸一脸着急。

    “莫伊痕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话,你怎么突然说起这样不吉利的话来?什么死不死、什么灰飞烟灭的,只要有我白千赤在的一天,你就会一直好好的,不会消失。你问我舍不舍得你死,若是我舍得当初又何苦去求阎王要还魂丹?我岂不是多此一举。”

    多此一举?真的会是多此一举吗?我垂下眼眸不再去看他,当时我腹中早就怀有阴胎,若是我死了,腹中的胎儿必定不保,这个因果联系我还是很清楚的。

    我不是不想去相信白千赤,只是面对死亡、面对莫伊痕口中所说的永世不得超生的后果,我畏怯了。

    我默默的摸着小腹,腹中的孩子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陪伴着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我爱他,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有任何受到危险的可能。

    白千赤若是真的为了我腹中的胎儿设下一个局来诓我,我如此爱他,又怎么能分辨的出他口中说的话是真是假呢?

    我能够感受到白千赤的目光,他一直都在看着我,但是我却不敢抬起脸去看他,我害怕自己的情绪全都表现在了脸上,那样白千赤一定会看出来我的想法。

    我沉默了许久,感觉自己终于整理好了情绪,才抬起脸看向白千赤道:“如果有一日,我和腹中的胎儿只能留下一个在这世上,你选谁?”

    我苦笑着望向白千赤的脸,看着他没了表情的脸色,暗暗嘲笑自己道:这种问题竟然是我问出口的,保大还是保小难道不是狗血剧里面才会有的情节吗?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呢?

    白千赤显然也是被我的话惊住了,他踌躇着问我:“你怎么会突然开始问这种问题?你和孩子对我来说都是一样重要的。”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我的心里更加苦涩了,看到他的反应我的心几乎死了一半。

    白千赤竟然真的犹豫了。

    虽然我之前就已经预料过了他很有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可是真的等我亲眼看到了之后,我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若是他真的把我和孩子看的一样重要又怎么会这样犹豫?第一反应总是最能说明一切的,他的第一反应绝对不是口中说的那样。

    我心里有了大概的猜测,俗话说得好,“空穴不来风”,若不是真的确有其事,莫伊痕又如何能造他的谣。可是……白千赤对我的那些好,那些甜言蜜语根本就不像是违心的话,难道那些日夜的温存都是假的吗?

    我的心忽然抽痛了起来,就像是有人在用鞭子不断地鞭打着我的心脏,一下、两下、三下……真的太痛了,痛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呼吸。

    我刻意把身子往外挪了一些,想要离他远一些,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我现在都不想离白千赤太近。

    我冷漠的看着白千赤,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你不用骗我了,莫伊痕全都告诉我了。”

    “莫伊痕到底对你说了什么?他到底对你说了什么!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话让你变得这么反常。”白千赤用力地抓着我的肩膀激动地对我喊道,他手上的力气很大,抓的我双肩生疼。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激烈反应吓住了,就这么傻傻的愣住了,看着白千赤不知该做什么反应才好。

    白千赤看我这样,可能也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实在是有些过了,立刻的收回了手,尴尬的看着我。我假装没有看出他的不自在,直接无视了他,想了一下措辞,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了心情。

    我的指甲嵌进了掌心,刺痛感仿佛顺着掌心直接蔓延到了心尖,我稳了稳心智,才看着白千赤说道:“莫伊痕告诉我,如果我将腹中的胎儿生下来,这阴胎就会在降生的一瞬间将我的阳气全部吸食干净,我立刻就会死去。”

    我定定地望着白千赤的双眼,竭力压抑住内心的所有不安和害怕。我面对的是我最爱的男人,我的所有忐忑都是因为我爱他,我害怕我真心真意的爱最后换来的都是谎言和背叛。

    我从最一开始所在意的就不是生下这个孩子是否会失去生命,我在意的是如果事实真的如此,但是白千赤却一直瞒着我。

    其实如果生下这个孩子会死,他大可以早点告诉我,实话实说我未必不会答应他。毕竟我的命数早就已经尽了,早在白旗镇的时候我就应该下地狱了,是白千赤,是因为有他,才让我多活了这么些时日。

    但是他什么都不说,一直瞒着我,处心积虑地让我好好安胎,这样的心机、这样的城府,哪里像是真的与我相爱的男人,又怎么能让我不害怕?

    白千赤慢慢地看了一眼他自己的手,双眼突然黯淡下去,本应该炯炯有神的眼睛此刻灰暗无神,看着真叫人心疼。

    他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什么,无奈地对我笑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他是不是告诉你,是我利用你把这个阴胎生下来,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是吗?”

    我没想到还没等我详细说清楚,他竟然就已经完全说了出来,有了片刻的迟疑和吃惊,好在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对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我怯怯的看着他,虽然害怕却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白千赤久久的看着我没有说话,就在我以为这份沉默会无限制的蔓延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抓住我的手往他的胸口处按,我慌忙地就想要把手缩回来,白千赤却一直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

    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眶已经红了起来,周围渐渐变得湿润,我从没有看见白千赤这样过,呆住了,一时间忘记了要动作,不再挣扎任他抓着我的心。

    只见他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被牙齿咬住的位置立刻渗出血来,凝聚成一个个红色的小血珠,他红着眼睛沉声问我:“你觉得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