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03章 怕什么,有我呢!

    听着白千赤的声音我只觉得心痛欲裂,不再敢看他的眼睛,扭过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我不知道。”我低着头不敢再看他的双眼,嗫嚅着吐出了四个字。

    白千赤的眼里总是有一种力量似乎能把我心里所想的每一个念头都看得清清楚楚,而我面对他却永远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他说的爱我、他说的会保护我,到底是真的还只是逢场作戏?我不明白,也不会明白,我就像一只鸵鸟,只会把头埋在沙子里装傻充愣。

    “你不知道?”白千赤询问的声音变得越发微弱了起来,似乎是受了很大的打击。我低着头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只能单纯的凭着声音去猜测,他心痛吗?可是我的心里更加的痛,他又是否知道?

    我没有回答他,白千赤也没有再开口。

    夜越发地深,我们两个就坐在一张冰冷的铁床上一言不发。我们两个都在等,等彼此先开口,告诉对方心里真正的想法。可是我们之间一长串复杂的事情又怎么是三言两语能够说的清楚的呢?

    又或许从我们最初的相遇就是错误的,既然我的爷爷并没有害了他,那我们这桩婚事本来就不该存在。他不应该在我情窦初开的年纪出现在我的面前,成为我人生中第一个救世主。我们到底是不该相爱的,这样我们两个也不会像如今这般难受了。

    我难过的在心里想着我们之间经历的那一桩桩事情,或是欢乐或是甜蜜,我这么一回想才发现我能够记得的似乎都是一些美好的记忆。

    刹那间,苦楚和酸涩一齐在我的心里充斥着,种种情绪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发泄口,全都化作了泪水。

    “你信了他。”他的声音像是失去了力量般沙哑,听上去仿佛带着极致的痛楚,“你为什么不信我?”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信你什么?”我轻飘飘的反问了一句,。

    许是我的态度刺激到了他,白千赤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冲着我嚷道:“什么都不告诉你?你想我对你说什么?莫伊痕说的那些无稽之谈你就相信,我对你说的实话你就怀疑,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办?你告诉我啊?”

    夜晚的月光透过通风窗照射在他苍白的脸上,眼角的泪痕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下。我第一次看到他流泪,泪水滴落在被子上“嗒”的一下溅开了,留下了一个圆圆的泪痕。

    我看见白千赤的眼泪顿时就慌了,随之而来的是汹涌的后悔之情,狠狠地在心里责怪自己的不懂事。

    恐怕我这一次真的是太过分了,才会伤了他的心。或许我真的不该怀疑他对我的爱,他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不可能只是为了我腹中的孩子。对,绝对不可能。

    我伸手抱住了白千赤,小声地说道:“千赤,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以后这件事我们再也不要再讨论了。我相信你对我的爱,你是一定不会让我死的对吗?”

    第一次,我觉得怀中的白千赤其实也很脆弱,在他强大的外表下有我从来都未曾触及过的脆弱的内心。

    他的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过了片刻之后才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只回答了我一个字,“嗯。”

    我听到他回答了才稍稍放下心来,明白他这是已经原谅了我的标志,我不自在的摇了摇下嘴唇,心下松了一口气。

    只要白千赤说的话我都相信,即便是真的生下阴胎我就会死,我也相信白千赤可以找到办法让我继续活下去。他答应过我的事情从来就没有食言的,我相信这一次也不会。

    之后我们都没有再开口,抱在一起相拥而眠,在他的怀中时间似乎都走得快了一些,再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凉了。

    我习惯性的朝旁边摸了一下,什么都没有摸到,白千赤又离开了,我本来还有些混沌的精神立刻就变清醒了,睁开眼睛看向身侧,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支起身子坐了起来,在牢房里环视了一圈,还是没有看见白千赤的身影,怅然的低下了脑袋。苦涩的看着枕头,若不是枕头上留下了他枕过的痕迹,我都开始怀疑昨晚到底是不是我的一场梦。

    经过昨晚的谈话后我心里的不安总算是减少了一些,但是白千赤不清不楚的表态让我还是有所疑虑,到底生下阴胎后我会不会死?

    这个疑问仍旧在我的脑海里萦绕不去。

    算了,还是别想了,如果真的有什么事的话白千赤一定不会置我于不顾的。我摇了摇头,选择不再去想这件事。

    没了睡意,我干脆从床上起来了,洗漱了一下就把书拿出来开始看了起来。还没等我看多久,谢青就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文件夹。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朝着谢青挑了挑眉,看她面上似乎带了几分笑意,心里隐隐有种预感。

    果不其然,谢青告诉我她带来的是上层领导的批文,我这才直到因为证据不足,谋杀的罪名不成立,今天之内我就可以离开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开心的几乎要蹦了起来,谢青见我这么高兴脸上的笑意也深了几分,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又告诉我,因为批文上面写着我仍有嫌疑,三个月之内不准离开这座城市。

    对于这点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要能从这里出去,只要不是在这里被关着,就已经很幸福了,不能离开这座城市又如何!

    我开心的不知所措,激动地隔着铁门给了谢青一个大拥抱。在看守所里的日子总算是到了尽头,我终于又获得自由了,天知道我现在有多么想念外面的阳光!

    我飞快的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跟着谢青去办出狱的手续,一大堆繁琐的流程下来之后,我总算是办理好了出狱手续,拿着来时带来的东西开心地往看守所大门外走去。

    五米高的大铁门打开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涌起了一阵酸楚,这些日子的苦难总算是结束了,未来的日子我要开始为了高考而努力了。

    我慢慢地走出看守所的大门,回头正好看见谢青正微笑着看着我,我同样微笑地回应她。只希望我们两个就此永远别过,再也不要见面了。

    刚出看守所的大门,就看见了站在门外急切观望着的妈妈。她一看到我就向我这边跑了过来,拿着茅根叶往我身上擦,上上下下擦拭了一遍,才抱住了我哭了起来,“我的女儿啊,妈妈总算把你盼出来了。妈妈已经在家里准备好了猪脚粉,你一定要吃完它去去晦气。”

    我对着妈妈笑了笑,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似乎在预示着一切都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着。

    我坐在妈妈的小电驴上风风火火地回家了。一路上妈妈告诉我,她骗姥爷说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其实是去学校复习了,生怕他在电视上听到什么,把家里的电视都给做了手脚,还叮嘱了楼上楼下的邻居们不要告诉姥爷,这才隐瞒了下来。虽然我现在已经出来了,但是为了不让姥爷担心还是不能告诉他。

    我自然是全都应了下来,一想到姥爷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我.操心,我就止不住的觉得羞愧。

    许是我归家心切,感觉时间还没过多久,就已经到了小区。离开了家里这么久,看到小区熟悉的风景还有邻居们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的泪水忍不住地又流了下来。

    我低声的啜泣着,越哭越伤心,最后直至情不自禁。妈妈听到声音转过头看我,见到我满脸泪痕之后眼眶也立刻红了,她忍着自己的情绪对我说道:“都过去了,别哭了。”

    我点了点头,抹了抹眼角的泪珠,稳定下情绪不再哭泣。

    走到门口,我远远地就看到了白千赤那张脸,心里顿时就平静了不少,换了一副微笑的面容继续向前走着。

    白千赤笑嘻嘻地等着我,我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脚步,想要快点走到他的身边。结果刚要走进门,妈妈立马就将我拦了下来,我不解的扭头看向妈妈,她却对我道:“你等等。”

    说完,妈妈就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原地,她自己先率先走进了屋子里。饶是不解,我还是乖乖的没有再动作,等着我妈。

    只见妈妈从屋子里捧出了平时烧纸钱的铜盆,拿出几张纸钱点燃了丢在里面,然后才对着我说道:“你跨进来,把身上的霉气都让这火去一去,以后你就会顺顺利利,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啊?”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扭头望了一眼白千赤,他没说什么,只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让我听妈妈的话跨过去。

    那铜盆里的火苗大概有我半个人高,看着那蹭蹭往上冒的火苗,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闭着眼咬着牙迈了过去,正好扑到白千赤的怀里。

    扑在他的怀里的时候我还是闭着眼睛的,白千赤搂着我的腰,轻笑了一声,宠溺的对着我说:“怕什么,有我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