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04章 幸灾乐祸

    我听他的语气里还是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抬起头就想要抱怨几句,结果妈妈站在一旁咳嗽了两声,我这才恍然想起,妈妈此刻还在旁边看着呢,我就这样一直待在白千赤的怀里可不太好。

    我立马从白千赤的怀里跳了出来,脸上也红了一大半,好在我妈没有说这些事情,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的说道:“我去把猪脚粉拿出来,安眉,你去叫醒姥爷起床吃饭。”

    “嗯,好。”我飞快的跑进屋子,去叫了姥爷起床,没有看见身后的白千赤脸上流露出的宠爱的神色。

    饭厅里橘黄色的灯光把气氛烘托得异常地温暖。我们一家坐在饭桌前其乐融融地吃着东西。

    姥爷知道我回来之后特别高兴地和我说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他在公园认识了新朋友,还学会了新的菜色就等着我回来做给我吃,一直不停歇的说着,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架势。

    我微笑着看着姥爷,心里竟然一点不开心的情绪都没有。很多事情总是要失去后方知宝贵,从前我还觉得姥爷唠叨,现在才知道能够天天听到姥爷的念叨也是一种幸福。

    妈妈显然也对我现在的状态很是满意,我们偶尔附和姥爷一两句,一餐饭吃得极为温馨。

    晚饭过后,我回到房间开始收拾明天上学要带的东西,正在收拾着呢,突然又翻到了那张写着字的纸钱,我望着手中皱巴巴的之前,心中的不安又开始升了起来。

    我向外面看了一眼,白千赤正在客厅里和姥爷一起看着电视,两个人就像是真的爷孙俩一样说说笑笑。

    手中的纸钱又握紧了一些,我在心里暗暗的想着,这样的他真的会瞒着我这么打的事情吗?我到底要不要再问他一次啊,让他明明白白地告诉我生下这个孩子的后果,还是就这么盲目地相信他?

    我站在房间里,一时思绪万千,呆愣着不知道以后的路究竟该怎么走。

    “你怎么了?”突然,白千赤就出现在我的背后环抱着我的腰问道。

    我连忙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就是有点担心。我明天要去上学了,之前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去了学校会不会跟不上进度,还有……”我顿了一下说道:“还有同学们会不会觉得我是杀人犯,不再靠近我。”

    我不想骗他,但是我也不想再和他提起莫伊痕说的话,这样我们两个之间又会产生间隙。我说的这些担心也都是实话,我的案件影响这么大,虽然我现在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了,可是人言可畏,万一学校的人就是用这个理由排挤我也不是不无可能的。

    白千赤将我的身子转了过去,认真地对我说:“本王的女人谁敢欺负,明天我跟着你去学校,谁敢欺负你,我就欺负回去。”

    次日一大早,白千赤真的就早早地跟着我一起去上学。才到学校门口,就有一群看起来像是学生家长的人围住了学校,站在最前面的人拉着一条长长的横幅,横幅上面写着大大的几个字“保护无辜学生安全,拒绝杀人犯继续就读。”

    这些人明显就是针对着我来的,怎么办?我当下就乱了阵脚,紧紧地抓着白千赤的手,手心源源不断地冒出冷汗,紧张地看着那群人。

    那群人一看到我就立马向我围拢过来,我一个没站稳就摔倒在地。领头的一个中年妇女拿着大喇叭喊道:“保护无辜学生安全,拒绝杀人犯继续就读!”

    女人的话一出,围着的人群立刻跟着呼喊了起来,我被她们紧紧地围在中间,慌乱地不知所措,急忙解释道:“我不是杀人犯,我是无罪的!”

    领头的女人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就是杀人犯,别抵赖!世界上哪里会有杀人犯承认自己杀了人的。新闻上说当时车上只有你,不是你杀的,还会有谁?”

    “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红着眼眶否认着。站在一边的白千赤紧紧地攥住拳头,咬着牙看着那个领头的女人。只见他的手指轻轻一弹,一颗石子立刻从他的手中射到了女人脚上的关节处,她突然就跪在了我的面前,不停地开始自己扇自己的耳光。

    周围的人全都愣住了,不明所以地看着女人的动作,错愣地看着这一幕。

    白千赤轻轻地将我扶起身,嘴里念叨着什么,那个跪着的女人立刻开始向我叩起了响头,嘴里还不停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你不是杀人犯,都是我胡言乱语,没有证据就乱说话。”

    我疑惑地看着白千赤,他冲着我笑了笑,而后望着那个女人嘴里又喃喃了几句。女人像是着了魔一样开始说道:“我有罪,我有罪!我不该巧立名目将家长联合会的公款拿去打麻将,输了好几万。而且还在外面随便找补课老师组织补课,从中收取回扣。我还和前校长有非正常的男女关系,让校长利用职务之便让我的儿子当上学生会主席。还贿赂现任校长,让他推荐我的儿子保送到名校。”

    女人的话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的关注点一下从我是杀人犯转移到了她的身上,纷纷开始质问她刚刚说的那些话。

    白千赤拉着我的手退到了一边去,女人的神志忽然清醒了,慌忙地问:“我刚刚说了什么?”看到周边的家长们全堵恶狠狠地看着她等着她的解释,她忽然站了起来大喊道:“不是,我什么都没有说过,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这时,白千赤不知何时消失了,在我身边的一个男人拿起手机说道:“你什么都不用和我么解释了!我已经报警了,你去向警察解释吧!”说完,男人忽然对我笑了一下,没一会儿身子颤了一下,疑惑地望了一眼人群,挠了挠头离开了。

    白千赤又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在我耳边小声地说:“走吧,这里的好戏也差不多结束了。”

    到了教室我通过高莹的口才知道这几个星期学校一直对外封锁关于我的消息,严禁同学们议论我,特别是对校外人员。可是消息不知道怎么的还是泄露了,所以才会有刚刚的那一个闹剧。只是因为我的事情爆出了家长联合会主席接连和两任校长都有不正当职务关系就是后话了。

    那天之后,教育局稽查委开始调查关于我们学校家长联合会的深入调查,接连查出了好几个提名保送的学生是通过不法交易获得的名额。因为他们家长做错的事情连累了自身的前途,连高考的资格也随之被取消了。不过这些事情对于我们这种平头老百姓来说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我们更加关心的是不久之后的高考。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城市里的灵异事件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已经结束,我牵扯其中的那件命案最后也以司机手刹没拉住导致的意外结束。好在司机买了保险,出租车车运营公司也赔偿了一点钱作为人道主义关怀,就连我家也拿出了两万块给司机家里。这件事就算这么结束了。

    总之这一件事算是顺利告了一个段落,我又重新回到了学校里开始上课。好在班里面的同学都是知道我的为人的,他们也都很相信我绝对不会做出杀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也全都像以前一样包容我。

    妈妈也停下了照顾房东家小孩的工作,全心全意地在家里照顾着我的衣食起居,一颗心地扑在我身上,为的就是让我好好地准备高考。

    虽然生活又变回从前的平静,可是我的心却是一天天地不安着。时间过得越快,我手心上的红痣就一天天地开始变大变圆,我真的害怕在它圆如满月的时候,我就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

    一天,我坐在书桌前看着书发呆,心里思索着莫伊痕说的事情。眼看高考就要到了,高考一结束离秋天也就不远了。和莫伊痕的约定的日子越来越近,如果到时候他真的证实了生下阴胎会死,我又该何去何从?是坦然接受将白千赤的孩子生下来,还是......

    “你在想什么呢?”白千赤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用手在我眼前晃了一晃,见我还是不回应,又摇了摇我的身子,我才反应过来,连忙回应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一道题。”

    白千赤走到我背后用手轻轻地捏了捏我的肩膀说道:“太难了的话就不要做了。”

    我的心思还是在思考莫伊痕说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应道:“好好好。”

    白千赤似乎猜到了我心中有事,弯下身子对我说:“你是不是有心事?”

    我的心事又怎么能告诉他呢?若是再提起莫伊痕说的话,他是否还会像上次一样情绪激动。我不想再次引起我们两个之间的矛盾,还是不要再提起的好。我胡乱解释了一通,他也就没再过问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