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06章 隐隐不安

    “眉眉,小白,这是怎么了?”我妈也被白千赤现在的状态给吓到了,紧张的看着我们两个问了一句。

    我哽咽的说不出话来,白千赤也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一味地拉着我向前走。我妈看出我的不愿,走上前来就想要阻拦,结果被白千赤狠狠地一把推开了。

    “妈,妈!”我看到妈妈被推倒坐到地上忍不住叫了出来,可是却没能叫醒白千赤,我敌不过他的力气,还是被他带出了家门,径直就去找莫伊痕。

    我们刚到存念阁,白千赤二话不说就将守门的恶鬼打到在地,径直地冲了进去。

    “莫伊痕,你这个狗东西,你现在就给本王滚出来!若不然,我今日就将你这个存念阁夷为平地!”白千赤站在一楼正中央,嚣张的冲着里面叫喊着,我站在一旁,手腕还被他握在手里,我朝那看了一眼,整个手腕都已经红了。

    他这一喊,立刻惊动了存念阁里面的守卫和冷逸。守卫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将我们两个团团围住,白千赤看着那些守卫,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

    冷逸拿着长剑直指白千赤胸口,望着白千赤的脸威胁道:“千岁爷,今日不请自来是为了什么?主人现在还在休息,若是您真的要将存念阁夷为平地,那也要问问我手上的着把长剑同意不同意。”

    冷逸这一段话说得极为嚣张,可是白千赤又哪里是那种会被别人威胁的主,他冷漠地看了一眼围住我们的侍卫,从身后拿出破龙鞭紧紧握在手上。

    没有任何预兆的,白千赤就出了手。只见那红光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将我们围住的侍卫们身上通通破开了一个大口子,源源不断的黑色的脓血从那些口子里流出来,还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味,我轻轻地掩住了鼻子,胃里一阵不适。

    一时之间,存念阁萦绕着都是他们的惨叫声。白千赤根本就不看周围那些喊叫的守卫,目光凝视着冷逸,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只是来找莫伊痕的,现在让他出来还来得及,若不然,你的下场一定比他们惨痛千万倍!”

    冷逸却不怕白千赤,他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随后呲笑了一声说道:“就怕千岁爷沉迷温柔乡许久,阴术已经远不及当初了。”

    说完,他用手在那长剑上立刻抹了一下,手上立刻渗出鲜血来。殷红的鲜血浸染在长剑上,原本发着银光的长剑如今却散发着嗜血的红光。

    引魂入剑!

    这个法术阴毒得很,伤人十分自损三分,我看这冷逸也是知道这次白千赤来者不善,为了保住自家主子也是豁出命去了。

    我有点担心的看向白千赤,他的脸色看上去也不是太好。他自然比我更加了解这个阴术的阴毒之处,语气嘲讽的说道:“莫伊痕还真是养了你这一条好狗,听说他把自己的女人都送给你了。这也怪不得你愿意用命护着他,怕就怕你今天用命也未必能护得他的周全!”

    话音刚落,白千赤拿起破龙鞭朝着冷逸胸口就是一鞭,一般的小鬼定是躲不过这一鞭的,只是冷逸能坐上今天的位置也不是吃素的,他的身手矫健得很,一个闪身轻轻地就避开了那一鞭,身形还没站稳朝着白千赤胸口就是一剑。

    那长剑立刻幻化成无数把直指白千赤,我看的有些眼花缭乱,担心白千赤究竟能不能躲过这一剑。可是和我的紧张不同,白千赤看上去依旧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他凌空一跳,悬在空中闭目凝神。

    无数的长剑飞快的逼近他,我看着眼前的景象,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却不敢出声,生怕会让白千赤分神。

    就在长剑即将碰到他的身体的那一瞬间,突然,白千赤张开眼来,他毫无惧色的直视着剑群中的一把。还没等我看清楚呢,只见他手中的破龙鞭变作一条黑红色的长龙,一张口便吞下了那把剑,霎那间,其他剑影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冷逸身子一震,从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来。

    就在我以为这一场厮杀到一段落,刚想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九九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手上还摇着一个红色的拨浪鼓,那拨浪鼓发出的怪异声浪一阵阵地涌入我的耳膜,入侵我的大脑。

    白千赤听见声音脸色一变,看到我的反应立刻对着我大喊道:“捂住耳朵!”

    我这时什么也听不到,更没有精神去控制自己的动作,只觉得眼前的景物天旋地转,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去。意识沉沦的前一秒,突然有一只大手将我拖拽了过去,九九手上的拨浪鼓也随之停止,我才又恢复了意识。

    眼前的景象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我这才看清原来是莫伊痕用手紧紧地钳住我的脖子,他不顾白千赤就在场,附在我耳边暧昧地说道:“千岁小娘娘不请自来可否是想在下了?”

    我看不惯他这幅流里流气的模样,更听不惯他这种语气,狠狠地啐了他一脸口水,低声骂了声:“呸!”

    “放开她!”白千赤看见莫伊痕的手还放在我的脖子上,脸色也变得更加阴冷,面色不善的看着莫伊痕愣愣地说道。

    莫伊痕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他就像是没有察觉到白千赤的不快一般,冲着我邪魅一笑,说道:“我当是千岁小娘娘急着赴我们上次说好的约呢!谁知道原来是和千岁爷一起来的。”

    言毕他又摇了摇头,用讽刺的口吻问道:“千岁爷是亲自送小娘娘来赴约吗?”

    白千赤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复杂,青一块紫一块的,整张脸也开始变得扭曲,身子微微颤抖地望着我,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是悲伤、还是痛苦、亦或是被背叛的无助。

    我拼命地摇着头,想要对他解释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哽咽在了喉中吐不出一个字。我该说什么?我的确是私下和莫伊痕有约,他没有说谎,我又该如何解释?告诉白千赤我不相信他?我宁愿相信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也不愿意相信他白千赤?

    呵,这种话就算不说出口我也想象得到他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那还不如不要解释了。这般想着,我干脆闭了口,却不知在白千赤的眼中,我的这种表现分明就是默认。

    白千赤紧握着拳头,他的手指嵌入掌心,已经开始渗出血来,源源不断地往地上滴落。我看着滴落在地上的血滴,又是担心又是心疼,动了一下就想要上前去,身子却被莫伊痕紧紧地困住了。

    “千岁小娘娘想去哪?别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莫伊痕在我耳边悄悄地说着,他可能是为了气白千赤,特意离我离得特别近,做出一种让人觉得我们很亲密的感觉。

    我眼里满含着泪水看着白千赤的脸,心中痛苦万分,纠结万分。

    到底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白千赤一直盯着我们这边,突然,他的脸上的表情终于开始有了变化,如今他的脸上蔓延着浓浓的杀意,浑身被煞气笼罩着,手握破龙鞭直击我身后的莫伊痕。

    莫伊痕冷笑了一声,将我推到一边,赤手空拳就迎上白千赤。我本以为莫伊痕的道行已经高深到如此地步,谁知就在破龙鞭即将碰到他身上之时,在他身前突然窜出一个玩偶般的恶鬼径直地冲到了白千赤的攻击范围。只见莫伊痕喃喃念叨着什么,在白千赤身后立刻窜出五鬼将他团团围住。

    这五鬼我是见过的,之前是楚楚在驱使着,但是现在看来那五鬼和现在又大有不同。之前我和他们交手的时候,他们几个不过是普通的小鬼罢了,现在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煞气来看,已经彻头彻尾变成了毫无理智的恶鬼了。

    我正如此想着呢,突然又察觉到了不同的地方。

    不对,这五鬼是楚楚用江西赶尸术才召唤出来的,莫伊痕虽说是阴间的雍亲王,可是一次召唤五个恶鬼必定会反噬自身阴气,难不成他学会了江西的赶尸术?这下糟了,方圆十里之内的尸魂都会听他调遣,而且还不会损他一丝一毫的阴气!

    “千赤,小心!莫伊痕在用赶尸之术。”我立即冲着白千赤大喊。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眼里似乎闪过了一丝欣喜的神色,但是很快他又转回头去,我不能确定刚才是不是真的看清楚了。

    “本王这次来就是想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好歹的,竟然在安眉面前胡言乱语,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白千赤气势汹汹的对着莫伊痕大喝了一声,听得叫人心里一震。

    说完,白千赤冲着五鬼们一连五鞭打了下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五鬼们在瞬间化作了黑烟。

    我心里暗暗为白千赤叫好,以为莫伊痕见到白千赤这样一定会有所反应,可是转眼去看他,却发现他的脸上根本没有一丝表情的波动,我再度隐隐不安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