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07章 我也踏上考场

    莫伊痕显然没有被白千赤的能力所吓到,反而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灿烂,回道:“我说的话是真是假,千岁爷你心里最清楚,又何必亲自问我。”说完,他大手一挥,存念阁里的活死人全都开始躁动了起来,齐齐看着白千赤。

    突然,他们接二连三地开始扑向白千赤。

    一鞭、两鞭、三鞭,白千赤不停地解决着一个又一个的活死人,可是在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接上来。

    我紧张的在一旁看着被包围的白千赤,莫伊痕依旧笑意盈盈的,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中的不安又扩大了好几分。

    这是?莫伊痕不会想用车轮战术吧?按照我们第一次来存念阁查找活死人的线索时的保守估计,这里大大小小起码有三千多具活死人。即便他们不是白千赤的对手,可是这样一个个的解决,这样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也是会耗尽身体里的阴气的。一旦阴气耗尽,后果不堪设想!

    “莫伊痕,你想干嘛?”我冲着他大喊了一句,是不忿,也是想要让他有瞬间的分.身。

    莫伊痕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对我说:“你的宝贝千岁爷想要夷平我这存念阁,我不过是在正当防卫罢了。”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活死人聚集在一起,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着急地看着被困在活死人之中的白千赤。

    “心疼了?若是你求我,我就放了你的千岁爷,怎么样?”莫伊痕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着我。

    围上去的活死人厚厚地叠成了一个人墙,我根本不知道白千赤在里面的情况,只能一个人在这里干着急。若是他受伤了怎么办?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何况我又不是大丈夫,求一次莫伊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白千赤能够平安无事,别说求他,就算让我给他磕响头我也是愿意的。

    就在我正要开口求莫伊痕的时候,人墙之内突然散发出一正金色的光芒,随之而来的是人墙上的活死人一个接着一个地炸裂开来。白千赤紧握着破龙鞭从中飞了出来,稳稳地落到我的身边,关切地问道:“那些活死人有没有伤到你?”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没有。”

    莫伊痕脸色一边,咬着牙挤出了一句话,“千岁爷好身手。”

    白千赤呲笑了一声道:“过奖。”

    “呵,不过这点身手应该还不算是千岁爷的真本事,还是让我亲自试试吧!”说完,莫伊痕从身后拿出了一把似镰刀又似长剑的诡异武器来,对着白千赤的胸口就是一勾。

    白千赤迅速一闪身,惊讶道:“勾魂镰!它怎么会在你手上,我记得在上一代阎王离开后它就跟着消失了。”

    莫伊痕没有多做解释,凌空一跳,靠近白千赤又是一勾。

    这勾魂镰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莫伊痕一拿出手就逼着白千赤接连退让,原本还占上风的局面立刻倒转。白千赤手上的破龙鞭像是蔫了一样,还没靠近勾魂镰就弹了回来,一点刚刚的气势都没有。

    只见白千赤连连后退,莫伊痕借势将他逼到了墙角,举起勾魂镰冲着他直直地劈了下去。眼见白千赤避无可避,我毫不犹豫地就冲到了他的面前,闭上了双眼。

    莫伊痕看到我突然出现连忙收手,可惜这勾魂镰多年不出,一出必见血,根本不是他可以控制得了的。就在我闭眼的一瞬间,勾魂镰深深地砍到了我的右肩上。我只觉得身子一轻,飘忽忽地就升了起来。

    白千赤疯了似地用阴气护住我的身子,大喊着我的名字。莫伊痕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愣愣地站在一旁什么动作也没有,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让白千赤先将我抱到楚楚之前住着的的房间去。

    不知为何,我迷糊之间似乎看见莫伊痕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和愧疚。

    黑白无常们和鬼医很快就赶到了存念阁。鬼差们忙里忙外地从外面把热水和浸满了鲜血的污水捧进捧出。

    百鬼子一听到我身上的伤是被勾魂镰打伤的,立马摇头说没救了。我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楚只听得他说这勾魂镰是上古阴器,阴间为了对抗其他五界特而用至阴之魂铸造了一批阴器,而这个勾魂镰就是其中一把。被勾魂镰伤到的无论人鬼神佛通通都是必死无疑的。

    白千赤用阴气护住了我的心脉,让我还吊着一口气在。我提着虚弱的气对他说道:“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还想去考大学呢,是不是没希望了?”

    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比我担心的还要早上那么多。罢了,只要白千赤没事,我死了就算了吧。这辈子终究还是辜负了爸妈对我的期望,不知道还有没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好好地去报答他们俩。

    白千赤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激动地说:“安眉,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绝对不会!”说完,他就恼怒地掐住百鬼子的脖子逼问道:“你家世代是阴间的鬼医,侍奉了那么多代阎王,救一个凡人都没办法?”

    百鬼子牙齿打着颤害怕地说道:“小的只能看病不能逆天啊!这小娘娘阳寿本就尽了,是千岁爷您强行改命。如今小娘娘受了勾魂镰一击,天命如此又何必违抗?”

    白千赤用力地将百鬼子摔倒地上,怒声道:“天命?我白千赤从来不相信有天命这一说。逆天改命是吗?好,本王就要再逆它一次。”他将我轻轻地扶了起来,轻轻地靠近我的脸紧接着覆上了我的唇。从他嘴里源源不断地将一股子冰凉的气息传入我的体内,那股气息迅速地涌进我体内的七经八脉,将原本枯死的筋脉全部都再次唤醒。我不再觉得那种轻飘飘的无力感,身体像是重新被注入了能量。

    “白千赤,你为了这个女人疯了!”莫伊痕站在一边低声骂道。

    我连忙推开白千赤的身子,才看到他身上很多处都变得透明了起来,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着急道:“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又变成这个样子了。”

    白千赤在他苍白的脸上硬挤出一个微笑对我说:“没事,你不是想高考吗?你的伤已经被我顶住了,你就好好地去参加高考。”

    我哽咽地看着他,心里的愧疚几乎要将我淹没,难过的说:“高考算什么,你要是死了怎么办?”

    “没事的,乖。”白千赤才说完,这句话就虚弱地倒了下去。

    白千赤这一倒我更加慌乱了,不知所措地哭泣着。一向和白千赤是死对头的莫伊痕突然开口说:“别哭了,我把他送回阴间去。阴间阴气足,便于他养伤。”

    我一时之间没有别的办法,鬼医和鬼差们也觉得莫伊痕这个办法才是最保险的,我才同意他将白千赤送回阴间。临走时,我千叮咛万嘱咐鬼差他们几个一定要好好保护好白千赤,千万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害了他。

    存念阁一别,我和白千赤有近半个月没见了。勾魂镰在我的右肩上留下了一道红色的血印子,每次洗澡时看到这红印子,我就会想起白千赤晕倒时的画面。心里就会情不自禁地自责起来。要是自己当时不说那些话,说不定白千赤也就不会冲动地用阴气顶住我的伤了。

    一天深夜,我睡的迷糊之际,忽然觉着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突然一个激灵便弹了起来,看到白千赤那张熟悉的脸,眼眶里的泪水不自觉地就流了出来,抱着他的身子一个劲地哭了起来。

    我原以为白千赤要高考过后才能来看我了,没想到才小半月她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听他说起回了阴间的三天之后就醒了,只是百鬼子一直不让他乱跑,加上身体太过虚弱不是百鬼子的对手只能忍着。如今吃了百鬼子半个月的丹药,好的差不多了才敢回人间来看我。看到他如此这般对我,我心中的愧疚就越发地深重了起来。若是他真的想要一个孩子,何必舍命救我,随便再找一个女人便是了,实在不必这样对我。要不是我总是为了莫伊痕说的话郁郁不振,他也不会去找莫伊痕,更加不会为了我耗费那么多的阴气。

    细细想来,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相信莫伊痕那个恶鬼。日后他再来找我,我一定不要再和他有什么牵扯了,和他牵扯的越多,越没有什么好事。

    白千赤回来之后,枯燥的高三生活似乎又变得多姿多彩了起来,日子很快就过去了,眨眼间,高考的日子就到了。

    高考的前一天,妈妈着急地拉着我在阳台上点香烧纸钱给爸爸和姐姐,希望他们保佑我能够考上一个好大学。白千赤却告诉我要是我不会做的题目就悄悄问他,到时候他给我找答案,他的这一想法被我报以臭骂而扼杀在了襁褓之中。

    总之,高考这一天就是这么猝不及防地来了,我怀揣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幻想踏上了考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