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09章 求个鬼情

    我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连门都顾不上关,慌急忙乱地就小跑过去把他扶到了床上,又连忙在柜子里找出三根香来,点着后围着房间转了三圈哭着道:“黑白无常、阴索命,你们在哪里?快点出来!快点出来啊!”

    我心里发急,可是又不敢就在这个时刻哭出来,眼泪已经沾湿了我的眼眶,眼前的景物都开始变得模糊,可是我还是竭力想要稳住自己的情绪。

    心里杂乱的思绪像是四月里疯长的芦苇一般挤满了我的心房。懊悔、愧疚、不安,所有的情绪都在同一时间涌上心房,我急切的等着黑无常他们的到来,好在鬼差们出现的很快,我艰难的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连忙让他们想办法赶紧找鬼医。

    黑无常他们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儿百鬼子就来了,我将白千赤的情况说给了他听,鬼医点了点头,走到床边仔细查看着白千赤的情况。

    百鬼子看到白千赤虚弱的模样,叹着气摇了摇头,转过身子问我:“恐怕千岁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昏厥了吧。”

    不是第一次?

    我看着百鬼子的脸,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白千赤只在我面前昏倒过这一次,可是听百鬼子这近乎肯定的语气,分明就是已经晕倒了很多次了,也就是说他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也晕倒过。

    我艰难的看了一眼还在昏迷当中的白千赤,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只觉得算得发紧。这时站在一旁的鬼差们忽然都低下了头,脑袋凑在一起低声嘀咕着什么。

    我一看他们这样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走到他们面前厉声逼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快说,要是白千赤出了什么事情我拿你们几个是问!”

    我很少用这种语气对他们说话,可以说这是我为数不多地用千岁小娘娘的架子压他们三个,他们大概也是被我震怒的模样吓到了,彼此互看了一眼,连忙跪倒在我的面前。

    鬼差们齐声解释道:“回禀小娘娘,不是小的们故意瞒着您,是千岁爷不让我们告诉您他的身子的情况。其实这一个多月以来千岁爷身子已经很虚弱了,也晕倒过很多次,只是都藏着没让您发现。小的们猜这一次千岁爷本来也是想躲着您的,没想到还是被您发现了。”

    我没想到事实的真相竟然是这样,一想到白千赤曾经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也这样晕倒过,我心里就难受的很,一颗心酸涩到快要爆炸。

    我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暴怒道:“没想到还是被我发现了?这是什么话!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就要你们给他陪葬!”说完,我忽然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床边。

    我看着白千赤,他现在就这么躺在床上,闭着双眼,看上去和平时根本没有两样。可是我却抓不住他的手,只要我一碰,他的手就像是水一样散开了,我怎么也抓不到。

    我的心越发的慌了,满心除了害怕就是恐惧,生怕白千赤就会这么消失离开我,心里越发的慌了起来。

    百鬼子跪在我的面前,想了一下才说道:“千岁小娘娘,臣有一个办法,不知您可否愿意听。”

    我本来已经以为白千赤没有救了,可是听到百鬼子这么说,立刻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激动地望着他说道:“有什么办法,快说!”

    百鬼子想了一下,缓缓向我娓娓道来。原来鬼医口中的办法便是找到投胎至人间历劫多年的上一任孟婆,她上通天道下懂阴术是阴间众鬼口中神一般的存在,如今在人间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个神婆了。

    只可惜百鬼子也不知道上一任孟婆到底在哪,只知道她这一世算着估摸也有七八十岁了。据说上一任孟婆投胎之时没有喝下孟婆汤,还记得前世之事,当年她欠了千岁爷一个人情,若是此次去求她,断然不会回绝。

    鬼医都不知道孟婆究竟在哪,我就更不知道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打电话给妈妈,想要问问妈妈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把百鬼子说的话全都通过电话告诉了妈妈,恰好房东阿姨也在场,她就鼓捣我不如去问问添香娘子。我这才恍然想起来,若不是房东阿姨提起我还真的将添香娘子给忘记了,我将白千赤托付给鬼差他们几个照顾就急忙动身去寻找添香娘子的下落。

    据房东阿姨所说,添香娘子最近不知遇到了什么高人,正在某处幽僻的林子中的洞穴里修炼功法,让我去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切记不能打扰了她。若是因为我贸然地打扰她的修炼出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一一都应了下来,照着房东阿姨的话一直朝着城外往东走,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看到她说的那一个林子,感觉希望就已经在眼前了连带着身上的疲劳感都减轻了不少,脚下的步子也变得快了起来,而后我又沿着一条河流不断地往山上走,绕着山路走了好几个大圈才看到她说的那个洞穴。

    看到洞穴后我欣喜地走上前跑进洞内。才走了没两步就感受到了这洞穴的不对劲,每走一步我的肩上似乎就多了一些重量让我难以行走,明明不过十米的距离,我硬是走了五分钟有余。

    就在我疑惑之时,一个尖锐的女声回荡在洞穴之中。

    “哈哈哈……走不动了吧?”

    我慌乱地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忽然从上方滴落了一滴水滴在我脸上,用手轻轻一摸,满手的殷红,连忙抬头看去,一个女鬼正站在我的肩头倒挂着脑袋对着我诡异地微笑。

    她的脸被划了无数道刀口,有半只眼球半掉落在外面,眼眶里不停地渗出血来,而那血就是刚才滴在我脸上的血。

    我一看到她的脸,双腿就立刻软了下来,身子一虚就摔倒在地。那个女鬼见我倒地,顺势一翻,双脚就勾在了洞穴上的棱柱上。

    我定定地望着那个女鬼,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这种地方的女鬼大抵都是孤魂野鬼,聚集了过多的怨气,也不知道她会对我怎么样,只能静观其变。

    我一边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女鬼,一边暗暗在心里腹诽,房东阿姨不是说添香娘子就在此处修炼吗?那为何此处还会有女鬼在,莫非是我走错了?

    这个念头刚在我的脑中冒出来就被我又飞快的否定了,不可能,我就是按照房东娘娘嘱咐的路线走的,绝对不会走错。那如果她没有骗我,那添香娘子就一定在这洞中。

    为了救白千赤刀山火海我也要闯一闯,区区一个女鬼怕什么?我安眉从小到大见过的恶鬼多了,哪一次不是命悬一线后又大难不死,难不成还会栽在这里不成。

    这么想着,恐惧的情绪似乎真的减轻了不少,我故作镇定地看着面前的女鬼,轻声的问道:“你这个恶鬼,为何不去投胎,在此处逗留意欲为何?”

    女鬼倒挂着朝我吐了吐舌头,语气里有一丝骄傲的意味,却根本不是回答我的问题:“你是千岁小娘娘,腹中怀着千岁爷的骨血,我可说错?”

    我听她这么一说立刻紧张地捂着肚子,越发警惕地望着她,弄不清楚她现在堵住我究竟是意欲为何,大声呵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女鬼嗤笑了一声,用她长长的舌头舔了一下我的脸,随后就在我脸上留下一大滩粘稠又散发着恶臭的唾液,我的鼻尖充斥那股恶臭,胃里就是一阵不适。

    我生生忍下不适感,故作镇定的看着面前的女鬼,她大概是看到我没有任何反应,觉得无趣就向后退了一点,随后她用那尖锐的嗓音说道:“若是你将腹中的阴胎留下,我就告诉你如何救千岁爷。”

    我看着她,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白千赤的命固然重要,但他还没到命悬一线的时候,还可以将养着拖上个个把月,我不一定要在此找到救他的办法。

    但是我若是把这阴胎交出去,白千赤日后醒来岂不是要怪罪于我。再者说,这女鬼之话可不可信仍是一个问题,若是她如莫伊痕之流只是信口开河罢了,那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这个恶鬼,死相这么凄惨心里想得倒是挺美的!你既然也知道这是千岁爷的骨血,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分几两,就敢开口说这样不着边际的话来。”

    说完,我就将来时鬼差们送与我防身的符咒往女鬼身上一丢,她的身子受到了符咒的影响颤抖了起来,只见她双手一张,抬头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地面立刻开始摇晃了起来,我清楚地听到山上有巨石滚动的声音。

    不好!这女鬼竟然还有地动山摇的本事。我得赶紧跑出去,若是山石滚落堵住了出口,我就要困在这里再也出不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