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10章 消失在房间里

    我撒腿就往山洞口跑。女鬼伸出长长的爪子抓住了我的肩膀说道:“想跑?留下腹中阴胎!”说完,她就用手使劲一拉将我的身子转了过去,张着那有着长约十厘米指甲的手向着我的小腹刺去。说时急那时快,一条红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住了那女鬼的攻势。我顺着红绫的方向一看,那人不是添香娘子又会是谁!我心中大喜,有救了。

    添香娘子摆弄着她的红绫,上击下打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拖沓,迅速地将女鬼制服打倒在地。她居高临下地说道:“哪来的小鬼,竟敢在此撒野。”

    女鬼已经没了刚刚嚣张的气焰,颤颤巍巍地对添香娘子说道:“我本是这山上的人家,因为一场意外死在了山上,又因死无全尸没有墓穴成了孤魂野鬼不能投胎。山神见我可怜将我收留在此处,教会了我些许阴术,得以存活至今不至于灰飞烟灭。小女凄苦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看见了千岁娘娘心中起了歹念,想要借娘娘腹中的阴胎提升我的阴气。”

    “千岁小娘娘?”一个沙哑的女声从添香娘子身后传来,这时我才发现在她身后还站着一个看起来七八十岁年迈的妇人。

    我疑惑地望着那老妇人微微地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小女。”

    老妇人望着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眼里流露出了一种对往事说不尽道不明的悲凉之感。而后她强压着内心的情绪问道:“不知道这位千岁小娘娘的夫君可是白千赤?”

    我惊讶地看着这老妇人,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这老妇人分明就是人类,白千赤是千岁爷的事情除了阴间的众鬼们,在人间游荡的孤魂野鬼也未必知道,更何况她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是第一次知道一个人能够准确地说出白千赤的名字来,这个妇人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老妇人见我惊讶的样子对着我露出了一个慈祥的微笑,说道:“小娘娘年纪小,怕是不认得老身。”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老身前世是上任孟婆,因为一时糊涂放走了一个女鬼,阎王罚我到人间体会百载的人间疾苦。”

    上一任孟婆!她就是我这次要找的那个人。

    我连忙跪在老妇人面前磕了好几个响头求道:“您就是上一任孟婆,求求您救救白千赤吧!百鬼子说只有您才有办法救他!”

    老妇人急忙地伸出手对我说道:“使不得使不得,老身怎的受得起小娘娘您这一跪,您这要折煞老身了。”

    我拗不过老妇人只能先起了身。她让添香娘子先去将那女鬼的事情解决了,而后她便将我带到了林中一处小木屋中。

    老妇人告诉我,我才得知原来添香娘子遇到的高人就是她。此处就她们两个修炼后休息的地方。她因为年事已高,即将要回阴间却又不愿这毕生的阴术在人间失传,所以才想要教于添香娘子。

    说来也巧,正是因为老妇人的这想法我才能够通过添香娘子找到她。我将当时我如何受了勾魂镰的一击以及白千赤如何一次次用阴气压制我身上的伤势导致自身虚弱极度昏厥的经过都告诉了她。

    老妇人思索了一番,缓缓说道:“世间万物,轮回不灭。他将自身阴气渡给了你,你就活下来了,他就活不下去了,这就是天道。”

    我的心就像是被一盆热水浇热了随即又倒上一盆冰水般难受,着急地问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千赤这么虚弱下去?然后一直到灰飞烟灭的那天?”

    老妇人看着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非也非也,千岁爷还不至于到灰飞烟灭这么严重。自我在阴间以来就听闻过白家不生不灭的传说,既有传说那多多少少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老身刚刚听小娘娘您说千岁爷多次给您渡阴气,几次昏厥,这要是换做别的鬼,即便是阎王爷这么做估计也撑不到现在,看来白家不生不灭的传闻是真的了。”

    “那意思是他不会死?我就这么放着不管也可以?”我问道。

    “当然不是。”老妇人眼中闪过一丝的嫌弃,继续说道:“千岁爷如今是因为大损阴气,急需要补充。他如今长时间地在人间必定是不能补充阴气,若是能......”

    “能什么?”我急忙问道。

    “若是能养几个小鬼在千岁爷身边,所需的阴气应该就够了。”老妇人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解释道:“小鬼可以索魂,魂魄可以供养主子。把小鬼养在千岁爷身边,让小鬼供养着,用不了多久,千岁爷的身子就能恢复。”

    我这么一听便明了,连忙向老妇人道谢,不等添香娘子回来我就先走了。回到家之后,我立马把老妇人对我说的话通通都告诉了妈妈。

    妈妈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告诉我养小鬼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首先去哪里找小鬼就是一个问题,以前六叔也养过小鬼,那小鬼难伺候得很,一个不顺心还会报复主人或者是主人身边的人。

    其实妈妈说的话我也考虑过,但是白千赤的身子那么虚弱,他又不肯回阴间将养着,一定要在人间不肯走。照他这样的架势,就算我大学开学了他的身子也恢复不过来。到时候我难道一边上学,一边提心吊胆地担心他吗?他变成这个样子有我的责任在,就算养小鬼的风险很大,我也要赌一把。

    妈妈见我心意已决,便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玉镯递到了我的手上说道:“白千赤既然已经是你的夫君,他平日里待你也不薄,妈妈也不忍心看到你为了他伤心难过。这个玉镯子是你爸爸留下来给你的,我本来是想等到我的外孙出生时再给你,如今这个情况这个玉镯子还是现在就给了你吧。这个镯子是我们安家的传家宝,应该能值不少钱,你......”

    妈妈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我知道她的意思,把镯子牢牢地握在手里,对妈妈说了句“谢谢。”

    第二天,我就跟着妈妈去当铺把爸爸留下来的古董玉镯给当了。虽然现在的当铺说的是抵押借款,但是我心里其实很清楚,这么大一笔钱短时间内我们根本不可能凑得齐再把这个古董玉镯再赎回来,它就算是被我们卖掉了。

    把玉镯卖了的那天晚上妈妈闷闷不乐了很久,我知道那是爸爸留给她最后的念想了,还是因为我的事而把它当掉了。

    我握着妈妈的手低头说道:“妈妈,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傻孩子,怎么是因为你呢?再说了,那个手镯本来就是要给你的,当了也就当了吧!以后你读了书,想办法再赎回来好了。”

    事已至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白千赤好起来。

    我从高莹那里打听到了泰国有人专门做贩卖小鬼的生意,借着她舅舅的帮助很快就把去泰国的签证办了下来。我要去泰国买小鬼的事情原本是瞒着白千赤的,就在要出发的前一个星期,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我要独自去泰国的事情,吵着要和我一起去,非要和我说我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去泰国不安全,最后说得连妈妈都开始不放心起来,也说要和我一起。

    不得已,我把高莹拖了出来,让她陪着我一起去。她自然很乐意陪我一起,还可以顺便去曼谷玩一下,何乐而不为,只是因为她的签证问题又折腾了一段时间,愣是把出国的时间推迟到了八月初。

    高莹不愧是大财主家的女儿,出国还带着一个保镖,住的还是五星级豪华酒店。明明是我要来,后来变成了她出了来泰国所有的费用,衣食住行她全包。刚到泰国第一天,她就带着我在曼谷到处瞎逛了一圈,我心里心心念念的全都是买小鬼的事情,顾不得看异国风景没一会儿就没心情了。

    到了晚上,高莹才神神秘秘地告诉我,她带来的那个保镖其实就是一个牵线人。所谓的牵线人就是专门托关系的,他就是帮忙联系卖小鬼的。牵线人告诉她我们要再太过呆上一个星期,等卖家那边把我们都调查清楚了才能带我们去那里。

    卖小鬼这种生意本就是见不得光的,若是身家背景不干净,卖小鬼的也不愿意做这个生意,就怕把小鬼托付到不好的人家,到时候小鬼被折磨后变作厉鬼,卖小鬼的这个人也会遭到报应。

    既然高莹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在泰国耐心地等上一个星期,只希望白千赤的身子不要越来越虚弱才好。

    原本想着在泰国安安分分地呆上一个星期,结果在酒店里住了没有三天就出事了。在离我们不远的一个房间里有一个和我们一样是从中国来得女游客突然消失了。她是在我们来之前就到这里的,消失之前有人曾经看到她和空气说话,从监控录像显示她在昨晚进了房间后就再也没出来过,神秘地消失在了房间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