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15章 小鬼报复

    我张大着嘴巴惊讶地看着老板说道:“两百万?你是说我这个玉扳指值两百万?”

    老板看着我惊讶的样子笑着说:“小姑娘,你怕是不知道,这个玉扳指可是用上好的和田羊脂玉做成的,而且从上面的雕花的图案还有制作工艺来看都是上层的。你这个玉是祖上传下来的吧?”

    我想了一下白千赤活了近千年,他的东西多半和他一样有年头也就点了点头。

    老板看着我这样笑得更是开心了,眯着眼缝说道:“这个玉我一看这花纹就知道是明清时期的皇家所有,可是竟然能保护的一丝裂缝都没有,真是神奇。”

    老板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这个玉扳指到底如何值钱的事情,我压根也没兴趣听全,约莫知道个大概我也就和老板道谢赶去了银行,把钱全都存到了妈妈的银行卡里,又紧赶慢赶地往医院跑。

    这一番折腾下来总算是让妈妈顺利地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外等妈妈的时候我才有空问白千赤为何把这么贵的玉扳指给了我。

    当初我们当了家里的古董玉镯也不过当了十万块,这个玉扳指足足是它的二十倍。白千赤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不过是当年我在人间游历时得到的小玩意,戴着顺手一直就没摘下罢了。”他笑着捏了一下我的脸蛋继续说道:“瞧你这一副没见识的样子,怎么当我白千赤的女人。告诉你,本王的家底可多了,你以后有过不完的富贵生活。”

    我瞪了他一眼,别过脸去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两个小时候,妈妈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医生说手术很成功,我也就放下心来了。既然玉扳指也当了,钱也拿到手了,我征求了一下白千赤的意见把妈妈放到了单人病房去,虽然价格高上好几倍但是环境比起合住的病房实在是好太多了。他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他的意思是玉扳指给了我换来的钱自然也是我的,我爱怎么花怎么花。

    把妈妈送到病房后警察找了过来,让我和他们回交通支队了解一下关于我妈妈出车祸的案情。

    在监控录像里看到妈妈是被一辆停在路上的轿车撞的,在轿车车主下车之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轿车就突然冲下坡撞上了在路口的妈妈。奇怪的地方就是根据交警的笔录证明车主回忆当时停车明明已经把手刹放好了,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忽然,我在监控录像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回头望了一眼白千赤,他摸着下巴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我在交警支队走完一系列流程之后赶回了医院,正好看见白千赤站在妈妈病床前,鬼差们三个通通跪在妈妈面前头都不敢抬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我放下手中的水果问道。

    白千赤阴着一张脸瞪着鬼差三个冷冷地说道:“你们三个做了什么还不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鬼差们三个被吓得身躯一震,黑无常牙齿不停地打着颤说道:“回千岁小娘娘,小的们......小的们戏弄了三个小鬼,所以害得小娘娘的母亲被小鬼们报复。”

    我脑里突然“滋”的一声响起,怒火随即涌上了心头。我说平时那三个小鬼那么乖巧如意怎么突然就满屋子地乱窜,还有我刚刚在监控录像里看到的那个开车的小孩分明就是大娃的脸,我还想回去质问他们三个,原来原因出在这里!

    “你要我怎么说你们三个才好!还好我妈妈没有出事,要不然......”我的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责骂道:“黑无常平时不懂事就算了,白无常和阴索命你们两个怎么也跟着他一起疯!你们知道要是那三个小鬼下手再重一点我妈妈就没了。”

    “小的们知错了小娘娘。求千岁爷和小娘娘饶了小的们一回,千万不要把我们发配到地狱去,小的们以后再也不敢了。”鬼差们连忙求饶道。

    “以后,若有下次你们就再也不用出现在这个世上了。”白千赤冷冷地说道,随后他转身笑着问妈妈说:“妈,真是对不住,是我教育属下无方害您受伤了。”

    白千赤都亲自道歉了,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这点道理妈妈还是懂得的,也没有过多地为难鬼差们。倒是白千赤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非要让鬼差他们三个好好照顾我妈一直到出院为止。

    我妈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和鬼打交道,白千赤和我拜了堂她没办法,但是一下子冒出来三个舌头长长脸色惨白的鬼在她的病床前晃来晃去,心里的确不是太好受。她好几次趁着白千赤不在的时候和我抱怨说半夜醒来看到鬼差们的脸总是会被吓出一身冷汗。也怪不得我妈会这样,也就是因为我嫁了一个鬼,她对这种事也算是习惯了些,要是换了别人半夜看到三个鬼,非得吓出个三长两短不成。

    妈妈其实也有她自己的顾虑,她不敢直接地和白千赤说这件事也是怕他心里会想多。没办法最后这件事还是我私底下和白千赤聊了起来。我看得出来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好受,怕是觉得妈妈心里还是没有真的接受他这个女婿,心里颇有微词,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没有说出来。不过他还是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就是让鬼差们以后都不在妈妈面前现身。

    解决了这事情后,我又把白千赤心中的那点小想法通通地都告诉了妈妈,在他们两个之间好话说了一通,还让他们两个敞开心扉又说了一通,他们两个之间的心结才算是解开了。

    原本妈妈出车祸这件事也就可以这样平淡地过去了,谁能料到一天中午一个中年女人走错病房推开了我妈的们看到了房间里的黑白无常们正在给我妈递水果盆。

    在这个世界上传播速度最快的是光还有奇闻怪谈的八卦流言。那个女人看见水果盘在房间里自己飘来飘去的当天下午这件事就在医院传开了,还没到天黑的时候就引起了网络上的热谈。各大新闻头条都是“某医院一女子病房惊现神奇一幕”之类的标题,有灵异学家说是鬼怪所致也有人说是炒作,一时间这件事情被闹得沸沸扬扬。就连原本清静的VIP病房楼层都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群,想要亲眼一睹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的事情。

    这件事情闹开之后我就叮嘱鬼差他们三个不要现身了,还有白千赤也先不要来医院了。毕竟现在已经是互联网时代,有一点风吹草动立刻就会被放在网上供全世界观看,什么秘密似乎都无所遁形。我不希望我们家的秘密被别有用心的人发现,特别是当年在白旗镇想要带走我的那些阴人,若是被他们发现了我在这里,日后必定不能安宁。我和妈妈好不容易才过了几天安宁日子,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

    不过我还是低估了现代人的猎奇心理,本来以为这样的流言不去管它过几天就会有新的八卦盖过去,人们就会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情。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流言就被全国最大的灵异节目给盯上了。他们的导演更是厉害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的手机号码,天天要求要给我妈妈做专访。我当然是不同意的,但是他们这种人为了做节目什么都做的出来,假扮医生和护士闯进来不说,最后更加是肆无忌惮地带着摄影机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就说要做新闻报道,以我们不能阻碍了他们的新闻自由作为借口要求我的妈妈回答他们的问题。好在当时我在场,拿出手机就报了警,他们才悻悻地离开。

    这样安宁的日子没过多久,因为网上的“热帖”转发量越来越多,这件事情的话题度不降反升,到最后一堆自称是大师的人开始在网上说发布一些言论指出我妈妈会“阴术”能够纵鬼。大师的话一出来,又引起了另外一波讨论热潮,网上甚至把我高中时候班里面发生的那几件事情全都扒了出来。这件事情发酵得越来越厉害,势头完全和我起初预想的不一样,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我以后的正常生活,我不得不去接受了一次记者的采访。在采访中我一口咬定那个女人看错了,绝不承认有什么水果盆在病房里飞来飞去,更加不承认高中发生的那几次事件是有鬼怪在作祟。

    这种事情口说无凭,我又得到了白千赤的点拨,三言两语就全都推得一干二净,网上的言论也开始倒向另一边,纷纷开始质疑是不是那个中年妇女在造谣。我身上的秘密总算是没有被他们发现,只是还是有好几家不入流的报纸杂志天天到医院里来求采访,新入院的病人们也总是要在妈妈的病房前看上一眼。妈妈就像是一个被围观的动物一样在医院里不得安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