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16章 照顾我妈

    我对于妈妈的这个情况虽然心中了然,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装成不知道,一边照顾我妈一边还要小心翼翼的注意她的情绪,不让她过多的为那些流言蜚语而操心。

    这天我正和往常一样在照顾我妈,坐在病床边帮我妈削苹果,她本来正扭头看着窗外,忽然转过头来对着我开了口。

    “眉眉,你去问问医生,我这线也拆了,身子也没什么大问题,是不是可以出院回家养着了?”

    我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妈妈,她虽然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脸色还是有些许的苍白,一看就是还没有完全恢复好。

    我放下削苹果的刀,将苹果递给妈妈,说道:“妈,你是不是担心住院的费用?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白千赤已经解决了,你就放心在医院养着吧!”

    我以为妈妈是担心住院费的原因才会想要出院,可是没想到我这样解释了之后,妈妈紧皱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

    她瞥了一眼在病房门口一闪而过的人影,眉头皱得更深了,颇为不痛快的说道:“我知道小白解决了住院费,只是在医院里我过得不舒坦,还是家里好,我想回家。”

    妈妈虽然嘴里是在回答我的问题,但是目光却一直紧紧的盯着门外,我觉得奇怪回头看了过去,望了一眼被病房门玻璃透进来的人影,没做多余的想法,仍然满心都在思考着妈妈要出院的问题,无不担心地说:“可是回家没有医生看着我不放心……”

    我妈摆了摆手,似是对我的说法很不满意,语气也不自觉地加重了好几分。

    “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就是骨折而已。当年你外公骨折也就是给我们村口的赤脚医生抓了几副药方子往腿上敷了几个月就好了。哪里有那么娇气,我这天天在医院躺着和在家躺着有什么不一样,你听我的,快去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反对的话语,无奈的点了点头。将手中削好皮得苹果仔仔细细切成一个个小小的方块放到果盘里,拿了两根牙签插在了上面。

    “妈,苹果削好了放在这了,你先吃,我去问问医生你出院的事情。”我起身把妈妈身上的被子掖好,转身走了出去。

    在去医生办公室的路上,我一直在细细的回想着妈妈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些弄不明白她这执意要出院的念头究竟是从何处而来,但是隐隐约约的又觉得仿佛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我不敢亲口去问我妈这些事,只能全部憋在了心里。

    好在征询了医生的意见之后,医院同意了我想要把妈妈接回家照顾的想法,他和我嘱咐了几条注意事项,就让我去办理出院手续。

    我向医生道了谢,先去病房和妈妈说了医生同意让她提前出院,我妈听到这个消息时候的反应很平淡,我本以为她会很高兴,可是她的表现却让我觉得刚刚那个执意要出院的人不是她一般。

    压制住了心中的疑惑,我忙前忙后的先去办了出院,之后回病房把妈妈的东西打包好,小心翼翼的把妈妈移到轮椅上,一个人带着妈妈回了家。

    从出租车上下来,看到熟悉的景象的时候,我心里莫名的也变得舒畅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气很清新,和之前在医院里浓重的消毒水味儿截然不同。

    今天的天气很好,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明媚的阳光稀稀落落的洒下来,暖意融融。

    我推着妈妈回到家门口,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入眼的就是熟悉的布置,我在妈妈的身后虽然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是我还是感受到了她在这一瞬间整个人都松了下来。

    家里空荡荡的,妈妈出车祸之后姨娘和舅舅就来城里把姥爷接回了老家,我想着现在妈妈也照顾不了姥爷,我马上又要开学了,家里没任照顾姥爷,他的眼睛又看不到,各种不方便不如让姨娘他们接回去的好,所以也就没拦着。

    我把包放到地上,推着妈妈回了房间,轻手轻脚的把她移到了床上,我妈虽然不胖,但是成年人的份量还是在那,我只是这么一移动就出了一身汗。

    “妈,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水吧。”

    我妈点了点头,这一路奔波的她也累了,再加上回到家整个人都轻松了,刚躺到床上就闭上了眼睛。

    我看妈妈一脸疲惫,猫着步子轻轻走出了卧室,又小心的带上了门,没发出一点声响。

    结果刚一转身白千赤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吓得我差点惊声叫出来。

    “你怎么都没声音的,可吓坏我了。”我拍着胸脯用气声说着,一边说一边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白千赤莫名其妙的被我数落了一顿也不见面上有恼色,依然温柔的看着我,抬手在我的额头上擦了一下:“你这是干什么了,怎么出了一头的汗?”

    我对他比了一个手势,担心我们会吵到我妈,连忙就把他拉到了厨房里,拿出水壶开始烧水。

    “妈妈不愿意在医院呆着,非说要出院,我就把她接回来了。”我将电水壶的插头插进插座,转过身半靠在墙上,有些无奈的向他解释着。

    白千赤听我这么一说立刻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你自己把妈给接回来了?”说完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怪出了这一头的汗,肯定累坏了吧,快过来我给你揉揉。”

    他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觉得浑身酸痛,干脆转过了身任由他给我捏着,白千赤这按摩的技术还真的挺不错,揉了那么两下以后我身上的疲惫似乎真的消散了不少,连带着精神好像都跟着变得好了起来。

    “你一个人照顾妈妈肯定不行,我又经常有事不能陪着你,这样吧,我让黑无常他们几个过来帮你,你尽量使唤他们,别客气。”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我有些犹豫,倒不是我对黑无常他们不放心,只是我妈毕竟一直对鬼怪这些都保留着戒备心,现在若是让黑无常他们来照顾我妈,我真怕她会不适应。

    白千赤见我面露犹豫,在我脑袋上用力的揉了一下,语调温柔的对我说:“你就放心吧,他们几个你还不了解吗,况且我也是担心你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有他们帮着你照料妈总是要好一些是不是?”

    我听他这样一说觉得也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想法。

    就这样顺利应当的,黑白无常他们出现在我家理所当然一般的担起了照顾我妈的责任。

    烧好水以后我倒了半杯在被子里,兑了点凉白开,用手在杯身上摸了一下,刚好能够入口的温度,这才端着水进了我妈的房间。

    妈妈躺在床上睡着了,我将杯子放在床头,猫着步子又退了出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和妈妈说了让鬼差来照顾她的事情,我妈有一瞬间的呆滞,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本以为她这是默认的态度,还暗暗在心里庆幸,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事实并不是像我想的这样。

    我妈她也不知怎么了,总之就是不愿意鬼差三个在他跟前,还总是使唤他们做家务,反正就是不让他们安静地呆在房间里守着她。我本来想着使唤了也就使唤了吧,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还把鬼差们当作我一样骂,只要他们三个出了一点点差错就骂的狗血淋头,一点面子也不给,好几次我听着心里都难受。

    毕竟他们都是白千赤的手下,做鬼差做了这么久,向来都是负责管别人的,又何曾这样受到过这样的刁难,好几次我都看到黑无常脸色都黑了,可是还是只能把所有的情绪都咽回了肚子里,依旧按着我妈的要求去做。

    要我说,这白千赤也是一根筋,罚这三个只会送亡魂的鬼差来照顾我的妈妈,她可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家庭主妇的女人,鬼差他们三个毛手毛脚的样子可不就是招骂吗?要不就是被妈妈说地拖得不干净,要不就是说碗洗的不干净,总之大大小小的毛病都被妈妈找了一通。

    我不忍心看他们几个被我妈这么无头无脑的骂下去,于是趁着鬼差们不在的时候悄悄地问妈妈:“妈,他们毕竟是鬼差,不在人间已经很多年了,你为什么总是找他们三个的刺?”

    妈妈看上去一点都没觉得自己有错,一副气鼓鼓地模样对我说道:“三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鬼,整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晃得我脑袋疼。要不是看在小白的份上,我可不愿意让他们三个来照顾我!”

    好在他们三个不在,要是被他们听到妈妈这么嫌弃他们,还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特别是阴索命,平时看他不怎么说话的样子,好像别人做什么他都无所谓,其实他心里高傲的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