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17章 三寸金莲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行人一起逛庙会,正好有人在一边讨论志怪小说,那小说里面就只写了黑白无常,压根没有他阴索命什么事。他就急眼了,把人家手上的志怪小说都给烧了,还气呼呼地对我说:“小娘娘,你们人间的小说都太假了,难道他们不知道我阴索命的官阶比黑白无常他们高出一级吗?我是可以索恶人性命的!他们能吗?”

    我当时是第一次看到他急眼的样子,两只眼睛斜着往上提,舌头也卷在了一起,看起来十分逗趣,立马就笑疯了,靠在白千赤身上笑了好大一会儿才停下来,要不是看着他惨白的脸渐渐变得铁青,我估计笑到庙会结束都停不下来。

    正是这样,我才担心若是妈妈长期以来都以这样的态度去对待他们,几个鬼差早晚会爆发,就算他们是白千赤的手下恐怕都无济于事。我也不想让我妈置身于这样潜在的危险之下。

    我坐在妈妈面前小声地问:“妈妈,你知道你口中的那三个小鬼是做什么的吗?”

    妈妈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嫌弃地说:“那三个小鬼干什么都干不好能是做什么的?我估摸着也是小白家里的三个仆人吧?”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小白在管教仆人这点上还是做的不好,就他们三个那个样子能做什么?不就是能拿钱吃白饭的吗?”说着她又抓起了我的手说道:“我猜小白也是忙着别的事没空管教下人,你既然嫁到了白家,也应该帮着管管家里的事情。”

    我听我妈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感情她一直看不上鬼差他们三个就是因为觉得他们三个就是什么事都做不好的仆人,这一开始的身份定位就错了,我妈拿了那么高的标准去要求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做得到。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我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黑无常他们三个什么时候做过伺候人、做家务这样的事情,这什么都不会就去做可不就是找骂么。

    我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探头望了望还在客厅打扫的鬼差三个,见他们没有注意到我和我妈这边,于是把身子靠近了妈妈一些,低声在妈妈的耳边说道:“他们三个可不是白千赤家的仆人,他们三个是正儿八经的鬼差。穿黑衣服的那个是黑无常、白衣服的那个是白无常、衣服中间有一个太极图案不怎么说话的那个是阴索命。他们三个可是专门接送亡魂去阴曹地府的,你让他们净是做一些家务活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我把事情告诉妈妈本来只是想让她不要再为难黑无常他们了,可不曾想我妈听了我的话脸色当下就变了,因为过度震惊而张大的嘴都能吞得下去一个鸡蛋。

    她用手重重地拍了一下被子,语气里又惊又惧:“哎呀,你说你这个孩子怎么不告诉妈妈呢?妈妈怎么受得起官差大人们的伺候,还是在地府的官差,你这不是折煞妈妈吗!”

    我妈这幅又是懊悔又是害怕的表情直接把我给逗笑了,放声乐呵呵的笑着,结果被我妈一把把嘴给捂上了,同时还小心的看着房间外的鬼差们,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见了猫的老鼠。

    我掩住嘴笑了一下,安抚她一般的说道:“妈,你就把心放肚子里,他们都很好的,不用怕。再说了,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毕竟这也是白千赤的安排,你现在确实也需要照顾,谁会想到你会对他们这么严厉,根本就不像我那个温柔的妈妈了。”

    妈妈听我这么说立刻抬手在我的脑袋上轻拍了一下,随即就像小孩做错事一般委屈地说:“我要是知道他们是鬼差我哪里敢这般对他们,真是罪过罪过啊!”

    我看到妈妈这幅吃瘪的模样只觉得好笑,还没等我开口,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我和妈妈一起向门外看去,什么都看不到。

    倒是鬼差他们三个细碎的讨论声零零散散的传了进来,没一会儿他们三个就像是吃了憋了一样低着头走进房间里,我看着他们这幅模样,再一联想刚才的响声,心里立刻明白了大半。

    他们三个沮丧的看了我和妈妈一眼,“扑通”地一下直接就跪了下来,把我和妈妈都吓了一大跳。

    “小娘娘的母亲大人,小的们……”黑无常颤颤巍巍地说道,“小的们打碎了客厅里养水仙花的花瓶。”

    我本来还以为只是打碎了玻璃之类无足轻重的东西,结果听黑无常说竟然是打碎了花瓶,立刻心里一紧,暗暗在心里为他们几个担心。

    那个花瓶可是妈妈最喜欢的了,再加上那个花瓶还安姚生前和妈妈一起买回来的。之前为了不让妈妈那么伤心难过特地收了起来,给安姚配了阴婚之后妈妈才又拿出来,说是要做一个念想。

    我看着妈妈每次擦那个花瓶都是小心翼翼地生怕磕着碰着了,宝贝的很,现在打碎了还不知道她要怎么发火。

    我无奈的看了地上跪着的三个鬼差一眼,暗自叹了口气,怎么家里这么多东西他们三个偏偏就打碎了这个花瓶呢,恐怕这次我是想帮忙也有心无力了。

    他们三个身子颤抖地等待着妈妈的责骂,我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就怕妈妈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破口大骂。

    平日里妈妈也只是责骂他们三个而已,可是这次他们犯的错可不是以前做的不好这么简单,要是妈妈真的一点面子不给,到时候被白千赤知道了怕是又会心里有想法了。

    我看着妈妈脸上已经聚起了怒火,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脑海里已经在想着要怎么劝她了,可还没等我想出来呢,下一秒怒火却又淡了下去,妈妈甚至换上了一副温柔的表情,语气温柔地安慰道:“没事的,不过就是一个花瓶罢了。你们去把玻璃渣子收拾一下,小心别伤了手。”

    我被妈妈的这个转变吓得惊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实在是不能相信这句话竟然是从我妈口中说出来的。

    鬼差他们也惊讶地抬起头望着妈妈,而后又面面相觑望了一下对方,最后不敢置信地看向我。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妈,莫不是妈妈知道了他们三个是阴间的鬼差所以就不敢责怪他们了?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我干脆悄悄地在=凑到妈妈耳边,小声的问她:“妈,你不会是因为我告诉你他们三个是鬼差所以你才不责怪他们吧?”

    妈妈闻言狠狠瞪了我一眼,面带愠色道:“你这个小孩子家家懂什么!”随后她微笑着对鬼差们说:“你们先继续去忙吧!”

    鬼差们愣了一下,确定了妈妈这次是真的不准备他们发火,连忙鞠了一躬站起来就要走,三个鬼差刚转过身妈妈又叫住了他们,“等一下。”

    他们三个纷纷回头,一脸错愕地望着妈妈,那副表情一看就知道他们以为妈妈反悔了,又想骂他们了,三个鬼差顿时又瑟缩了起来。

    妈妈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个慈祥的微笑说道:“你们在杂物柜里,就是厨房外面那个柜子里找一个小盒子然后把玻璃渣子都放在里面封好了,然后在上面标注一下是玻璃渣子不要让环卫工人受伤了。你们三个清理的时候也要小心一点。”

    鬼差们更加惊讶了,不过还是感动的情绪多一点,咧着嘴高兴地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夜里,我和白千赤提起了这件事,他摇了摇头责怪我多嘴。他告诉我,原本他就没打算把鬼差三个的真实身份告诉妈妈,第一是怕妈妈不敢使唤他们三个,二是害怕妈妈会借机打探阴间的事情。

    “知母莫若女。”我太了解我妈妈了,她不敢使唤鬼差他们三个我道士觉得有可能的,打探阴间的事情,怎么可能?妈妈生平最讨厌鬼神之类的,若不是我爷爷定下了阴亲她也不至于离开我爸爸逃到这里来,怎么会故意打探阴间的事情呢?再说了,爸爸都已经投胎了,姐姐的阴婚也配好了,有什么可打探的?

    莫非,姐姐配了阴婚还没有顺利的投胎?

    我抓着白千赤问了一个晚上他都不愿意告诉我,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我心里虽然还是有些疑虑不过也没再追问下去。

    隔天一大早,房东阿姨就来敲我家的门,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大堆话,我听了半天才听明白。今天一大早她起来就找不到她的儿子了,原本以为是房东叔叔带出门了,后来才知道他压根今天就没抱过宝宝。她好一通找才在婴儿床上找到了一只鞋子。

    我拿着拿鞋子看了一眼,这鞋子好生奇怪,像一个三角形,也就巴掌来大,看着也就是小孩子能穿的上去,可是我也没见过谁家小孩穿过类似的鞋子啊?

    正当我疑惑之时,白千赤在我身后冷冷地说道:“这是鬼的,这鞋子是封建时期绑了小脚的女人穿的,现在已经没有女能穿得下这三寸金莲的鞋子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