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18章 处女怎么会有孩子

    “这是鬼的?”我一时没忍住就脱口而出,房东阿姨一听到“鬼”这个字立刻就晕了过去。

    我按着房东阿姨的人中好一会儿她才清醒了,一醒来就抱着我哭诉道:“安眉啊,你可千万要帮帮阿姨。你说我们夫妻俩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无所出,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儿子,怎么就被鬼盯上了呢?你说这是造了什么孽?”

    虽说不见的是房东阿姨家的儿子,可是他前世也是我的爸爸啊!爸爸上一世因为我受了这么多的苦难,好不容易投胎到了一个好人家,怎么地又和鬼扯上关系了?我心里也是一通乱,可是看着房东阿姨这着急的模样才不得不故作镇定的样子。我安慰着房东阿姨,问道:“你最近家里有什么异象吗?又或者你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房东阿姨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异象倒是没有,只是我这几天一直觉得家里湿湿的。”

    “湿湿的?”我疑惑地看着房东阿姨。

    “对,就是湿湿的。”房东阿姨认真地看着我说道:“我平时在家有三天拖一次地的习惯,拖完还会用干毛巾擦干,所以家里地面都是干净不沾水的。可是这几天家里总是有很多沾了水的脚印,而且全都是从门口通到儿子的床边,床边还会留下一滩的水。前几天一直在下雨,我也就没注意,可是昨天雨停了那个脚印还是有。”她抓着我的手问:“安眉,阿姨没有别的意思,你听阿姨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知道你和一个鬼在一起了,你帮帮阿姨,找找我的孩子好不好?”说着她就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连忙将她扶了起来,说道:“房东阿姨,你帮了我们家这么多,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的。”我转过脸看向白千赤,他先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看着我,我瞪了他一眼,他才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答应要帮忙。

    我将这件事经过都告诉了妈妈,她一听焦急坏了,让我们赶紧去把孩子救回来,千万不能让他受伤了。我叮嘱了鬼差们好好照顾妈妈之后跟着房东阿姨回了家。

    从我家到房东阿姨家隔着不过十分钟的路程,白千赤却和我说了不下十次让我不要管这件事了。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支开了房东阿姨就和他吵了起来。

    “现在不见的是我爸爸,不是街随便一个不认识的小孩。白千赤,他是我爸爸你是知道的吧?既然你都知道你还阻止我,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我生气地对他嚷道。

    白千赤脸色难看望着我说:“就是知道他前世是你爸爸才不让你去的。前世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这一世有他自己的的命。刚刚那个鞋子上面绣着的花纹你看到了吗?”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那鞋子上面的花纹,那上面绣着的应该是一条龙。不对啊,那鞋子明明是让女人穿的怎么会绣龙呢?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王朝,即便是男子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在穿着上绣上龙纹,更何况是一个女子。

    “那上面可是龙?”

    白千赤叹了口气,摇头道:“你可能看得不真切,它上面的绣纹的确像一条龙,但其实那不是龙。那是上古凶兽九婴。”

    “九婴?”我更加疑惑了。

    “当年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剩下的灵石化作了神兽。神兽也不全是好的,也有凶兽,这九婴就是上古凶兽之一。现在人间只知道后羿射日,其实后羿射死的是凶兽,九婴就是他射死的第三个目标。”他顿了一下继续说:“你以为是什么人才会在鞋子上绣上上古凶兽。本来古时的女子就因为小脚无法顺利走路,有了这上古凶兽的束缚更是无法走远。”

    “用上古凶兽束缚女人?为什么?”我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恶寒,四面八方飞来的冰刀深深地刺入了我的心中。我脑海里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祭祀,古时遇到天灾之时人们都会联想到是神的诅咒,往往这种时候就会用活人祭祀,要么就是年轻貌美的女子要么就是童男童女。

    白千赤似乎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了,无奈地说:“这是一种很残忍的祭祀方法,古时候一旦连年暴雨,人们最初就会想到得罪了龙王,如果祭拜了龙王仍旧不管用就会联想到九婴。他们会将女人打扮成新娘子的模样,穿上绣着九婴花纹的鞋子,用铁链锁在河提祭祀九婴。”

    我眼前忽然就涌现出一个画面一个女子被绑在河提边,大雨滂沱冲毁了河提,她在一次次的潮涌下终于无力挣扎失去了呼吸。她的死到底有没有成功让暴雨停止我不知道,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些无知的人们会一次次地用无辜的女子祭祀直到暴雨真正停止。

    白千赤拉着我的手神情严肃地说:“如果真是在祭祀中死去的女人,她身上的怨气实在是太强了,这种事我们还是不要强出头的好。”

    我一把甩开白千赤的手生气地说道:“你不愿意去我不勉强你,现在被女鬼抓走的是我爸爸,我不会任由他就这么被女鬼抓走而无动于衷的。”说完我就往房东阿姨家跑去。

    果不其然,在婴儿床旁边的确有一大串的脚印,我低头仔细研究了一下那些脚印,似乎有些奇怪。那双鞋子应该是给裹了小脚的人穿的,可是从这个脚印上看分明和我们现代女子的脚并无二异。

    我顺着那个脚印的走向望向正对婴儿床的一个柜子,那个柜子被铜锁锁了起来。我指着那个柜子问道:“房东阿姨,那个柜子里面放着什么?”

    房东阿姨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柜子……那个柜子……”

    “那个柜子里面有你养着的小鬼吧?”白千赤忽然现身在房东阿姨面前,吓得她连连后退几步,惊恐地望着我们俩。

    “你养小鬼都不怕,看到我怎么就害怕了呢?”白千赤讽刺道。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房东阿姨,求证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房东阿姨看着我突然颓然地坐在地上“嘤嘤嘤”地哭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们夫妻俩一直无所出,添香就给我想了个办法养小鬼招子,没想到养了这小鬼三个月医生就说我怀上了。俗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小鬼养了就不能送走了,可是我总是心里膈应害怕他会伤害我的宝宝,所以一直把他锁在柜子里。”

    白千赤一掌就劈开了那个柜子,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浑身都没有一丝血色,眼睛没有了眼白全都是黑色的一片。我害怕地站在白千赤身后,不敢靠近那个孩子一步,回头望向房东阿姨说:“既然你家养着小鬼,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万一是小鬼报复你把他锁着,抱走了孩子呢?”

    房东阿姨还没有说话白千赤就先开了口说道:“这个小鬼出不来的,你看那个柜子上面。”

    柜子上贴满了黄色的符咒,在看向那个孩子身上有好几处青紫的地方,都是手上的位置,估计就是因为想要出来不小心碰到了符咒导致的。我的心忽然抽了一下,一直以为心善的房东阿姨竟然也会做出如此歹毒的事情,到底世界上有没有真正心善之人?我突然陷入了无尽的疑惑。

    房东阿姨掩着面哭了起来说道:“我也不想的,现在我的孩子不见了,这都是报应,都是报应!”

    如今她的孩子不见了,我也不忍心去指责她,我蹲下身子对那个小鬼说道:“小.弟弟,过来姐姐这里,跟姐姐走好不好?”

    小鬼瑟缩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边摇头一边看着房东阿姨。白千赤走上前一只手就将他提了起来,我在一边着急地说道:“你快把他放下来,你会吓到这个孩子的。”

    白千赤瞪了我一眼说道:“你还想不想找回那个孩子了。”

    房东阿姨一听忽然起了精神,紧张地问道:“孩子,我的孩子,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白千赤面目表情地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有了这个小鬼在,一定能找到,你在这等着吧。”说着他就将我拖出了房东阿姨家。

    他拉着我也不回家,走到了路口让我打车到一个我听都没听过的地方,神奇的是出租车司机一听就知道这个地方,没多久就将我们送到了。眼前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我们城市的水库,白千赤告诉我的是这里以前的地名,自从这里建了水库之后就没人再那么叫了。

    我问他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白千赤已经很多年没来过人间了,直到我出生的时候就一直跟在我身边,我确定他没什么机会来这里。他告诉我是他察觉了房东阿姨家奇怪的阴气,发现了这个小鬼后故意让黑白无常查的。按照他的推断,房东阿姨家的小鬼就是她妈妈抱走的。

    我听了他这一段推论脑袋里的线索更加乱了,难道这个小鬼是祭祀死掉的女鬼的孩子?祭祀的女人应该都是处.女,怎么会有孩子?而且那一串不符合逻辑的脚印又是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