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19章 惊慌失措

    白千赤带着我藏到了水库边的一个小木屋里,才把小鬼放了出来,小鬼刚一被放出来,颤颤巍巍的看着我们,白千赤冷冷的看着小鬼,毫不留情面的问道:“小鬼,这以前是不是你家?”

    小鬼扭头望了一眼四周的景象,点了点头。

    白千赤见他点头,刚想要开口继续问下去,结果一旁的小鬼自己在一边自说自话的开了口。

    他告诉我们,在很多年前这里还不是水库,只是一条普通的大河,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都靠着这一条大河里的水生活,附近的人都称这条河为圣女河。

    说到这个“圣女河”的名字,其中还有另一层原因。原来小鬼以前住的村子就是这附近远近闻名的圣女村,传说正是因为有了圣女的存在,在她的庇护下,这附近好几个村庄的人才得以能有安宁的生活,因此人们对圣女村里的人都十分的尊敬。

    这样平静而又祥和的生活维持了许多年,圣女村这里的生活和其他地方的村庄没什么区别。直到有一年,变故横生。

    小鬼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像是陷入了沉思,眼睛里盛满了痛苦的情绪。他稍微稳了稳心情才又继续说下去。

    那一年不知怎么了,暴雨一连下了数月,村里的人每天都在默默祈祷这暴雨早日停歇,可是结果却不尽人意,连日的暴雨终是引发了洪水,咆哮的大水淹没了附近村庄的农田,也正是因为农田的阻挡,才让村子在短期内免于一难。

    眼看就要淹到村子里了,村里的人全都人心惶惶,慌乱却又不知所措,眼睁睁的看着灾难一天天的逼近。在这样紧急地时刻,也不知道是谁最先想起村子里有一个古老的习俗,“圣女祭祀”。

    村里的人们把连月的暴雨当作了是凶兽的震怒,为了平息凶兽的怒火,村里的人决定将圣女祭献给凶兽以保平安。

    可是不幸的是,圣女村在小鬼妈妈这一代圣女结婚之后就再也没选出新的圣女。在这个村子里圣女是世袭制,圣女必须要生出一个女儿继承圣女的位置庇佑这个村子,可惜当年正好赶上计划生育,小鬼的母亲只生了一个。

    村里没有新的圣女,整个村庄的安危都岌岌可危,被逼到红眼的人们终是爆发了。

    没有新继任的圣女看似让这件祭祀的事情变得毫无头绪,可是村民们才不会就此罢休,哪怕最后一任圣女已经结婚生子不再是处.子之身,他们依然将小鬼的妈妈绑了起来,父亲早逝的小鬼和村里一干年轻力盛的壮年人相比不过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小鬼说到这儿的时候声音里添了几分哽咽,情绪似乎到了一个崩溃的临界点,我还白千赤没有打断他,静静的等待着他说出下文。

    幼年的小鬼只能看着一群如恶魔般的村民带走了自己的妈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一个暴雨滂沱的夜晚,将他的妈妈活活淹死在了这条圣女河之内。

    在小鬼的妈妈被淹死之后,这场连日的暴雨终于停了。

    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圣女的祭献使得凶兽停止了天谴,还是原本这雨就是要下到这个时候才停下来,总之连月的暴雨总算是停了下来,大水也渐渐退去,村里的人们统统松了一口气。

    小鬼妈妈的尸体被打捞出来的时候早已不成人样,尸体被大水泡的发白发胀,村里的人们出于愧疚,合资出钱体面地给她下了葬,并给她冠以最后一任圣女之名。

    事情本到了这里就应该告一段落才对,可是藏在人心里的恶是永远不能小觑的。小鬼失去了最后的亲人本就已经够可怜,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村子里生活着,可是不知道是谁最先提了一句,村民们纷纷害怕小鬼长大后会为母报仇,表面上虽然善待他,但是背地里却是另一番谋划。

    小鬼心智善良,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就这样,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一群人围住了他的家,静悄悄的泼了许多油,点燃了火,将小鬼给活活烧死了。

    幸而后来得到了添香娘子相助,小鬼才不至于成为在这世间游荡的孤魂野鬼,更是还在房东阿姨家找到了一个安身的地方,就这样生活了下来。

    原以为到了房东阿姨家就能有了依靠,没想到现在……

    我听了小鬼这番遭遇,一颗心堵的厉害,心里酸酸涩涩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暗暗叹了一口气,我走上前将小鬼抱在怀里,小鬼提及这些伤心往事情绪也很低落,头埋在我的怀里一言不发。

    我抱着小鬼安慰了几句,转过头开口问白千赤:“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找他的妈妈。”

    白千赤沉吟了片刻,沉声缓缓说道:“小鬼的妈妈当年虽说是被逼才活活淹死的,不过她心里清楚这是她身为圣女的使命,心中应该并无怨气。我想让她日渐积怨的应该是村民们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而这个小鬼又被人关在柜子里不得自由,所以才会抱走了那个孩子。”

    他顿了一下,瞥了一眼我怀中的小鬼,见他还是没有从伤感的情绪中脱离出来,继续说道:“按理说像这小鬼妈妈这样被束缚而惨死的鬼是不能离开死的地方的,她又是怎么从这里离开到房东家去的我还没有想明白。还有那双鞋子,按照这个小鬼的出生年份看,他的妈妈不可能还裹小脚,这些细节虽小,但是就是让我觉得其中恐怕是另有玄机,这背后怕是有蹊跷。”

    我们俩说着话,我的注意力完全被白千赤给吸引过去了,一时间就忽略了怀中的小鬼。不过是片刻的时间间隙里,我忽然发现刚刚还在我怀里的小鬼,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小鬼,小鬼,你去哪了?”我惊慌的喊叫出声,可是房间里哪里能够看到他的身影,屋子里除了我和白千赤根本就没有了第三个存在。

    我急忙地跑出小木屋外四处寻找,可是找了一大圈却还是没能找到小鬼,我又急又慌,完全不知所措起来。

    “先别担心,我们再找找看。”白千赤出现在我的身后,在我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安慰道,我扭过头去看他,委屈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对不起,都怪我,刚才没有看好他才让他不见了……”

    就在我说话的瞬间,我忽然看见远处的山路上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虽然那个身影消失得太快我没有看清楚,但是我却直觉的觉得小鬼的消失一定和这个身影脱不了关系,急忙叫上白千赤一同上山寻找。

    一路上我都在想,如果白千赤所言非虚,那么抱走我爸爸的孩子就不会是小鬼的妈妈,可是除了她又会有谁和房东阿姨积怨呢?我想破了头脑也想不明白,心里还紧系着小鬼的安慰,各种情绪几乎要将我淹没。

    我们朝着山路一直往上走,脚下踩的是一条布满了青苔的石板路,从石板路上青苔的厚度来看,就知道这条山路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了,也就从另一个方面更加印证了我的想法,刚刚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只可能是鬼。

    我抬头看着被层层树叶遮挡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几欲让人窒息。我不安的看着天空的乌云变得越来越厚,很担心等一下就会有一场暴雨袭来,。

    暴雨!不好!我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加快了前进的脚步,结果一不小心,脚底突然打滑了一下,身体失去了重心,登时整个人都要向后摔下去,好在白千赤飞快的闪到了我的身后接住了我,才让我避免了摔下山谷的危险。

    白千赤揽着我的腰把我扶了起来,就在我起身的那一瞬间,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女人,手里抱着一个孩子正站在水库泄洪口的中央。

    “白千赤你快看!”我指着泄洪口的方向,着急地朝着白千赤喊道。

    白千赤朝那边看了一眼,脸色登时就变了,连忙带着我快速的向那边赶过去。等到距离离得近一些,我才看清楚那个女人怀中的孩子的模样。

    她手中抱着的正是房东家的孩子!我认得孩子身上裹着的那条被褥,还是妈妈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

    我一直紧张的盯着女人的动作,我还记得今天出门的时候随意查看了一下天气预报,天气预报显示的是暴雨预警,这也就意味着只要雨量下到一定的程度,泄洪口就会开启,到那个时候这个孩子必死无疑。

    我心中慌乱地不知如何是好,抱住白千赤不受控制的就哭了起来,时空一般的对他说:“白千赤,你快救救他,你快想办法救救他,可千万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

    白千赤扶住我的身子让我不至于倒下,他深深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又看了看乌沉的天空,面色沉郁,但他还是安抚我说道:“我看这天一时半会儿还下不起来,暂时应该还不会出什么事,你先别急。我觉得这件事里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我们先去找到那个小鬼,仔细地问清楚当年的事情。只有这样做我们知道那个女的为什么这么做,才有可能把孩子救出来。”

    我冷静地想了一下,觉得白千赤说的话在理,心里的烦躁稍稍平复了一些,大脑也清醒了不少。

    那个女鬼若是真的积怨已深一定很难对付,白千赤的身子才刚痊愈不久,若是我们和那个女鬼发生正面冲突一定占不了上风,而且还可能会误伤了孩子。要是想顺利地从这个女鬼手上救出孩子,我们决不能硬碰硬,这个方式对我们实在是太不利了,还是要智取为上。

    确定了对策后我们决定先往山上去找失踪的小鬼,我压抑住心里对孩子的担心,一步步地跟着白千赤往山上走,一路上都没有看到小鬼,真不知道这个小鬼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