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0章 女尸下跪

    这座山荒凉的很,除了漫无边际的绿色植物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越向山顶上走脚下的石板路也越窄,路面几全乎都被厚厚的青苔给遮住了,我在白千赤的搀扶下走得勉勉强强,但是好在没有摔倒。

    一直到了山顶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了一个茅草屋,这个茅草屋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不像是有人在里面居住的感觉。

    我和白千赤互相对望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一丝怀疑。白千赤牵着我的手又抓紧了几分,才带着我慢慢的向那个茅草屋移动。

    他挡在我的身亲推开了茅草屋的门,里面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一股发霉的湿气扑面而来,我捂了捂鼻子,有些不习惯这里面的气味。

    光线从门外争先恐后的窜了进去,空气中隐约还能看见在半空中跳跃飞舞的灰尘颗粒。

    白千赤又拉着我往里面走去,我们这才看清了茅草屋里面的具体景象。屋子里的布置很简陋,只有一张木板床和一张桌子,桌子旁边放着两张满是灰尘的小椅子。

    床上堆满了小孩子的衣物、鞋子,还有很多奶瓶奶嘴之类的东西,但是全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从上面发黄发黑的痕迹也可以看出来,这些东西怕是已经有些年头了。

    我们仔仔细细的在房间里绕了一圈,将茅草屋里的东西都看了个大概,差不多能够确定这个屋子里之前应该是有什么人在这儿养过一个孩子。

    可是这里不仅荒凉,四周还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充满了未知的危险。正常的人家怎么会在山顶上养孩子?我越看这些东西越觉得奇怪,忽然,脑子里闪过了一个想法,瞬间就脱口而出。

    “不会是那个女鬼在这里养了小孩吧?”我拉住白千赤的胳膊,紧张兮兮的问他。

    白千赤看着我没有说话,随手拿起桌上的东西看了一眼,随后又放回到原来的位置,语气懒懒的对我说道:“这个地方一看就知道是人住的,而且鬼怎么可能会养育人类的孩子。”

    他说的笃定,我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理由来说服他,也就没再开口,松开了他的手转而更加细致的在房间里搜索着。

    白千赤见我没有说话也不再开口,不知道是在房间里找到了什么东西,去另一边细细的看了起来。

    这间屋子的布置实在是简陋,几乎是一眼就能个看个完全。我找了好一会儿都没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觉得有些沮丧,低着脑袋朝着那张乱糟糟的床走了过去。

    看着面前的木板床,我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的感觉,我站在原地盯着床盯了好一会儿,突然一拍脑袋,想明白自己之前究竟遗漏了什么。

    床底!我找了这么多角落,却一直忘记了去查看床底。没有任何犹豫的,我立刻蹲下了身子,朝床底看过去。

    这一看,果然就有了不同寻常的发现。

    我在床底下看见了另外一只三寸金莲的红鞋子,我转过头就想要告诉白千赤这个消息,可是就在我转过头的瞬间,白千赤正好打开了床后的一张小柜子,里面赫然摆着了一具已经干枯的女尸。

    我惊慌失措的捂住嘴,才勉强没有惊声尖叫,但是一颗心还是被吓得怦怦直跳。

    女尸的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红色的喜袍,她的颈骨向后断开,呈现出一个痛苦的姿势,看样子应该是被人从身后用绳子勒死藏尸于此。

    这具女尸吓得我失去了精神,一想到有人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养过孩子,就觉得毛骨悚然。

    “到底是谁敢在这个地方养小孩,也不怕晦气。”我嘟嘟哝哝的害怕地小声说了一句,白千赤听到声音扭过头看向我,手却指向了女尸的方向。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这才看见女尸的身上插着一把菜刀,一张符咒正好被这把菜刀钉在了她的身上,看上去好不吓人。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那把菜刀,有些不明白的问:“为什么要在她身上再插一把刀,难道是凶手当时没有将这个女人勒死吗?”

    “不是,这个女尸应该是曾经发生过尸变,后来被高人施法镇住了。”白千赤说完又指了指这个女尸的脚,她的整个脚板的骨头从中间断开向下又长了起来,呈现出一种怪异的造型,我看到这样的脚骨立刻明白了,这种脚只有裹小脚的人才会有。

    脑海里模模糊糊的显现出什么想法,但是还没等我想清楚就稍纵即逝。

    裹脚,裹脚,那只鞋子!

    我突然想明白了,连忙将自己刚才在床底下看见了另一只三寸金莲的红鞋子的事情告诉了白千赤,他没有说话,走过去捡起了床下的那只鞋子,放在手中看了一会儿,随即抬起头十分笃定的说道:“抱走房东家孩子的女鬼应该不是小鬼的妈妈,是她。”

    我看着白千赤,他的手指的正是手中的那只鞋子。

    之前没有想明白的点似乎全都串联起来了,我大着胆子又看了一眼那具骷髅,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女尸两个空洞的眼眶似乎在盯着我的脸看,心中的恐惧更盛了。

    我急忙将目光收了回来,但是还是觉得全身都不痛快,哆哆嗦嗦的地问道:“她她他,可是她不是就在这里吗?”

    白千赤向我解释道:“人间有一种阴术,是将死人的魂魄困在尸身之内,让她永生永世不能投胎。这种阴术极为阴毒,被困的魂魄每天都会受到天雷劈身般刺骨的疼痛。那双鞋本来应该是穿在她的身上的,估计后来应该是被什么人摘下来了。”

    白千赤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困惑,他也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很快他又继续说了下去:“我想,抱走房东家孩子的应该就是她,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现在抱着孩子的却又变成了小鬼的妈妈。从这房间里的迹象来看,我猜应该是有什么人在这里养过孩子,在这荒山之中养孩子,必定是有什么苦衷。或许那个小鬼根本没有说实话,他不是父亲早逝,而是他的父亲抛弃了她妈妈。”

    话音刚落,白千赤忽然一个侧身,利落的一掌劈向我身后,一声尖叫立刻从我身后传出,我飞快的转过身去看那个声音的发出者。

    小鬼正站在门口阴着脸看着我们两个,白千赤忽的向前飘过去,在小鬼面前站定,没等他反应过来双指就紧紧地扣住了小鬼的脖子。

    小鬼被白千赤掐的面色更加苍白,神情看上去也更加阴沉了几分,可嘴巴却紧紧的抿着,似乎什么都不准备说。白千赤看着他这幅沉默的模样也不恼怒,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转头看向柜子里的女尸,冷冷地对小鬼说道:“还不打算和我动手吗?我只要轻轻一用力,她就会灰飞烟灭。”

    我清楚的看见小鬼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可是却依旧一言不发。白千赤看着小鬼的眸子暗了暗,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只见柜子里的女尸开始颤抖了起来,放在她小腹前的菜刀突然碎成了粉末,从女尸的身体里传来了一阵“咯咯咯”的响声,仿佛女尸随时都爆破成碎片一般。

    我害怕地向后退了两步,可是刚迈出步子,那女尸突然从柜子里闪了出来冲到我的面前,伸出她干枯的手骨就要掐我的脖子,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已经干枯的手掌忘记了要动作。

    好在白千赤迅速地抓住了我的身子,将我猛地向后一拉,同时左手凝起幽兰冥火,对着女尸就是狠狠地一掌。

    瞬间,女尸就被熊熊的烈火包裹住了,时不时还传来火星炸开的声音。

    被白千赤提在半空中的小鬼看到眼前的景象终于有了反应,不停挣扎哭闹着叫喊道:“放了我奶奶,你们快放了我奶奶。”

    奶奶?我听到小鬼这样称呼女尸当时就有些愣住了,眼前这具女尸分明就是新婚之时被杀死的,又怎么可能会有孩子,而且还成了这个小鬼的奶奶?

    白千赤听小鬼这样喊也有了一瞬间的诧异,但是却依旧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他湛蓝的双瞳死死的盯在女尸的身上,语气冰冷地问道:“若是你把实情一一道出,随我们去解救无辜的孩子,本王就放了你。”

    女尸挣扎了一下,大概是发现她没有能力与白千赤抗衡,最终还是妥协了,答应道:“放了我,我现在就说!”

    白千赤闻言立刻扇去了她身上的幽兰冥火,女尸立刻跪倒在我们的面前,细细的开始说起了当年的故事。

    在圣女村里有一个流传千年的规矩,女子不得和外村人通婚,而且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更是只能和同村同姓的人通婚。

    小鬼的奶奶名字叫做蕙兰,是圣女村有名的美人,不过她不是圣女,只是普通的一个女子,不普通的是她和邻村的一个男子有了私情,怀了孩子。

    她害怕会被村子里其他的人发现,只好躲到了这个小茅屋里,藏了一年,把孩子生了下来,送到了男子身边。

    蕙兰和男人本就做好远走高飞的打算,将孩子送到男子那儿之后就回到了家里,想要偷偷的收拾行李和男人一起离开。可是谁知蕙兰家中早已为她定好婚事,在她回家收拾细软的时候将她关了起来,蕙兰在被关起来的时间里尝试着想要逃出去,奈何家里看得很紧,她根本就没有出逃的机会。

    直到新婚之夜,洞房花烛夜蕙兰没有出红。蕙兰的家人知道了这件事情,觉得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了那就是丢人,于是私下里勒死了她,偷偷摸摸的将她埋了。

    与她定下私情的男子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悲痛交加,悄悄地带走了她的尸身,求助高人,高人给了他们一块犀角香。犀牛香可还魂,借着这犀牛香他们过上了一段幸福的生活,直到他们孩子长大成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