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1章 私情

    就是这个孩子,他长大以后和村里的圣女有了私情。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有关系,因为蕙兰的缘故更没有人知道这里还住着这么一家人。可是这个孩子和他父亲并不一样,他生性放浪,和圣女好了没多久就爱上了隔壁村的女子,跟着她离开了这里再也没回来过。

    一直等到圣女知道自己怀上了孩子,束手无策之下只能找到这里,那时候这里只剩下女鬼一个,蕙兰看到圣女心里也很不忍,于是留下了她在这里住下。

    在蕙兰的帮助下,圣女偷偷地生下了小鬼,直到那年暴雨,人们将圣女献祭,小鬼出现阻拦的时候,人们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孩子的存在,于是才会有了后来灭口的这一段。

    我藏在白千赤身后听完了女尸所叙述的一切,虽然觉得他们很可怜但还是缺德奇怪,探出一个脑袋出来问她说道:“这就是全部的经过?那如果要报仇的话,你们应该去找村民们才对啊,为什么要带走那个无辜的孩子?”

    蕙兰望着小鬼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起来:“我的好孙儿,我想让他活下去。”

    白千赤的眉头抽了一下,脸色当下就变了,怒骂道:“贱.人,连本王都敢戏耍。”

    说完,他一掌下去,蕙兰立刻灰飞烟灭在我眼前。我还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白千赤已经过来拉起了我的手,他拉着我着急地说道:“走,他们想借那个孩子的身子让他还魂!”

    听白千赤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急了,跟着他一起走出了茅草屋。

    死人借生人的躯体还魂的事情我在书上看过的,只是这样的阴术需要强大的执念还要亲人的魂魄作为献祭,所以我从未听说有人真的这么做过。

    天上的乌云变化地越来越快,我们紧赶慢赶的向前走着,还没等我们走到就看见在水库的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股强烈的怨念正源源不断地从下往上涌动着。

    “祭献已经开始了,再不去阻止就来不及了。”白千赤神色紧张的看了那边一眼,面色更加不安,一把抱住了我腾空而起。

    我们刚腾空而起,白千赤身上装着小鬼魂魄的玻璃瓶突然碎裂了,小鬼的魂魄被巨大的吸力吸到了那股怨念之中,我看见小鬼的魂魄被吸了过去,心里就更加着急了,紧张地问白千赤:“这可怎么办?若是成功了,我爸爸的魂魄会如何?”

    白千赤脸色又难看了好几分,艰难地对我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在这世间成为孤魂永世游荡。”

    “那最坏呢?”我不愿意往最坏的结果上想,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况……

    白千赤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身子,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最坏的结果就是魂碎。”

    我听到最后两个字,整个人就像是被一道惊雷劈到了一般,愣愣的立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魂碎,三魂七魄全都碎裂飘散在这人世间。孤魂尚有重生的可能,若是魂碎就绝无轮回投胎之可能。

    上一世爸爸因为我受了这么多苦,即便已不在人世依旧挂念着我,这一世难道还要落一个魂碎的凄惨下场吗?

    我脑海里一遍遍地涌现出爸爸和我在一起的片段,眼眶里的泪水已经克制不住地往下流,“吧嗒吧嗒”地滴落在白千赤的衣襟上,晕开成一个个圆形的水圈。爸爸这么善良的人,为什么要受到这么多的磨难?难道这个世界上所谓的因果报应都是假的吗?好人是不能得到好报的吗?

    我的心好痛,只恨自己太无能,竟没有办法将爸爸救出来。

    白千赤望着我的双眼,抓紧了我的手,定定的看着我承诺道:“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说完,他把我放在水库边,手握破龙鞭纵身一跃悬在了半空中。

    天空中的黑云重重地压在了上方,狂暴的妖风在山谷间肆虐,树叶不断发出“沙沙”的响动声,原本平静的水库水也开始不停地开始涌动了起来。

    狂风吹动白千赤的长发,他的眼神凌厉如君王般居高临下地俯视这水库的一切。

    “再不停手,休怪本王不客气!”

    女鬼从水中跃起,手上紧抱着孩子望向白千赤回道:“停手?不可能!我等了今年等了这么久终于盼到了让我儿还魂重生的机会,绝不可能在此时放弃。”

    白千赤听她这么说眼里立刻充满了杀气,语气不善的说道:“那本王就亲手送你们俩母子一程。”话音刚落,他身上立刻被一股煞气包围,手握破龙鞭直击女鬼心脏。

    只见女鬼的长发迅速地生长了起来紧紧地包裹住孩子束缚在身前,她的双眼渗出了殷红的血液,直直地扑向白千赤用力朝他脖子抓去。白千赤一个闪身破龙鞭反手就是一甩,“啪啪啪”连着好几鞭打向了女鬼的身子。

    我紧张的看着白千赤和女鬼的方向,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天空中忽然下起了暴雨,雨滴重重地打落在女鬼的身上,雨水划过身上的鞭伤渗着黑红的血染红了水库里大片的水。天空中的怨气越聚越重,女鬼的身子越发地透明了起来,她笑着对白千赤说道:“阵法就要成了,你放弃吧!哈哈哈......”

    白千赤望向天空中黑色的漩涡嘴角微微地上扬道:“你确定吗?”

    女鬼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说道:“这个阵法耗尽我所有的阴气,就是为了让我儿重生,怎会有问题!”

    白千赤脸上露出了一种意味不明的微笑望着天空中的漩涡,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怨气还是如之前那般源源不断地往上涌着。忽然,我发现了什么,在云层之中有一条巨大的黑龙正在吸受着那之下而上的煞气。

    女鬼也发现了异样,脸色一边,面目狰狞地冲着白千赤抓去。只见白千赤轻身一跃,手上凝起寒气,那破龙鞭立刻变成一把长剑,朝着女鬼的长发轻轻一划,包裹着孩子的黑发齐齐断去,孩子瞬间掉落水中。

    “救孩子啊!”我着急地喊道。

    白千赤依旧无动于衷,紧握着破龙鞭朝着女鬼反手又是两鞭,紧接着左手凝起幽兰冥火冲着她胸口处就是一掌。不过一眨眼的光景,那女鬼瞬间化成了黑灰湮没在暴雨中。与此同时怨气聚成漩涡也渐渐停了下来,被吸到漩涡中的小鬼从高处重重地摔了下来,化作了一滩脓血。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救孩子!”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这么小的孩子怎么经得住在水里淹这么久。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和妈妈交代?怎么和房东阿姨交代?我又怎么能过的了自己的这一关?

    白千赤笑着向我这边飘了过来,孩子不知何时就已经被他抱在了手上,我急忙地去抱过孩子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边孩子身上毫发无伤才开口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抱着孩子的?”

    他敲了敲我的头说道:“你猜!”

    我问了一路到底为什么孩子会在他的手上,无论是撒娇还是威胁他都不肯告诉我,既然撬不开她的嘴我也只好作罢。

    顺利把孩子送回房东阿姨家后,我又再次叮嘱房东阿姨不要再和鬼神之类的邪物有太大的牵扯,就当是为了孩子也不要再养小鬼了。人就是这样,只有吃过亏才会长记性,这一次她的孩子差点因为她养的小鬼没了命,我想不用我再叮嘱她也不会再靠近这类邪物了。

    白千赤似乎不太满我让房东阿姨远离这类邪物的话,回家的路上对着我都是苦瓜脸。我知道他是为什么,不就是介意他也是我嘴里的“邪物”吗?其实我本不想当着他的面对房东阿姨说这些,只是这些话现在不说,等以后这件事的教训渐渐淡了又会重蹈覆辙。我可以保得了这个孩子一时不可能保得了一世。至于他现在心里的不满最多过一会儿就会好了。

    刚一回家,鬼差们就围住我脸色难看地望着我,支支吾吾了好久也不说一句话。我被他们看得烦了,怒声问道:“是不是你们又做错什么事了?”

    他们三个齐齐摇头,最后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白无常最先开了口,他说妈妈今天一直不让他们三个干粗重活,还一直问他们平时在阴间是做什么的、辛不辛苦之类的话。问得他们三个心里渗得慌,不停地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被他们这么一说也觉得妈妈奇怪,之前妈妈不是最不愿意看着他们三个的身影吗?怎么今天却一直拉着他们问东问西?还问他们三个在阴间的情况,莫不是真的被白千赤猜中了?

    我拉着白千赤到一边说:“死鬼,要是我妈妈真的想要打探阴间里的事,鬼差们会告诉她吗?”

    白千赤皱了一下眉头说道:“那要看妈想要问什么,无关紧要的当然可以告诉她,若是关于投胎转世还有......”

    “还有?”我问道。

    “还有你姐姐的事情。”白千赤回道。

    “我姐姐?”我紧张地把他拉到房间里关上门接着问道:“安姚怎么了。”

    白千赤看着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姐姐......”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她还在阴间不肯投胎,总之一言难尽,我以后再告诉你。”

    安姚是我妈妈心里永远的同,要是让妈妈直到安姚还在阴间不肯投胎,还不知道会折腾出什么乱子来。只是这安姚也太不让人省心了,既然已经给她配了阴亲,还有什么不满足,一直在阴间滞留着做什么?

    我有缠着白千赤问了一晚上,他都是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出实情,好几次都顾左右而言他,我心里虽然担心但也不知道安姚在阴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该如何帮她才好。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路过妈妈房间的时候就偷听到她向鬼差们打探关于安姚的情况。他们三个显然也是知道安姚在阴间的情况的,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不肯对妈妈说关于安姚的一点情况,惹得妈妈又生了一顿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