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2章 黑白处境

    我趁着妈妈数落黑白无常他们的空隙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刚一走进去就看到那几个鬼差正低着脑袋畏畏缩缩的站在我妈的面前,妈妈脸上还带着未消的怒气,我摇了摇头,走了过去。

    黑白无常他们听到脚步声立刻斜眼偷偷瞟了我一眼,见到是我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难以克制的喜悦,显然是把我当成了救星。

    我偷偷朝他们投去了一个抚慰的眼神,走到床边坐下,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脸上挂着笑容拉起我妈的手。

    “妈,你怎么又骂他们三个了?之前你不是对他们的态度变好了吗,这才过多久啊,怎么又恢复原样了呢?”

    黑白无常他们默默的退出了房间,走出去的时候还心有余悸的看了我妈一眼,我看着他们那副样子实在是觉得好笑,但还是忍住了。

    妈妈沉默了好一会儿没说话,只是被我抓在手中的手紧了紧,她的头低着,从我的角度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妈?”我不确定的又出声问了一句,妈妈像是被我这一声唤回了神,整个人都抖了一下,才缓缓的抬起了头。

    她瞅了一眼站在门外的鬼差三个,见他们没有注意我们这边的动静,才凑了过来悄悄地在我耳边说:“你不是说他们三个是阴间的鬼差么,妈妈就是想问一下你姐姐安姚的情况。你看现在你爸已经投了一个好人家,可是你姐姐怎么样了却一点音信都没有,你说妈妈这心啊,总是一揪一揪的放不下。说起你姐姐我这心里就不痛快,她也是个不孝女,你说说看,自从给她配完了阴婚之后,她居然也不知道回家看看妈妈,我看呐,这女大不中留说的就是她。”

    说着妈妈的眼眶就微红湿润了起来,面容沮丧的抹起眼泪来。看着妈妈这般担心的模样我心里也难受极了,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紧紧握住妈妈的手,想要以此借给她力量。

    昨夜白千赤支支吾吾的模样一遍遍的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突然有些慌了起来,怕不是安姚在阴间真的过得不好?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才让她不愿意投胎?

    这所有的问题我都找不到答案,看几个鬼差的模样怕是知道什么内情,不过估计他们也不会将实情告诉我,我问了也是白问,又何必自讨没趣。

    “妈,你放心吧,姐姐她一定没事的,之所以没回来估计也是在阴间有事耽搁了吧,黑无常他们或许也不知道详情,等我找个时间问问白千赤看看。”我安慰妈妈说道,她的眼里立刻闪过了一丝闪亮的光芒。

    “真的吗?那等小白回来了你就去问他。”妈妈有些急切的对我说道,我心中虽然沉闷又苦涩,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依旧保持着微笑对她点了点头。

    我妈因为情绪波动的缘故耗了不少气力,现在平静下来以后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我扶着她让她躺了下来,把被子掖好,走出房间后顺手轻轻的带上了门。

    客厅里鬼差们正在打扫,见我出来黑无常手里的动作停住了,他看着我的模样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要对我说些什么,可是还没等他开口,白无常就在旁边不着痕迹的扯了他一下。

    白无常的动作很细微,却还是被我看见了。黑无常被他这么一拉,立刻低下头继续做手中的家务活。

    我看他们这样也不愿为难他们,既然连白千赤都不愿和我说,他们几个作为白千赤的手下肯定就更是不能开口了,这些我都明白。

    不再去细想,我抬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的窗户正大开着,屋外的微风透过纱窗吹了进来,吹在脸上就像是情.人温柔的触摸,让人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我在书桌前坐下来,支着下巴出神的看着窗外,今天的天气很好,金灿灿的阳光笼罩了整座城市,看着这样的天气我觉得整个人似乎都有了精神气。

    白千赤今天一大清早就出了家门,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他出门之前没有和我说他究竟去了哪里,他向来都没有这种习惯,我也从没有多嘴过问过。

    可是现在白千赤不在家,我就是想要找他问个清楚也找不到人,呆在家里除了增添心绪烦闷似乎没了其他,我看着窗外的好天气,心里觉得痒痒的,随便找个理由,和鬼差他们说了一声,要是妈妈问起来让他们和她说我出去找同学了,就出去了。

    其实我没有想好究竟要去哪里,走出小区大门,漫无目的的就走到了公交站,我想了一下,在这样的阳光下走久了可不是一件能让人吃得消的事情,恰好这时来了一辆公交车,我不再犹豫,抬脚走了上去。

    刚一上公交车,我就看到九九竟然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还一脸兴奋的朝我招着手。我看到她心里顿时就紧张了一下,望了一下四周,却并没有发现莫伊痕的身影,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其实我是想装作没有看见九九的,毕竟因为上次的事情,我现在看到九九心里还是有点疙瘩,但是九九终归还是个孩子,她都向我打招呼了,我装作不认识她好像也不太好,一咬牙径直向公交车的后座走去,坐到了九九身边。

    九九一见我坐了下来眼睛立刻笑成了一轮弯弯的月牙,看起来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还没等我开口询问就拉起了我的手,嘴里还直嚷嚷着要去公园,她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平常的天真的孩子一般。

    我不想答应她,可是又担心让九九一个人就这样在街上乱跑,这个孩子心情阴晴不定,我是真的不敢相信万一她肚子一饿随便吃人怎么办,恐怕到时候整座城市又会因为她的事情闹得人心惶惶,而且还会有无辜的人丧命,这是我最不愿意看见的。

    一番权衡之后,我点头答应了她的要求,九九见我答应了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媚了,整个人都拉着我的胳膊依偎在我的身旁,粘人极了。

    我侧眼看着她的脑袋顶,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关于这个孩子我始终都做不到完全狠下心来。

    下了车以后,我牵着她往公园走去,因为正值暑假,公园附近的人很多,乍看起来好不热闹。

    九九一路上都好奇的左看看右逛逛,短短的一段路我们俩走了好一段时间,我看着她脸上天真无邪的表情,也不忍出声阻止她,干脆就任由她随意看。

    路过一个被一堆人围住的摊子时,忽然有一个穿着道士服的人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一个横步挡在我的面前,拦住我说道:“姑娘,留步。”

    我错愕地看着他,还以为是那些弄虚作假的江湖道士,心里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耐着性子问了一句:“有事吗?”

    他的眼神往九九身上瞥了一眼,挂着别有深意的笑容对我说道:“姑娘,与邪物常伴终会有损阳寿。”

    我被他这一句话说得一愣,再加上他刚才的小表情,顿时心生疑惑,这道士难道看到九九了?难不成他真的有点本事?

    我暗暗的打量着面前的道士,他眼神坦荡荡的回望着我,倒看得我有几分心虚。眼前这个道士不知深浅,若是和他起了冲突,这里人群这么密集,很容易伤及无辜。

    “三十六计,走为上”,还是先撤为妙!

    我打定了主意,心下有了计较,装作一副无知的模样生气地冲他喊道:“邪物?不知道你这个江湖术士在说什么!光天白日之下信口雌黄。”

    说完,我装作恼怒的模样就快步离开,直到拐了好几个路口才停下来,心想着走了这么远应该是不会被那个道士追上了,心下松了口气。

    就在我喘着气平复心情准备带着九九从另一个门进公园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一直跟在我身边的九九不见了,顿时我就有些慌了。

    顺着来时的路我又向回走了一小段路,可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九九的身影。担心她找不到我,我又在路口处等了好一会儿,却也不见她跟上来,着急的在附近找了好一会儿还是没看见她的影子。

    我越发的着急,突然想起刚才拦住我的道士。

    不好!九九不会是被那个道士抓走了吧!

    我被这个想法给吓了一大跳,但是越想越觉得可能,转身就准备回去找那个道士。也不知道那道士也不知道会对九九做出什么事来,我要去把她救回来才行。

    可是刚迈出几步之后,我又迟疑了,渐渐停下了脚步。

    九九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我一直都是清楚的,所以说像九九这样一个恶鬼被抓走了也算是道士在替天行道,即便她是个孩子也改变不了她害了这么多人的事实,我去救她岂不是在助纣为虐?再说了,那个道士一眼就能看到九九和我在一起,说明他的阴术水平不低,我贸贸然前去又能如何。再不济,九九好歹是莫伊痕的手下,若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前去救九九的,哪里用得着我担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