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3章 一女不能侍二夫

    种种纷杂的情绪在我的脑海中翻转,我生生的又转了身子,转而朝车站的方向走过去,每一步都离道士的位置越来越远。

    我本应该是意志坚定的,可是没走几步我又停了下来,心里只觉得惶惶不安,似乎会发生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一般。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在小叔的藏书里看过,说有的道士专门抓恶鬼来炼丹以增加自身的修为,若是九九被他带走炼丹……

    不行,我脑海里的想法越来越多,我的心也跟着越发矛盾了起来。一边是觉得九九和莫伊痕都是恶鬼就算出事了也是报应,另一边觉得九九还只是个孩子心智未全做的事多分不能用常人思维去思考,她的恶罪不至死,若是被带走炼丹也太惨了些。

    就在我站在路口前也不是后也不是犹豫着要不要去救九九的时候,莫伊痕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他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阴沉,语气怪异地看着我说:“千岁小娘娘,今日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莫不是千岁爷抛下你另结新欢去了?”

    莫伊痕这话说得着实让人生气,我不情不愿的瞥了他一眼,心中生气。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能够让我一看到他的脸、听到他说的话,气就不打一出来。

    我没好气地回道:“用不着雍亲王您多管闲事,我和白千赤之间好着呢!就不劳您费心了!”

    莫伊痕饶有兴味的摸了摸下巴,嘴角往上扬了一下,语气玩味的说道:“我只是关心关心你罢了,怎么到你这就成了我多管闲事了?”

    我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回呛道:“那真是谢谢您的关心了,您还是多多关心您的下属吧!让九九自己在街上乱晃遇到一两个厉害的抓鬼师就完了。”

    莫伊痕瞥了我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我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心系着九九的安危,大笑了几声才说:“没想到小娘娘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们两个还真是不像,哈哈哈……”

    我们两个?我和谁?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莫伊痕看见我这个反应,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也似乎更加的别有深意了。

    我不喜欢这种被隐瞒的感觉,正想问个明白的时候白千赤突然出现,拦在了我和莫伊痕中间。他出现得实在是太过突然,把我吓了一大跳。

    “死鬼?”我愣了一秒,才愣愣的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千赤阴着脸,一句话也没说,狠狠地瞪了一眼莫伊痕之后作势就要拉着我的手走,莫伊痕看见白千赤也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讥笑着说道:“怎么千岁爷也不和本王打个招呼就要走?”

    “我们两个是见面打招呼的关系吗?”白千赤不耐烦的望向莫伊痕,冷冷的说道。

    莫伊痕摇了摇头,话语里带上了几分深意:“原本不是,不过如今因为小娘娘的关系……”

    他一边说目光一边在我的身上流连,看的我只觉得后背发麻,就像是被盯住了一般,从心底升起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也不是。”白千赤不待莫伊痕把话说完就冷冷的打断了他,说完他更是不再理睬莫伊痕,直接就将我拖拽着离开了。

    我心里此时还疑惑着莫伊痕刚才说的那句话,到底我和谁不像?我总觉得他的话里似乎藏着一层深意,可是细想起来却又想不明白。

    是和白千赤的哪一位娘娘不像吗?还是其他我不知道的人?我不明白莫伊痕为什么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还总说一些没头没尾的话来惹人烦恼。

    看着白千赤的背影,我好几次都想要开口问他关于莫伊痕刚才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直觉的,我觉得白千赤是不会告诉我答案的,而且他甚至不会愿意听到我问他这些。

    虽然没有人提过,但我就是直觉觉得白千赤会是那样的反应。

    一路沉默的回到家里,我低着头进了家门,直觉的身心疲惫,想要回到房间躺着休息一下。

    可是生活里的烦心事总是接踵而至,根本不给你一点喘.息的机会。

    我一回到家立刻被鬼差们拉到了房间里。

    为首的黑无常直直的跪在了我的面前,面色为难地看着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说道:“小娘娘,就算小的们求您了,您就让您母亲别再问关于您姐姐安姚的事情了好吗?”

    我看着他们三个吃了憋的模样,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为什么不能问?之前我爸爸转世的时候不也托梦回来告诉我妈他投胎到了哪里吗?可见这件事本身不是机密,我妈妈只是想要知道姐姐她过的怎么样,有没有顺利投胎,并没有想要扰乱阴间的秩序的想法。”

    话音刚落白无常就立刻说道:“不是这样的。小娘娘,小的们不是说您的母亲想要扰乱阴间秩序,只是有些话小的们不好开口,怕伤了您母亲的心。”

    “不好开口?”我望了一眼他们三个,又望了一眼白千赤,他随即别过脸去不敢看我。

    我好像在这个瞬间弄明白了什么。

    我扯住白千赤的衣服不让他逃避,质问一般的问他道:“你是不是也知道什么内情不肯告诉我?”我顿了一下,想到我们都是这样亲密的关系了,可是白千赤竟然还瞒着我,瞒的还是我姐姐的事情,自嘲一般的说道:“阴间无所不能的千岁爷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不愿意告诉我罢了!只要是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就必须一五一十和你说清楚,若是我想知道的事情就要看你的心情。也罢,不愿意说就算了,你们都出去吧!我自会找人问清楚安姚的事情。”

    白千赤转过脸盯着我看,略有愠色地说道:“你要去找谁问清楚?莫伊痕吗?不许去!”

    白千赤的霸道瞬间点燃了我的怒火,我不服气的看着他:“你凭什么不许?既然你不肯告诉我,我去问莫伊痕怎么了?”

    鬼差三个跪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紧张地望着我和白千赤。狭小的房间内,瞬间被冰冷的空气笼罩住,空气中都是我们两个争吵的火药味和刺骨的寒冰气息。

    我狠狠地盯着白千赤,白千赤一直望着我,眼中的光芒不知怎么的,忽然就黯淡了些,看着我说话也失去了刚刚咄咄逼人的气势,小声地说道:“你不是想知道安姚在阴间怎么样吗?好,那我就让你知道。”他看向鬼差们说:“你们告诉小娘娘关于安姚的事情。”

    鬼差们听到白千赤这样说纷纷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一个个都张大了嘴看着白千赤,而后又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僵持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阴索命先开了口。

    在他们三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话中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直不肯告诉妈妈关于安姚的事情。

    原来我们给安姚配了阴婚之后,她了却了心愿终于心甘情愿地到阴间去了,可是没想到,安姚生前一直都是一个乖乖女,从未接受过接受男女之事,这死后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开始放飞自我,变得放荡了起来。

    我和妈妈给她配的阴亲根本就满足不了她,很快安姚就将那个男孩抛弃了。她本身就长了一副美人胚子的模样加上又聪明,很快阴间里很多男鬼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之所以一直不用投胎,也是因为她的情.人中有一个很厉害的人物,把这件事一压再压才拖至今天。

    我听完这些难以启齿的故事后错愕地不知说什么才好,坐在原地有些无措,转而看向白千赤,想要从他口中听得事情是否真的如鬼差们所言。

    突然妈妈从门外推门而入,脸色难看地望着鬼差们说道:“你们三个小鬼说的可是真话?不是你们胡编乱邹来污蔑我的女儿的?”

    鬼差们害怕地低着头颤颤道:“小的们句句属实绝无虚言啊!若是有一句假话,小的们就天打雷劈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妈妈听了他们发的毒誓,面色沉了好几分,一句话也没说,撑着拐杖一步步地挪回了自己的房间。我看着妈妈的背影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实在是担心她的状况。

    安姚生前一直是她的心尖肉,妈妈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有安姚这么一个女儿。如今这个让她骄傲的女儿惨死不说,在阴间还做出这样丢人的事情来,这让她一时之间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心里落差。若是安姚在阴间过得不好也就罢了,我们想办法还能帮她一把,可是现在她做出这样有辱家门的事情来……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我让白千赤和鬼差们不要跟上来,让我和妈妈两个人好好说两句。

    妈妈一坐到床上就开始哭了起来,“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我们安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儿,都怪我平时对她管教不严,才让她在阴间做出如此不知羞的事情来。古语言‘一女不能侍二夫’,可是安姚她竟然……”她气得脸都涨红了起来,整个身子不停地在颤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