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4章 难不成是一伙的?

    我不停地安慰道:“是姐姐一时间想歪了才做错了事情,这不能怪你的。你一个人养育我们两个长大成人已经很不容易了,姐姐她也不是小孩子自己做出了什么事情都是她自己的想法怎么能怪你呢?”

    妈妈摇着头激动地说道:“怎么不怪我怎么不怪我!都是因为我的错,她才会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情。不行,安眉,你让那三个小鬼进来我有话对他们说。”

    “妈,你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这个女儿说吗?”我问道。

    妈妈生气地拍了一下被子说道:“让你去叫就去叫,难道连你也不听我的管教了?”

    妈妈如今正在气头上,“枪打出头鸟”我不想撞在她的枪口上,只能悻悻然地走出去找鬼差他们三个。

    一开始鬼差们说什么也不肯进去生怕惹到妈妈,在我好说歹说和白千赤的威胁之下他们三个终于还是进去了。他们三个才进房门妈妈就杵着拐杖站了起来,我连忙去扶着她却被一把推开。她朝着鬼差们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吓得他们三个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不知所措地望着我。

    接着,妈妈突然就跪了下来哭着央求道:“三位鬼官差大人,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让你们做了那么多的粗重活,还不停地在鸡蛋里挑骨头,都是我的错。”说着妈妈自己给自己打了两个耳光。

    我吓得连忙走到妈妈身边抓着她的手哭着说道:“妈妈,你这是做什么?你这样打自己耳光做什么?”

    她用力地就将我的手甩开怒色道:“大人说话,你一边去!”

    鬼差三个更是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忙跪到妈妈的面前,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一下。妈妈连忙去扶他们三个,着急地说道:“鬼大人们使不得使不得!我这个卑微的无知妇人怎么受得了你们三个这样磕头跪拜。”

    他们三个齐声说道:“受得起,受得起。”说完还用一种求助的眼神望着我。

    我看着他们互相跪拜的样子也很无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妈突然闹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什么?

    我在一边劝说道:“妈妈,你先起来吧。他们三个是白千赤的属下,你是我的妈妈,你这样跪拜他们会把他们吓坏的。”

    妈妈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说话,她对着鬼差三个说道:“鬼大人们,你们可不能这样跪我,会折煞我的。”说完就看向我生气地说道:“你怎么那么不懂事,赶紧去扶鬼大人们起来,怎么能让鬼大人们跪我。”

    我又连忙去将鬼差三个扶起来,吓得他们三个慌乱地站起来,缩在一起,低着头一言不发等着妈妈的态度。

    妈妈跪在他们三个面前,央求道:“鬼大人们,以前我做错的事情还请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如今我的大女儿在阴间滞留,做出了那等羞人的事情。我知道这是家门不幸,还请鬼大人们通融通融让我见她一面。”

    闹了这么一出原来是为了见安姚。姐姐现在也不知道愿不愿意见我们,若是她想见早就回来了,也不至于在阴间这么久也不见她托梦一次。以前我因为白千赤夜里总是会发出羞人的声音,如今她自己却做出了这般丢人的事情,不知道她还有没有脸见妈妈。安姚从小性子就暴躁,要是母女俩见面一言不合吵了起来,到时候妈妈又是一通气。还不如她们不要见面的好。

    我劝说着妈妈放弃和安姚见面的念想,人间有人间的规矩,阴间也有阴间的法则,不能因为私心就随随便便破坏这个规定。而且安姚现在也不是无依无靠,她在阴间还有一个厉害的人物照顾着,也不会出什么事。等她在阴间玩腻了,自然就会去投胎了。我好话歹话说尽了,妈妈却怎么也听不进去,生气地骂我没良心不知道心疼姐姐,不关心姐姐在阴间的死活。总而言之她就是铁了心要去见安姚。

    鬼差们见我劝说无用,一脸为难地看着我一副有话说不出口的模样。

    妈妈仍旧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等着他们三个的回答。

    他们僵持了好一会儿,白无常才无奈地说道:“想要见亡魂不是我们这种小差使能够决定的,小娘娘您先扶您母亲出来,小的们先去想想办法。”

    妈妈一听眼里闪出了一道亮光,激动地说道:“好好好,那我就等着你们的消息了。”

    白无常嘴里说的想办法其实不过是缓兵之策,他们三个又不能做主。阴间的亡魂全都归阎王管,若是被阎王发现他们三个让亡魂回人间一定会狠狠地处罚他们三个,说不定还会把他们派到地狱去做最苦的差使。没办法,最后还不是要问白千赤的意见。

    我其实是不愿意让妈妈和安姚见面的,她虽然是因为我的缘故才惨死的,但是我扪心自问我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了。她说想要好看的衣服,我们烧了一大堆给她,说寂寞我们也给她配了阴婚,可是她一次次地伤我和妈妈的心,现在还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来。既然这是她的选择那我也就尊重她的想法,只是妈妈现在身体不好,我不想她再为了安姚的事情再担心了。她这个人从小的性子就是很蛮横,想要得到的东西不择手段也要弄到手,要是妈妈和她见了面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再和她见面的好。

    白千赤和我不一样,他考虑的问题就多了。他认为既然妈妈想要见安姚我们一味去阻止也不行,如果我都阻止不了他更加是阻止不了。而且他现在又不是帮不了妈妈,只是在于愿不愿意。这件事情他本来瞒着妈妈就是怕她会像现在这样闹起来,现在她既然已经知道了做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了,要是他再去阻止妈妈见安姚,怕以后妈妈会不待见他。

    我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妈妈“爱女心切”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姐姐是做了丢人的事情,但是在血缘上说她依旧是我的姐姐,无论她做了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件事。

    最后我也同意了让妈妈和安姚见面,可是现在关键的问题在于要怎么让她们俩见面。安姚现在已经在阴间了,让白千赤插手这件事不太好,毕竟他和阎王不对付,上次为了我解决了阳寿未尽的婶婶他们两个已经闹得很僵了,这件事还是不要让他出面的好。可是单凭鬼差他们三个鸡蛋碰石头更加不可能。

    白千赤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一个办法,这件事又落到了鬼差他们三个的身上,暂时就算是告下一个段落了。

    日子又这么过了好几天,一天我出门回家路上总觉得有人在我身后尾随着我,但是我一回头那个人又不见了。

    我害怕得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一打开门看见白千赤就往他怀里扑去,担心地说道:“死鬼,你出去看看,我总觉得有人跟着我一起回来了。不会是莫伊痕吧?”我的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从外面冲进来一个道士。

    慌乱之中我定睛一看,这道士不就是那日拦住我和九九的那一个吗?

    道士左手拿着黄符右手捧着一块豆腐,豆腐上还插着一柱香,对着白千赤说道:“邪物,终于让贫道找到你了!”说完,那道士一把将我拉到身后,语重心长般说道:“小姑娘,贫道见你那日便觉着你身上萦绕着阴邪之气,只是那日你走得太快,贫道未能一一与你明说。好在今日在路上我又遇见了你,一路寻着你过来。你可知你家中有一个什么样的邪物吗?”

    我正想开口说话解释一下我看得到白千赤,还没来得及说话那道士又开口继续说道:“姑娘,我知道你现在听我说这些话可能觉得荒诞又觉着害怕,你不用怕,贫道是茅山派第两百九十八代弟子黄岩,此次贫道就是来收拾你家中这个邪物的!”

    感情这道士那天并没有看到九九,只是觉得我身上阴气重,那他今日又怎么看到白千赤了?我的目光落到了他受伤的那块插着香的豆腐,难道是靠这豆腐?

    我干笑着说道:“道长你不会是拿着这一块插着香的豆腐在我家晃悠两下就说我家有鬼吧?”

    道士受到了我的质疑语气激动地说道:“这可不是随便一块豆腐,在我茅山派的抓鬼术里就是靠这块豆腐作引看到邪物的!”

    “哦?那你那给我看看。”说着我就故意去抓那块豆腐,他躲闪不及那块豆腐一下就被我抓碎了。

    道士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冲着我厉色道:“你这个小姑娘做什么?你你你……”他顿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瞪着我难以置信地说:“小姑娘,莫不是你和这个邪物是一伙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