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5章 茅山法术

    道士脸上的惊异之色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偷偷打量了他几眼,见道士的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内心对我的惧怕。

    我捧着一手稀烂的豆腐,勉强干笑了一下,干巴巴的回答他说道:“我不过是想看看你怎么用这豆腐看到我家有鬼,没想到你这茅山术竟然这么不济,豆腐碎了你就着急成这个样子。”我一边说一边把稀烂的豆腐递到了道士的面前,调皮的赔笑道,“这豆腐我也弄碎了,肯定也是没办法恢复原样了,要不我再赔你一块?”

    许是没想到我竟会这样作答,道士的脸色由青转白,由白变黑,就像是一个调色盘一般不断的变化着,看着着实精彩。

    我费了好大一番劲才忍住没有笑出来,但是笑意还是从微微翘起的嘴角泄露了出来,道士明显看出来了,脸色顿时变得更臭了。

    眼角瞥到站在一旁的白千赤,他正站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显然也正憋着笑,看着我和道士这边,苍白的脸颊像红色的气球被注满了空气一般发白发红。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白千赤还偷偷的向我竖了竖大拇指。

    我心中得意,正想回应白千赤,道士恼羞成怒的声音将我的注意力给吸引了回来,只见他面色狰狞的看着我,语气凶狠。

    “你这个妖女竟然和这祸害人间的邪物厮混在一起,贫道修行茅山术多年为的就是除邪杀鬼。若是你现在弃暗投明,待贫道收了眼前这个邪物你尚可过上正常人打得生活,若是你继续这么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他不等我回答,立刻就从衣衫中掏出一道黄符,嘴中喃喃了几句后一把扔到空中,随后又见他往空中洒了一把粉末,那道黄符立刻燃起了淡蓝色的火焰,不消一会儿就化作了灰烬。

    道士的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丝毫的拖沓,若是在别人面前怕是会引得阵阵惊奇,可是在我和白千赤在一起这么久了,对于这些事情我早就见怪不怪了现在看着道士的这个小法术就犹如看马戏团中耍猴的把戏般可笑。

    白千赤早就闪到了我的身旁,而那道士却还是凭借着之前模糊的印象,估测了一下他的位置,直冲冲的就冲着那个方向对着空气做出了这一整套茅山术法,他神情认真,完全就不知道那里早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抱着手站在原地歪着脑袋等着道士将这一套法术施完,结果等了好一会儿他还没弄完,我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却还是耐着性子等着。

    白千赤站在我的身边,一只手臂虚虚的揽在我的肩膀上,他虽然没有开口,但是我知道,他怕是心里也跟我是一样的想法,只觉得这个道士的行为可笑。

    还没等他的术法完成,妈妈就杵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我一见我妈这样,立刻收拾了心情想要过去扶她,谁成想我还没来得及过去呢,我妈就先看到了还在施法的道士。

    原本她就因为安姚的事情心情烦闷的很,现在又加上这个道士的一阵闹腾,更是惹得她心中的火气无处发泄。她拄着拐杖向前一阵冲,直直的就是往那个道士的方向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冲着道士就破口大骂。

    “你这个背时鬼是哪里来的江湖术士,随便拿点石灰画两道黄符就敢到我家来抓鬼!你能看到鬼吗?能和鬼说话吗?”随后她就三两下冲到道士的面前举起拐杖重重地打下去,每一下都打得啪啪作响,直将那道士打得连连哀号。

    道士抱着脑袋四处躲着,却还是没能躲得过去,嘴里还一直不断嚷嚷着:“妖人!你们这一家子都是和邪物狼狈为奸的妖人!”

    他这话刚一说出口,我妈下的手顿时就更重了。

    自从知道安姚的事情后,妈妈最听不得的就是“奸.淫”二字,哪怕是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挑动她的神经,让她变得狂躁不安。

    没想到这个道士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非要说这个“奸”字,我妈本来就出在精神崩溃的边缘,现在听到道士的话,更加就像是个失了理智的疯子一般,拿着拐杖狠狠地往道士身上打,每一下还都往道士的命.根子处打去,边打边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东西!不学无术!背时鬼,滚出我的家门!”

    妈妈骂的话我听得真切,看着像是骂道士,实则是在骂姐姐,嫌姐姐做出了那丢人的事情。可惜现在她也见不着姐姐的面,这个道士又出来闹着一出,可不是招打吗?

    妈妈的打的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地落到道士身上,打得他连忙躲闪,可是这儿就这么点大的地方,道士没了办法,最后不得不夺门而逃。

    道士逃走的同时,我看见白千赤也跟着飘了出去,我朝外面看了一眼,他们俩都走得很快,等我看的时候连他们的背影都看不见了,我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想着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就也就不操心了,关上门去安抚我妈的心情。

    我妈失神无措的坐在沙发上,一对拐杖都扔到了一旁,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她现在正再想些什么。

    “妈……”我走过去在我妈的身边坐下,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依然岿然不动的坐在那儿,我看着我妈这样有些不放心,连忙拉住了她的手。

    “妈,你回答我一下好不好,你别不说话啊。”

    我妈动作僵硬的转过脑袋看向我,她的目光迎上我的那一刻终于有了松动,就像是长期以来一直戴在脸上的面具破裂了开来,整个人瞬间都崩溃了。

    “眉眉,你姐姐她,我,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啊!”我妈恨恨的说了一句,将手抽了出去捂住脸,她的双肩耸动的厉害,晶莹的泪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腿上,也打在了我的心上。

    想到安姚我心中也很难受,可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开导我妈,只能抱住她,我妈靠在我的怀里,哭咽的声音一点一点大了起来。

    我妈哭了好一会儿,最后哭累了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见没了动静低头一看,就看到我妈的眼睛紧紧的闭着,眼角还挂着几滴泪水。

    我长叹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让我妈躺了下来,拿了一条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

    我怕吵到她,猫着步子走回到了我的房间里,刚在书桌前坐下,白千赤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笑嘻嘻地凑到我面前,一脸贱兮兮地模样对我说:“你猜我刚刚去干什么了?”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根本就不想回答他。

    这个问题都不用过脑我都知道他肯定是去捉弄那个道士了。刚刚那个道士一口一个“邪物”,张嘴就是一个“妖孽”,白千赤是最忍不得有人当着我的面说他是“邪物”的,那个道士刚才那样简直就是撞到他的枪口上了。

    我猜他肯定早就看那个道士不爽想要动手了,若不是我刚刚急中生智弄坏了那道士的豆腐,怕是白千赤早就动手了,他们俩要是真的正面交锋起来,那道士的下场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白千赤见我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也像是失了兴趣一般,一改之前那副兴致盎然的模样,有点蔫蔫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我看他这样心里有些不自在,想了一下还是装作很感兴趣的模样:“你怎么不说话了啊,我还在这等着听呢。”

    白千赤不冷不淡的看了我一眼,双臂往脑后一放,顺势就躺在了床上:“本王现在不想说了。”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愿再打理我的样子,我见他挑了挑眉,没再继续说这个问题。

    不出我所料,下午电视台就播了新闻,从我家跑出去的道士一丝不挂地在路上狂奔,嘴里还不断喊着有鬼要追杀他,看起来狼狈极了。

    白浅和次也坐在旁边和我一起看新闻,看到电视里道士的模样立刻就笑了起来,我虽然心里也觉得痛快,但还是好奇道士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我戳了一下白千赤,问他到底是做了什么事,竟然能吓得一个茅山派弟子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来。

    他这次倒也没卖关子,爽快的把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我了。当年茅山派是中原抓鬼第一大派,他们的每一代掌门都掌握着茅山术法的精髓,上通九天下至黄泉,也算是抓了不少恶鬼,为人间除去不少祸患。当时这个茅山派也曾派下众多弟子围堵他,最后把他逼到绝路耗费了不少阴气才得以出逃。

    他和茅山派的梁子当时就算这么结下了,但是现在时过境迁他也不愿意再追究,没想到现在这个道士自己送上了门来,又出言不逊惹得我妈和我都很不高兴,他新仇旧恨一起算,也就现身吓了他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