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6章 吓到失禁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岩竟然这么不经吓,看到白千赤原型后立刻就大小便失.禁,疯了似地跑走了。

    我听着白千赤的描述想象了一下当时那个场景,恶心的皱了皱眉头:“这个道士看上去耀武扬威的,没想到就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小人物罢了,我看他那些法术估计也都是三脚猫的功夫。”

    白千赤对我的话不置可否,嘴角挂着笑没有作答。

    接下来的好几天里,城市里人们饭后八卦的讨论内容还是被道士发疯的新闻占据着,倒是妈妈却好像完全忘记了那天她打过那个道士,某日吃饭时,她看了一眼新闻上的报道竟和我们吐槽了起来。

    我妈看上去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连饭都顾不上吃了就和我们吐槽说道:“这样的江湖术士就是要见一次鬼才知道这个世界的深浅,不然任由他们去坑蒙拐骗还得了,社会不乱了才怪!”说完我妈狠狠地扒了一口饭,每嚼一下都像是在发泄怒火一般。

    我和白千赤听着妈妈的话憋着笑,一起连连点头,还跟着做出妈妈英明的表情来。

    我妈还在那念念叨叨的说着,我一边说一边听她说话,没想到,鬼差们三个突然从我身后窜了出来,凑到了我的耳边幽幽地说:“千岁小娘娘,小的们想到办法了。”

    我被他们吓得身子一震,双手一个不稳碗筷就摔了出去,碗里的饭菜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洒落了一地。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一碗饭里凝聚了农民多少的血汗,就这么洒在地上浪费了。最关键的是我才刚刚把一个大鸡腿夹到碗里,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就这么给掉在地上了。

    我看着那个大鸡腿,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立刻恶狠狠地望向黑无常他们,埋怨道:“你们三个赔我大鸡腿!我一口都没吃就摔地上了!”

    他们被我这么一吼,顿时都畏缩成了一团,小心翼翼的,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眉眉,不能这么没家教!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怎么能怪鬼大人们?”妈妈被我打断了,皱了下眉头,立刻厉声批评了我一顿,而后又换了副表情谄笑的对着鬼差们道:“鬼大人们是不是想到办法让我见安姚了?”

    鬼差三个悄悄地瞥了一眼白千赤,白千赤从他们出现起就一直悠然自得的坐在饭桌旁,看上去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一般。

    我见鬼差他们都看向白千赤,也跟着一起把目光投了过去。

    白千赤诧异的看着我们,有些奇怪的问:“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有话就说,把人胃口吊起来算什么。”这话也就是相当于同意了,几个鬼差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黑无常立刻就将如何见安姚的方法告诉了妈妈。原来在他们多方打听之下,得知在这城里有一个高人名叫董老仙儿,他习得一种勾取亡魂的阴术,据说很多高.官贵人都去找他就是为了和自己死去的亲人再见上一面。我没想到这人间中竟还有这么多高人,心中暗暗啧啧称奇,连忙就追问该去哪里找到这个高人。

    黑无常为难的看了我一眼,我见他这样顿时就明白了,这个高人恐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见到的。

    黑无常告诉我们这个董老仙儿他有一个怪癖,那就是只在每月初一、十五这两天见客,这个月的初一已经过去了,若是妈妈真的要找这个董老仙儿,只能到农历七月十五这天才能见到他。

    妈妈听到最后的时候,之前的欣喜早就消失不见了,换之是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

    我听着“董老仙儿”这个名号总觉得隐隐约约的有些熟悉,思来想去在脑海里搜寻了许久,忽然想起当日董学良说他爸爸的名号似乎就是叫做董老仙儿。

    我暗暗思索,这一个圈子里的人本来就少,哪怕是同名同姓的人应该也不会有同一个名号吧?不过就算这个董老仙儿真的是董学良的爸爸,我又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帮我们招安姚的魂魄呢?

    另一边妈妈听了鬼差们这么说后连连道谢,饭也顾不上吃了,急急忙忙的就要去找这个董老仙儿。

    我连忙拦住了她,抓住了我妈的胳膊:“妈,你先别急着去找这个董老仙儿,我要告诉你些事。”

    “要说什么事不能等我回来再说吗?还是先找高人招了你姐姐的魂魄要紧。”妈妈被我拦住了有些不耐放,明显是抑制住了心里的不快压着情绪对我说道。。

    我见妈妈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妈妈,我要说的事就是关于这个董老仙儿的。我读高三的时候班里面转来了一个转学生叫做董学良,有一段时间他非要说喜欢我,一直追求我。我已经有了白千赤了吗,当然不会答应他的求爱。可是他偏偏又是阴人的后代,猜到了其中的一些猫腻。然后在一次我和白千赤调查活死人的时候,他……”我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他惨死了。”

    妈妈见我说了这么一大段都没说到董老仙儿的事上,更加不耐烦了,挣开了我的手就准备离开:“惨死了就死了,和这个董老仙儿有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我妈的动作突然全部都停住了,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犹豫地问我:“你刚刚说的这个转学生也是姓董,你还说他是阴人后代,那他不会是……”

    我苦着脸点了点头,虽然我也不希望董学良是董老仙儿的儿子,可是我还是不得不将实情告诉我妈:“我隐约记得他提过他爸爸的名号,似乎就是叫做董老仙儿。是吧,死鬼?”我转向白千赤求证道,当时董学良缠着我的时候他也是在场的。

    白千赤或许是没想到我会忽然叫到他,愣了一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思考着什么,半响之后才缓缓地开口,“那小子连我是人是鬼也没看出来,我当时就觉得他爸没有勾取亡魂到人间那么大的本事,此董老仙儿未必就是彼董老仙儿。不过我们和董家的确有不小的过节,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想招魂的时候我们两个还是回避的好。丈母娘您认为呢?”

    白千赤聪明的又把决定权抛给了妈妈,他这样的举动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情商,远比想象中的好太多了。果真印了那句老话“姜还是老的辣”。

    妈妈也因为他这样问觉得自己在家中有地位多了,不经意地挺起了胸膛,做出一副主母的模样说道:“小白说的这话我听着很有道理。不过安姚我是肯定要见上一面的,既然你们和这个董老仙儿有过节,那就只能另想办法了,只是这个董老仙儿到底是不是你们得罪的那一个还是要调查清楚。若不是,那我就去求助于他。如何?”

    我们两个自然是对妈妈的决定没有什么意见,当下就做出了决定,让鬼差们先去调查一番。

    他们最后带回来的结果和我当初预想的一样,这个高人,董老仙儿就是董学良的父亲。

    起初的时候我还抱着侥幸的心理,想着董家财力这么大,董学良父亲何必做这样劳心劳力的活,肯定不会是同一个人。可是这次等鬼差他们去调查了一番之后才知道,这KG集团在董学良去世后不久进行了一次内部股权重整,董老仙儿在KG集团的权利在一夜之间就被他的几个心腹架空了,现在KG集团法人虽然还是写着他的名字,可是实权早就没有。树倒猢狲散,他董家的势力瞬间土崩瓦解。

    为了生存他又不得不重操起旧业来。好在他的阴术也是有些真本事的,帮了好几个达官显贵招了他们的亲人上来,这个名号又重新打了起来,现在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了。

    一想到之前董学良的那些事情,我就觉得有些头大,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能让妈妈和安姚见上一面,可偏偏就是那么不凑巧,这个董老仙儿就是董学良的父亲,妈妈心里难受也不敢当着白千赤的面说什么,只能一直憋着。

    这一口气憋着虽然憋不死人,可是它这么憋着憋着堵在这胸口上就像是一大团湿棉花碰到了火一样,着不起来但是它出不了气还不断地往自己胸口进气。

    妈妈就是这样自己把自己给气病了。

    我看着妈妈躺在床上,腿上的伤还没好全,现在又因为担心姐姐自己折腾出病来,我这颗心脏就像是被藤条狠狠地抽打过一般疼痛,只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孝。

    我又怎么会不懂得妈妈心里在想什么,她就是想要见安姚一面,亲口问问安姚过得好不好,想听姐姐自己说为什么会做出那样丢人的事情来。

    这世界上每一个妈妈都是一样的,永远都是偏爱自己的孩子,无论孩子犯下了什么样的滔天大罪在妈妈的心里总是能找到理由去原谅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