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7章 不祥的预感

    我妈也是一样,她也总是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好的孩子,觉得就算安姚犯错了也一定是有原因的。现如今她抱着这样的念头,执著地就想要见安姚一面,亲耳听听她的理由。

    可是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却无能为力,我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无能,愧疚混着其他的情绪一起将我缠绕住了,难受的紧。

    妈妈思女成疾,我看着心里难受,连带着白千赤看见我难受的样子他也跟着不好受,悄悄地对我说:“要不然我去找安姚上来,让咱妈和她见上一面,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还是办得到的。”

    我听他这么说毫不犹豫地就回绝了:“不行!我太了解我妈妈的性格了,她若是知道你轻易地就能让安姚来人间,以后就会提出更加得寸进尺的要求。一次两次阎王说不定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我们谁也不能保证妈妈以后还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来,要是她让你帮安姚永远留在人间怎么办?”

    我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我知道我这么说显得我很自私,也许你会觉得我是不愿意让你帮助我的亲姐姐,但其实我只是真的不愿意你和阎王有什么冲突,你之前为了救我已经付出的够多了,真的已经足够了。”

    我抱住他的身子,靠在白千赤的胸膛上小声地说道:“上次因为我你和莫伊痕大打出手,明明是我受伤了,最后还是害你替我受了那一份罪。你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这些每一件我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我知道你对我好,这些我都是清楚的。”

    白千赤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语气越发的温柔,他一边轻轻拂过我的头发一边说:“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只要你想我愿意为你做更多更多。”

    我依偎在他的话里,只觉得这个拥抱似乎有十足的力量,给了我去面对一切的勇气。

    爱一个人或许就是这样,想要为对方倾尽所有,恨不得把自己的血肉都奉献出去。我又何尝不想为白千赤倾尽所有,可是我在他面前永远都显得那么渺小。他能给予我的和我能够给予他相比起来就像是浩瀚的宇宙和微小的尘埃般的差距。他给的爱有时候对于我来说真的太多太过了,甚至压着我喘不过气来。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回报他对我的这一份爱,我能做的只是尽量不给他添麻烦罢了。

    “但是妈这样一直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她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只有见了你姐姐她才能真的康复,你确定不要我出面将安姚带回来吗?”

    我坚决的摇了摇头。

    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白浅和次终于放弃了想要亲自出面把安姚带上人间的想法,我们现在能做的除了等还是等。

    只是这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眼看七月十五这天马上就要到了,可是妈妈的状况却一天比一天差。

    我起初还觉得她也就是闹闹情绪,过几天也就好了,没成想她这几天连饭菜都不怎么吃得入口,觉也不睡就睁着双眼望着门口,好像只要把门望穿了安姚就会从里面走出来似的。

    我看着我妈这样心觉不忍,可是还是狠不下心来让白千赤去冒险。

    后来见妈妈实在是憔悴的不行了,我越看越担心,根本放心不下,只好让鬼差们把百鬼子从阴间请了上来给妈妈看看。

    这百鬼子虽说是阴间的鬼医,但是他活着的时候也是人间的一代名医,可惜被华佗扁鹊的名号给压了下去,没什么人听闻过他。这华佗扁鹊飞升上天而他生前性情乖僻失了上九重天的机会,只能留在阴间做鬼医了。

    妈妈现在的状态比较敏感,我特地嘱咐百鬼子不要在妈妈面前露面,他隐去了身形在妈妈身边把了许久的脉,最后摇着头走了出来。

    我一看他出来了立马走上前去,着急地抓着他的手问道:“怎么样?我妈妈身体是不是有什么病了?”

    百鬼子瞥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白千赤,显然还是对之前的事情心有余悸,这次见白千赤没有说话,才小声地说道:“回禀千岁小娘娘,您母亲的身体并无大碍。”

    “身体并无大碍?那我妈妈食不下咽又寝不能眠的又是怎么回事?”我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百鬼子摸了摸他下巴上仅剩的几根胡须,思虑了片刻才回答道:“您母亲食不下咽、寝不能眠,若不是身体的毛病那就是积郁成疾。人的整个身体运转都要依靠这气血的运转,而控制气血运转的关键位置就是心。如果心口有一口气顺不过来,很容易就会气血两亏,这样长久下去……”

    他并没有把话说完而是摸着胡子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对我和白千赤微微地鞠了一躬说道:“这心病还需心药医,恕小的无能为力先告辞了。”

    百鬼子这些话我都听懂了,心里更觉得苦涩了。

    我躲在门边看着靠在床上的妈妈,她的眼皮就这么耷拉着,却还是死命张着不肯放下,两只眼睛也充满了血丝,整张脸都惨白惨白的和白千赤有得一拼。

    我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百鬼子说的那番话,长久下去必定会气血两亏,要是妈妈因为见不到安姚就这么一病不起我又该怎么办?

    我靠着白千赤的胸膛不知所措地哭了起来,“死鬼,你听到百鬼子说的话了吗?妈妈要是继续这样下去是不是就会死?我不能让我妈妈死,我已经没了爸爸和姐姐,要是再失去妈妈我就真的没有家了。”

    白千赤紧紧地抱住我的身体,我忽然在他冰冷的身子上感受到了温暖。那股暖流从他的身上穿过我的每一寸肌肤从我细小的毛孔里进到我的心中,或许只要有他在我身边的一天我就不是无所依靠的浮萍,他永远都是我可以停靠的港湾。

    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心安的感觉,我的情绪也平复了不少,冷静下来之后我想了许久,终于是暂时的想出了一个办法。

    为了不让妈妈的病情继续加重下去,我给她出了一个主意。世界上姓安的人这么多,董老仙儿肯定也不会往我身上想,再说了他这样老奸巨猾做什么事情都要再三考虑才出手的人绝对不会想到我敢去求他。只要到时候我妈妈自己出面,我和白千赤藏起来,瞒过这董老仙儿让他顺利给安姚招魂这一切不就都圆满解决了嘛!

    妈妈听了我的办法,大喜过望。整个人如吃了仙丹一般在一天之内就变得精神抖擞了起来,赶在农历七月十五这一天前恢复了不少。

    那天我们起了一个大早,就赶着登门去找董老仙儿了。我不方便露面又放心不下她自己杵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自己去,没办法只能让白千赤跟在她身后,随时让鬼差们回来给我汇报消息。

    他们一行五个就浩浩荡荡地出门了,我坐在家里左等右等也不见鬼差们回来给我汇报消息,如坐针毡般不停地走到窗边观望在客厅里来回渡步,一直到太阳下山白千赤才回来。

    他一进门我就冲到他面前埋怨道:“我不是让你随时给我汇报消息吗?你怎么一整天也不送个消息回来,我呆在家里但系死了你知不知道!”

    白千赤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抱歉地说:“看我这个脑袋就这么忘了。今天太不巧了,我们刚出门他们三个就接到地府的消息让他们三个回阴间。我这一路跟着咱妈也不敢离开一步,一时间就望了给你报个信了。”

    我看了看他空无一人的身后疑惑地问:“妈呢?”

    白千赤打了两个哈欠说道:“你妈去菜市场买活鸡去了,估计这会儿在屠宰场。那地方我……”他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我怕鸡血。”

    我“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什么,他说他怕鸡血!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千赤竟然说他怕鸡血,这听起来怎么那么像笑话呢?

    他脸色铁青地看着我说道:“怕鸡血怎么了?鸡血是至阳之物,我怕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就没有害怕的东西?”

    我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似乎我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可是现在偏偏却和白千赤这个鬼在一起了,这不是天意弄人又是什么?不过我要是直接说我怕鬼,我们两个难免又要闹出点不愉快来,还是不要说的好。我岔开了话题问道:“妈妈去杀鸡做什么?”

    白千赤瘫坐在沙发上说道:“我也没仔细听,阴术中的招魂都是大同小异的,多半是要用鸡招魂。”他瘪了瘪嘴略带嫌弃地说道:“那个董老仙儿的阴术还算是有那么点本事,只是在本王面前只能算是班门弄斧。招魂哪里用那么麻烦,只能说凡人和阴间的联系越来越浅了,若是在百年前只需知道亡魂生辰八字和他死的时辰就能将其唤出。唉,只能说现在修习阴术的人一代不如一代。”

    我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没再理他,这胸口闷着闷着就像有一口气被堵住了怎么也顺不了,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