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8章 松了一口气

    我正在那胡思乱想呢,妈妈的声音忽然传进了我的耳中。

    “眉眉,你快来帮我提一下东西。”

    闻声转过头一看,妈妈左手提着两只活鸡,右手还拿着一大堆香纸蜡烛,两只手上拎得满满当当,额头上的汗珠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到了衣襟上,瞬间就染湿了一大片。

    我连忙上前从妈妈手上接过香纸蜡烛,迟疑的看了那两只还在咯咯叫的活鸡好几眼,踌躇了半天还是不敢接过来,好在我妈似乎也没有让我拿那两只鸡的打算,脱了鞋子就准备把鸡送去厨房。

    我跟在我妈后面,瞥了白千赤一眼,见他一脸惊悚的看着妈妈手中的鸡,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看到了两只活物身体里的血一般。我很少能看到白千赤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歪着嘴角傻笑了一下。

    结果我还没完全笑出来呢,就被白千赤看见我偷偷笑他,他立刻变换了一副凶恶的嘴里看着我,我哪里会怕他,顿时笑得更开颜了。

    白千赤拿我没办法,无奈的笑了一下也就不再追究。我调皮的朝他吐了一下舌头,扭过头跟着妈妈继续走了。

    走了两步,我忽然想起来刚才白千赤和我妈妈是去屠宰场了,那安利说应该带回来的是杀好的鸡才对,可是现在她手里拿着的却是两只活鸡,和白千赤之前说的不一样啊。

    我觉得有些奇怪,小跑了两步凑到我妈旁边问道:“妈妈,你怎么是提着这两只活鸡回来的啊?千赤不是说你去屠宰场了吗,屠宰场现在难道不杀鸡了?”

    妈妈瞅了我一眼,准确来说应该是白了我一眼,把鸡放好又接过了我拎着的香纸和蜡烛,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嫌弃的对我说道:“小孩子不懂事就别说话,有怪莫怪!”

    我不甘的撇了撇嘴,也不敢顶撞我妈,只好匿了声,转过身就准备出门。没想到我刚一转身,我妈的的声音又从我的背后传了过来:“不该问的别问,把这些香纸蜡烛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好好放着不要掉到地上听到没有。”

    我妈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严厉,我生生顿住了脚步,颇为尴尬的看着刚被我放在地上的香烛纸钱,连忙趁她没看到又拎了起来。

    我刚一拎起来我妈就转了过来,她扫了我一眼就将目光转开了,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可还没等我完全松懈下来,我妈她又瞥了我一眼,一副嫌弃的模样摇了摇头,指着我说道:“算了,这些东西你先提着,你做事毛手毛脚的我还是不放心。等我把鸡放好再来放这些香纸蜡烛。”

    我本来还觉得心里有愧呢,可是一听我妈这么说我立刻不乐意了,我再怎么粗心也不能算是毛手毛脚吧?更何况就放香烛纸钱这些小事我总不至于都做不好吧!

    我提着一大袋香纸蜡烛站在原地,委屈地看着妈妈忙前忙后的背影,一句话也不敢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有一点点的差错就被妈妈骂的狗血淋头,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委屈的很。

    我低着头看着地板,泪水不受控制的就涌了上来,很快就模糊了视线。

    安姚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是妈妈的心头肉,虽然她是我亲姐姐我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心里就是忍不住地嫉妒,嫉妒妈妈对她的偏爱,似乎有了安姚她永远都不会看到我的好。

    我的眼泪一滴一滴的,“啪嗒,啪嗒”的落在地板上,没发出一点声响。

    我不敢去看我妈的背影,生怕自己再多看她一眼就会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似乎在我妈的心里,我这个小女儿的出生就是多余的,对于她们来说就是一个累赘。有的时候我妈甚至会让我产生这样一种感觉,好像我什么都不会做,只会一昧地去连累她们。

    妈妈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我却总能感觉到只要一提起姐姐她就会自然而然地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到我的身上。或许是因为我间接地害死了姐姐,所以我活该承受妈妈的埋怨。

    可是我终究不是害死安姚的罪魁祸首,我妈这样一味地埋怨我真的让我很难过。

    白千赤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厨房门口,也不知道他看了有多久,我只知道我刚一抬头就看见他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我,他的眼睛里藏了太多我看不懂的情绪,却让我觉得他似乎一眼就看到了我的内心。

    看到白千赤的瞬间,委屈的情绪似乎被千百倍的放大,我几乎要控制不住这些情绪的外涌。白千赤应该是看出了我心中委屈的情绪,几步走上前来就想要抱我,没想到正好被就被转过身的妈妈给看到了,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大声呵斥了一句:“站住!你们要干嘛!”

    我们都是被妈妈这一声呵斥给吓到了,愣愣的停住了所有的动作,齐齐的转过头看向她,白千赤脸上的表情更是愣愣的,显然是没明白我妈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我从她的表情里却看明白了,只觉得尴尬不已。

    妈妈看到我们的反应,大概是反映了过来是她自己误会了,脸上紧张的神情渐渐的缓和了下来,摸了摸鼻尖,尴尬解释道:“小白,妈不是那个意思,妈只是……”

    我妈嗫嚅了好几句都没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只让空气里的尴尬因子越发的发酵。

    我清楚地在白千赤的脸上看出一丝的落寞,但那神情只在他脸上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下一秒他平静地转过了脸,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没事,我先回房了。”

    白千赤刚走到厨房门口就被我妈给叫住了,他转过来,一脸莫名的等着我妈的下文。

    只见妈妈脸上的神情停滞了一下,似乎是有难言之隐一般,我也不知道我妈究竟想说什么,和白千赤对望了一眼,均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

    下一秒就听到我妈小声的对我们说:“小白,你今天还是不要回安眉的房里。董老仙儿晚上会来招安姚的魂魄,他说要在安姚生前的房间作法。”

    我没想到我妈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瞳孔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我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紧了一般,疼的厉害。

    我着急的望向白千赤,只见他的身子微微地颤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稳住了。他轻轻地把脚步缩了回来,转过身,硬是从脸上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勉强的回答我妈说:“那我今晚出去走走好了。”

    说完他就准备往外走去,白千赤的背影看上去分外的落寞,我哪里舍得让他受这样的委屈,想白千赤这样的身份,又何曾有人这样对待过他,我明白若不是因为我,他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妥协的。

    “你要去哪?”我此刻也顾不上手里拎着的香烛纸钱了,立刻扔到了地上追上白千赤,上前拦住了他,白千赤转过头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无声的挑了挑眉。

    我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反正那个董老仙儿和我有过节,我也不能呆在家里。我和你一起去。”

    白千赤听我说完立刻就笑了,只是他的笑容很淡,若不是我和他相处了这么久,怕是也不能看出来。

    我拉着白千赤的手就准备离开,可是还没来得及迈出步子,我妈就立刻出声阻止了我们。

    “不许走。”妈妈站在我们的身后,用命令一般的口气对我们喊了一句。

    白千赤的嘴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显然是在压抑着心中的情绪。我知道他在忍,为了顾及我的感受他一直都在忍着我妈妈的种种作为。

    其实对于这一点我是对他心存感激的,白千赤能够那么地在乎我和我家人的想法,不可一世的他甘愿在我家里像人间的平凡人一样生活,甚至在妈妈受伤的这段日子里还开始帮忙做家务,这些种种无一例外都是为了我才做的。

    可是妈妈今天的做法却一再挑战他的底线,就算我知道这都是因为安姚所以妈妈才会这么反常,可是我真的不愿意他为了我这么的委屈。

    但是一边是我的妈妈一边却是我最爱的人,我夹在中间完全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就算想解决又能怎么办?我就像是风箱里的老鼠,两边都受气,我不能有怨言,就只能忍着。

    我细微的扯了扯白千赤的手,直直的看向他的眼睛。我没有说话,但是我相信他能够从我的眼里看到我想说什么。他的所有隐忍我都看得到,他为我做的事情我也都记在心里,既然已经忍了这么久,现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更是要忍下来,都已经忍了这么久了,若是现在爆发了出来那之前做的那些努力都算是白费了。

    白千赤久久的盯着我,妈妈虽然就在我们的对面站着,但是看见白千赤这幅神情还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能沉默的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他僵着的脸终于松了下来,脸上扯出一个微笑,对我点了点头,我见他这样立刻松了一口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