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9章 我妈太爱安姚了

    白千赤抬手在我的背后轻轻地拍了两下,以做安慰。随后又平静地对转向我妈对着她说:“我现在先去客厅坐着,等安眉帮你忙完了,我们俩再出去。”

    他已经给了妈妈一个台阶下,好在妈妈很识趣地点了点头,朝他挥了挥手,白千赤这一次没有再说别的,直接走了出去。

    我妈见白千赤走了,直接就把我叫到了房间里去,我沉默的跟在我妈的身后,因为刚才的事情我对她不是没有怨恨的,可她终究还是我妈,我说不出来怨恨的话,只能用沉默来抗.议。

    我妈一直拉着我忙前忙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我的情绪的改变,前前后后的指挥我做这做那,我不声不响的忙活着,时间很快就流逝过去了。

    晚上八点整,白千赤阴着脸坐在客厅里,我和妈妈在房间里开始招魂前的准备。

    我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两只活鸡,妈妈手上拿着锋利的菜刀,对准了鸡的喉头快速地一刀割下去,接着又迅速地割向另一只鸡的喉头,瞬间房间里充满了鸡血的腥臭味。

    我的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就要恶心的吐出来。我以为这样就算是结束了,刚想把这两只鸡放下来,却没想到,下一秒被割了喉的两只鸡忽然像是回光返照般的疯狂地挣扎了起来,翅膀不断地扑打着,从嘴里发出极其哀怨的嘶鸣声。

    我被吓傻了,只知道紧紧的抓着鸡身,忘了该有其他的动作。

    两只鸡还在不停地挣扎着,从喉头流出来的鸡血瞬间洒满了地面,流成了腥红的一片。妈妈连忙抓着我的,手死死地把两只鸡按在两个白色的碗里,殷红的血继续一滴一滴地落在碗中,我从学水里看到了照映出来的我惨白的脸色。

    我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刽子手,胃里翻涌的越发厉害,恶心感几乎淹没了我整个人,紧握着两只鸡的手不知为何就松了开来,我惊慌地看着满地的鸡血,不顾一切的弯着腰就吐了起来。

    那两只鸡“啪”的一声摔到了地上,正好打倒了装满鸡血的白碗,鸡血顺着地面流到了我的脚边,沾湿了我白色的袜子,我看着那些血液一点点的浸湿棉袜,粘腻的感觉瞬间从脚尖涌上心头。

    妈妈的脸在鸡掉落的瞬间“刷”的一下煞白了起来,她急急忙忙的扶起只剩半碗的鸡血,怒气冲冲地扯着我的手,狠狠地就往我脸上打了一巴掌,我错愕的看着我妈,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打我。

    我妈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我脸上的神情,激动地冲着我骂道:“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抓两只鸡都抓不稳。现在鸡血只剩下半碗,你说怎么办?”

    我的半边脸火辣辣的烧着疼,眼泪登时就涌了上来,在脸颊上滑落下来。

    我妈目光凶狠的看着我,她张着嘴又说了些什么,可是我却像是双耳失聪了一般,根本就听不到我妈说的话,可是我妈她依旧还是咄咄逼人的冲着我嚷嚷着。

    这时白千赤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直接把我挡在了身后,态度强硬地对我妈说:“本来从阴间勾亡魂上人间就是一件难事,即便有这鸡血也不一定能成功。我敬你一分因为你是安眉的妈妈。若是你继续这样对她,我可以让你永远也见不到你的女儿。无论是安姚亦或是安眉。”

    妈妈的身子震了一下,一个不稳连连向后退了两步,颤颤道:“疯了疯了,我见自己的女儿有错吗?我指责自己的女儿有错吗?”她抬起头望着白千赤的脸,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哽咽地说道:“我作为一个母亲,我牵挂着我那苦命的女儿有什么错?”

    看到我妈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终究还是觉得不忍,走出来解释说:“没错,妈妈你没有错,是我太笨了,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说的对,我做事就是毛手毛脚粗心大意,不像姐姐什么事都能做的好好的。”我推开了白千赤抱住妈妈的身子,用手擦拭着从她眼里流下的泪水。

    妈妈哭得很伤心,她的眼泪很快就打湿了我的胸前的衣襟,我听到我妈的哭声只觉得心里更是难过。

    或许是我不懂妈妈的心,我学不会真正地换位思考,眼里看到的偏爱不过是妈妈对去世的安姚最后的执念罢了。

    活着的人永远都比不上死去的人,这个道理我早就该明白才是。血浓于水,我和姐姐至始至终都是一家人,又何必斤斤计较妈妈爱谁更多一些。世界本就不公平,哪怕是妈妈的爱也会偏颇,我只要记住妈妈也是爱我的这就足够了。

    在我的安抚下,妈妈激动的情绪终于慢慢缓和了下来,她擦了擦眼泪,小声地对我说道:“你把那两只鸡放到床底下吧,我给你姐姐烧点纸钱,你和小白先离开家里,等董老仙儿离开了我再让你们回来。”

    我点了点头,按照妈妈说的话把杀死的两只鸡放到了床底下,又看着妈妈烧完了纸钱才跟着白千赤离开了家。

    妈妈烧纸钱的时候眼泪不停地往下流,一滴滴地落在火盆里,她只是安静地流着眼泪,不哭也不说话,不停地往火盆里放纸钱,火光照着她憔悴的脸颊,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比之前老上了十岁还要多。

    其实对于我妈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若不是那天她无意中听到了鬼差们和我的对话,知道了安姚的现状,她根本就不会大病一场变成现如今的这般模样。

    我忽然想起之前白千赤一直不愿意将安姚的事情告诉我,但是我却不依不饶的追问的事情,不禁心生懊恼,为什么我就是不懂好好地接受白千赤的好意呢?他费劲心思保护着我,一直瞒着我们安姚的真实现状,为的就是让我们觉得安她现在过的很好。可是我却偏偏要戳破那个美好的童话,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结局,一定要把公主成了荡.妇的真相公之于众。

    我和白千赤一直在路边游荡,看着许多白天不敢出现的孤魂夜晚游荡在街头巷尾,偶尔翻翻垃圾桶,遇上迎面而来的人又慌忙地躲开。

    看着世界上有那么多无处可去的孤魂,我不禁在想,他们的家人如果知道了他们的现状,是不是也会像我妈妈一样悲伤?

    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若不然人们怎么会在人死了之后都说的是他升天了,人的心里总是对自己的亲人抱有最好的祝愿,希望他死后能够活得更好一些。

    我们慢慢悠悠的一直走到了家附近的一个公园里,找了一条长椅坐了下来。白千赤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我就躺在他的腿上,睁开眼睛正好能够看见他的下巴。

    “白千赤……”我喊了一声,他闻声低下头来看着我。

    我看着他的脸问道:“我就嫁给了你死后是不是不能投胎了?万一你不爱我了,到时候我妈妈也一定不在了,不会有人把我的魂魄从阴间招出来,我是不是就像这些在街边游荡的孤魂一样无处可去了?”

    我问出这些的时候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害怕的,害怕自己终有一天也会变成这世上成千上万个孤魂野鬼中的一个。

    他低着头轻轻地将我的发丝到耳后,温柔地说道:“你不会变成孤魂的,我的这一生,往后的生生世世都会和你在一起。你可能忘记我对你的承诺了,没关系,我会一直记得。”

    白千赤的目光很温柔,我感觉自己几乎要陷在他的温柔当中。

    我刚想开口说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看,是妈妈来了电话。我一看时间,不过才十二点半刚过一点,这董老仙儿竟这么神不过半小时就将姐姐的魂魄勾了起来?

    心中觉得惊奇,我按下了接听键,没想到刚一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了妈妈哭泣的声音,抽泣着说道:“造孽啊,我们家怎么那么造孽!我什么都准备齐全了,那个董老仙儿也欣欣然地要开始做法。不知怎么的他就瞥到了你和你姐姐的合照,质问我你的名字。我眼见瞒不过了把你和安姚是姐妹的事情全盘托出。他都还没把你姐姐的魂魄招上来就甩袖离去了。”

    我听着妈妈的抽泣声哑然无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做什么,白千赤皱着眉头看着我,似乎在无声的询问我,可是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董学良的死虽然不是我害的,但是他的死的的确确和我有关。加上他又是董家的独子,董老仙儿不愿帮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妈妈对见安姚这件事执念这么深,若是她见不到安姚会不会寻死?

    我太了解妈妈对安姚的爱了,她完全有可能为了去阴间见安姚而寻死。不行,一定不能让她这么做,自杀死去的人会魂飞魄散生生世世只能游荡在人间和阴间。同桌的妈妈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