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30章 阴险计划

    我连忙和白千赤一起赶回了家中,走进家门看见坐在沙发上独自哭泣的妈妈才放下心来,上前询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明明把家中所有我的照片都收了起来,他怎么还会看见我和姐姐的合照。”

    妈妈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和我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原本事情十分的顺利,董老仙儿已经开始作法招魂。

    可是不知怎么的,从窗外忽然吹进了一股子阴风,将我放在书桌上的日记本吹开,我和安姚的合照正好夹在中间入了董老仙儿的眼。修炼阴术的人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我和他不过在董学良的追悼会上打过一次照面他就深深地记住了我的脸,看到我和安姚站在一起的照片又从妈妈口中证实了他的怀疑,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我听了妈妈的讲述总觉得这件事哪里怪怪的,可是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奇怪。这件事实在是蹊跷,又或许是命该有此劫。我看着抹眼泪水的妈妈,心中腹诽,难不成真的要白千赤亲自出面才能把姐姐的亡魂勾起来?

    这个念头刚冒上来就又被我打压了下去,不对,这件事一定还有转机,我不能让白千赤再一次为了我去冒险了。

    我看着铜盆里烧尽的纸钱,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想法。

    有钱能使鬼推磨,董老仙儿重操旧业不就是为了钱吗?之前当了白千赤的白玉扳指还剩下不少钱,只要他愿意把安姚的魂魄勾起来,要多少钱给他便是。

    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立刻和白千赤说了,没想到他听了我的办法之后却连连摇头,对我说道:“不行,这个董老仙儿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阴险狡诈。他如今直到安姚就是安眉的姐姐又怎么会真心实意地帮助我们?怕就怕到时候我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妈却是和白千赤持相反意见,觉得我这个想法可行:“不试一次怎么知道?安姚是我的女儿,知道她在阴间成了这般模样我不可能干坐着什么都不做。我一定要见她一面。董老仙儿的儿子不是死了吗?我可以赔命给他,只要让我见一眼安姚,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无所谓。”

    我听我妈这样一说立刻就急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白千赤给打断了。

    “如果他要的不是您的命而是安眉的呢?”白千赤的声音冷冷的,我之前没有想到这一点,这下被他一说,也是愣住了。

    妈妈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我知道她迟疑了。在我和安姚之间选择她还是迟疑了,即便安姚已经死了还做出了那样丢人的事情她还是迟疑了。

    我掐了一下白千赤的大腿,强挤着微笑说道:“妈,千赤他开玩笑呢!你放心地去找董老仙儿,我想他还不至于让我给他儿子抵命吧?”

    妈妈干笑地看着我,连连说了几声“对”,随后抓着我的手深情地说道:“安眉,你姐姐命太苦了,妈妈是心疼她,不是不爱你,相信妈妈好吗?”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轻轻地挪开了妈妈的手,转身走到房间从柜子里拿出存折递给妈妈,“我就不去了,这是存折。”

    说完我立刻转身回到了房间里,踏过一片狼藉的地面径直走到床上用被子蒙住脸就哭了起来。

    我听到了“嘭”的一声关门声,不用想一定是妈妈连夜去找董老仙儿了。作为妹妹、作为女儿,我做的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以后安姚再惹出什么事情来,我一定不会再插手了。她活得随心所欲,我和妈妈就要在人间担心她,我累了,真的累了。

    城市里的最西边,被野坟围绕阴气最重的地方就是董老仙儿的住宅。凌晨四点,正是太阳即将初升的时刻,妈妈独自一人走到了这一个偏僻的院子里。从院子的外观看来这里一点也不像有人住的样子,满地堆积的落叶,院子前的大树上还倒挂着好几只蝙蝠用恶魔般的眼睛凝视着来人。

    母爱是一种什么样神奇的存在,谁会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孤身来这样一个鬼地方。妈妈不仅来了,还打算深入这个阴森的宅子。这个两层半的楼房远远看着是中式大宅院风格的建筑,走近一看竟让人觉着有一种走到了地府的感觉。它木门上的把手是两个凶兽,凶兽上狰狞的表情在红色灯笼光照的映衬下显得异常的渗人。她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竖了起来,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抓住了门把重重地敲了三下。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就连树上的乌鸦都停止了鸣叫,只剩下她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卡兹”那扇木门自己缓缓地打开了,门内是无尽的黑暗,人类的肉眼根本分辨不出里面有着什么,心中的恐惧感作祟不停地敲打着她的神经。最后,还是对女儿的思念战胜了心中的恐惧。她颤抖着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打开手电筒往屋子里照去,正好照到了一张干枯惨白的脸。

    “啊!”妈妈尖叫着摔在了地上,恐惧使得她不自觉地挪动身体连连后退。

    董老仙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瞥了妈妈一眼厌恶地说道:“害死了我儿子的人竟然来求我,哼!”

    妈妈连忙爬了起来,跪在他面前磕了三个响头,哀哭道:“高人,是我家安眉对不起你的儿子,都是我们家的错。”她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抽自己的耳光。

    董老仙儿脸上的神情微微有了变化,冷冷地说道:“我和我的儿子阴阳两隔,你也休想见到你的女儿。”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妈妈连忙抓住他的大腿哀求道:“你既为人父一定能够明白我对女儿的思念之情。您的儿子的确是因为我女儿才会年纪轻轻就惨死,可是安眉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您念着他们俩个曾经是同窗的份上帮我们这一次。”她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你让我见到了我的女儿,我一定不会让你白做的。”

    董老仙儿的动作缓了下来,月光正好照到了他阴狠的笑容。他转过身换了一副平易近人的表情说道:“那我就念着小犬与安眉曾是同窗的份上帮你这么一回。事成之后,你要给我五万做报酬。”

    妈妈欣喜地看着董老仙儿,连连答应道:“好好好,五万就五万。”

    昨夜我抱着被子也不知哭了多久,只觉得身子越来越重就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

    白千赤一直守在我的床边没有离开过,我一醒来他就告诉我董老仙儿同意给安姚招魂了,让我放心。他一定是直到我心中的矛盾所以才这么对我说的。我一边埋怨妈妈对安姚偏颇的爱,另一边又不忍妈妈思女心切。

    “昨晚是你让我睡着的?”我问。

    白千赤温柔地看着我说道:“我不想看着你哭,睡一觉就好了。”

    我靠在他身上微微地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开口说道:“董老仙儿怎么突然就同意给安姚招魂了?丧子之痛必定永生难忘,他就真的心甘情愿帮忙。”

    “为了钱什么做不出?”

    白千赤摸着下巴思索了好一番缓缓说道:“我那日见到董老仙儿总觉得他有点奇怪,但是那日我顾着保护咱妈没太注意。不过,他是不是真的为了钱这件事真的未可知,我在他家看不到一点奢靡的样子,传闻未必可信,他不一定就是为了钱重操旧业。”

    他的话勾起了我心中的疑虑,董学良是他唯一的儿子,怎么可能妈妈三言两语就打消了他对我的怨恨,到底他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当日下午,董老仙儿就按照约定时间来到了我家。他看到我时故意做出一副慈祥的模样握住我的手说道:“安眉,我想了很久,学良的死真的不能怪你,是他自己学艺不精。你妈妈说的对,我既为人父一定能明白她思念女儿的心,我想她为人母一定明白我对儿子的思念,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妈妈站在一边满脸堆笑地说:“不会,怎么会。董大师愿意来帮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我们家怎么还会忘恩负义地怪罪于你,只希望你不要再怪罪安眉。”

    “不会,天道好轮回,这都是命,对不对安眉?”他望向我的时候我清楚地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杀意。

    没错,就是杀意。他的目光像是堆满了毒针一般向我刺来。我害怕地向后退了两步,悄悄地抓住白千赤的手。董老仙儿似乎看到了我的动作,望向白千赤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我们都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董老仙儿心里已经酝酿了一个阴险的计划,意在夺走我的性命。

    他转过身对妈妈说道:“那不如我们现在开始作法吧?”随后转过身向我露出阴骘一笑,瞬间我的身子就像是被寒冰包裹住般不断发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