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0章 心中的恐惧

    白千赤像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移到了我的身后。

    “放心,有我在他耍不出什么把戏。”白千赤握着我的手伏在我耳边说道,他冰冷的手掌正是我此刻感到温暖的源泉,听他这样说我惶恐不安的心真的奇迹般的就安定了下来。

    我转过身子望向他,直视进他的眼睛,我清楚的在白千赤的眼中看见了我自己的倒影,是那样渺小的一个存在。在白千赤的面前,我似乎一直都是这样渺小,但是好在他一直都陪伴在我左右,陪我经历了那些风雨。

    白千赤就像是一颗参天大树,而我就是一棵依傍他而生存的小幼苗,正是因为有了他的庇荫,我才能够茁壮存活。

    这样想着,笑容不受控制的在脸上展露开来,白千赤双眸中的那个我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我整个人这次都放松了下来,似乎一点都不再觉得恐惧了。

    我无声的点了点头,白千赤握住了我的手,嘴角漾着清浅的笑容,英俊而又迷人,散发出了一股强大、令人想要去相信的气场。

    而另一边,董老仙儿以作法是他祖传秘术为由,将我和妈妈都挡在了房门外,只留他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施法招魂。白千赤担心他会趁机作怪,原本想要进去窥探一二,可是却被他的一道黄符拦在了门外。

    “这老东西,竟然设法拦住我!看我不破了他这道黄符,让他直到本王的厉害。”白千赤恨恨的看着那一道黄符,不服气的嘲讽了一番,话语间已经凝气汇于掌中,眼看着下一秒就要劈掌过去。

    我将他的一系列动作尽收眼底,见白千赤是真心想要破了这道黄符,当时心里一紧,屏住了呼吸。

    妈妈可是费尽了心思才能求得这董老仙儿出手相助,他现在不过是不愿让外人看到他祖传的阴术,那我们不看便是,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一点而和他起冲突。万一他因为这件事不高兴了,又反悔了,不愿再继续这招魂之术,那妈妈之前的努力全部就都白费了,岂不是更加得不偿失。

    我慌忙上前拦住了白千赤,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白千赤手掌心的法术立刻就散去了,扭头看向我,眼神里满是不解的神色。

    我细细的把其中利害关系一一向他说明,招魂这件事的重要性根本就不需要我去说明,我妈的反应早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求你,不要。”我恳切的看着他,慎重的摇了摇头。

    白千赤因为我这一句话稍有迟疑,我能够看出来他此刻心里仍是愤愤不平,好在还是将我的话听进了耳中,最终还是收起了手,安静的去到了一边静静的等待着。

    我和妈妈还有白千赤一起在屋外等着,心里又是着急又是期盼。特别是我妈,都可以说是望眼欲穿的看着房门了,仿佛安姚的魂魄下一秒就会从那里面走出来一般。

    我侧耳细细的听着房间里面的声音,一开始是完全静悄悄的,一丁点声音都没有,可是过了一小会儿,陆陆续续的就开始传出声音来了,我立刻坐直了身体,更加聚精会神的听着。

    房间里不断传出一阵阵细碎的对话声,时而是男声时而又换做是女声,变化多端。那些声音究竟说了些什么内容却根本就听不清楚,絮絮叨叨的糊成一片,听起来黏腻的很。

    声音维持了好一段时间才停下来。

    所有声音都平息,屋子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我更加紧迫的看着那道房门,冥冥之中有种预感,那董老仙儿的阴术很有可能结束了。

    房门缓缓地打开,董老仙儿从中走出,额头上升起了点点汗珠,脸上完全被汗水打湿了,足以见到他之前经历了一场艰难的招魂过程。

    我妈在看到董老仙儿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了,她伸长了脖子向老仙儿的身后看去,期盼着能够看见安姚的身影,可是看了好几遍还是什么都没有瞧到。

    没等我妈出声询问,董老仙儿先出了声。他脸色难看地看着我们,一边擦干脸上的汗一边对我们说道:“不知为何,这魂魄就是不愿意听从我的召唤,我使了许多遍都没能将这魂魄给召唤过来,真是奇怪,甚是奇怪!”

    我妈的脸顿时就白了,她几乎都要瘫倒下来,我连忙在一旁扶住了她,将她搀扶到椅子上坐下。

    刚把我妈安顿好,白千赤就飘到了我的身后,撅着嘴不服气的悄悄对我说道:“我就说那小子学艺不精,他的老子也未必有什么本事。在这房间里鼓捣了大半天也勾不起一个魂魄。我看这件事还是让我出手算了,不就是得罪阎王吗?本王得罪了这么多次也不差多得罪几次。”

    白千赤这段话说得极为任性,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他一看我这白眼,嘴撅的更高了。我看着他这个表情真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他这又是从哪看来学到的。

    都是一个活了千年的鬼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连这点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任他白千赤是阴间最得民心的千岁爷,但自古王位上的君王最为忌惮的就是手下德高权重的重臣,所以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也就避免和阎王起冲突,而不是完全不将阎王放在眼里。

    要知道自古以来,有多少君王就是因为忌惮臣子功高震主才会把心腹一一清除,当年的“免死金牌”之所以变成了“灭门金牌”都是源于君主的忌惮之心。白千赤本就和阎王素来不和,阎王随时都可以找一个理由将他除去,要是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就避之不及了,偏偏他还非要迎上去。

    我是真心不愿意让白千赤为了我去走这趟浑水。

    我一脚又快又准的踩在他的脚上,白千赤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个吃痛的表情,他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显然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踩他。

    我用唇语向他指示:“闭嘴,这件事你不许插手。”说完,我立刻转过脸,换上一脸笑容恭维地看着董老仙儿说道:“董老仙,您的名号在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若是您都没办法,那让我们怎么办可好?”

    我直直的跪了下来,用央求的语气对他说:“求求你一定要想办法让我们见安姚一面,求你了。”

    随即妈妈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我旁边跟着一起跪了下来,不停的抹着眼泪在董老仙儿面前哀求着。

    董老仙儿看似面色为难地看着我们母女俩,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掐指算了算,我和妈妈一看他这动作,还以为这事情有转机,原本已经熄灭了一半的希望之火又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没想到董老仙儿最终还是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似是为难的看着我们说道:“不是我不想帮忙,只是你们要见的人如今不想见你们,任我如何呼唤她也不愿从阴间上来。”

    妈妈听了他的话,眼泪立刻就止住了,像是断了弦的胡琴一般“吱吱呀呀”地悲鸣了两声后便不会动了,失了魂魄般如木偶呆坐在一边,目光呆滞地望着门口。

    不想见我们?我没想到董老仙儿无法招魂的原因竟是因为安姚,我无法接受这个原因,安姚她凭什么不想见我们?

    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和妈妈为了她操了多少心,当初费了那么大的功夫才好不容易才给她找到一个这么好的阴亲,没想到她却不懂得好好珍惜,直到现在都还不愿意去投胎,留在阴间四处游荡。

    我在心里默默的将安姚骂了千万遍,即便她是我的亲姐姐也无法消除我现在心中的怒气。呵!安姚她是不是痴了心不想再做人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妈妈,解铃还须系铃人,若是想让妈妈真的完全恢复,唯一的办法还是让她见安姚一面。我看了妈妈一眼,不放弃的起身上前抓住了董老仙儿的手,再一次追问道:“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把我姐姐的亡魂勾上来吗?”

    董老仙儿捋了捋下巴上仅剩的几根胡子,似是有些欲言又止,目光在我和妈妈的身上流连了几圈之后才似是为难的缓缓说道:“办法嘛,有是有,只是看你们愿不愿意做罢了!”

    妈妈听到这一句话,立马又恢复了神志,一收之前无神的状态,双眼泛着光激动地看向董老仙儿,迫切的表明她的决心:“愿意,无论什么办法我都愿意一试,还望董仙人指点!”

    董老仙儿听到我妈这番话,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些,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笑的时候,隐隐用一种阴骘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只是这么一眼,我身上的汗毛立刻全都竖了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当做了猎物一般,我感觉自己可能随时都会命送虎穴。我刚想要出声阻止,可是下意识的又看了我妈一眼,见她脸上那挡都挡不住的雀跃,话在嘴里绕了一圈,最终还是全部都被我咽回了肚子里,默默的等着董老仙儿的下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