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1章 我开始无精打采

    只听他开口说道:“亡魂之所以不愿上人间见亲人多半只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亡魂已经投胎转世,第二就是对亲人心存埋怨,又或者是亲人的思念之情还不够深。若是第二种情况的话,那我就需要你们全家人的生辰八字,拿回去做法,这样她才能感受到你们深深的思念,自然就会上人间来寻你们。”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才能见到我的女儿?”妈妈听完完全不做他想,急切的就又追问了下去,根本都不给我开口的机会。

    “只要想念够重,亡魂自然能够感受得到。心急是没有用的,你只需按我说的去做,安心地等待即可。”董老仙儿说着又轻飘飘的看了我一眼,我勉强忍下不适的感觉,安静的听着他的话。

    妈妈听了这话自然欣然答应下来,立刻拿出了一张纸,将我们全家的生辰八字都写在了上面。董老仙儿在我妈写八字的时候,目光一直紧紧的锁在那张纸上,就好像那张纸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我总是觉得这件事存在一丝不同寻常之处,可是每每当我觉得自己捕捉到了那一丝蛛丝马迹的时候,那一缕灵感又飞快的从我的脑海中飞走了,只留下了一大片空白。

    妈妈写完立刻将纸叠好交付于董老仙儿,他拿着我们的生辰八字,叠好放在了口袋里,什么都没说,直接就离开了。

    董老仙儿离去的当晚我就开始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像是身上背着一个大活人一般,每走一步路都是拖着脚走的,神情也越发地恍惚起来。

    这不适的感觉来的太过突然,我以为是自己之前没有怎么休息好,也就没有将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放在心上。

    妈妈整晚都在念叨着不知安姚何时才会回来,我和白千赤只能默默地坐在一旁看着狗血的电视剧,对妈妈的话不发一言。恰逢电视剧的剧情到了女主角得了重病晕倒,在女主晕倒的一瞬间,我忽然觉得眼前一黑,便重重地倒了下去,之后就完全丧失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一睁开眼就看到白千赤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白粥坐在床边,眼睛直直地望着我。他见我醒了过来,连忙放下碗将我扶了起来,关切地问道:“眉眉,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或者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的地方?”

    我闻言轻轻地扭了扭脖子,耸了一下肩膀,又动了动腿,似乎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可是身体就是说不出来的累,眼皮就像是挂上了重物一样不自觉地往下,脑袋也晕乎乎的,大脑的思考和理解能力都变得慢了许多,白千赤和我说什么我都要想很久才能反应过来。

    “可能是太累了吧,我好困。”说着我又打了一个哈欠,身子不自觉地往一旁倒去。我整个人都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力气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睡,想要睡到天荒地老。

    白千赤见我这样立刻着急地将我抱在了怀中,担心地看着我,又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试探我的体温。

    他的手刚一放到我的额头上,我就心生疑惑。好奇怪,今天他的身子怎么变得这么温暖,平时我只要微微靠近他都能感受到他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冰寒之气,可是今天我竟然觉得自己的身子比他还要冷上很多倍。

    我不自觉地往他的怀里缩了缩,好温暖,白千赤身上的温度竟像是春天化冰的暖阳一般,带给我了从未感受过的暖意。

    我惬意的弯了弯嘴角,在他的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角度,闭着眼睛就像要继续沉睡过去。

    白千赤的眉头皱了一下,紧张地看着我,随即捧住我的头覆上了我的唇。

    这一吻,好突然,可是却又那么难以抗拒。

    不,应该说我根本无力抗拒,我就像是一块寒冰融化在他的怀里。他不断地探寻、索求着我,我却使不上一丝力气给予他回应。

    或许是因为体内荷尔..蒙的刺激,我忽然变得清醒了起来,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房门还没有关上,妈妈随时就会闯进来,即便我们是夫妻,当着长辈的面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不成体统。

    这个想法就像是一个炸弹一般,立刻将我给炸清醒了,我费劲的睁开眼睛,手上用了力气,但仍旧是轻轻地推开他的身子,轻哼着说道:“别这样,没关门。”

    因为我的挣扎,他更加紧地抱住了我,再次狠狠地压了下来,直到将我嘴里最后一丝甘甜都探寻完才意犹未尽地放开我。

    我的脸“刷”的一下羞红了,刚被他放开就急急忙忙的钻进了被窝里,不好意思再去面对他。

    虽然整个人都蒙在了被子里,但我还是侧耳听着房间里的声响。白千赤似乎是站了起来,向着房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要出去吗?要去做什么?我有些好奇的在脑中想着,可是脑子却晕晕乎乎的,根本就没有办法仔细去思考。

    模糊中我似乎听到了一声轻轻的锁门声,随后就感觉到他轻轻掀开被子的动作,像滑蛇一般“刺溜”一下钻进了被窝,紧紧的抱住了我。

    冰冷的气息从他嘴里呼出正好吹到我的耳尖,像是水滴突然滴落到平静的湖水里一般荡起了我心中的涟漪。我还以为我和他已经那么亲近了,不会再有心跳加速的感觉了,没想到他今天突然这么靠近我,我的心脏竟然狂跳不止。

    就在我以为我们今天要发生点粉色的情节的时候,他忽然开口问了一句,“眉眉,你最近是不是见过莫伊痕?”

    莫伊痕,为什么突然提起他?我的心突然停了一拍,转过身问道:“怎么了?”

    白千赤不是那种会无事生非的主,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说这样的话。只是我真的没有见过莫伊痕,难道那个恶鬼又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他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对我说,不过最终还是对我说了实话:“刚刚你的体内被很大一股阴气入侵了,我刚刚就是在清除你体内的阴气。”

    阴气入侵?我惊异的睁大了眼睛,怪不得我觉得刚刚身子有千斤重,而且浑身散发着寒气。

    可是,我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阴气?不可能是莫伊痕,这几天我连他的影子都没有见过,更别说让他靠近我了。

    我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这两天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根本没有见过莫伊痕,除非他在我昏迷的时候偷偷靠近过我。”

    白千赤听我这么说立刻摇了摇头,笃定的说:“不可能,你昏迷的时候我寸步不离地呆在你的身边,世上还没有谁能够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靠近我。”

    我听他这样说就觉得更加奇怪了。会是莫伊痕吗?我和他的交集不多,不过有好几次他都出手救了我,直觉告诉我他不会害我,至少现在还不会,这一点我能肯定。

    “你为什么会怀疑莫伊痕?他有什么理由害我?就因为他和你不对付所以你就怀疑他吗?虽然我觉得他是一个恶鬼没错,只是他三番五次地救我,我并不认为他会害我。”我回想了一下之前他在牢房里一次次将我救下来的场景,觉得他不像是会轻易来害我的。

    没想到白千赤听了我的话忽然弹了起来,双眼瞪着我的脸紧张地问道:“三番五次地救你?什么时候?”

    “就是之前我牵连进杀人案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应,平静的回答了他一句。

    白千赤的脸色立刻就阴了下来,他阴着脸低头思考了很久,许久之后才冷冷地说了一句:“以后离他远一些。除了我,不要相信阴间的其他鬼,甚至是鬼差们。”

    我愣了一下,心里疑惑着为什么连鬼差们都不能相信,不过还是没有把疑问说出口。

    我看着白千赤阴晴不定的脸色,不禁开始猜测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不会是在吃醋吧?可是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莫伊痕也就罢了,不至于我和鬼差们亲近他也嫉妒,又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小少男,再说他的府上也有好几房妻妾了,不可能是这个原因。

    可是除了这个原因我又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了,越想越不明白,最后想烦了,索性不再想。

    这件事就这样被暂时摆在了一边,只是接下来的两三天我的身体依旧不见好转,而且开始有越演越烈的势头,经常是我正站着做一件事,眼前的景物就开始天旋地转了起来,连带着我整个都开始站不稳不自觉地倒向一边。

    有好几次都是白千赤稳稳地抱住了我,才让我不至于摔倒在地,若不是有他,我怕是早就摔到受伤了。

    白千赤本以为我不过就是没有休息好,可是一连好几天见我都是一副没有精神气的状态,根本就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终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担心,亲自去阴间把百鬼子提了上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