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2章 安姚附体

    百鬼子给我把了个脉后掩着笑说道:“千岁小娘娘,您这时因为体内阴阳失调所以导致的气血不足。怕是千岁爷专宠着小娘娘吧?”

    我的脸瞬间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般通红通红的。

    白千赤脸上也觉得挂不住故作严肃地说道:“看病就看病,再胡说信不信本王将你的舌头切下来喂阎王养的三眼犬。”

    百鬼子向后退了两步,颤颤巍巍地回道:“小的并非信口开河,小娘娘体内的阴气过重,的确是因为染上了尸气。小娘娘尚是活人,长期与千岁爷同床共枕的确是会沾染上尸气。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白千赤问道。

    “只不过娘娘怀有阴胎,本身就阴气重一些,即便千岁爷日日专宠......”说到“专宠”二字白千赤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百鬼子,他低着头又退了两步继续说道:“即便千岁爷疼爱小娘娘也不会有如此严重的情况,依小的看这件事有蹊跷。”

    白千赤脸色铁青望了一眼百鬼子,嫌弃地说道:“本王当然知道事有蹊跷!本王想知道的是小娘娘为何会精神恍惚、头晕目眩。”

    百鬼子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白千赤生气地踢了他一脚,他慌忙地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既然百鬼子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你又何必为难他?”

    “为难?号称阴间第一神医这点本事都没有,庸医!待本王哪一日就将他废了,看他还敢不敢......”他话没说完忽然停了下来,盯着我的手,“你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

    我的手?他莫不是想看看我手掌中的红痣。我伸出了左手递给他,说道:“这红痣过了这么久还是这么小一颗,三年的时间也太久了,我真想一睡醒就看到这个红痣又圆又大,这样就可以看到我们俩的孩子了。”

    白千赤似乎没有在听我的话,脸色凝重地看着我说道:“你伸出另一只手给我看看。”

    另一只手,我疑惑地把手掌递到他的面前。他望着我的掌心,眉头突然皱成了一个疙瘩,阴着脸沉沉道:“死老头子!我非把他的骨头卸了不成!”说着他起身就要走。

    我连忙把他拉住问道:“你要去哪?你说什么死老头子?”

    白千赤咬着牙对我说道:“你看着你的手心中央有一颗黑色的小点。”

    我仔细地看了又看才在右手中央看到了一个小点,就像是被银针扎过一般的小孔,如果不仔细看绝对是看不出来的。

    起初白千赤听了百鬼子的话心中已经开始犹豫是不是真的因为他的原因才把我害得阴气过重,后来他不经意间瞥到我手中的黑点忽然想起了多年前曾经听过的一种阴术。

    在人间有一种极为阴毒的阴术,专门用来夺人性命。把人的生辰八字放到惨死的死人棺材里,死人的怨气就会顺着生辰八字找到那个人。被施了这种阴术的人先是觉得身体乏累、精神恍惚,久而久之就会浑身无力,最后卧床不起。因为这种阴术不是马上致人死亡,所以被施了术的人最多会认为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往往死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害死的。这种阴术白千赤也只是在皇家宫廷里见过,当年慈禧不愿意让权同治皇帝,命阴人将同治帝的生辰八字放到死人棺材中,最后同治帝未到弱冠之年便命丧黄泉。而我也正是被种阴术这所害。

    没想到会有人对我下这么恶毒的阴术,知道我生辰八字而且有动机对我使这样阴毒的阴术的人只有一个,董老仙儿。

    我就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我,毕竟死去的是他董家唯一的单传。看他现在的模样估计也没能力再生一个了,丧子之痛怎么轻易就释怀。只是他这般算计与我,可见他的城府之深,万一他还有什么别的阴毒计谋没有使出来我们贸然前去岂不是打草惊蛇。

    而且,董老仙儿一定以为这件事情他做的万无一失,我必死无疑。虽然他为人阴毒,但是我觉得他既然答应了帮我们招安姚的魂魄,只要心中这口气散了一定会将姐姐的魂魄带回来。到时候就能圆妈妈见安姚的念想了。

    “死鬼,你不能去找董老仙儿。”我阻止道。

    白千赤不解地望着我问:“他都对你下了这么阴毒的术法,你却不让我去找他?我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也要咽!”我大声说道。

    白千赤拗不过我,什么话都没说施法为我断了董老仙儿在我身上下的阴术。

    随后就是好几天的冷战,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他是因为担心我才想要对董老仙儿动手的,现在又为了我咽下这口气,我知道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不痛快的。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是应该开口就说抱歉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他说别的事情?

    我思来想去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主动开口,最后还是他先开了口。

    一天夜里,他没有像前几日那样睡在客厅,而是趁我睡着了之后钻到我的被窝里来。即便他的动作已经是很小心翼翼,我还是被他扰醒了。

    我和他的脸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只要我微微一挪动身子就会亲上他。

    现在我是不是应该主动亲上去表明自己的态度?电视上都说情侣之间只要亲昵一番无论什么矛盾都一定能解开。只是我主动亲上去会不会显得太不矜持?

    算了,我和他已经是拜过堂的正式夫妻,亲的夫君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一咬牙一闭眼就亲了上去,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身子震了一下,随后他的手很快就揽住了我的腰,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身子里涌入了一股不属于我的力量,我的手不自觉地就推开了白千赤的身子。

    我明明没有开口,可是我的嘴里却发出了一个娇嗲的女人声,“哟,没成想千岁爷的胸膛很结实嘛!”说着我的手伸向了白千赤的胸膛胡乱地摸了起来。

    为什么,我的身子不受我的控制,还有我的喉咙里为什么发出了不属于我的声音。我身体里似乎有另外一个人在操控一般,而且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是谁?

    白千赤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黑着脸厉声问道:“你不是安眉,你是谁?”

    我是安眉,我就是安眉啊!我急得就要哭出来了,可是无论我怎么使劲,嘴里就是吐不出一个字来,反而是那个娇嗲的女声从我的身体里传了出来。

    “我的好妹夫,你怕是不认识我。我是安眉的姐姐安姚啊!你瞧眉眉这么心心念念地把我盼回来,这我回来了正好撞上你们两个在鱼水之欢,这停下来不好吧?不如我们继续?姐妹俩服侍一个男人不也是自古以来男人梦寐以求的喜事吗?”说着,我的身子就往白千赤身上靠去,像游蛇一般不断地在他身上摆动。

    安姚?她回来了?她怎么上了我的身,还对白千赤说这些没羞没臊的话,他是我的夫君,作为姐姐她怎么能这么说。姐妹俩服侍同一个男人,这种不要脸的话亏她说的出口!

    安姚没有停止用我的身体勾.引白千赤的动作,她极尽挑逗之能不断地触碰白千赤的敏感处,逼得白千赤连连后退直至墙角。她将腿单跨在白千赤的身上,不断地往他耳后吐着香气。

    白千赤的阻止的动作迟缓了,他的眼神迷离了。

    我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掐住了一般窒息地痛。在我眼前的是我最爱的男人,抱住他的是我的身体,可是操控这身体的却是我姐姐的魂魄。他如果把持不住了,是因为我的身子还是因为我姐姐的灵魂?

    不行,不能这样,她不是我!醒醒死鬼!看清楚在你面前的是谁,千万不能上了她的当了。

    随后她靠在白千赤的身上轻轻地咬住他的耳朵,用舌尖轻舔着他的耳垂,嘴里还不断发出一声声喘.息声。

    “千岁爷,想不想试一下极乐的快.感.......”安姚在白千赤耳边娇嗔地说道。

    瞬间,白千赤迷离的双眼变得清醒,一把推开了我的身子,冷冷地说道:“你不是安眉,我是不会碰你的。你最好立刻从她的身上出来,我给你三秒,若是你还在她的身体里,休怪我不顾及你是安眉的姐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