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4章 美好的存在

    我甚至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把持不住,他那句对不起又是什么意思。我整个人都窝在了被子里,被窝里的空气很沉闷,可是我却不愿意探出头去,我害怕一出去就会看到白千赤的脸,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平静的去面对他,我做不到,我也不想欺骗自己而去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心中的思绪一团乱,安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她这样做有什么好处?难道为的就是让我不开心?还是说她也看上了白千赤,真的想要和我一起共侍一夫?我不知道去阴间在这段时间里,安姚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因为什么她才会变成如今这副放荡的模样?

    这些问题像是藤蔓一般缠绕着我,我连一丝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脑子里想着这些纷纷杂杂的事情,很快睡意袭来,我久久的陷入到了睡眠当中,一夜无梦,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我看着窗外明亮的天色,有一瞬间的恍惚,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身在何方,缓了好一会儿我的意识才真的清醒过来,想起了前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心情顿时低落到了谷底。

    我收拾收拾了心情,才磨磨蹭蹭的爬了起来。洗漱完走出房间。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妈妈不在,白千赤也不在。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白千赤不在家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瞬间就放松了,瘫倒在沙发上,随手打开了电视,将音量调到最大,双眼无神的盯着电视画面。

    我只是想让家里有点声音,不想让周围都静悄悄的毫无动静,电视里的综艺节目不断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可是我却根本没有力气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电视屏幕,思绪却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过去,这一整天里我都没有见到白千赤,他只派了鬼差们守在我的身边。我猜测他现在恐怕也不想见到我,昨天的事情就像是一道魔咒,阻隔在了我们俩之间。

    黑无常他们几个见我的心情不好,也不敢说话,只好沉默的陪伴在我身边。我不愿就这样被动的等待,索性把安姚上过我身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三个,虽然其中细节没有明说,但是从他们三个的表情上我也知道他们三个一定是猜到了昨天发生了什么。

    听黑无常说,白千赤这一次回阴间的目的就是为了查明为什么安姚会出现在我的身上,按理说招魂上来的亡魂是可以出现在亲人面前,而不是附身在某人的身上。事有蹊跷,所以他还没等和我打招呼就离开了。

    我听了鬼差他们这样说平静的点了点头,这一次白千赤的不告而别究竟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怕是只有他和我知道了,我不愿说破,也不想将不快的情绪强加到鬼差他们的身上,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深问下去。

    一阵诡异的沉默在家里蔓延开来,鬼差他们看了我的脸色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沉默的陪在我的身边。

    我出神的看着电视,还是没有办法将心中的好奇给压下去。干脆直接关了电视,转过头向他们三个打听安姚在阴间的事情,他们估计是没有想到我会问他们这些,他们三个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却也没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姐姐在阴间有一个很厉害的情.人,是他们不能惹的,那个人就连白千赤也要给他三分薄面。

    我暗暗的在心里盘算着,阴间厉害的人目前我知道的也就有白千赤、莫伊痕和阎王爷。白千赤一直在我身边,而且从昨晚他们见面的情况上看一定不是他。白千赤之后就是莫伊痕了,我刚想到他就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绝对不可能是莫伊痕!

    其实对于莫伊痕我一直有一个隐约的想法,我总感觉他似乎是gay,但是看在他之前也和楚楚有过一段情的样子,又不像是我想的那样。既然不可能是他们俩,那难道是阎王爷?没错,如果没有别的我还不知道的厉害人物,那么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阎王爷,只有他才有让姐姐不投胎的权利。

    可是听安姚昨晚说的那些话,从她的语气中听来似乎她的情.人并不如白千赤,可如果不是阎王爷的话,那又究竟会是谁呢?

    这些疑惑我只能放在心里,在事情尚未明了之前只能把这些猜测全部都压在心底,我不敢和白千赤说起这些,也一句话都不敢和妈妈提起。

    我妈最近总是在我面前念叨为什么安姚还是不肯出现,是不是真的不愿意见到她之类。即便是看到妈妈在我眼前哭了好几次,我还是不敢把姐姐回来上过我身的事情告诉她。

    我心里始终认为妈妈想看见的还是以前那个品学兼优的安姚,而不是现在这个放荡的她。我不希望安姚之前留在妈妈心里的完美印象会发生改变。

    我六神无主的回到了房间,看着房间里的床,脑海里浮现了无数的画面,全部都积压在胸口里,上也上不来,下也下不去,只觉得难受。

    还没难受几秒,白千赤的出现打破了我的伤感情绪。我直愣愣的看着他,似乎是没能理解他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一时之间愣住了,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死老头子!又是他!”白千赤阴着脸恨恨的说了一句,似事没有察觉到我的反常继续解释着,“就是那个死老头子动了手脚,在你身上使了引魂术。”

    引魂术也是阴术的一种,和勾魂术不同的是它会将亡魂引到活人的身上。这种阴术有一定的限制,首先引魂的躯体一定要是亡魂的嫡系血亲而且年纪要相仿,若是相差太多双方的魂魄会相克,强大的另一方魂魄会吞噬另一方,最后侵占整个身躯。

    我没想到董老仙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可思议的反问出声:“那有没有办法可以解开。”

    白千赤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种阴术凶险异常,而且有很多种起阵方式,每一种方式都有不同的解法,如果不是使术者本人揭开,其他人贸然将此术去除很容易会两败俱伤。无论是活人还是亡魂都有可能被反噬。”他顿了一下,抬起头望向我,犹豫地说道:“如果一定要解开也不是不可能,但是……”

    “但是什么?”我急忙追问了一句。

    “但是,你姐姐安姚的魂魄就会魂飞魄散。要解开这个术法,只能震碎亡魂,亡魂一旦消失,这个术法自然也就断开了。”白千赤为难的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出来。

    不行,这个办法是万万不可行的。安姚是妈妈的命.根,若是她魂飞魄散了,妈妈也一定活不下去了。而且安姚是我的姐姐,我怎么可能把事情做的那么绝,就算她之前做了那样过分的一件事,但是我们之间毕竟始终还是有一份血脉亲情在。

    经过深思熟虑后我还是决定先观察几天看看,若是安姚不再像那日那般说一些不知羞的话,我的身体借她用用也未必不可,即使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依然没有办法对安姚做到完全狠下心来。

    我和白千赤之后对于那一晚安姚上身的事情都没有过多的交谈,白千赤在之后的日子里都没有再和我有过亲昵的时间,我虽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但是一想到那一晚,心情顿时就低落了不少。

    日子又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几天,一天深夜,我在睡梦中忽然感受到身体异常地燥.热难忍,睁开眼一看我竟然坐在白千赤的身上做着羞人的事情。

    我的身子竟然不受我的控制在摆动着,我感觉自己的脑袋瞬间就大了。

    安姚!一定是她,她竟然趁着我熟睡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白千赤也还在睡梦中,他被这异动扰的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一睁开眼便发现不对,狠狠地就把我推到在地。

    我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清楚地从他眼里看到一丝的不忍,只是随后他又恢复了冷漠的表情语气冷淡地说:“安姚,我似乎对你说过不要到安眉的身上,你是当本王的话当耳旁风吗?”

    我嘴里发出了安姚的声音,“我的好妹夫,我这个做姐姐的身体难受,燥.热得很。你的身子那么冰冷冷的,正合适我。”

    她操控着我的身子躺在地上,单手撑着头妩媚地望着白千赤。

    白千赤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屑一顾地说:“我不喜欢你这种自轻自贱的青.楼货色。即便你现在用的是安眉的身体,但是从你的眉眼我就可以看出你不是她。她永远给我一种如明月当空般的美,而你不过是沟渠反射的月光罢了,和她比起来你在我心里就是一文不值。你再怎么勾.引我也是没用的。”

    我的心里一阵感动。我从来都不曾知道,原来在白千赤心里我竟然是这么美好的一个存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