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5章 七棺镇宅

    安姚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说道:“我是沟渠里反射的月光?呵,那日不是你按住我的身子使劲地索取吗?那你是什么?钻沟渠的耗子?”

    白千赤听了安姚不知羞耻的话语,顿时脸一沉,阴阴地说道:“你以为你耍的把戏本王会看不出来?那日你趁我不备使了狐媚的阴术。”

    姐姐竟然对白千赤使用了狐媚之术,她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的阴术?

    安姚冷笑道:“是又如何?你不是很享受吗?”

    “呵,若不是你在安眉的身上,即便你这狐媚之术再练上千年也无用。”

    安姚舔了一下手指,轻笑了一下,“既然妹夫不喜欢我,那我不勉强便是了。只是我难得上一趟人间,还是要借我妹妹的身子去会一会我的情.人。他可不像妹夫你那么无趣。”

    白千赤的脸瞬间黑了下去,攥着拳头身体颤抖地说道:“你敢踏出这扇门一次,我定让你魂飞魄散。”

    安姚双手抱胸,撒娇道:“咦,妹夫你这样人家好害怕啊……你又不肯满足我,我去会情.人怎么了?就准你和我妹妹亲亲我我,不准我去会情.人吗?”她站了起来,靠近白千赤的身体,用手抓住他的坚.挺处娇嗲地说道:“要是不想我去,那你就自己来啊……”

    我的魂魄被姐姐压制着使不出一点力气,可是还是能够知晓发生的这一切,眼睁睁地看着姐姐一次次地挑逗白千赤。一想到这些事情是用我的身子做出来的,我就会觉得羞愧难当。

    一听到安姚说她竟然还要用我的身子去会情.人,我就难受的不行,同时心里又开始暗暗的猜测,她的情.人是阎王吗?

    我的天,要是她真的这么做了,我以后怎么敢出现在阎王面前?

    白千赤克制住心中的火气,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冷冷地说道:“如果你敢借着安眉的身子去见莫伊痕,我白千赤发誓一定会让你受尽折磨痛苦的死去。”

    莫伊痕?白千赤早就知道姐姐的亲人就是莫伊痕。他不是gay吗?不对不对,让我捋一下,当时在存念阁发生的事情都表明他是一个gay,难道是我误会了?我突然想起莫伊痕上次说的话,他似乎拿我和谁在做比较。我还以为他是在说白千赤的哪一个女人,现在想想他应该说的是就是安姚。

    莫伊痕如此的心思缜密,他既然和安姚搞在一起,早就把我们家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又何必和我套近乎?还有他故意对我说的那些话,真的只是为了挑拨我和白千赤之间的感情?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可是姐姐怎么能和他这么卑鄙的恶鬼在一起,他是怎么对楚楚的,那情景我还记得一清二楚。女人在他眼里根本就是玩物,玩腻了或者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一把扔掉。

    不对,我该担心的是姐姐吗?她刚刚是想要用我的身子去见莫伊痕?想用我的身体在莫伊痕的床上承欢?

    疯了,她一定是疯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和莫伊痕混在了一起,怪不得连基本的礼义廉耻都没有了。我是她的亲妹妹,她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容许自己心爱的人和别人一起共作鱼水之欢?即便是她在操控,就不觉得恶心吗?

    安姚丝毫没有被白千赤的气势压住,反而用更加挑衅的语气说道:“妹夫,你说这话估计是不能威胁我吧?你要是真的这么做,怎么面对我妈妈还有我妹妹,而且莫伊痕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虽然只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但是你觉得他会眼睁睁地看着我被你……”

    白千赤的手更加用力了些,我的胸口就像是被沾了水的棉花堵住般难受。

    “你你你……”安姚提着气说道:“你就不怕掐死我妹妹?”

    白千赤眼神凌厉凝视着我说道:“安眉死了,我自然有办法会救她,你觉得你死了,莫伊痕会救你吗?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作聪明的好,这样会让本王觉得你是一只花枝招展的猪。世界真奇妙,同一个娘胎出来的,你们两姐妹怎么会相差这么多?”

    沉默,一向牙尖嘴利的姐姐没有回话。或许是白千赤的话刺激到了她,又或许她是在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

    白千赤说的话点醒了胡作非为的安姚。自己的妹妹死了,白千赤一定会保住,可是她没有自信可以让莫伊痕保她。世上女人千千万少她一个又何妨,莫伊痕对她不过是一时兴起,男女之间,干柴烈火,一时的欢愉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了,她自己对莫伊痕是不是真心的她自己也还没清楚。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的局面对自己不妙,还是先走的好。

    我的身子颤了一下,又恢复了。

    “她……”我提着气从喉咙里挤出声来,“她走了。”

    白千赤脸上冷厉的表情瞬间垮掉,换做一副心疼的模样,眼神是无尽的愧疚。

    “眉眉,我不是,我……”他说话说得吞吞吐吐。

    我一把将白千赤抱住,像是丢失了的珍宝重新寻回一般不愿放手。从小到大,我经历了多少亲人朋友的背弃,他们对我所谓的爱似乎只要一点点诱.惑又或是一点点威胁就能撼动,我在他们心里根本一文不值。也是,人性面前,利益当先。我又不是三岁孩童,这么浅显的道理我怎么会不懂得呢?可是他,世间似乎只有他把我当作世界上的唯一。用他的话来说我就是夜空中皎洁的明月,其他人再好在他眼里不过都是沟渠里反射的月光罢了。

    他木愣愣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抚摸我的额头说道:“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姐姐一而再再而三地上了你的身。她对我说的那些污言秽语我全都没有听进耳里。”他忽然低下头在我耳边小声地说:“要是那些羞羞的话是你亲口对我说的,那就另当别论。”

    “唰”一下,我的耳朵立刻像是火烧一般烫到了耳尖上。

    “好了,我不闹你了。”他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这笔帐我要去找那个老头算个清楚!”

    “为什么?之前不是说好了再等等吗?”我问道。

    白千赤咬着牙,眼里燃着怒火说道:“等?总有一天你姐姐会借你的身子爬到莫伊痕的床上!”

    我愣住了,我想过白千赤会介意这件事,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地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而且他的话的直白、难听、甚至伤人。在他的口中我的姐姐仿佛像是娼妓一样,除了淫.荡之事,什么都不会。她当年可是学校里的学生会主席,连着拿学校的奖学金,就是这么优秀的人,她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比谁都要心痛。白千赤却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说出这样的话来。

    安姚是我姐姐,或许是偏心,我可以批判她的为人处事,可是我没办法听到别人说她一点点的不好。即便是他白千赤也不行。

    他也看出了我脸上的变化,小声地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他眼珠转了一下,推开我说道:“算了,我先去找那个老头子算账!”

    “我和你一起去。”

    我放心不下他自己一个人去,他平时冷静但是遇到我的事情总是很冲动。我怕他又会做出伤及董老仙儿性命的事情。

    很快,我和白千赤就到了董老仙儿宅子的门口。

    刚要踏进大门他就拦住了我,脸色凝重地说:“这个院子的风水有古怪。七棺镇宅,这已经失传很久了,没想到死老头这里又看到了。”

    所谓的“七棺镇宅”就是用七个死人棺材埋在院子的七个不同方位,从上空看七个棺材正好会连成七星连珠的星状,而这个宅子就在其中间形成一个风水阵。七个棺材中一定关着七具煞尸。煞尸,也就是枉死的人死后怨气不散形成的妖尸,一般这种妖尸都会被阴术镇住。“七棺镇宅”这个风水阵也因为这七具煞尸而凶煞异常,连带着住在这个宅子里的人身上都会带着一股子煞气。一般这个风水阵在正常人家是不会有的,毕竟没人会住在死人堆里,只有两种人会住这样的房子,一种就是驱鬼师,这种人得罪的鬼多,怕祸延子孙后代也怕自己会遭难,第二种就是已经死的人,要用这煞气护体,鬼差们才不敢将他们的魂魄强行带走。

    董老仙儿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宅子里?他不过是一个阴人,一般阴人是不会得罪鬼的,反而还会和鬼打好关系,这样才好驱使。

    白千赤吐出一口阴气化作一道屏障将我围在中间。

    “这里煞气太重,可能会伤及你腹中的胎儿,我用阴气护住你的身子,你千万不要离开我三步以外。”

    我紧跟在白千赤身后,董老仙儿的宅子像是没有人住一般满地的落叶。一进到这个院子我就闻到一股子恶臭,这样的气味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尸体腐烂的味道,闻起来应该才死不久,还是很新鲜的腐臭味,不是那种恶臭。只是在这腐臭气味中似乎还夹杂这一股子咸湿气味。

    有点像男女欢愉过后,女子身上留下的爱水的味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