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5章 不同寻常的气息

    整座宅子里都透露着不同寻常的气息,我的背后似乎升起了阵阵凉气,感觉暗处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们看,这种感觉着实算不上好受。

    我绷紧了神经跟在白千赤的身后,全身所有的感官都提高了警惕,紧张兮兮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刚走了几步,前面的白千赤突然停下了脚步,我一个没注意,没能及时刹住车,撞到了他宽厚的背上。

    “哎哟。”我低声痛呼了一声,低下头捂住鼻子,想要将这突然涌上来的痛意给等下去,白千赤听到声音紧张的转过身子看着我,一见我这么痛苦的模样,也着急了。

    “眉眉你没事吧。”他弯腰凑到我的耳边轻声的问着,我不想让他担心,连忙摇了摇头。

    好在这阵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儿我就恢复了正常。

    我抬起头来,白千赤依旧一脸担心的望着我,我朝他笑了笑,他见我一笑像是松了口气,紧绷着的脸色放松了不少。

    他牵上我的手继续向前走过去,院子里实在是太过阴暗了,我基本上可以说是什么都看不到,好在有白千赤在身边,我这才稍微安心一点点。

    走了没有两步,我们走到董家大门前,停下了脚步。

    我和白千赤互相对望了一眼,一同点了点头。

    “这里不对劲,小心点为好。”白千赤拉紧了我的手,侧身挡在我的身前,先我一步走在了前面,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房门。

    伴随着大门被打开的同时,发出了“吱呀”的一声,和我以前在恐怖电影中看到过的老宅的大门完全一样,我的心也因为这个声音而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聚精会神的盯着门后面的景象。

    扑面而来的灰尘惹得我和白千赤连连打着喷嚏,一个接着一个,根本停不下来。

    好不容易我俩才停了下来,这才有机会看清门后面的景象。董家屋子里的装修是中式风格,看上去有几分古色古香的感觉,可是令我觉得讶异的是,最开始见到的堂厅里面竟然空无一物。

    我看着空空荡荡的堂厅,心里觉得奇怪。按常理来说,像董老仙儿这样的阴人都应该是有自己供奉的“老爷”的。这个所谓的“老爷”,多数是自己家的发家始祖,少部分就是供奉家族世代豢养的“小鬼”。

    当然这种经过世代供养的“小鬼”已经和一般的小鬼是不一样的了,经过了这么多代的供养,早就已经变成“鬼仙”。

    虽然这鬼仙虽然名字中含有一个“仙”字,但是鬼始终都是鬼,只是比一般的小鬼要厉害上许多。特别是阴人供奉的鬼仙,大多数都是要用活人的魂魄或者鲜血供养的,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成功供养鬼仙。而鬼仙同时也会庇佑供养他的阴人家族并促使其壮大,为自己寻找更多更优质的魂魄。

    白千赤的面色也不是很好,显然是和我想到了同一点上,他的面色深沉如水,看不出更多的心事。

    我们俩继续朝里面走进去,那股难闻的气味似乎又变得浓郁了好几分,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想去闻那难闻的气味。

    从堂厅走进去就是董家会客的地方,只见里面的家具都是酸枝木制作的,和我之前想象的金碧辉煌的景象要寒碜得多,根本就是大相径庭。

    董老仙儿的名号都已经那么响了,而且还有这么多达官贵人来找他作法,他的收入应该相当可观才对,正因如此他的家不应该是这般模样才对。

    白千赤显然和我想的一样,看到满是酸枝木的客厅微微地皱了一下眉,不自觉的嘟囔了一句:“这里怎么那么破败?”

    我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看来这个董老仙儿还存在着让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他绝不仅仅是我们现在所了解的那样。

    我们继续一直往里屋走去,粗略的在四周看了一圈,里屋里面的摆设和外面都是大同小异,依旧是清一色的酸枝木家具,这样的摆设和董老仙儿这个人的身份明显不符。

    越看这些酸枝木家具我心中的疑惑就越发的明显,从他之前的言行举止和他招魂的时候开口就要五万的样子看来,他也不像是那种清高的人,可现在看他家里的摆设,明显他是没有将钱花在家里。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钱又都去哪了呢?我撇着嘴又看了一圈这些酸枝木家具,我可不认为这满屋子的酸枝木家能具有多么大的价值。

    董老仙儿似乎不在家,我们两个一路畅通无阻地走上了二楼。刚一上二楼,我就感觉到一股子莫名的压迫感,像是有人踩在我身上一般沉重。

    我刚想拉住白千赤问他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玄机,白千赤就朝我摆了摆手:“死老头在二楼施了法,看来这里应该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中顿时好奇满满,也不觉得难受了,兴致勃勃的就想和他一起找到董老仙儿所想要掩藏的秘密。

    白千赤的脸上露出了发现猎物般的微笑,这样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出现显得邪魅非凡,一丁点轻薄的感觉都没有,我痴痴的望了他好几秒才回过神来,正好看见他朝着我坏笑,我的脸瞬间就烧了起来。

    “我……”我刚想开口辩解就被白千赤堵住了嘴,他冰冷的掌心和我火热的嘴唇相碰,相差甚大的温度差让我脸上的温度再次提高到了一个更高的峰值。

    “别出声。”他缓慢的动了动嘴巴,用口型向我表达着。

    我立刻闭上了嘴,不敢再出声,沉默的点了点头。白千赤温柔的揉了揉我的头顶,牵着我慢慢地向走廊尽头的房间靠近。

    距离一点点的缩短,直觉告诉我那个房间里有什么东西等待着我们两个去发现,因为从上到二楼的那一瞬间开始,我就闻到了从那个房间里散发出来的腐臭味和腥味。

    我的鼻子本就比常人要灵敏一些,和白千赤在一起了之后因为常常会遇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渐渐就把这些气味存在了记忆库里。腥味一般在有尸体的地方不多见,但是我还是觉得熟悉,想了有一会儿,才想起来之前我也只是在雯雯出现的酒店里闻到过。

    “死鬼,这个味道很熟悉。你说董老仙儿会不会在家里养活死人?”我扯住了白千赤的袖子,他顿住了步子扭头看向我,我谨慎的朝四周看了一圈,小心翼翼的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问了一句。

    白千赤鼻尖耸动了几下,看样子也是在闻屋子里的气味,停下了动作之后摇了一下头,缓缓的用气声说道:“不是,这个死老头他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我在想他可能实在做一件有违天命的事情,但具体是什么事情我现在还不太清楚。”

    “有违天命?”我疑惑地问道,有些不太明白这句话里所蕴藏的含义。

    白千赤没有回答我,而是缓缓地靠近那个房间。这一次他没有拉上我的手,我连忙跟了上去,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变得轻一些,不去造成过大的影响。

    那房间的门虚掩着,我们俩凑了过去,探着头向里面看进去。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里面摆着一张大床,床边还挂着一件熟悉的衣服,我认出了那是董老仙儿经常穿的一件黑色中山装。

    房间里还透露出诡异的红光,渗人的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房间里用红色的灯光,一般红色的灯光除了神台也就只有红灯区会用,毕竟没有正常人会总是让家里一片红光吧。

    一想到董老仙儿竟有这样的恶趣味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心里止不住的发抖。

    白千赤扒在门缝外往里看了好一会儿,确定里面没有人才悄悄地把门推开。好在这一次门没有再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我刚想要松一口气,结果他推开门的瞬间似乎撞到了什么,从屋内发出了“嘭”的一声撞击的闷响。

    这一声闷响不算小,在周围这空荡荡的空间里就更加显得震耳了,就连我明明还站在他的旁边呢,亲眼看到了全过程,却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怎么办?”我惊恐地望着白千赤,生怕董老仙儿会被这个声响给吸引过来,若是真的要和他面对面,那我们可就有些麻烦了。

    这里毕竟是董老仙儿的地盘,他又是一个擅长阴术的阴人,若是他在房子里设下什么阵法,我们两个稍加不注意可能就会落得一个有来无回的下场,到时候可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在白千赤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我都紧张的不行了,他却还是一副神情平静的模样,甚至还能轻声轻语的安慰我:“没事,应该只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你跟着我,我们进去看看。”

    说完他就走了进去,我不放心让白千赤孤身冒险,连忙也跟了上去。

    在门后有一个挂衣架倒在了地上,我的视线只在那上面停留了几秒,随后我的目光就转移开了,掉落在地的长裙和女士内.衣很快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