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6章 金屋藏娇

    从内.衣的款式上看,带有黑色的蕾.丝,而且看上去罩.杯还挺大的,这应该是一个年龄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成熟.女性的内.衣。还有这件长裙,深V、高开叉、红色,三个特征都很清楚地表明它的所有者不是太过年幼又或者是年老的女性。

    这样隐私的女式成人的衣服竟然在董老仙儿的家里出现,我心里还是有几分震惊的。我承认董老仙儿有时候看着还是有种成熟大叔的魅力,可是我听说他已经五十岁了,年纪这么大还要和这么火辣的女人搞在一起,他不怕会精尽而亡吗?

    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心里一阵恶寒,我立刻摇了摇头,想要把那些混乱不堪的画面从脑子里驱逐出去。

    我嫌弃地把那些衣物丢到地上,转过头用开玩笑的语气对白千赤说道:“这董老仙儿在这金屋藏娇啊!”

    白千赤对我的话没有做回答,他从我的身边走过,停在了那些衣物之前,不等我继续开口就将刚才被我扔到地上的衣物捡了起来,我错愕的看着他,结果下一秒白千赤就把鼻子凑了过去,在衣服上闻了闻。

    我被他的动作给吓到了,又是生气又是觉得头皮发麻,气哄哄的对他吐槽道:“死鬼,你不是这么痴汉吧?连不知来历的女人的衣物也要拿起来闻?而且竟然还敢当着我的面闻,你是真的不怕我生气是吧。”

    白千赤对我翻了一个白眼,下一秒立刻就把那些衣服又扔回了原地,脸上尽是嫌弃的神色,转过头阴着脸向我解释道:“这些衣服的主人恐怕已经死了。”

    “死了?”我惊讶地望着白千赤,转而又直愣愣的看向那些性.感暴露的衣物,没想到殴这些衣服的主人的命运和我猜测的竟然相差那么多。

    白千赤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在屋子里四处寻找着什么,眼神在屋子里四处瞟着。我一看他这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我也跟着紧迫了起来,转过脸就开始帮他找着。

    说来也奇怪,在这屋子外面的时候我一直闻到一股刺鼻的腐臭味,可是进来之后竟然什么气味都没有了,反而还觉得浑身被一股子类似檀香的味道笼罩着。我也随着白千赤在屋子里四处寻找着,而后桌子上的一个小香炉引起了我的注意。

    小香炉和平时我见过的那种不太一样,这个香炉有八个脚还有八个兽头,香味就是从这八个兽头中散发出来的。而香炉的上面似乎是密不透风的,一丝缝隙也没有,不禁让我好奇里面的香是怎么放进去的。

    我刚伸出手想要去碰那个香炉,手指就差一个指头的距离就能碰到了,结果却被白千赤大声呵斥住了。

    “住手!”

    我一听他的话连忙收回了已经伸出的手,害怕地望着他,心脏怦怦直跳,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白千赤连忙走到我身边把我拉开,远离那个香炉,他看了那个香炉一眼,皱着眉头说道:“这个香不是普通的香,是尸香。”

    “什么是尸香?”我从没有听过这种东西,好奇的问了一句。

    白千赤解释道:“所谓的尸香就是用死人的尸油提炼的,一般都是用处.子之身的女子的尸油。这尸香本身奇香无比,但因为这种香的特殊性,别的香都是往上飘,它是往下飘,所以要用特殊的香炉。为了让香味更充分的体现,一般尸香的香炉都是用人类的骨头雕刻拼接而成,上面还会涂上特制的保护层。我刚刚阻止你就是因为这保护层上面含有剧毒。”

    我听完他的话立刻就捂住胸口吐了出来,直到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干净后才停了下来。

    我害怕的离那个香炉远远的,说起来这个董老仙儿的趣味还真是恶心,竟然喜欢用死人身上提炼出来的香。

    对这个房间里的东西有了一个初步的大致的概念,我再也不敢随便的乱碰乱摸了,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乖乖地跟在白千赤身后,白千赤见了我这副乖巧的模样无声的笑了笑,微微勾起的嘴角一如既往的魅力非凡。

    白千赤一连在房间里绕了好几圈,却始终都是无所得,最后眉头紧锁地站在董老仙儿的木床前。

    这个床在我看来并无特别之处,但是白千赤看上去似乎并不这样觉得,我又看了好几眼,还是不知道他为何会对它如此上心。

    眼前的木床就是老一辈人最喜欢的款式,上面的雕刻也是最平常的梅兰竹菊再普通不过了。不过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的话,唯一让我觉得不能理解的就是,这床明明就有蚊帐架子,但是上面就是不挂蚊帐。

    按理说六七月的时候正是蚊虫最多的季节,加上董家地处偏僻周边又多野坟,难免会招来蚊虫的叮咬,这张床有蚊帐架子却不挂蚊帐着实是有些说不通。

    难道只是因为他不怕蚊子这么简单的原因?我觉得自己的脑洞有些好笑,没好意思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给白千赤听,自己躲在一旁偷偷乐了一会儿。

    白千赤又围着木床走了一圈,这一次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嘴角微微地上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眼睛眨也不敢眨的盯着他看,之间白千赤走到了床正对面的书桌前,深处书放在书桌上的笔筒上,手腕稍一用力,轻轻地扭.动起来。

    只听见不知在何处传来的齿轮扭.动的声音,而后就看见整张木床开始缓慢地倾移。这一番动静比之前碰到了衣架的声音还要大,我担心白千赤会不小心触碰到了董老仙儿布置的机关,害怕地躲在白千赤身后,却还是抵不过好奇心。探出了半个头悄悄地观察眼前的一切。

    只见那木床的床板倾倒至一定的斜度便停了下来,这一倾斜直接导致露出了木板下的真面目。

    我看了一眼,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胃里一种翻滚。

    这木床下面竟然还藏着一具女尸,怪不得一路上来我都闻到刺鼻的腐臭味,原来就是因为这具女尸。只是这女尸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干尸,一丝不挂赤.裸地躺在木床下一个类似木棺的容器内。

    这具女尸即便已经脱水成了干尸,但依然能看的出她生前的身材,凹凸有致,线条优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女人的内.衣应该就是这具干尸的。

    我转过头正好看见白千赤也在盯着这具女尸看,连忙遮住了他的双眼,略带吃醋的意味说道:“你不许看,男女授受不亲!”

    白千赤轻轻拨开我的手,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无奈,扶额看向我:“她已经死了,你怎么还和死尸吃醋呢。”

    我才不管他这些理由,愈发娇嗔地说道:“我知道她死了,可是万一你喜欢上她,死了又如何,难道她死了你就没办法找到她了?”

    白千赤用手指推了一下我的头,颇有些生气的说道:“笨蛋,我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吗?我看女人不只是看身材好不好?”他说完这句话稍微顿了一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女尸,才变换了一副神情,沉着脸说道:“这具女尸很古怪。”

    “古怪?哪里古怪?”我疑惑的问道,我看这具女尸看不出来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只好出声问白千赤。

    这具女尸看起来和一般的尸体没有什么区别。要是真的说奇怪的话,那就是我不太明白董老仙儿为什么要把一具一丝不挂的女尸藏在自己睡觉的床下,每天睡在这样一具尸体上面多可怕啊。

    又或者说难道这是他心爱的女人的尸体,所以他才不忍心把她埋入黄土,干脆藏在了这里,这样就日夜都可以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容颜。虽然我以前的确听说过有一些用情至身的人会这么做,把自己已经过世的伴侣的尸体藏在家里。

    但是这具女尸一丝不挂,正常的思念是这样的吗?我总觉得事情的背后应该还隐藏着我没有猜测出来的真相。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很不好的想法。

    董老仙儿不会是恋尸癖吧?

    我还没来得及将这个想法和白千赤说,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慌乱的看向白千赤,见他一脸淡定,完全没有逃跑的意思,我的心绪也跟着一起稳定了下来。

    没等多久董老仙儿就推门而入。他看到我们时的反应最初还算淡定,但是当他看到我们已经发现床下的秘密时整张脸都黑了,恶狠狠地盯着我们问道:“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白千赤把我拉到身后,冷着脸的质问他说道:“为何会在这里?你对安眉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董老仙儿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面色狰狞地望着我们两个说道:“呵,就算我真的做了什么又如何?丧子之仇不能不报。”他的目光忽然停在了我的身上,随后他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满脸都写满了“不相信”这三个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