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7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想他看到我满脸红润的模样心里一定是波澜万分,他把我生辰八字放进死人棺材的时候一定是以为我死定了,他一定没想到在我身边的白千赤有那么大的能耐,不仅能够发现他施的阴术,而且还不费吹灰之力就破解了。

    不过他脸上惊讶的神情很快就褪去了,一脸平静地说道:“我的阴术不是被你们破解了吗?这丫头不是死不了吗?为何还来这里?”

    白千赤眼里充满杀意,攥着拳头说道:“你做过的事情只有这一件吗?”

    忽然,我的身子一重又失去了控制能力,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熟悉,之前每一次安姚附身的时候都是这样的感觉。

    安姚的声音又从我口中传来出来,“老头,他说的是你让我上我妹妹身的事情。”她操控我的身子靠在白千赤身上,用手轻轻地拂过他的发丝,娇嗲地说道:“妹夫,你至于这么生气吗?竟然还跑到这里来找这个老头子兴师问罪。”

    白千赤一把将我推开,双眸中满是嫌恶和厌烦,声音冷冰冰的不含一丝情感:“你马上从安眉身上滚下来!”

    安姚冷笑了一声,不甘心的问道:“凭什么?”

    我看得出白千赤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的额头冒出了不少的汗珠,脖子上的青筋也十分的明显。

    他不再和安姚多做纠缠,将矛头再次转向了董老仙儿,逼迫他说道:“你最好马上把在安眉身上下的引魂术解开。”

    董老仙儿听了却不把他的话放在耳里,反而是一脸不屑的模样,满脸都是“我就不解开,你奈我何?”的神情。

    白千赤冷笑了一声,见他不配合倒也不生气,平淡的说了一句:“你床底下这具干尸,恐怕应该不是普通的干尸这么简单吧?这女尸手上还有脚上都绑着红绳子,从这新鲜的腐臭味来看,这具干尸应该是死了没多久的。那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不用我多说,想必你比我心里更加清楚吧?”

    董老仙儿一怔,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向后接连退了两步,颤颤地说道:“你你你……”他指着白千赤,脸都白了,语无伦次地说:“你不要,你最好不要胡说……这具干尸死了多久,又怎么样?你不是想让她不再附在这个丫头身上吗?好,我成全你。”

    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一道用红绳子绑住的黄符,上面还连着我的生辰八字。他把黄符抛到半空中,那道黄符立刻被火烧成了灰烬。

    我的身子忽然一轻,安姚就从我身上弹了出去。她惊讶地看着我们,脸上露出了愤恨的神情,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又立马钻回了我的身上。

    白千赤冷着脸看着董老仙儿,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气笼罩了整间房间。他的眼神就像是寒刀一样逼迫着董老仙儿,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董老仙儿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董老仙儿颤颤巍巍地看着白千赤,终于绷不住了,涨红着脸对着我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鬼,还不赶紧从这丫头身上滚下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阴间做的那些丑事,若是你再不下来,我就用阴术再让你尝尝苦头!”

    突然,像是什么穿过我的身子一般,安姚从我身上穿了出来,黑着脸看着我,生气地骂道:“就是你这个坏丫头,从小到大,都是你……”

    白千赤没让安姚多说一句话,立刻将她的魂魄收到了一个小瓶子里,带着我离开了。离开之前,他靠在董老仙儿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什么,那老头一个劲恭维地点头哈腰像极了讨主人欢心的狗。

    一路上白千赤都没有和我解释董老仙儿之所以态度转变那么快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干脆就不问。再说了,我满心还在为了安姚的事情而纠结,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走到家门口,我忽然不想进去了。

    安姚的魂魄已经带回来了,妈妈终于能够见到她心心念念的大女儿了。可是这一刻,我突然想让白千赤把安姚的魂魄送回阴间去,让她永世不能到人间来。

    很多事情都已经回不去了,就像我们之间的姐妹情。从小到大,我自认为命里带着不幸一次又一次地忍让着安姚,无论她怎么对我,我依然把她当作最亲近的姐姐。可是她是怎么对我的,勾.引我的夫君,还想借我的身子去取悦她的情.人莫伊痕。她这么做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她刚刚竟然还说我是坏丫头,我是坏丫头那她是什么?

    我知道,而且清楚的很,我就算把这些事告诉妈妈,她也只会大哭一场然后对我说姐姐多么多么的命苦,因为她不幸所以才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最后她一定会让我原谅姐姐,说什么姐妹俩没有隔夜仇,血浓于水,之类的大道理。

    是啊,我的心里真的很矛盾。血浓于水的道理我又怎么会不懂?可是我的一再忍让竟然成了安姚肆无忌惮的资本。

    要是世界上没有安姚,妈妈只有我一个女儿该有多好?这样妈妈就会把全部的爱都给我,也不会因为我身上的宿命而对我心存怨恨,怨恨我害死了她的大女儿。

    可惜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我害死了安姚是事实,妈妈偏爱她也是事实。我永远不可能是妈妈最爱的女儿,只能成为她现在唯一的女儿罢了。

    “你把安姚带进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我对白千赤说道。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就带着安姚进去了。我隔着木门听到了妈妈问了一句我去哪了,没多久就听到了妈妈的哭声。

    我躲在门听了一会儿走默默走开了。虽然妈妈不说,但是我始终能感觉到她心中对我的埋怨,她们俩个相见的时候我还是不要去插一脚了。我怕我会忍不住把安姚这几天上我的身做的那些事情通通都抖落出来,到时候我们脸上都难看。

    白千赤不知什么时候跟着我走到了小区的花园中,默默地跟在我的身后。等我发现他的时候,他一直在四处躲避着阳光却又不肯离我远一些。

    我看到他这个样子好气又好笑。怎么会有他这么傻的?明明是一个鬼,见不得太阳,又何必这样一直跟着我?我走到他身边没好气地说了句:“你是不是傻,赶紧回去。”

    白千赤一脸委屈地望着我,小声地说:“我可能是傻,所以才比全世界都要爱你。”

    我的心莫名地抽.动了一下。

    他的话里就像是藏着蜜糖一样,缓缓地钻入我的心尖。

    如果上天是公平的,那我得到了白千赤这份真心,是不是必定会失去些什么。又或许我这么多年的苦难就是为了等待他的这一份爱。

    我故作不相信地说道:“说的比做的好听,你是不是对每个妃子都说过这样的话?”

    他忽然就走上前,把我逼到树下,单手撑在树根上,“我到底要怎么才能证明我对你没有说谎的能力?”

    突然,他就覆上了我的唇。

    我,这是被壁咚了吗?不不不,我被树咚了。

    这少女心泛滥的情节不应该是在谈恋爱的时候出现的吗?电视剧上都是演男女主角爱情最朦胧的时候,男主角把女主角壁咚然后彼此情感升温。怎么到了我们两个身上,顺序就像是随机抽牌般随意。我和白千赤堂也拜了,孩子也有了,怎么还搞这么一出?

    问题是,我的心跳的那么快。就像是寺庙里被敲击的铜钟一样,“咚咚咚......”地响着。我这颗不争气的心,你能不能别跳了?天天都能见到的死鬼也能让你心跳得那么厉害,以后还怎么面对白千赤?他岂不以为我被他吃定了?

    怎么办?这里是小区花园,人来人往的万一有人路过看到我靠在树上,他们会不会以为我是痴女?

    可是他的吻,就像是春天的花儿一般充满着甜腻的味道,让我舍不得推开他,只想要沉醉在这一刻的美好中。

    他忽然移开身子,坏笑地看着我说:“你怎么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要不要我接着亲?”

    我生气地把他推开,跑回了家。

    妈妈和安姚已经结束了见面时哭泣的场景,董老仙儿不知何时也到了家里。他一见到我就极其谄媚地问我:“那位?不在吗?小人就是听他的吩咐过来的。”

    白千赤?他让董老仙儿过来做什么?这老头三番两次地想要害我,我看到他那张脸就觉得恶心,加上今天在他家里看到那具女尸心里对他的印象就越发地差。

    忽然,白千赤出现在董老仙儿的面前,吓得他连连后退好几步,弯着腰卑躬屈膝的模样不敢抬头。

    “我让你准备的你都准备好了吗?”白千赤问道。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但凭吩咐!”董老仙儿恭敬地答道。

    他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他让董老仙儿准备了什么?妈妈和安姚也是一头雾水的模样,疑惑地看着董老仙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