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9章 闹哪一出

    将前期准备的东西准备好,我们一行人又马不停蹄的赶去到了董家,董老仙儿片刻没有停歇的,一到家就开始设坛施法,我和白千赤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次董老仙儿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提出要让我们回避。

    来这的路上,白千赤就告诉我,这董老仙儿虽然看上去不过就是一个江湖术士,但还是有些真本事的,他特意叮嘱我让我在董老仙儿施法的时候千万不要靠近安姚。

    按照白千赤的话来说,董老仙儿要施的这种阴术其实就是将亡魂强制留在阴间,阴人会借豆腐和香将亡魂凝聚,如果这个时候活人触碰,那两个魂魄就会对调。

    我一听当然是大骇,连连答应绝对不在他施法的时候靠近安姚半步,白千赤见我这么说稍稍放了心些。

    只见那董老仙儿最先是让安姚站在一块点上了香的水豆腐前,接着又将五牲的贡品放在最前面。所谓的五牲就是五种牲畜的肉,鸡、鸭、鱼、猪、牛,这五种贡品是作法的标准配置。

    我谨记着白千赤的话,站在离他远远的一个角落里,看着他对着一幅阎王画像又唱又跳,唱跳了一会儿之后接着又开始往铜盆里面烧纸钱,嘴里念念叨叨着什么。

    见我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白千赤凑过来在我耳边小声的告诉我,他这是在贿赂鬼差们,让附近的鬼差见到安姚的魂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听到这个说法顿时就乐不可支,没想到这阴间里竟然也有贿赂这一说,看来阎王爷管理得还不算太严,不然怎么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

    纸钱烧完后,董老仙儿站了起来,一只手拿着一个小白瓶,另一只手不断地用竹叶沾小白瓶里面的水往我和妈妈身上撒,嘴里还不断念叨着:“上有三皇,下有五帝,四路神佛,八路鬼怪,通通听我号令。安家有女初长成,一朝命损落黄泉,亲亲阿母思女怨,亲亲阿妹思姐愁,借身为团圆!”

    话音刚落,就看见原本虚无缥缈的安姚忽然变得清晰起来,成了一个有实体的鬼。安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抬起头时脸上满是激动的神情,我能看出来她这一次是真切的欢喜,不是假装出来的表情。

    作法一结束,妈妈第一时间就跑上前抱住了安姚,又是哭又是笑的,激动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我的好女儿,妈妈终于真真切切地抱住你了,终于能够摸到你的脸了,你知道妈妈这段时间有多想你吗?”

    安姚窝在妈妈的怀中也是泣不成声,她们俩默契的一起忽视了一旁的我,我目光黯然的望着妈妈,心中直觉悲苦万分。

    董老仙儿没有去关注实体化的安姚,径直走到我妈面前,叮嘱我们这三天绝对不能把房间的帘子拉开,也不能让安姚见到一丝的阳光,否则她的魂魄就会灰飞烟灭。而且这三天也不能让她接触水,一旦接触了就马上找一块水豆腐点上香让她站在前面,身形才能恢复。

    妈妈自然是一一答应下来,更向董老仙儿连连道谢,随后就用一件黑色的大衣将安姚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才和我们一起离开了董家。

    回到家中,我借身体不舒服之由躲在了房间内,妈妈顾着安姚也无暇顾及我,只是随便询问了我几句就让我回房休息了。

    我失落的回到房间里,就像失了魂一般走到床边,全身一软直接瘫倒在床上,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我们住的房子是零几年建成的老房子了,隔音特别的不好,加上妈妈终于见到了思念已久的安姚,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母女俩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即便是我关上了房门依旧能够清楚地听到她们两个的欢笑声。

    我将被子蒙在头上,想要将那些声音挡在外面,此刻的我并不想听到这些声音,它们只会让我觉得越发的心烦意乱。

    其实按理说我也是这个家的一员,姐姐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也应该为此高兴,应该和她们呆在一起说说笑笑才是,毕竟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和睦融洽。

    若是放在之前的话我一定会这样做的。

    但是现在的我真的没办法做到,没办法在姐姐对我做出了那些过分的事情后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伪装出做一个好妹妹的模样,平静地坐在妈妈面前关心姐姐这些日子过得好不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做不到,也不想去做。我躺在床上就连晚饭的时候也没有出去。

    我躺在床上,妈妈和安姚的声音零零散散的传进我的耳中,我翻了个身,闭上眼睛,想要借助睡觉屏蔽掉她们的欢声笑语。

    还没等我陷入梦想,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我在朦朦胧胧中直接从床上惊坐了起来。

    妈妈进门是不会敲门的,白千赤就更加不会了,那就只剩下安姚了。我整理了一下情绪,清了清嗓子,才对门外高喊了一句:“请进。”

    果不其然,安姚推门走了进来。我有些戒备的看着她,鉴于安姚和她做过的那些事情,我现在没有办法百分百的去相信她。

    安姚似乎是没有看出我的防备,一脸坦然的走了进来,直接坐到我的身边,不由分说的就抓起了我的手,一脸愧疚的看着我。

    见惯了嚣张跋扈的安姚,现在这种模样的安姚于我而言实在是有些陌生,我呆呆的望着她,不知道她究竟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不顾我打量的目光,安姚诚恳的凝视着我的眼睛,真诚的说:“眉眉,我仔细想过了,之前我做的那些事的确是太可恶了。作为姐姐,我不仅没有做到一个榜样的作用,反而还做出伤害自己妹妹的事情来。我这样的人,就应该下地狱才对。可是我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我心里对你有多嫉妒你知道吗?全家人都关注着你,就因为你从小就有阴亲。而我,必须要非常努力才能得到爸妈的关注,你只要随便做一个噩梦他们就会紧张的不得了。所有人都觉得你可怜,可是你哪里可怜?那个鬼不爱你吗?他在阴间是什么地位你以为我不清楚吗?而我呢?因为你而惨死,最后只能和一个平凡人在一起。凭什么?凭什么结了阴亲的是你不是我?我也是安家的女儿,我还是大女儿,凭什么爸妈的关注都在你的身上,凭什么所有好事都是你安眉的?”

    她说着说着,情绪一下子没能控制住直接就掩住自己的脸哭了起来,她哭得太伤心,泪水透过她的指隙流落在手背上,形成一条条弯弯曲曲的晶莹的小溪流。

    我张大了嘴看着安姚,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姐姐对我也有嫉妒,原来她也会嫉妒爸妈对我的过分关心,也会嫉妒我有这么疼爱我的白千赤。我之前一味的觉得妈妈偏爱她,不自觉的就忽略了我自己究竟拥有了多少,现在听她这么一说,我才忽然意识到我一直以为的不幸是多大的幸运。

    且不说白千赤是千岁爷,就凭他对我的那一份真心,我就应该感恩戴德。

    安姚还在继续哭着,她的模样依旧保持着生前美丽而又娇俏的模样,我看着这样的安姚,思绪一下子就飞了出去,想了许多。

    人果然都是自私的,就连我也不例外。我以前只能看到爸妈对安姚的好,但是却忘记了他们为了我牺牲了多少。

    此刻我突然有些痛恨自己的不懂事,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什么我就是想不清楚呢?或许我还没有为人父母,不知道他们对子女的心。我忽然想起小时候我们两个为了争夺爸爸的怀抱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想起去买裙子我们喜欢上了唯一的一件红裙子互不相让的时候,还有我们这些年来的无数次争吵,每一次争吵爸妈都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我们和好,也会费最大的苦心让我们两个都得到想要的东西。

    可是即便如此又怎样呢?

    我清楚的明白,不论是这桩阴亲还是我这么多年来所经历的种种,都不是能够轻易去承担的,我为了这一切,实在是付出了太多。安姚的这一番话将我所经历的艰辛全都轻飘飘的掩盖了过去,就好像我一直都很轻松幸福一般。

    我的泪水突然就涌了出来。对姐姐的愤怒和嫉妒在这一瞬间全都爆发了,我对着她哭诉道:“你喜欢你都拿去啊!你去经历一次我经历的苦难,尝尝我从小到大的苦楚怎么样?我们角色对调试试看!”

    听到我的大声责怪的话语,安姚猛地抬起了头,沉默的看着我,不哭了,也不出声了。

    全世界最清楚我经历了什么的除了妈妈就只剩下她了,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实在是不公平。

    安姚刚想要开口辩解,这时,妈妈突然冲了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就扇了安姚一巴掌。

    安姚脸上全是惊骇,用手捂住发红的脸颊不敢置信地望着妈妈,我也被妈妈的这个动作给吓到了,不明白我妈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