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1章 掐准时间上门来

    我深深的凝视着白千赤的双眸,他的眼睛里此刻似乎藏了太多的情绪,悲伤、痛苦和难以言说的复杂情感交织在一起。我望着这样的他,心猛地一下就变得柔软无比,像是有一滩温暖的泉水荡漾在心间。

    “好,我不管这件事。”我抱着他把额头抵在他的胸口,直到现在我依然习惯用这样亲密的方式依靠着他。就算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我也曾经怀疑过白千赤,但他仍旧是我最爱的人。

    我将脸在他的胸口上缓缓摩挲了几下,心中清明而又透亮。我明白,虽然我不像从前那般完完全全地相信他,但是这并不是意味着我对他有了二心,只是代表着很多事情我都开始思考了,而不是盲目地去听信其中的任何一方,我不想做一个不会思考的洋娃娃。

    可即便是这样,在我的心中还是存留了太多的疑惑,我不敢再拿出来去问白千赤,之前让他以为我不信任他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伤心欲绝我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样的伤害我不舍得再让他经历第二次。

    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用眼睛就能看得清楚的,双眼能看见的取决于他人想让你看到什么,而你自己能够看到什么取决于自己的心。

    我抬手捂住左胸口的位置,这里究竟在想一些什么呢?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每一次的心跳仿佛都掷地有声,或许我不该太过执着的去追求那些所谓的结果,有时候糊涂一点说不定可以更加轻松一点。

    白千赤的大掌在我的头顶上一下又一下的摩挲着,恰到好处的力道令我舒服的几乎快要睡过去,我也确实很快就陷入了睡梦当中。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洗漱好之后急急忙忙的就跑出了房间,想要去找姐姐谈心,结果刚一走到客厅就看到安姚正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

    “姐姐?”我看着这样的安姚心中疼痛的情绪愈发的加重起来小心翼翼的轻声喊了她一声。安姚浑身颤抖了一下,像是被我惊到了一般。她侧过脸看到我,脸上又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不知是我多心还是什么,我总觉得她的笑容里似乎蕴藏了几分苦涩,我努力压下几乎快要漫上来的难过,也对她扯出了一个笑容。

    我走过去在安姚的身边坐下,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抓住了安姚的手。她像是被我的这个动作给吓到了,瞪大了眼睛望着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笑。冰雪聪明的安姚又怎么不懂我的心思,片刻之后就回过了神,也对着我笑了笑,同时反握住了我的手。

    电视里放着不知名的广告,我和安姚窝在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她和我说了很多关于她在阴间发生的事情,每每说到伤心之处时她都会流下伤心的泪水,我无力改变她此刻的现状,只能抬手温柔的为她擦去泪水。

    关于她和莫伊痕的事情,她没有说太多,我也就没有细细追问。可是听她说了这些感情上的问题,我不禁也跟着思考了很多。

    姐姐她起初是因为寂寞才想要结阴婚,后来又是因为无依无靠才选择和莫伊痕在一起,每一个选择她都是有理由的,可是那我呢?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我和白千赤从相识至今的所有画面,我之所以和白千赤在一起最开始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无奈,与我相比他实在太过强大,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反抗他,也就只能一味地承受下来。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特别是从我爸去世之后,我和他的相处似乎渐渐变了一种感觉,我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产生了依赖,每每遇到我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我第一反应都是去找他帮我解决。

    依赖久了,最后才演变成了爱,现在的我已经能十分确定自己对白千赤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可是在另一层面上,我明白爱不能成为我一直依赖他的借口,依赖一个人就像是吸毒般很容易就上瘾,一旦上瘾就难以戒掉了。

    万一哪一天,他突然挥手离我而去,那时的我又该怎么办?还有他隐瞒我的一些事情,莫伊痕说的那些话或许有真有假,但是无风不起浪,如果白千赤真的对我完全坦诚,他又怎么会这样挑拨?

    我现在是真的害怕,害怕白千赤所隐瞒的是我所不能承受的。所以我才暗暗下定决心,在知道真相之前,我一定要更加强大,强大到无所畏惧,可以坦然面对那些躲藏在黑暗中的丑陋和污秽。

    安姚回来的这三天里妈妈几乎没有出过门,一直呆在家里陪伴着她。我们一家似乎也恢复了从前的模样,两姐妹说说笑笑,妈妈在一旁听着,时不时还会插上一两句。日子似乎就这样安静地过去,岁月静好的模样。

    有时候我也会恍惚中产生一种错觉,似乎安姚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一般,仿佛我们家一直都是维持着这样幸福而又温馨的状态。可是每每看到紧紧拉上的窗帘,我又再次被提醒,这三天的幸福生活不过是我们从鬼差手中偷来的短暂的假象罢了。

    再美的梦终究还是要醒的。

    三天的时间一晃很快就要走到了尽头。第三天的临近午夜,安姚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开始变得模糊,宛如一缕轻烟。安姚无措的看着自己的变化,表面上虽然依旧是一副开心的表情,但是我知道她心中一定十分不舍。

    一旁的妈妈将安姚的变化看在眼中,一直强忍着自己的悲伤和不舍,眼泪虽然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一直克制着不让眼泪留下来,只是双眼通红地望着渐渐消失的安姚。

    董老仙儿一早就知道安姚会在这时消失,掐准了时间上门来。

    “三日时限已到,安姚必须回到阴间去,请让小人亲自为安姚送魂。”董老仙儿还是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样,看上去一副谄媚的样子,不知为何,我看着他心里总是有几分不舒服的感觉。

    前几次发生的事情,让我的心里对董老仙儿生出了了几分忌惮之心,总觉得这老头一肚子坏水,我害怕他再做出什么坏事来,自然就不愿意让他给安姚送魂。

    “你会这么好心主动上门来做这个没有回报的事情?恐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吧。”我故意冷言冷语的嘲讽了他一句,想要借此试探看看董老仙儿是不是真的别有用心。

    没想到这董老仙儿听了我的话竟然也不恼,反倒是依旧一副极其谄媚的样子,仍然玩真要对我们说:“当然不会。只是做事要有始有终,既然安姚小姐是我请上人间的,自然也要我亲自送回去不然岂不是乱了规矩?”

    “呵,你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自己最清楚。我看董老仙儿您还是请回吧,我们这里请不起你这一尊大佛。”我对他的所言不为所动,态度极其恶劣地回道。

    其实我只是想要借助这样的恶语方式让董老仙儿路出马脚,刚想再下一剂猛药,却被我妈给制止了。

    妈妈连忙把我拉到身后,为了不让董老仙儿听到还特意小声地责骂我,戳着我的额头责怪道:“你真是不懂事,董老仙儿亲自来给你姐姐送魂,你不礼貌地接待人家就算了,反而还一直说一些有的没的的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将我的目的说出来,我不想让妈妈知道那些不好的隐情,另一方面也是担心一旦妈妈知道得太多了可能会招惹上一些不好的事情,这其实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妈没有注意到我的不正常,说完她就转过了身子,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对董老仙儿说:“小孩子不懂事,若是冲突了你还望海涵。”

    董老仙儿似是没在意的摆了摆手,看了看我又看向我妈,轻松的说了一句:“没事没事,孩子说的话,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我不悦的看着董老仙儿,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相信他的话,但是另一方面安姚又必须要在第三天太阳升起之前送回阴间,否则她将在人间永生永世地游荡,无法.轮回,做一个见不到阳光的孤魂野鬼。

    我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再说出让他不要送安姚回去的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董老仙儿做好了施法的准备。白千赤一直站在我的身边冷眼旁观,我想他或许是和我一样的想法,也没有办法轻易的去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

    董老仙儿很快就做好了准备,开始设坛施法。我正想在一旁紧紧的盯着他的动作,以防他捣乱,结果还没看几眼白千赤就把我拉到了房间里,还顺手将房门反锁了起来,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直到看见他甚至还用阴气做起了一道屏障,将我的房间和客厅做了一个隔绝,才觉得有些奇怪。

    “你这是在做什么?不行,你快让我出去,要是一会儿董老仙儿捣乱,没能让安姚成功的返回阴间的话可该怎么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