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2章 黑色大衣

    白千赤摇了摇头,一步左跨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他向我解释说既然之前董老仙儿在我身上施了阴魂术,虽然现在已经解开了,但是毕竟我和安姚还有着血脉的牵连,而且我本就是已死之人强留在人间,加上这几日我和她一直呆在一起,两个人已经有些魂魄相融的现象。

    如今董老仙儿送魂,如果我靠太近很容易就会受到牵连,若是三魂七魄一起被带走也就罢了,万一走了其中一部分,魂魄不全,神识不明,很容易再也找不回来。

    我听白千赤说了这其中的缘由,只觉得心里一颤,恐惧一点点的从心底蔓延上来。

    “所以他是知道了这些,所以才主动上门送魂的?”我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白千赤皱了一下眉,思考了这其中的可能性,过了一会儿缓缓的说道:“我看他今日献媚的模样,估计是害怕我将他做的那些事告诉阎王,所以才特意上门讨好。至于我们担心的那些事情,按他的道行应该暂时还是看不出来的,不过考虑到他为人狡诈,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我点了点头,对白千赤的话很是赞同,自然就乖乖的留在了房间里。

    虽然躲在了房间里,但是我依旧还是不放心在外面施法的董老仙儿,只好隔着房门偷听客厅里的声音。因为隔着门板的缘故,我听不太清楚,只能模模糊糊的听到董老仙儿蹦来蹦去的声音,还有不断地念叨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随后就是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些声音没能持续太久,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了妈妈的哭泣声,看来安姚应该是顺利离开了。

    白千赤也一直在关注着客厅里的动静,他站在我的身边,对我小声说了一句:“好了,看样子他已经施法结束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我们打开房门走出去,妈妈正一脸颓然地坐在客厅中央的地板上,怀里抱着这三天安姚一直穿着的黑色大衣,不停地哭泣着。

    三天里一直被紧紧拉着的客厅的窗帘也被拉开了,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映在妈妈惨白而布满泪痕的脸上,更为此刻的气氛增添了好几分凄凉。

    我知道,妈妈此刻心里一定很难受。这次和安姚分别,可能再无相见的可能了。我看着妈妈这么难受,也一起跟着难受了起来。

    白千赤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后,悄悄的抓住了我的手,轻声地在我耳边说道:“别太难过了。”

    他手掌上冰凉的触感渐渐地抚平了我心中的复杂情绪,我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我有时候不能明白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例如对姐姐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究竟是嫉妒还是埋怨?我不知道,也想不清楚。

    但是我唯一清楚的是,在知道了安姚已经离开我们的时候,我还是会忍不住的生出几分不舍和难过,这是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去控制的。

    或许我之所以看不清自己的心是因为我已经深陷其中,而白千赤却能明白我心里真正的想法,在我需要的时候安慰我。

    董老仙儿在客厅的角落里,默默地收拾作法的东西,看到我和白千赤从屋内出来,连忙上前弓着腰说道:“安姚的魂魄已经顺利送回阴间,若是没有别的吩咐,小的就先走了。”

    白千赤冷着脸,慢慢地靠近董老仙儿的身,悄悄地说道:“你的道行估计看不出我的真身,不过你若是再动安家人一根毫毛,后果……”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微微地张开手,一团幽蓝色的火焰立刻从他的手心中燃起。

    董老仙儿看着白千赤手上那一团蓝色的火焰,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双腿不停地抖动,颤颤巍巍地说道:“知道知道,小的明白。小的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他一把抱起来时带来的黑色牛皮包,慌忙地夺门而出。

    他跑出门口不久就摔了一个踉跄,我清楚地看到他的裤子上沾湿了一大片,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竟会被白千赤吓成这样,捂着嘴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这个时候,妈妈听到我的笑声才突然意识过来,董老仙儿没有和她打招呼就已经离开了,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迷茫的问我们:“董老仙儿怎么就走了?我还想要好好酬谢他一番呢。”

    我走到妈妈身边,将她扶起,没有细细的解释这其中的缘由,只是简单的解释道:“不用酬谢,他帮我们其实是别有用心。”

    妈妈一听我这样说立刻惊讶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看着我,不解地问:“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

    妈妈显然是没有相信我的话,她一边叠着安姚的大衣一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人家董老仙儿主动想办法让你姐姐呆在人间和我们相聚了三天,现在又主动地来给你姐姐送魂。他虽然是做了一些错事,但人生在世孰能无过,他只是失去了儿子一时起了歹心。妈妈觉得他不是个坏人,而且他帮了我们家这么多,也算是我们家的恩人了。”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妈妈对人的戒备心总是这么低,董老仙儿三言两语就能翻转她心中的想法。若是我现在再继续向她一味地解释的话,我妈不仅不会听进去,反而会继续像这样责怪我。

    我看着妈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无奈的看着我妈,这时,一直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白千赤突然开了口:“董老仙儿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妈,你以后务必还是离他远一些的好。”

    白千赤说这话之后难免还是受到了妈妈的一阵责怪,在妈妈看来董老仙儿就是我们家的恩人,如果没有他,安姚就不能在人间呆上三天,让她重新感受这天伦之乐。

    我不想看到白千赤被妈妈责怪,连忙解释道:“那老头之所以愿意帮助姐姐留在阴间完全是因为白千赤发现了他的秘密,若不然他还打算害我。妈妈你怎么能这么不明是非就开始责难呢?”

    妈妈愣了一下,估计是被我的态度吓到了,我很好会用这种语气对妈妈说话。说完我自己都愣住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时开始,已经会主动地在妈妈面前为白千赤说话。若是放在以前,我最多是沉默不语,从来没有打算改变妈妈内心固执的想法。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莫名的火药味,妈妈敌视的看着我们俩,就像是在看完全陌生的人一般,她面上失望的神色令我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她似乎在无声的说着,她面前的我们,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故意在污蔑董老仙儿一样。

    白千赤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他看着我妈的表情,还是平和的解释说道:“妈,眉眉是性子急,说话冲了些。我说那董老头不是好人也是有根有据的,并非胡言乱语。那日我和眉眉在董老仙儿的床底下发现了他床底下有一具藏着女干尸。我和他私下做了交易,他这才愿意帮忙。”

    妈妈的表情顿时一僵,一句话也说不出口,随后就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神色,显然是为她之前误会我们而感到了不好意思。

    好在白千赤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主,不仅没有和妈妈计较什么,反而宽慰了妈妈几句,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我心里倒是有很多疑惑一直解不开,为何董老仙儿会因为一具普通的女干尸就受白千赤的威胁,那具干尸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白千赤又知道些什么?他又为什么不肯将那些告诉我,这其中究竟隐藏了什么隐情?

    我疑惑的看着白千赤,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直接将这些疑问通通一股脑地全都倒给了白千赤,他听了之后想笑又憋笑地对我说:“你今天一天心不在焉就是思考这些?我还以为你背着我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思春呢?”

    我听了他的话,顺手就拿过一个枕头砸到他的脸上。我们俩都已经是什么关系了,每天同床共枕同进同出的,哪里有时间有别的男人,就算我想,条件也不允许啊!

    “是是是,我在想别的男人呢!看你这个死鬼一天天的都腻味了。”我故意顺着他的话开玩笑说道。

    明明只是玩笑话而已,但是我却在他脸上看到了一阵失落,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不知怎的,也生出了几分不开心的感觉。

    白千赤抱住枕头往里缩了缩,像孩子一样望着我,显然是真的有些担心地问道:“你真的腻味了?”

    他的眼神是那么真挚,蓝色的眼眸子凝视着我,我觉得我整个人仿佛都要被他看穿了一般。

    我的心里竟然有一阵抽痛,白千赤何等尊贵的身份,他不该是这样用这么卑微的语气对别人说话的,这已经变得不像他了。

    如果一个人能够轻易地伤害到另外一个人,不是因为他多么的厉害,而是那个人给了他机会。我现在就像是在肆无忌惮地挥霍着白千赤给我的爱,我认为的玩笑话或许会成为利刀刺入他的胸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