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2章 我愿给你我所有的阳气

    爱情为什么那么复杂,我真的想和他简简单单地在一起。可是我们两个之间总是夹杂着很多事情,让我不自觉地竖起芒刺保护自己,无意之间却伤害了他。

    “没有,我,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我低着头,不敢再看他。

    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低落的神色在脸上蔓延开来,小声地说:“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

    明明是他先挑起这样的话题,为什么最后还成了我的错?我真的是比窦娥还冤。上天啊,为何你不六月飞霜证明我的清白,我真想扇他两耳光。既然不喜欢开这样的玩笑,又为什么要主动说我在外面有男人?

    我有时候真的怀疑白千赤瞎了所以才看上我,还一直觉得有人会把我抢走。我特么一个已婚怀孕的妇女,谁还看得上我。都活了一千多年的鬼了,能不能凡事冷静点?

    我在心里默默地对他翻了个白眼,可是又耐不住看见这样的白千赤,只好爬到他身边撒娇的朝着他柔声说道:“我的大宝贝,不要生气了,你都活了这么些年了,在生气皱纹就出来啦。会更丑的,到时候我就真的嫌弃你了。”

    随后,我伸手捏着他嘴角边的肉往上提,做出了一个微笑的样子,想要借助这样幼稚的方式让白千赤放松心情。

    他抬起眼眸对上了我的目光,突然一把将我按到在床上,死死地钳住我的双手,胁迫的用强制的语气说道:“你只能爱我,你的眼里也只能有我。”

    我的双手被他反按在床上,他像是失了理智般将手嵌进了我的肉里,疼痛的感觉顺着手臂传到了我的心里。

    面对这样的白千赤,我不自觉的生出了几分害怕的情绪。

    我从来没见过他用这样的态度和我说过话,脸上带着独自对抗千军万马的孤傲和固执。

    “你弄疼我了。”我喃喃地开口,想要借此让他恢复正常。

    果然,白千赤听到这一句话,他迅速地放开了我,关切地问道:“没事吧?”

    我别过脸去,没看他。不知道为何,我觉得他最近越来越奇怪,对我有着近乎变.态的控制欲和占有欲。

    他到底在害怕什么?我不知道白千赤究竟在想些什么,我固执的认为,白千赤之所以不愿意告诉我,其实就是因为他不够信任我。

    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他最先开口说道:“你刚刚不是问我利用什么威胁了董老仙儿吗?我第一次见到董老仙儿就觉得他奇怪,后来我让鬼差们去调查了一番,又和你去了他家看了才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董老仙儿早就阳寿已尽,他本应该是一个死人才对。”

    死人?我不敢相信白千赤说出的话。那董老仙儿明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已经死了?难道他也有还魂丹?不可能,他这样低贱的阴人怎么可能会有阴间的灵物。

    白千赤继续说道:“有一种阴术名作‘借阴’。这种阴术极其诡异,我也是第一次见人使用。当时我看到那具干尸的样子就知道这死老头就是在用这种阴术,来延长自己在人间的寿命。”

    我突然明白了董老仙儿为何阳寿已尽却还没有死的真正关键。他和我不一样,他并没有真正地死去,而是使用阴术延长了自己的寿命。这种诡异的阴术我曾经听家里的六叔提起过,据说延长寿命的阴术有两种,一种就是像之前六叔背着我们使用的那种,养小鬼收集魂魄,另外一种六叔一直不肯告诉我。

    想必这董老仙儿就是用了后者。

    白千赤没在意我的突然放空,接着说道:“当时我们看着床底下的那一具干尸面目惊悚,干瘪得可怕,其实她死了不过两三天。”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了挂在董老仙儿衣架子上面的内.衣和裙子,当时我的确闻到了上面的香水味。在点了尸香的房间里,香水味还能留下来,的确不应该是死了很久的人。

    只是我们当时看到那具女尸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我在汉墓博物馆里面看到的那种死了近百年的干尸的模样,完全没想过她才死了不到三天。

    “那具女尸之所以会变成干尸应该是在临死的时候就被人瞬间吸走了大部分的阴气,连带着魂魄也没了。她手上还有脚上绑着的红绳子就是证据。”

    我被他说的话吓得瞬间失了魂。

    “那女干尸的阴气是被谁吸走的?”我问道。

    “在谁的床下自然就是被谁吸干的。”

    我真是一紧张脑袋就不清醒,既然董老仙儿阳寿已尽,使这种阴术的当然只有他一人, 难不成还是让早就死去的董学良吸走的?

    “不对啊,单单吸走女人的阴气就能延长寿命了?那这也太简单了。”我接着问道。

    白千赤摇了摇头说道:“世界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借阴’这种阴术只合适道行高深的阴人,这种人算命极其厉害,知道自己阳寿将尽,在死之时故意撞鬼。”

    “故意撞鬼?”

    我突然发现我对这些阴阳鬼术了解的还是太少了,和白千赤在一起总能遇到一些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新奇事物。看来我以后要花些时间恶补一些相关知识,不求精通,但求在关键时候可以自保才行。

    “对,就是故意撞鬼,这种阴人故意让鬼附在身上,二者合为一体。我之前让鬼差们调查过这个死老头,据说他在董学良那小子死后有一段时间性格大变,想必就是那段时间让鬼附上身的。”

    “那和吸死去女子的阴气有什么关系?”我着急地问道。

    “你别急,听着我慢慢和你解释。”他顿了一顿,接着说道:“鬼是至阴之物,原本是不能出现在人间,但是借着将死之人的身体就可以在这人间畅通无阻。不过,有一个弊端,就是人间毕竟还是阳气过重,会消耗他们自身的阴气,所以他们一般都会借着和女子算命的契机引诱女子上床。”他望了我一眼,脸上突然冒出两朵红晕,咽了一口吐沫星子,不自在地换了一个坐姿才继续说:“他们会把女子强.奸至死,这样女子身上的阳气通过交.合滋养了本该腐烂的身躯,而后他们又将女子的尸体放到床下吸食阴气,延长鬼的‘寿命’。”

    我惊骇地说不出一句话。

    怪不得我在董家院子闻到了那一股腥臭的味道,我还以为是我闻错了。其实我原本嗅觉没有这么好,可是自从死过一次从阴间回来之后我就发现自己身上的五感突然像是开了窍一般,比先前灵敏了许多倍。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看来这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一种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世界上竟然有如此自私恶毒的人,为了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竟然让无辜的女子为此送命。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到底还有多少的不堪和肮脏。

    我一直以为只要自己保持这一颗善心,世界也一定会报以一颗善心。现在想想,很多时候我们根本防不胜防,万一不幸发生了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概率就是百分百。

    白千赤见我不说话,以为我是害怕自己也会遇上这样的事,宽慰道:“你不用担心,这种事肯定不会发生在你身上。那些阴人一般都会寻找心存强烈的贪欲的女子,这一类女子一般都是对生活现状感到不满想要求助鬼神才会进了阴人的圈套。”他想了一下又接着说:“还有你的朋友高莹,她身上还附着千年女尸,更加不用担心。”

    我把头靠在白千赤身上,没有说话。

    心存贪念,他怎么能够笃定我心里就没有贪欲呢?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无欲无求,其实我想要的太多了,我想要活着我也想要和他长久地在一起,还有很多很多我没有表露出来的欲.望。这些贪欲全都在我的心底盘根错节,正渐渐地吞噬着我的理智。

    或许,他比谁都清楚我心中的欲.望,他的笃定不是因为认为我无欲无求,而是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能够保护我的周全。

    “我没有担心,只是有点害怕。”我把头深深地埋到他的怀里喃喃道:“我以前只是怕鬼,现在我觉得人也好可怕。”

    “噗呲”他忽然笑了,用手轻轻地勾起我的下巴坏笑道:“怕鬼?意思是怕我咯,那你还往我身上靠那么近,不怕我把你的阳气吸干?”

    这个笨蛋调戏人都不会,脸上还是小孩捉弄人得逞的模样。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有双重人格,怎么平时那么的英俊潇洒,某些时候却傻的要命。

    还是让我来调戏他好了。

    我坏笑道:“我不怕,因为我要把你的阴气全都吸干。”

    他一怔,我已经把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对准了他冰凉的嘴唇亲了上去。

    像是冰凉的溪水流淌而过,也像是春雨绵绵,他的身上总是有种让我上瘾并且愿为此沉迷的气息。

    此刻,我忽然觉得就算我的阳气被他都吸干了也无所谓。我爱他,爱得心甘情愿,愿意赴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