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3章 轻微水肿

    白千赤这一次的亲吻很温柔,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很快就迷迷糊糊的没了意识,陷入了睡梦当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了关于董老仙儿吸食人阴气的事后,睡着之后我的脑海里不断闪现那一具干尸的模样,甚至详细的脑补出了她是怎么被一点点吸干阴气,最后变成了一副干瘪的模样。

    那具干尸的模样不断的在我的梦中出现,就像是纠缠不休的梦魇,我似乎在一个漫无尽头的空间里奔跑,后面就是那具女尸在不停的追赶着我,我一步也不敢停歇的向前奔跑,却怎么也甩不掉她。

    豆大的汗珠从脑门冒了出来,我的双腿发酸的紧,每一步都沉重得像是灌了铅一般,但是心里的恐惧却在不断的叫嚣,大脑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丝毫都不敢有所松懈。

    突然之间,我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就忽然向前扑了过去,我惊恐的朝身后看去,那具女尸距离我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追上了我。

    “咚咚咚……”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直接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猛地睁开眼睛,我心神有些慌,还没完全从之前的梦魇中回过神来。

    我慌乱的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耳畔还能听到左胸腔里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背后的衣服全都被汗打湿了,湿津津的一片,冰凉透心。

    我心里空落落的,门外的敲门声还在持续,一声又一声的在耳边响起,直叫人觉得烦扰不堪。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叶浮萍找不到支点一般,伸手往旁边摸过去,摸索了两下直到碰到了白千赤,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一些,翻了个身子就朝着白千赤的怀里缩去。

    我闭上眼睛想要装作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昨夜送魂折腾了一夜,而后又和白千赤亲昵了好一阵才睡下,好不容易入了梦乡之后又一直被噩梦缠绕,几乎可以说是一夜没睡。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这么不识相,大早上的就来扰人清梦。

    我像小猫一样蜷缩在白千赤的怀中,身子因为受了惊吓不自觉地一颤一颤的。我的动静加上门外的敲门声,早就将白千赤给吵醒了,他低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你这个胆小鬼,昨晚还说要吸干我的阴气呢,怎么现在听个敲门声吓成这个样子了?”白千赤笑眯眯地看着我,调笑我问道。

    我扔了一个超级大的白眼给他,心下暗暗腹诽,我从小就害怕鬼,这点白千赤当然是知道的,可是他明明知道竟然还要取笑我,摆明了就是在看我的笑话,我又怎么能咽得下这一口气。

    更何况,要是真说起来我会怕鬼的缘由,还不是因为他在我小时候总是一言不发地跟着我,没事就摆着一张扑克脸,特别是还在我年幼无知的时候对我做那些羞羞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怕鬼……

    一想到白千赤在我们初识时对我做过的那些,原本存在脑海里的那些恐怖的场景迅速换做了旖旎的情事,不可控制在我的大脑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只觉得脸上仿佛有一团火在烧一般,整个脸颊都开始发烫。

    我情不自禁的将双手贴在脸颊上想要降温,可是掌心却也是烫的吓人,根本就没有起到一丁点降温的作用。

    白千赤狐疑的盯着我烧红的面颊,露出几分疑惑的神色:“眉眉,你的脸怎么突然烫了起来?不会真的被吓坏了吧,你可别吓我。”他在发问的同时用手轻轻贴上了我的脸颊,一脸关切地问道。

    我望着白千赤真心实意在为我担心的神色,不知怎的生出了几分心虚。心虚的同时又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我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竟然动不动就开始幻想这些事。还好白千赤没有察觉到,要是被他知道了,肯定又该要笑话我了。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越想越觉得害怕,连看都不敢再看他,避开了他关切的目光。此刻我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想要做一只窝囊的鸵鸟,可以把自己完全藏起来。可是在床上我哪里能找到地洞,我只能自暴自弃的低着头往被窝里钻。

    白千赤看出了我的动作,眼看就要拉住我了,我连忙滑进了被子里,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另一边又担心他会不折不挠的继续捉弄我,只好出声求饶。

    “我就是害怕,你就不要吓我了。”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突然娇嗲了起来,说出口之后连带着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惊在了原地动弹不得。我原来的身体的构造是坏掉了吗,还是偷偷的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变异?不然我怎么突然开始变得那么软萌?

    我暗自在被窝里惊诧着,完全没有察觉到外面的白千赤早已经虎视眈眈的了,他趁我出神不注意的时候,猛的一下翻开了被子,我因为忘了防备他,手上自然就失了力气,轻而易举的,我整个人就被暴露在了白千赤的视线当中。

    我愣愣的看着他,大脑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着白千赤就忘了要说的话和该做的动作。白千赤看上去似乎很是欢愉,嘴角一直挂着一抹宠溺的笑容看着我,感受到了这样的目光,我感觉自己随时都能沉溺在他的眼神当中。

    “现在不躲了?嗯?”他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几乎是在听到他的话的一瞬间,我整个人就像是着火一般烧了起来,身上的温度急剧升高,脸上也越发的烫了。

    我这副模样似乎是取悦了他,我敏锐的察觉到他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下一秒我就感觉到他冰凉的指尖在我的脸颊上滑过,他所特有的冰凉的温度于现在烧起来的我,无疑是最好的灭火剂。

    我像是忘记了自己前一秒还在为自己发出的娇嗲的声音而苦恼,只想和他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每当白千赤用手轻抚着我的脑袋,温柔的眼神望向我的时候,我真的就只能用细细的声音和他说话,我想要贴近他,想要在他怀里撒娇。

    明明我现在早就已经不害怕了,但我还是想要在他的怀里娇嗔,似乎在他面前我可以一直做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无论是撒娇还是任性,他都会无止境的包容我。

    房间里涌动着甜蜜的氛围,我们都很享受这一刻的宁静。我看着白千赤的双眸,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一瞬间暂停,抛开他的身份和我心中的那些顾虑,我们于彼此而言就是单纯的伴侣,这样该多好。

    我正出神的想着,屋外传来了妈妈开门的声音。

    “安姐,这么早过来你们是不是都没起呢?安眉呢?来来来,这是我从乡下带回来的芒果,特地给你们送来尝尝。”门外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侧耳听了一下,是邻居郑阿姨的声音。

    我们从白旗镇出来就一直住在这个小区,郑阿姨一家是在我们住进来之后第二年才搬进来的,家里还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儿。

    郑阿姨这个人,为人倒是很热情,搬来第一天就对我妈妈安姐前安姐后地叫。其实这一片的人都叫我妈妈安姚妈或者安眉妈,只有她一个叫安姐的,而且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样。

    郑阿姨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时不时给我们送一些乡下带回来的东西,因此我们一家对她的印象都不错。但是这郑阿姨千般好万般好,却有一个我很不喜欢的点,那就是她这个人特别喜欢拿我和她女儿比较,像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其实最讨厌这种家长间的比较了,久而久之,我和她女儿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搞得有点僵。

    白千赤见我不耐烦的撇了撇嘴,无声的用眼睛发出了疑问,我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随后继续听着门外的声音。

    “安眉啊,她还在睡呢,这孩子就是懒。”妈妈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笑意,随后就听到她大喊,“安眉,快起来,你郑阿姨给你带大芒果了。”

    听我妈这么一喊,我的嘴角顿时就撇的更厉害了。我意犹未尽地推开白千赤的怀抱,拖拖拉拉的从被窝里钻出来,不耐烦地穿上衣服。

    奇怪的就是这个郑阿姨一进门我的左边下眼皮就跳个不停,直觉告诉我应该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可饶是这样我还是要出去面对郑阿姨。

    大门“嘭”的一声被关上了,看来郑阿姨是要和妈妈再聊聊天,她们俩每次聊天对我都没什么好事,我暗暗留了个心眼,心想着这一次一定要稍微注意一点。

    我洗漱完毕才走到她们跟前微笑地打招呼。长辈们就是有喜欢没话找话聊的客气,明明郑阿姨才回乡下两个月不到,结果一看到我开口就夸我长高了又变漂亮了,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

    我无措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明明还是和两个月前没有什么出入,甚至可以说是还不如两个月之前。毕竟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事,我忙得根本就没空敷面膜,再加上因为怀孕我身上有轻微的水肿,若是仔细看不仅没有变好看反倒是应该丑了很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