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4章 算命人

    真是虚伪。我暗自在心里说了一句,对于郑阿姨愈发的喜欢不起来。

    不过我没有戳穿郑阿姨的客套话,依旧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也说起客套话来:“谢谢郑阿姨的夸奖,我觉得你才是越来越好看了,再这么美下去,以后和彬彬姐走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

    郑阿姨闻言果然掩着嘴笑了起来,眼角上的皱纹把厚厚的粉底都挤落了不少,我一见心中更是觉得厌烦,只是面上依旧装作乖巧的模样。

    “还是我们眉眉说话嘴甜,要是我家彬彬说话有你这么好听,早就该找到男朋友了。唉,你说她都这么大了,总是在家晃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尽早嫁人的好。”郑阿姨开始说的时候还是笑着的,结果没说两句脸就拉了下来,一脸苦恼。

    彬彬姐是独女,从小就受父母的宠爱,人长得也十分俊俏,在我们小区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只不过她对学习不太上心,前两年考上了一个大专学校,读了一年就辍学了。他们一家也觉得女孩子不用读太多书,赶紧嫁人才是正事,也就没让她再继续读下去。

    从去年开始郑阿姨他们就一直给彬彬姐安排相亲,只盼望着能把这个女儿给嫁出去。彬彬姐从小娇惯大了,想要什么家里都会尽可能的满足,虽说只是一个小康之家的孩子,却活脱脱地被惯成了公主。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这不一年下来相亲对象倒是挺多的,真正谈下来的却一个都没有。

    我对于彬彬姐这种眼高手低的心理其实是有些看不上的,但是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我作为一个外人哪有插嘴的余地,我自然也不会去自讨没趣。

    “彬彬姐长得好看,一定能找到一个高富帅娶她的。再说了,彬彬姐也就大了我两三岁,不急着现在就嫁人,慢慢来总归会遇到好的。”我不愿郑阿姨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宽慰了几句,希望借此她能转到其他话题上。

    郑阿姨叹了一口气,似是没有听懂我的言外之意,脸上依旧一副苦相说道:“眉眉你有出息,考上了大学,以后肯定能遇到好的。可是我们家彬彬不一样,只能趁着年轻嫁个好人家,以后才能过上好日子,你说对不对嘛?”

    我被她问得哑口无言,犹如鱼刺在喉说不出话来。从小到大,妈妈就教育我要好好学习,想要得到什么就通过自己努力去获取,不要总是想着靠别人,我的价值观就是这样的。

    即便是现在,我还是尽量克制自己去依赖白千赤,我不希望成为他的负担。好的爱情是双方互相帮助互相进步,而不是一方将希冀寄托于另一方。这样不是爱,是吸血鬼的索取。

    夏虫不可语冰。我不愿和她关于这个话题多说下去,自然也不会将我内心的真正想法说给郑阿姨听,随即转话题问道:“那彬彬姐有没有遇到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郑阿姨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似乎在嘲讽我的天真,我看见她这个微表情一愣,还没明白过来就听到她语气颇为无奈地说道:“这年头找男朋友又不是买白菜,还能挑自己喜欢的,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就算不错啦!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可就什么都不是了。别看彬彬现在才二十出头,要是不趁现在赶紧找一个合适的,等新的一批小姑娘长起来就没有我们家彬彬什么事了。”

    什么歪理,还一套接着一套的,大写的封建传统,直女癌一个。

    我看着郑阿姨理直气壮的模样,抑制不住心中的不满反驳道:“难道我们女孩子就不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非要赶在三十岁之前嫁出去?”

    话音刚落,我的手臂就被妈妈狠狠地掐了一下,她冲我做了一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和郑阿姨顶嘴,我其实说出口之后也有些后悔,只是我后悔的是和郑阿姨这种人说这些,而不是后悔我的想法。

    见我没有再出声,妈妈也就没有对我再说些什么,随后转向郑阿姨赔笑道:“彬彬她妈,你不要介意哈。我们家安眉有时候就是说话不动脑子,她还小,哪里懂得那么多道理。”

    “不会不会,我怎么会和小孩子计较。”郑阿姨瞥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又继续说道:“安眉这孩子就是在学校呆久了,不知道社会上发生的事。我就说女孩子家家的,还是不要读太多书。你看现在网上说的那些大龄剩女不全都是一些死读书的女孩子吗?读到了硕士、博士,读完都三十岁了,出来谁还要?女人在二十六七就该生孩子了,不然身体的营养就跟不上了。”

    郑阿姨一边说着脸上有露出了那幅理直气壮的表情,看着真是叫人恨的牙痒痒。

    我肚子里真的有一大段的话想要反驳她,要不是有妈妈拦着我,我一定会把她说的哑口无言。世界上就是有太多人觉得生孩子是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情,仿佛女人拥有事业就是离经叛道。而且最可怕的不是男人认为女人该这么做,而是有很大一部分女人也这么认为。

    我知道此刻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可是我却不能反驳她,只能将那些话全部都憋回肚子里。

    白千赤一直都在我的旁边待着,将我们的话全都听进了耳中,见我脸色不对,悄悄地在我耳边问:“你是不是不想这么早就结婚生子?”他询问的语气显得有点卑微,似乎是在试探。

    我闻言转过头去看他,白千赤的表情仿佛是在告诉我他在害怕,他害怕着我和他成亲其实不是自愿的。

    人的一生又有什么事情是说的清楚的呢?我本来的确不愿意这么早就结婚生子,至少在我原本的人生规划上不是这样的。但是他的出现就像是一场意外,打破了我原本的计划。然而我是愿意和他结婚生子的,我只是不喜欢郑阿姨这一套套女人就该在三十之前嫁出去、天生就该结婚生子的歪理。

    只有爱一个人,才会有耐心去容忍对方的缺点才能厮守一生。而作为一个女子,也只有深爱一个人才愿意受十月怀胎的苦生下属于两个人的孩子。

    没有什么理所应当天经地义,这些都是源自于爱。

    不过这些话我不能现在就告诉白千赤,我偷偷地抓住了他的手,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我相信,他懂。

    果然,白千赤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神情,双眸清亮的望着我,我感觉自己似乎随时都能沉醉在他的眼神里。

    我完全忘记了郑阿姨此刻还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坐着,要不是我妈暗中戳了戳我,恐怕我还会继续和白千赤互诉衷肠。

    还好郑阿姨的目光被电视里的一档广告给吸引过去了,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她再转过头的时候我已经再次坐直了身子看着她了。

    妈妈坐在我身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打圆场一般的说:“彬彬妈,孩子哪里懂我们当妈的苦心。我当年也是二十六七生的孩子,那时候身体好,不容易落下病根。”

    “对啊,我也是这么和我们家彬彬说的。”说着,郑阿姨忽然神神秘秘地靠近妈妈身前,面露微笑激动地说道:“我们家彬彬不是一直没着落吗?前几天,我们同学会里的一个老同学介绍了一个很灵的算命人,听说他能够带来好姻缘。”

    算命人?女子?这两个词飞快在我的大脑中敲响了警钟。

    我脑海里第一时间冒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彬彬姐不会被别有用心的阴人骗去“借阴”了吧?

    不会的。我摇了摇头,平复了内心的担心。

    前段时间我和白千赤出门遇见过彬彬姐,他还说彬彬姐头顶福星,阳气极重,是传说中即便走夜路靠墙也不会撞鬼的命。既然是不会撞鬼的命,不至于年纪轻轻就死了,他也从来没和我提起过彬彬姐是短命的面相啊。

    看来我真的被这些鬼给吓怕了,现在随便听到一件事都能往那方面想过去,真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啊。我苦笑着望了一眼白千赤,刚想和他说我刚才冒出来的想法,本想是当个笑料说给他听的,结果却看到他正皱着眉头凝视着郑阿姨。

    看见白千赤这样的表情,我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彬彬姐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虽然我们两个因为大人们时不时的比较关系闹得很僵,但是我心里一直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希望她能够好好地。我经常看见她在小区下面喂养流浪猫和流浪狗,她一个这么有爱心的女孩子,怎么会……

    “那个算命人是不是姓董?”我心下担心,连忙开口问道。

    郑阿姨不假思索地说道:“不是,可是他是姓什么来着,让我想想……”她挠着头思考了好一会儿,喃喃自语道:“我怎么就记不起他姓什么了,年纪大了脑子就不好使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