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5章 白发送黑发?

    不是姓董就好,这城市里总不能除了董老仙儿以外还有别的阴人也在用“借阴”这么邪门的阴术延长寿命吧?

    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

    “郑阿姨,想不起来就算了。”我说道。

    郑阿姨皱着眉头还在想着,“我怎么就偏偏想不起他姓什么呢?方才彬彬出门还和我说过来着。”说话间脸上苦恼的神色一直都没有消去过,显然是真的很苦恼。

    妈妈递了杯茶到郑阿姨面前,安慰她说道:“喝杯提神茶,醒醒神。我最近做事也老是忘事,手上刚拿着的东西转眼就忘了。我们这个年纪比不得孩子们了,忘东忘西是常有的事情。”

    郑阿姨接过茶,喝了一口,说道:“也是,我们终归还是老了。活到这个年纪我也别无所求了,只希望看到我们家彬彬赶紧嫁个好人家。这次她去见那个高人,一定能找到好姻缘。但愿这次顺顺利利,把她嫁出去,我也就可以等着抱孙子了。”

    说着她忽然又把目光投向了我,开玩笑地对我调侃道:“我们眉眉要上大学了,是不是也该找一个男朋友了。”

    霎时间,在场的我、妈妈、白千赤,脸上都露出了不同的但都是出于讶异的神情。

    我刚想开口,就被妈妈瞪了一眼,示意我不要乱说话,我只好闭上了嘴,担心的扭头看向白千赤。

    我妈用笑掩饰尴尬说道:“我们家眉眉还小,我还想她多留在身边几年。我不急不急……”

    白千赤脸上闪过了一丝落寞,故意把脸别过一边不看我,看着他的后脑勺我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酸酸涩涩的,有些不舒服。

    我知道他心里一定不是滋味,但这又有什么办法。我和他始终是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的,世人有多少能够接受人鬼相恋?自古以来,多少文人笔下人鬼相恋的故事都是悲剧,只希望我和他能够有一个美满的结局。至于能不能让世人所接受,我已经无所谓了。

    再说了,我们俩个在一起,只需要我们两个人高兴便足够了,不需要他人在我们之间说三道四。无论他是人是鬼,只要是他白千赤,我安眉就会一直跟着他,不离不弃。

    只是他的样子,似乎真的很在意我不能把和他的恋情公之于众。

    我轻轻地扯了一下他的衣角,他对我无奈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脸上还是苦涩而又落寞的表情,让人看在眼中好是觉得心疼。

    “哎呀,安姐,你可不能这么想。眉眉也这么大了,差不多就该找个男朋友了。”郑阿姨转过脸堆笑着对我说:“我们眉眉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告诉阿姨,我认识不少好人家的男孩子,给你介绍一个?”

    郑阿姨的语气很是热情,脸上的笑容几乎都快成了一朵盛开的花。

    我在心里偷偷地翻了一个白眼。上次我见过彬彬姐其中一个相亲对象,人吧长得也就还可以,主要是人没什么内涵,一看就像是一个暴发户,脖子上还带着一条特别粗的金链子。他和彬彬姐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副没素质的样子,车子乱停不说,我还看见他在小区花坛里吐了一口吐沫星子。总之我对他的印象特别差,还好彬彬姐没有和他在一起。

    再想想郑阿姨的三观,我就能知道她口中说的那些好人家是什么样的。无非就是一些拆迁户、暴发户,总之满身的铜臭味。嫁去那些人家,说的好听是富太太,说的不好听估计就是高级保姆了。又要你上的厅堂下的厨房,还要你生的了男孩,关键是一个还满足不了他们,还得要俩。我真怀疑他们家是不是有皇位要继承。

    不过,难得郑阿姨这么热情,我还是要给点面子给她的。我稍微想了一下,微微露出了个笑容,对郑阿姨说道:“郑阿姨,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交一个男朋友了呢!”

    我的话一出口,妈妈和白千赤脸色都变了。

    妈妈一直拉着我的手,不停地给我使眼色,示意我不要再说了。

    不行,我偏要说。

    我内心的小恶魔突然被激发了,特别想要做一些坏事。例如逗一逗价值取向有问题的郑阿姨。

    我继续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对郑阿姨说:“就像您说的,我读的书多,所以要求可能有点高,你不要介意哈。我想要的男朋友要至少比我高一个头,这样我就可以埋在他的胸膛撒娇,还要长得白净,我不喜欢皮肤黝黑的人,最好是有好看的眼眸,琥珀蓝的那种。而且,我还希望他能够随时随地在我身边,通达古今,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郑阿姨听完我的话脸都黑了,干笑着说道:“安眉啊,你这要求不是一般的高,看来阿姨真的不能帮你了。但愿你照着这样的要求能够早日嫁出去。”

    我在心里嗤笑,我早就拜堂结婚了好不好,孩子都怀上了。白千赤悄悄的刮了一下我的鼻尖,这个小动作顿时让我心中一片甜蜜。

    妈妈也憋着笑脸都涨红了,还要替我和郑阿姨说:“别管她,这孩子书读多了,太有主见了。我都管不了。”说完还转过脸小声地对我说:“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不许这么调皮了。要给长辈点面子,你这么说让郑阿姨怎么下的来台。”

    下不来台就下不来台,谁让她在我家大肆宣扬一些我不喜欢的观点。这种人就是平时好听的话听太多了,现在就应该听一听新时代的心声。

    我说的那些要求全都是照着白千赤说的,长得高、俊俏、随时陪伴、无所不能。都是他在我心中的印象,世界上除了他,没有谁能够满足我的这几点。他是独一无二无法复刻的存在。

    他最在乎的不就是我没有把和他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别人吗?我现在就大大方方地告诉郑阿姨我想要的男朋友就是这样的,变相地在表露我自己内心。我已经告诉别人了,我要和他这样的相爱相守。

    白千赤一脸高兴地看着我,眼眸里似乎要开出花来,抑不住上扬的嘴角正向我宣示他心中无尽的喜悦。要是将是有尾巴,我想他的尾巴现在一定是在身后不断地摆动。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把脸别过一边,其实心里在暗戳戳地偷笑。他总是在我面前表现的很自卑的样子,我其实心里很难受。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不能确定我心里对他的爱,或许和我不能确定他心中对我的爱是一样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我们都把对方放在了心中最重要的地位,又惴惴不安地担心对方不够爱自己,害怕自己做的这些都是不值得的。

    这种幼稚的行为,估计就是爱情。

    妈妈和郑阿姨俩个又寒暄了几句,这一次我没有再开口,只是装作乖乖女的模样在一边静静的听着,没过一会儿郑阿姨觉得无聊,就借口走了。

    郑阿姨一走,白千赤立刻现身皱着眉头对妈妈说:“刚刚走的那人……”他的话没说出口,反而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我才想起刚刚郑阿姨说的那件事,要是彬彬姐去见的算命人是像董老仙儿那样专吸女子的阴气以求长命的阴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彬彬妈怎么了?”妈妈着急地问。

    白千赤坐到沙发上,摸了一下下巴,说道:“刚刚那位郑阿姨自身倒没什么,她脸上长着一对三角眼,鬼见鬼怕,不会有什么大事,是可以终老的面相。只是……”

    “只是什么?”妈妈急忙问。

    白千赤面露为难之色,似乎很不愿意说的样子。他从来就不喜欢多管闲事,今天也是被他看到了多嘴罢了。现在话到嘴边,说与不说,都全看他自己。只是我和妈妈话听一半,想着和郑阿姨又是邻里邻居,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干着急。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开了口,“刚刚那个女人,我看到她额头上有一股煞气压在她的双目之前。正所谓双目前,正是人眼前最关注的地方,从她的话中我想她最关注的也应该是她的女儿了。”

    “对对对,彬彬他妈最关心的就是她唯一的女儿彬彬了。”妈妈连忙说道。

    我的心下一沉,白千赤这话不是想说彬彬姐有什么事吧?

    “彬彬姐难道会出事?不应该啊,死鬼你忘了吗?上次我们俩还遇见她来着,你说她阳气重,不会撞鬼。”

    我这话一出口,忽然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不会撞鬼,不代表不会遇到人。世界上比鬼更可怕的往往是人。

    我定定地望着白千赤,等着他的回答。

    可是下一秒他的回答,却让我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冰凉一片。

    白千赤若有所思道:“依我看,她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