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6章 他已不是佛

    白千赤的话像一记重锤重重的打在我的心上,发出持.久不歇的回响。

    “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惊骇地望着白千赤,不敢置信的问他,“你的意思是,彬彬姐会死吗?”我艰难的将这句话问出口,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白千赤,多么希望能从他的口中听到否定的话语。

    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如我所愿,白千赤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眼睛里藏了太多不需要言说都能懂的复杂情绪。

    我瞬间就懂了,这一次彬彬姐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我目光涣散的看着前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我认识彬彬姐算起来也有七八年了,我们两个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这么多年相识的情分在这,我要是不知道这件事倒也无所谓,可是既然我已经知道她会有此劫,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么往火坑里跳。

    我着急了好一会儿,可是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混乱,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只好求救的看向白千赤,向他央求道:“千赤,彬彬姐和我也算是从小玩到大了,你能不能想办法救救她。虽然郑阿姨这个人有时候一些为人处事我不太认同,但是我对她这个人本身的看法还是很好的,她也经常帮助我们还常常给我们带好吃的,彬彬姐是她的独女,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她可怎么撑的过去。”

    妈妈站在一边也听到了白千赤的话,眼圈都红了,声音哽咽的附和道:“小白,安眉说的对,你就帮帮彬彬这个孩子吧。我也是失去过自己的孩子的母亲,我知道那种钻心的痛有多难受。再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我们知道了会有这样不幸的事情发生,就应该去阻止而不是放任它发生。”

    妈妈大概是说到了伤心处,泪猛然从眼眶中冲了出来,一滴滴地滴落到衣衫上,晕开成一个个圆形的深色水晕。

    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也许是手上的力气使大了,眼角被她擦红了,一抹飞红看上去分外的惹眼。我心里也是酸的不行,听了我妈现在又提起安姚,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前两天姐姐还在家里的时候的欢馨景象,现在只觉得家里分外的冷清。

    “要是当初有人能够救我的安姚一命,哪怕他要我的命我也愿意给他,可惜……”话还没有说完,就因为止不住的哽咽打断了剩下的话语。我妈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我能猜出她未说出口的话语想要表达些什么。

    妈妈又勾起了安姚去世的伤心事掩面开始哭泣了起来,关于安姚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再去安慰我妈才好,姐姐就像是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一直挡在我和妈妈之间,我能够遥遥的看到她,却无法真切的触及到她。

    “是啊,”我不再看妈妈,转而将目光转向了白千赤,继续向他央求道,“妈妈说的也是我心中所想的,你就想想办法帮帮彬彬姐吧。”

    白千赤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看了看一旁还在止不住哭泣的妈妈,又见视线转回到了我的身上,双手摊开无奈地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不能插手人间的事情,凡人自有自身的命数,我不能插手。”

    白千赤说的道理我都懂,人有人自身的命数,这都是从出生的那一天就定好的,不论在成长以后会遇到怎样的际遇,实则都是在按照那条既定的路线行走。

    有些人看似无辜,遇到了鬼亦或是阴人迫害,但不过都是前世因今世报罢了。这是人间和阴间的平衡联系,别说是白千赤了,就算是阎王爷也是不能擅自改变的。

    正因如此,彬彬姐平时时运这么高,如果这次真的被阴人骗了,也一定是因为她做了什么事情种下的孽苗现在发芽结果了。

    可是话虽是这么说,难道就真的要让我这样白白的看着彬彬姐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而无动于衷吗?

    我扪心自问是做不到的。

    白千赤的脸色依然揪在一起,我盯着他的脸,忽然就想起了他之前在阴间答应阎王的那些话,心里越发开始变得纠结起来。

    我其实明白,白千赤不愿意帮忙肯定是有他的考虑的。本身他就不能插手这些事,加上最近鬼差们和我提起关于阴间百鬼对阎王实行的新政怨声载道的事,阎王对他一定忌惮万分,巴不得找个机会挫一挫他的锐气。若是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他还去插手这些事,分明就是自己送上门去给阎王找晦气。

    可是,彬彬姐不是我不认识的陌生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三不五时就能见到的人。眼睁睁看着她送死,我做不到。

    我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对白千赤说道:“千赤,如果你不方便出面我自己去就好了,你想想看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到彬彬姐,我去做。”

    “不行,太危险!”白千赤连一秒的犹豫都没有,立刻就否决了我的提议,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一旁哭泣的妈妈显然也是没料到我会这样说,也一起抬起了头惊诧的看着我,泪痕遍布的脸颊有些泛红,双眼都有点红肿。

    我叹了一口气,抽了几张抽纸将我妈脸上的泪珠细细的擦拭干净,她还没有从我刚才那句话的震撼中走出来,就这么愣在原地任由我动作,一句话也没有说。

    倒是白千赤又严肃的开了口:“会‘借阴’的阴人都不简单,你什么阴术都不懂还怀着身孕,我不会让你自己去的,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不敢让你去冒这个险。”

    见我要出声辩解,他手上一个动作制止了我,我立刻就把话又咽回了肚子里,等着他的下文。

    只见白千赤低头思索了片刻,之后才说道:“我记得上次我见到你说的彬彬姐,她当时看上去的确是红光满面的模样,不像是会被阴人骗走的样子,可是现在既然出了这样的事,看来应该是有什么不寻常的原因才是。”

    这也是我之前一直在纠结和奇怪的问题,我之前就在奇怪为什么彬彬姐会被阴人选上,现在他也这么问应该是和我一样疑惑同样的问题。按理说我身边的人最不可能被阴人带走的就是她,阴人因为习的是偏门最忌讳阳气重的人,就算想要害她,也不可能把她带走“借阴”。

    我和白千赤同时陷入了沉默当中,细细的猜想着这其中的缘由,可是想了许久却还是什么都没想出来。

    突然,一直愣在一旁的妈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语气激动的对我们说道:“我想起来了,有一天彬彬妈跟我说,她也去找了那个董老仙儿往家里请了一尊佛像,说是可以求姻缘的。当时我还看了那尊佛像,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特别的奇怪,可是我又说不出具体是哪里奇怪。”

    佛像?我反复的在口中念叨着这两个字,一瞬之间,脑海里像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我立马拿出手机开始翻相册。

    我这个人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随便乱拍照,看到什么奇怪的或者有特色的东西就像要拍下来。因此我还记得上一次去董老仙儿家的时候,在他的房间里我似乎就见过一尊奇怪的佛像,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奇怪就顺手给拍了下来。

    “翻到了!”我翻到了那张佛像的照片,激动的大叫出来,连忙递给妈妈看,“妈,你看看郑阿姨家的佛像是不是这个样子的?”

    “对对对,就是这个,我肯定不会记错的。”妈妈看了一眼就认出那座佛像,连声应了下来。

    听了妈妈肯定的回答,我心里也有了几分计较。

    我当时见到这座佛像的时候也觉得奇怪,当时还没想明白奇怪在哪里,现在盯着照片细细看了一会儿,才终于知道了不寻常的地方究竟在哪里。

    平时我见到的佛大多都是笑面佛,这尊佛像乍看之下却是面无表情。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地方,最奇怪的一点是,一旦你盯着佛像的双眼久久凝视,就会有一股寒意从心里升起来,瞬间就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千年寒冰之中,一股寒意从心底升了起来。

    许是看出了我的不对劲,白千赤走上前一把抢过了我的手机,他拿到手上看了一眼,眉头更紧了几分,瞥了一眼直接就点了删除键,把那张佛像删掉了。我看到他的动作愣住了,还没等我开口泽问她,白千赤就率先开了口。

    他阴着脸看着我,将手机递给了我,语气里多了几分责怪的意味:“你怎么什么都乱拍,这东西是你可以随便拍的吗?这可不是什么佛像,这是厉佛。虽然名字中有‘佛’字,可是他可不是佛,他是已经身归混沌的一个恶鬼。只是他破碎的魂魄依旧飘散在人间,承受着一些人的香火供奉。”

    厉佛?我疑惑的歪了歪头,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过这个名词,模糊中有几分隐约的印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