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7章 电梯数字

    我努力在脑海中寻找着那一丝记忆,突然一个画面在我的脑中一闪而过。对了对了,我之前在高莹家的一本志怪小说中看见过这个名词,当时还觉得这个词听上去奇怪呢,完全没想到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种叫做“厉佛”的鬼。

    我砸吧了砸吧嘴,虽然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这厉佛究竟是什么个东西,但是这个名字取的倒是挺厉害的,颇有几分不明觉厉的感觉。

    白千赤看我又在放空,用手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我吃痛的捂住脑袋,不满的看着她,白千赤像是没有看到我的眼神,又或是假装没有看到,继续对我说:“这个厉佛就是用来专门吸人阳气的,怪不得那个女的能让阴人随意近身,这样我之前的疑惑也就全部都能解释得通了。”

    “什么?吸人阳气?这厉佛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我不敢相信的惊呼了一声,得到的是白千赤肯定的眼神,我瞬间就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怒气一下子就从心底升了起来。

    这么看来,彬彬姐十有八九就是被董老仙儿这个死老头骗走的。那死老头虽说看着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但是也不至于能和彬彬姐搞到一块去吧?这不是不伦恋吗?

    “不伦恋”这三个字刚在我的脑袋里浮现,我忽然就意识到我和白千赤之间的年龄差距起码有个上千年,如果真要论起不伦,那我们两个才是当之无愧的不伦恋。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白千赤,他见我把目光投向他,无声的用眼神向我发问,我摇了摇头,没有和他说我心中所想,只是沉默的摇了摇头。

    唉,果然陷在爱里的人都是盲目的,我也不能例外。

    “小白,你可得帮帮彬彬,不能让她出什么事,她要是出事了你郑阿姨还不得疯了。”妈妈在一边着急地说道,。

    白千赤这一次没有再拒绝,而是微微地点了点头,看来大抵是愿意帮忙了。白千赤向来都是个行动派,他刚答应了妈妈,就事不宜迟的把鬼差们从阴间叫了出来。

    黑无常他们几个恭恭敬敬的站在白千赤面前,白千赤转过身走到了客厅里的另一个角落,我没有跟过去,但是视线却一直都聚焦在他们身上。

    只见白千赤对他们吩咐了几句,他可能是施了法术,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却能看到他们连连点头了好几下,没一会儿他们几个就离开了。

    白千赤走了回来又安慰了我妈几句,就把我带回了房间。我不明所以的看向他,白千赤只是高深莫测的对着我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我见他这样也没有再多问,我知道到了该告诉我的时候他是会对我说的。

    果不其然,我们还没在房间里待一会儿,我的床头上就出现了一本金黄色的折子。我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这个东西,还是等白千赤把那个本子拿了起来我才发现了它的存在。

    “东西拿到了,我们走吧。”白千赤拿上那本折子,拖着我就往外走。

    “等等,等等,我们这是去哪啊?你倒是说句话啊,喂……”我一路上都在焦急的问他,可是白千赤一个字都没有和我说,只是沉默的走了出去。

    一路上,因为他的沉默,我越发的好奇,接连不断的问白千赤那个金黄色的折子是做什么的,可他就是闭口不谈,死活都不肯告诉我,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看着白千赤锋利的下颚线,默默的闭上了嘴。算了,只要他肯帮忙,随便他好了,我也就不再追问了。

    我们俩刚出小区,正好看见彬彬姐从小区外的咖啡店走出来。她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裙,配了一双红色的细跟高跟鞋,白皙的脸颊上大红色的口红尤为亮眼。在她转身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毫无遮挡的后背,这件裙子真有心机,前面看着很保守,没想到后面那么性.感诱人。

    这样的彬彬姐看上去是那样的美丽动人,就连我一个女生看着都觉得格外的有魅力,更何况是平常的男性,有不少路人纷纷都侧目看向她,眼神里有着明显的欣赏。

    就在我惊讶的那一刻,我在彬彬姐后背看到了一闪而逝的黑气,很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看到了吗?”我着急地拉住白千赤,焦急的询问他。

    他点点头神情凝重地说:“那就是厉佛碎魂的痕迹。一般厉佛的碎魂不会吸干人的阳气,只会吸走一半就自行离开,所以一些居心不良的阴人才会借厉佛的力量害人。”

    我们一直躲在暗处看着彬彬姐,她看上去像是在等人,不时的还拿出手机看一眼时间。

    她在咖啡店门口没站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奔驰从路口开了过来,直直的停在了路边,彬彬姐等那车子停稳,毫不犹豫地就走上前,打开车门坐上了那辆轿车。

    “她走了,怎么办?”眼看着那辆车子就要开远,我着急的问白千赤。

    白千赤盯着那辆轿车渐渐远去,连忙拉起我说道:“拦车,跟上去。”

    我们急忙打了一辆的士车,跟着那辆奔驰一直到了一家便捷酒店门口。看见彬彬姐下了车,我也连忙给钱走下的士。

    尴尬的是司机师傅因为看不到和我坐在一起的白千赤,路上就一直朝我露出疑惑的神色,在我下车的那一瞬间更是向我抛来了一个同情的眼神,随即还对我说了句:“加油!”

    当时我额头就滑下了三条黑线。

    现在的的士司机还是太闲了,总是看一些无聊的婚恋小说,他不会是以为我去捉奸吧?竟然还叫我“加油”。我往哪加油?我又不是储油罐。

    我无心和他多做解释,跟着白千赤直直的就朝着宾馆走了进去。

    可是没想到我和白千赤跟在彬彬姐身后正想要上楼的时候,却被保安给拦了下来。

    “对不起,小姐。似乎你不是这里的住客。”一米八高的彪形大汉黑色脸对我说道。

    我看见他的脸色有些害怕,连忙后退了两步,堆笑向面前的男人说道:“刚刚上去的那个是我姐姐,她叫郑彬彬。”

    那彪形大汉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感觉就像是被医院的X光照过一次一样。长得高大就是有震慑作用,明明我是来做好事的,被他这么盯着看突然地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可是为了彬彬姐,我不得不装出理直气壮的模样,直视向他的双眼。

    他盯了我好一阵,估计是看我瘦瘦小小一个,不像是坏人,招招手就让我过去了。

    我微微朝他笑了笑,虽然我表面上看起来一脸平静,但其实我心里早就紧张的不行了,现在听到这个保镖终于放行,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我走进电梯,手指刚准备去按楼层,可是看着那一排楼层数字,我忽然就迷茫了。刚刚彬彬姐去了几楼来着?我这个蠢脑袋,怎么就不记得注意看一下电梯在哪里停呢?

    “18层。”见我迟迟不愿意放手,白千赤在我身后幽幽地说了一句提醒我。

    我木木地按下“18”这个数字,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十八层地狱”这个词,不禁觉得害怕了起来。可是一想到彬彬姐就在这里,如果和她一起上去的那个男人和我们预想的一样是一个阴人,想要对她使“借阴”术,那这一层楼对于她来说真的就是地狱了。

    我的心似乎凉到了极点。

    强.奸到死,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残忍的死法。至少我没有想过在现代社会还有这么可怕的死法,若是在封建社会,女性地位地下的时候,那些妓.院或者深宅大院里,估计是有这么残忍的事情。

    电梯上的显示楼层的数字越来越接近“18”,我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我不知道等一下我要面对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彬彬姐要面对的是什么。我不停地向上天祈祷,希望这都只是我和白千赤的推测错误,她的确遇到了一个爱她的好人,我们这一次也不会看到什么恐怖的情景。

    一出电梯,我就看见一个男人揽着彬彬姐的腰,她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进来酒店的套房。

    我悄悄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一直等到他们走进房间我才站到了房间门口,看着套房门上的数字沉默了好一会儿。

    “1818”。

    要发要发,这个数字还真是吉利。那这样说起来这间房也应该是一件风水好房,至少对于阴人来说是一间很好的房子。刚刚在酒店大厅我就看到了这间酒店的平面图,在这一边朝向的房间向外看正好能看到一片人工湖,有水的地方即有财,而且这件房还背阴,正所谓“万物背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所以这里的确是男女交.合的好地方。

    同时也就代表着,这里也是“借阴”的好地方。

    “现在该怎么办?我们直接进去?”我不敢再拖拉下去,连忙抓紧了白千赤的袖子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