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8章 堵在屋里!

    “不行,现在进去肯定不行。捉贼要拿赃,捉奸要在床,凡事都要有证据。我们现在进去什么事都没发生,即便那个男人有坏心我们也没办法。”白千赤在走廊来回渡步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下去,指名要开这旁边的这间房。我记得这酒店外面的阳台是没有防护网的,我们可以悄悄溜过去。”

    我闻言连忙又跑到前台去开房,无巧不成书,1818旁边的两间房都被预订了。开始的时候前台小姐怎么说都不愿意给我房卡,我没办法,又软磨硬泡了好久,最后还是愿意提高三倍的房金才顺利拿到了旁边房间的房卡。

    我拿着手里轻轻的一张房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愿今天能够顺利地救下彬彬姐,不然这么多红灿灿的毛爷爷算是掉到大海里了,有去无回啊。

    我飞快的回到了18楼,拿着房卡打开了门,和白千赤一起走了进去。接着我们就像是在拍美国大片似的,爬到了房间外面。

    我扒着18楼的外墙没有一点的防护措施,踩着只能放下半个脚丫的水管,慢慢地往1818挪。我只觉得整个脚板都是痛的,根本不敢往下看,楼底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和流动的车子,在我看来就像是地狱里的融浆般让人害怕。

    我的心一下又一下沉重的跳动着,每一下都在诉说着我内心的恐惧,我只能尽力克制住不去想这些,想要尽快移动到1818去。

    “你快点过来啊!”白千赤不知何时已经到了1818的阳台上催促着我。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倒一点。我拿着房卡上了十八楼,在走廊里早就看不到白千赤的踪影了,没办法我只能先把房间打开,没想到一开门就看见他坐在套房的客厅里悠哉悠哉地看着我。

    我当时的心情就是火大,想打人!他竟然轻而易举就能进来为什么要我开房?我们又不是要做什么羞羞的事情。然而他很平静地对我说,他进得来但是我不行。

    好,我忍了!自己选的祖宗跪着也要宠完。反正开房的钱也是他出的,我当然无所谓。谁知道他竟然让我从18楼的外墙爬过去。我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了他好几次,最后他很认真一字一顿地对我说:“你从外墙爬到隔壁阳台去,我在隔壁等你。”

    我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答应了。所以我现在就站在18楼的外墙被太阳炙烤着。最可怕的是,大夏天的,风还特别大,我有种只要风再大一点我就会像一张纸片一样被吹走,再像玻璃一样摔在地上,碎成稀巴烂。

    我像蜗牛一样缓慢地挪着,终于到了隔壁,白千赤伸手一拉就将我抱到了阳台上。我正想开口骂他一顿,他就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来,我连忙不再说话躲在他身后。

    房间里的玻璃门关剩一条缝隙,帘子也拉了起来,屋子里面不断传来一声声娇.喘声。

    “我们在这里看别人做这些事,是不是不太好?”我悄悄地问。

    白千赤微微地点了点头,“是不太好,我也想要和你……”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这里开玩笑。活了千年的人,也不懂事点,天天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惹人羞!

    “老不正经!”我白了一个白眼给他,就继续看房间里的情况。

    透过帘子的缝隙我看到彬彬姐赤.裸着身体抱着一个男人,两个人忘情地享受着。可惜那个男人一直背对着我,只能看到后脑勺,看不到正脸。他的身材匀称,皮肤细嫩,而且还有肌肉,怎么看都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人,应该不是董老仙儿才对。

    难道董老仙儿送的那尊厉佛只是巧合?

    关键是那个男人连话都没有多说几个字,还一直不露正脸,我也不能真的确定他是不是董老仙儿。不管了,既然来都来了,这样香艳的场景也看了,那就再等等。

    我和白千赤蹲在阳台上,尴尬地看完了全场情.爱直播。连他这种活了千年的鬼看到最后都不好意思,耳朵烧红了起来。彬彬姐和那个男人实在是太有能耐了,两个人换了好几个姿势不说,还一点都不累,一次又一次。

    三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停了下来,两个人相拥而眠。

    这和我预想的剧本不一样啊!我以为会很粗.暴很残忍,结果两个人腻腻歪歪就抱着睡觉了。是不是我们想多了,其实就是巧合而已。彬彬姐的劫难可能不是这个,或许是别的什么意外。

    如果是我们闹了乌龙我以后还怎么好意思直面彬彬姐?看她和男人交.合,还听着她的娇.喘声,有种做偷.窥狂的罪恶感。

    “他们睡了,我们还继续看下去?我们是不是弄错了,其实就是小情侣开房而已吧?”我问道。

    白千赤皱着眉头,示意我往屋内看去。

    刚刚睡下的那个男子不知何时就坐了起来,背对着我们,他轻轻地拨开了彬彬姐脸上的发丝,缓缓地靠近她的脸。

    我连忙挡住白千赤的眼小声地说道:“我们刚刚看了他们两个那么久,现在他想要亲亲就不要看了吧?我好怕回去之后会长针眼。”

    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有长过针眼,小时候妈妈总是告诉我不能看男孩子的下面,不然就会长针眼,所以我脑海里总是觉得看了一些羞羞的事就会长针眼。我长了针眼也就算了,要是白千赤长针眼,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白千赤一把拿开我的手,阴着脸说道:“你仔细看看他到底在干嘛。”

    我回过头往屋内看去。那个男人乍看之下似乎是在亲彬彬姐,但是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看到他的腮帮子都缩了起来,很明显就是在吸食什么的样子。

    阴气!他在吸食彬彬姐的阴气!

    “你快想想办法啊!”我一着急就往白千赤舍身上打去,没想到他一个闪身,我的手正好打在旁边的盆景上,“乒乒乓乓”地响了起来。

    完了,这下完了!要被发现了。

    那个男人立刻转过脸来看向我,我也正好对上那个男人的双眼。

    炯炯有神的棕色眼眸子,笔挺的鼻子,棱角分明的脸庞,好俊俏的一个男人。我还以为世界上除了白千赤我再也不能亲眼看到第二个这么好看的男人,仿佛就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难怪彬彬姐这样的美人胚子会受到他的蛊惑,凭心而论如果我是单身的话,有这么一个美男子靠近我,我也一定会受美色的诱.惑的。

    “好俊俏的男人。”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白千赤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冷冷道:“你好好看看那个男人,哪里俊俏?”

    哪里不俊俏?以我看帅哥多年的经历来看,他这种放到娱乐圈都是数一数二的长相,要是唱歌不跑调,靠着皮相分分钟可以出道,吸引大批脑残粉。

    我甩了甩脑袋,再定睛一看,伏在彬彬姐身上的男人身上的皮肤渐渐开始皱了起来,连带着那张俊俏的脸颊都变了模样。炯炯有神的眼眸变得暗淡无光,吹弹可破富有光泽的皮肤在一瞬间变得像橘子皮一般丑陋。

    怎么会?不过短短一分钟的时间,眼前的男人就完完全全变了一个样。

    我仔细瞧那张脸,好生熟悉。

    竟然是董老仙儿!

    他已经变回了我之前看到的一个老头的样子,虽然还是可以看得出脸上有几分俊逸之色,但是和刚刚年轻的男子相比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判若两人。

    仿佛五雷轰顶般难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那个俊美的男子怎么会是董老仙儿?真不知道是彬彬姐瞎了眼还是我瞎了眼,果然人的眼睛是靠不住的,能够迷惑我们双眼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白千赤看着我疑惑不解的模样,便解释道:“‘借阴’的人都有一个本事,就是能够让自己的容貌连带着身体各项机能都回到壮年的状态。也是因为这个,使用这种阴术的人才能成功诱骗到年轻女子与他们上床,成功吸取阴气得以延年益寿。”

    这个死老头,害了我这么多次不成功,竟然还要对彬彬姐下手!可恶至极!若是可以,我真想将他大卸八块,然后喂狗!

    我身上的怒火一点就着,冲进了屋内指着董老仙儿的鼻子就开始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你都可以当彬彬姐的爸爸了,竟然还用阴术迷惑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的破事我早就一清二楚,如今被抓了个现行,休想抵赖。”

    白千赤一把将我拉到身后瞪了我一眼,小声地说:“我还没出场,你怎么那么冲动!”

    董老仙儿起初看到我还气势汹汹的样子,看到白千赤站到他面前之后吓得魂都没了,连带着身体都开始颤抖,犹如筛糠一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