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9章 我心中的隐患

    我的眼睛瞪得溜圆,一下子竟然忘记了要将目光从董老仙儿的身上转移开。

    同一时间里,白千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将我的眼睛遮住,冷冷的对吓傻了的董老仙儿呵斥道:“把衣服穿上!”

    眼前的光线被白千赤的大掌挡去了大半,漆黑的一片。我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脑海里却不断回转着一个想法:我要洗眼睛!如果可以,我一定要用84消毒水把眼睛里里外外都洗得干干净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睛被挡住了的缘故,我的听觉似乎变得格外灵敏,能够听到董老仙儿穿衣服的声音,我甚至还能根据这些声音想象出房间里的画面。

    我想要将耳朵堵住,可是又怕被白千赤看出我心中所想,只能心虚的僵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不断地在心里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没脑子,怎么也不想清楚就冲进来,还因此看到了那么辣眼睛的画面!

    就算我现在已经嫁为人妇,而且已经有了身孕,可是我亲近过的男人也只有白千赤一个,其他男的最亲近也不过是做同桌,还有小时候做游戏牵牵小手的同班同学,长这么大以来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别的男人的酮体。

    董老仙儿赤身裸。体的模样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几欲让人作呕。我觉得有些奇怪,难道不是每一个男人身体都长一个构造吗?我都不敢去想我刚刚看到的东西是什么,简直就像是我在动物园看到的火鸡身上长着的肉瘤一样恶心。

    如果非要比较的话,还是白千赤的好看一些。

    这样想着,我的脸颊又开始烧红了起来。心中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怎么没事尽想一些有的没的,要是被白千赤知道我觉得他那个地方好看,他肯定会笑我的。

    脸上的温度久久降不下来,白千赤的手一直挡在我的眼前,很快就感受到了我双颊不正常的温度,他将手移开,轻轻推开我的身子站在我面前,关切地问我:“眉眉你怎么了,脸怎么突然这么红,额头也渗出汗了,是不是刚刚在阳台上吹风吹太久了。”说着他就脱下了身上的外衣披在我的身上。

    衣服上似乎还有白千赤所特有的气味,我感觉到自己的脸不争气的烧的更厉害了,我连看都不用看也能想象出自己此时的模样,定是比那娇艳的玫瑰还要红上几分。

    “脸红吗?”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明知故问的反问了一句,想要以此掩饰过去。只是脸上的温度实在是太过骇人,那温度大抵都能够烫熟一个生鸡蛋了,绝对不在话下。

    “是有点烫,可能是刚刚爬楼的时候风太大了。”我拉了一下披在身上的外套尴尬地回道,同时低下了脑袋,心里盼望着他不要再继续问下去。

    好在白千赤真的没有多问下去,但是依旧还是紧张的盯着我看,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头顶上的那道目光,锋利得像是将我看穿一般。

    我把头低得更低了,心虚的心情更盛,还好白千赤没有过多的追问,不然我这个谎真的扯不下去。难道真的告诉他我是在心里按按比较他和董老仙儿的命.根子谁的看起来更加好看?要是被他知道非得气坏不可,说我竟然拿他和那个死老头比。

    这么想着,我的脑子里自然的就已经浮现了他生气的模样:苍白的脸上一阵青一阵黑,鼓着腮帮子一言不发的看着我,眼睛瞪得圆圆的,看上去应该就就像是一个蛤蟆一样。

    蛤蟆,我被自己的脑洞给吓到了,这要是被白千赤给知道了,恐怕比我将他与董老仙儿那老东西相比还要严重几分。可是我却又觉得这个比喻实在是贴切,不自觉的就将他和蛤蟆在脑中继续对比了起来,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噗呲!”我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他瞪了我一眼,明显有些迷茫我这突如其来的笑声是为何,有些奇怪的问我:“你笑什么?”

    我哪里敢和他说我笑出来的原因,连忙摇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对了,那个老东西穿好衣服了吧,我们赶紧做正事吧!”

    白千赤听我这么说更加一言不发了,他用一种怀疑连带打量的神情看着我,显然是不相信我刚才说的话。我被看得着急了,生怕被他看出来我心中所想,只好扭头转向一边。

    结果这一个转头,我正好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彬彬姐,她赤.裸着上半身仰面躺在床上,高.耸的双.峰上毫无遮挡物,就这么挺在身前,直接露出了两颗可爱的酸梅。

    我有些吃味的低头看向自己的前胸,很容易就看到自己的脚丫子,自卑的情绪油然而生。

    我一直都不太在意自己的身材,加上白千赤也没表示过什么,平时看倒也不觉得怎么。虽说可能算不上一等一的身材,但是也算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了。可是现在和彬彬姐火辣的身材一比,简直抬不起头来。

    我猛然想起来,彬彬姐就这样在床上躺了这么久,那白千赤刚刚肯定是看到了,他会不会也把我拿去和彬彬姐比较?

    我一着急,连忙转过身子,推搡着把他的头扭向一边,略带醋意地说:“不许看!你和我说实话,你刚刚是不是看到了彬彬姐的身子?”

    白千赤之前还没太明白我为什么突然这样,现在一听我的话立刻就懂了,冲着我坏笑说道:“咦,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别过脸不去看他的眼眸,想要否认可是又说不出来这样的谎话,不服气的嘟囔了几句:“谁吃醋了,我只是不想让你乘人之危罢了。再说了,若是你喜欢她,大可以大大方方去追,就像把我娶进门一样迎她入府。反正我也管不了你,你是尊贵的千岁爷,想要什么女人还不是随你高兴吗?”

    闻言他的脸忽然一黑,我不明白为什么前一秒还好好的,他怎么突然就变了脸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几次都张开了嘴,最后都还是闭上了,沉默了下来。

    一阵奇怪的沉默弥漫在我们之间,我不大能够习惯这样的氛围,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好在这时董老仙儿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他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衣服,小心翼翼的跪在一边,颤颤巍巍地向白千赤乞求道:“小的有眼无珠,竟不知您原来是阴间的千岁爷。”

    白千赤阴着脸,怒气冲冠的冲着董老仙儿喊道:“闭嘴,现在没你说话的份!”说完他就抓住了我的手,狠狠地盯着我的眼睛,凶狠的问道:“说清楚,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手腕被他抓得生疼,可是我看着面前的白千赤,似乎能够忽视这份疼痛一般,就这么痴痴地看着他,一晃神之间,我仿佛看到了他眼里的失落。

    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我在心里偷偷的自问,我是不是不应该这么敏感,对他说话是不是不该那么尖锐?特别是在看到白千赤的情绪波动这么大之后,我更是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了。

    明明我心里清楚,白千赤对我向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他只会隐瞒我一些怕我受到伤害而不愿意告诉我的事情,却从来不会欺骗我。对于别的女人,在我们成亲之后更是从未有过,除了特别的时候,一直都守在我的身边从未离开压根没时间去勾搭别的女人,在街上看到长相好看的女子也是从未用正眼瞧过。

    再加上这次彬彬姐的事情,他本就不愿意插手,若不是我和妈妈多次求他,他此刻根本就不可能和我一起在这里。我应该对他感激不尽才对,可是我反而还因为他不小心看了几眼别的女人的酮体就胡乱吃醋,这么一想我的行为似乎是过激了些。

    白千赤见我不出声,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深沉。

    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只好把眼神停留在了被抓住的手腕上。到底为什么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呢?我不禁在心中自责道,有时候我自己很清楚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他也反反复复地重复我在他心中有多么的重要,听得我耳朵都出了茧子。但是一遇到这样的情况,自己还是忍不住会升起一股酸意在胸口处沸腾。

    对于白千赤,我似乎总是这样,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情绪,一而再再而三的冲动,不仅伤害了他,也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我迷茫的抬起头看向白千赤的脸,还有在一旁根本不敢抬头的董老仙儿,我似乎再一次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我之所以会这样反反复复地吃醋,发脾气,都是源自于我内心深处的自卑和不安。莫伊痕之前曾经对我说过的那些话一直就在我的脑海里萦绕不去,虽然我没有对他说过,但是我其实还是很疑惑不解的,到底白千赤为什么会看上我这么普通的女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