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60章 董老仙的坦白

    哪怕我有那么一点点拿得出手的优点我都不会那么自卑那么不安,也不会一次次地这样对白千赤。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的身上没有任何一个能够过分吸引人的亮点,我实在是太普通了,存在于这个大千世界里,很快就会被淹没其中。

    或许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因为自己的无能把一切怒火都发泄到白千赤的身上。他对我已经够好的了,我真的该反省自己,更加努力做一个能够真正配得起他的女人。

    只是,我现在该怎么回答他?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我也愈发的无措起来。

    “我我我……”我结结巴巴的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杂乱的内心就像是被顽皮的小猫弄乱的毛线一般,怎么也理不清,只能小声地回道,“我就是心里不舒服你看了别的女人,如果你不开心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说完我就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他。

    我低下的双眸恰好看见他的身子微微一震,诧异的抬起了头,在我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他微微上扬的嘴角,白千赤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心情像是好了不少。

    是高兴吗?为什么?我不懂为什么白千赤的情绪可以在瞬间就转换,难道就只是因为我承认自己吃醋了吗?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的心情也跟着一起轻松了起来,他的喜怒似乎都那么简单,都只是围绕我一人而已。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一点我的心中就有点小窃喜。似乎在我还是一个糟糕的女孩的时候又找到了他不会离开我的那一点点小确信,只是这单纯的一点就足以让我开心到不能自已。

    董老仙儿依旧跪在一旁不敢抬头,甚至连大口喘.息都不敢,生怕自己再说错什么话或者做错什么事。

    白千赤心情一好也想起了他的存在,走到他的面前,用脚尖轻轻抬起他的头,居高临下地说道:“看来你似乎是耳朵有问题,又或者是脑子不好使。本王上次似乎警告过你,怎么如今时隔不过三四日的光景,你怎么就抛之脑后了呢?是不是本王的话不太好使?想要听听阎王怎么说?”

    董老仙儿早就被这阵势吓住了,一双浑浊的眼睛早就被吓得无神,双腿更是在不停地发抖。我站在白千赤的旁边看着这样的董老仙儿,不仅不觉得同情他,反而还觉得有一种特别痛快的感觉。

    白千赤正想继续责怪他,忽然房间里突然弥漫开一股子臊臭味,我皱皱眉头掩住了鼻子,循着那气味的来源看过去,原来是董老仙儿的身下还流淌出了黄褐色的液体。

    我嫌弃的看了他几眼,心中暗自腹诽,这老头还真是不经吓,白千赤三言两语就怕得尿了裤子,这若是让他去阴间接受牛头马面的严刑拷打,怕是连腹中肠子里的污秽之物都给吓出来。

    这董老仙儿此刻早就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他连忙扑倒在地向前爬了几步,直到爬到白千赤的面前才停下,白千赤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几步,和他拉开了点距离。

    董老仙儿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连连磕了好几个响头,嘴里不断的央求道:“千岁爷,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这种猪狗不如的卑贱小人计较这些。”

    说着又猛地向我身边挪了过来,吓得我慌忙地向后退了两步。要不是此刻有白千赤站在我的身边,我怕是都吓得跑出了房间。

    只见他皱着一张老脸,苦着脸向我哀求道:“安眉,不不不,安大小姐,求求您高抬贵手,看在我是董学良的父亲的份上,你们俩又曾经是同窗,劝劝这位爷,千万不要把我的事情说出去。我自知罪大恶极,若是被阴间的官爷知道了必定要下地狱接受惩罚。求你们帮帮我,千万不要让我落下个老来无子送终最后还要下地狱凄苦下场。”

    我心中冷哼一声,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对我们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董老仙儿这段话不仅没能引起我的同情,反而让我对他多增了几分厌恶。

    依我看董学良之所以会英年早逝,八成就是因为他的这个父亲业障太深,所以才会导致父债子还,年纪轻轻的就丧了命。若不然,就董学良那样只能吹吹牛的三脚猫阴术,自保都成问题,更何况是害人,因此他的运数也不至于会那么差,断不会落下这么凄惨的下场。

    正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今天他董老仙儿落得如此下场都是他自作自受。他诱骗那些无辜的女子上床,吸取她们阴气,就没有想到那些女子也有亲人父母?单单只想着可以延长自己的寿命,完全不顾及他人,自私自利,可恶至极!

    若不是今天听郑阿姨提起,我和白千赤留了一个心眼跟了过来,彬彬姐想必就已经成为他董老仙儿床底下的另一具干尸了吧!

    我越想越气,只觉得面前的这个董老仙儿是一个罪不可赦的恶人,连一眼都不愿意再去多看他。

    白千赤也冷着脸,踢了一脚董老仙儿,冷冷地说道:“你离远一些,一身的臭味。老老实实交代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这等害人的阴术。若是敢说一句假话,我想你知道下场的。”

    “小的知道,小的明白。”董老仙儿浑身颤抖地往后退,退到墙角边才又低着头说了起来,“这“借阴”术,我已经使了近二十年了,到底害了多少个女人我自己也算不清了。也是因为做了这等子荒唐事,犬子又不幸早逝,我心里担心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惨死,所以才将集团让出,将家搬到那个煞气异常的风水宝地。”

    “呸!”我小声地骂道,这个董老仙儿满嘴跑火车的话,听着都烦。

    害怕自己惨死,亏他敢说。在他手上死去的女子想必个个都经受了非人的痛苦,才会变成那日我见到的那般面目可憎的样子。他怕惨死,又让无辜的人惨死。己所不欲施于他人,这种恶人就应该下地狱,若不然哪里还会有天理?

    董老仙儿浑然不觉的继续说着,“我其实在董学良出生不久就死了。那日准备出国谈生意的时候,在去机场的车上遇到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因为自己懂一些阴阳五行之术,出门前算过自己有一劫,便使了点阴术,强行让鬼上身锁住了自己的魂魄。”

    严重的车祸?我没想到董老仙儿之前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经历,一时之间觉得有些震惊。若是遭受到了严重的车祸,那他的身体必然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即便是强行让鬼上身也是不能动弹的,又怎么会活下来。

    这不可能!

    “你既说出了严重的车祸,身体必定有很大的损伤,又如何能去吸取阴气让你活到今日?”我立刻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我猜测董老仙儿一定没有完全将实话说出来,肯定还有隐情。

    董老仙儿一听我这样问,果不其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个所以然,犹豫了半天却还是不肯说。

    白千赤看不惯他这种不干脆的模样,轻咳了一声就威胁道:“若有什么不便说与我们听的,那就让我将鬼差唤出来,将你带到阎王面前,有什么难言之隐,往地府的台上一站,四位判官一看便通通明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一听白千赤这话,面上虽然没露出什么,但是心里却在隐隐吐槽白千赤。

    没想到白千赤竟然能如此奸猾狡诈,他明明就和阎王势同水火,却在这董老仙儿面前时不时拿阎王的名号出来溜一圈,装的一副和阎王交情甚好的模样,吓得这老头一张橘皮般的老脸再次一抽一搐了起来。

    他也就只能吓吓董老仙儿这个胆小如鼠的糟老头,我憋着笑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等着继续看这一场好戏。

    “我说,我全都说!”董老仙儿一听白千赤了这番话,此刻就像是见了老鼠的猫儿一样,连尾巴都不敢摇一下,两只眼睛圆鼓鼓看着白千赤,定定地观察他的反应。

    白千赤双手抱胸,板着脸等着董老仙儿继续。只要他一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就知道他已经不耐烦了,但愿这死老头子识相点,痛痛快快地把一切全都招了,要不然定会受到白千赤的一番折磨。

    董老仙儿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白千赤的脸,可能也看出了白千赤此刻心情不佳,继续说道:“当时我一出车祸,我的妻子就跑到了医院来看我。那个时候我浑身都是血,心跳和血压都已经没有了,护士已经要拔掉插在我身上的管子了。我妻子她看见我,哭着抱着我的身子,亲了我。”

    他说到这里忽然低下了头,音调降了下去,语气中略带愧疚地说:“我趁着这个机会,吸取了我妻子的阴气。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妻子没出月子就得了月子病死了,我却活了下来。但是因为我这个身子确实已经是死人之躯,如果不靠着女人的阴气很快就会渐渐腐烂,发出恶臭,我也会不久于人世。所以我才开始勾.引女子和我交.合,吸取她们的阴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