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61章 罪过大了

    我没想到事实的真相竟然是这样,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我胸口的怒火“蹭”一下就冒了起来,冲到董老仙儿面前就要踢他,他的妻子明明是因为爱他才会吻他,这个老东西竟然趁机吸了他老婆的阴气,简直就是禽.兽!我不管不顾的就要对他拳打脚踢一番,还是因为被白千赤强硬地拉住了,才没有得手。

    原以为这个死老头只是对陌生女子做过这等子缺德的事情,没想到他对自己同床共枕的妻子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这么做对得起他妻子对他的那一份真心吗?对得起刚出生就没了妈的董学良吗?

    我忽然开始同情已经死去的董学良,他有这样的父亲这些年的日子一定不太好过。又替他庆幸还好他已经离世,这悲苦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被自己的父亲以这样的方式害死的,不知他会作何感受?

    “且不说那些被你害死的无辜女子,你怎能对自己的妻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还有没有一点点人性?那可是董学良的亲生母亲,你面对他的时候心里就不会觉得愧疚吗?让他小小年纪就失去了自己的母亲。我真的不知道你怎么能如此丧尽天良,那可是你当初想要厮守一生的女人,你怎么能为了自己活命就让她替你去死?”

    我指着董老仙儿的鼻子就骂了起来,既为董学良的母亲感到可惜,又对董老仙儿的这些举动不耻。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爱情,终于还是输给了人的劣根性。

    许是我说出这段话的时候语气偏激了一些,白千赤突然看了我一眼,我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疑惑的回望过去,在他的眼里我突然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他的眼神似乎在对我说,即便有一天我会死,他也愿意用命抵给我。或许,董老仙儿和她妻子根本不存在什么爱情,他只爱自己,所以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不择手段也要活下去。可怜了一厢情愿爱着他的那个女人,最后竟然成为了他活命的第一缕冤魂。

    董老仙儿却抬起头,一反之前畏畏缩缩的模样,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望着我嘶吼道:“她是我的妻子!她爱我,替我去死有何不可?还有我的儿子,若是当初死得是我不是他废物的妈,他会过上十多年贵公子的生活吗?做梦!他的一切都是我的,连他的命都是我的,我给了他一切,我凭什么要愧疚?”

    董老仙儿毫无愧疚之心,还说出了这一番根本毫无道理的话,几乎是在我的怒火上又添了一把油。

    我实在是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奋力的推开白千赤的束缚冲到老仙儿面前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怒斥道:“这一巴掌我是替我曾经的同学,也就是你的儿子打的,你这种人不配为人父!”接着我又扇了他一巴掌,骂道:“这一巴掌是我替你的妻子打的,你这种人根本不懂爱,也不配得到她的爱!”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怒火,明明不关我的事,我这次也只是为了救彬彬姐而已。可是看到毫无悔意的董老仙儿,胸口处就像是塞了沾了水的海绵一般又涨又堵,难受极了,非得要把一肚子心里话全都对着他骂出来才算舒心。

    我的眼前模糊的出现了董学良的模样,认识董学良短短不到一个来月,他在我面前永远是一副贵气公子哥的模样,我曾经还一度羡慕他有这么好的家世,有着不用愁的未来。却没有想过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心里藏着的苦我从来不去了解,只是一昧地排斥他,如今想来反倒满心的愧疚。

    董老仙儿被我打了两巴掌,颓废的低下了头,身子一抽一抽地,随后突然抬起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他笑得痴狂,就像是一个丧失了心智一般。

    随后董老仙儿像疯了一般双眼无神地望着我,痴笑着对我说:“我不配得到爱?呵呵!”他指着我问道:“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你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多久,我又活了多久,你知道什么苦?你以为我这些年好过吗?‘借阴’活下来的人身体里有两套魂魄,我为了身体不被当初上我身的鬼夺取,我只能不断地学习更加厉害的阴术用来压制他。有时候我就像被天雷焚身般痛苦。”

    他说着说着眼角就变得湿润了起来,捂住面庞哽咽着说道:“对了,你问我会不会愧疚?我说我会,你信吗?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我的妻子,她是那么的温婉可人,那么的爱我。”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苦笑道:“我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就是她,最对不起的女人也是她!这么些年,我诱骗的那些女人之中不是没有我不心动,不想放过她们的。可是她们都是为了我的钱,不是真的爱我!”

    他说完又指着彬彬姐,对着我们怒吼道:“包括现在这个躺着的女人,她妈妈求姻缘的时候就说了一定要有钱的,她看到我这一身行头,对她花钱从不手软,认识不到一天就扑到我身上了。你说这种送上门的我怎么舍得放走?”

    我本来还对他刚才的话有几分恻隐之心,但是现在听到他竟然这样说彬彬姐,我有了几分软了下来的心立刻又硬了起来,双眼冒火的看着董老仙儿。

    “你恬不知耻!什么歪理你都能找出来,明明是自己心存邪念,为什么还有找借口拖上无辜的受害者?”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平静的对他质问道。

    白千赤一直都将我扣在怀中,不让我再靠近董学良半步,我只好不断的深呼吸,想要让自己真正的冷静下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总是有一些恶人能够活得这么久,而一些好人却早早死去?为什么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不公平?

    董老仙儿用阴术害人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近二十年都没有一个人发现吗?就算周围的人们没有发现,那地府的那些官差们呢?

    地府的官差们到底在做什么,他们难道是真的毫不知情吗?我不相信。还是其实他们知道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觉得少管一件事还可以少干一件活儿所以才不管这些事情?

    我不知道这期间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董老仙儿被我问得哑口无言,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垂下头去,他的脑袋耷拉在双肩之间,一动不动,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和白千赤站在原地,都没有开口。

    董老仙儿过了许久才抬起头来,缓缓地开口道:“对,你说的都对。是我自己心存邪念,所以如今家破人亡都是我自作孽不可活。但是这些年我也做了不少好事,并不只做了坏事。像是在我掌管KG集团的时候,我就做了很多的公益,比如建小学、修路、救助孤苦老人等等。那些被我害死的女孩我都会悄悄地以她们的名义给她们父母寄钱,算是替她们赡养了父母。还有我也用阴术帮过很多人,比如让你姐姐回人间和你妈妈团聚。这些不算是好事吗?虽然做这些事不能让我功过相抵,但我也不能算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

    董老仙儿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我们,似乎是想得到我们的肯定,我和白千赤冷冷的看着他,即便他说的这些都是真话,我还是没有办法就这样对他说出原谅的话语。

    这时,一直冷着脸没说话的白千赤忽然开了口:“是否有罪,你我都不能下定论。你做了这么多恶事,即便不是本王,你的事情也不可能瞒天过海。这个世界始终是纸包不住火的,我想你自己清楚的很!”

    白千赤的话音刚落,董老仙儿就往我们身前挪了好几步,一把抱住了白千赤的大腿央求道:“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说着,他就开始打自己的耳光子,一边打着一边喃喃道:“我不是人,我罪大恶极!我猪狗不如!”骂完自己又狠狠地给白千赤磕头道:“求求您千万替我保密,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我在人间还有一定要完成的事情,还不能这么早就死去。等我办完所有事,一定自行解决,去阴间接受惩罚。无论是下地狱也好亦或是投胎做畜生也罢,我都接受了!”

    董老仙儿每一个巴掌都打得极响,在房间里啪啪作响。

    我拉着白千赤的衣角悄悄地说:“这个死老头诡计多端,我们真的要放了他?若是他再去害人,那怎么办?那我们岂不是罪过大了?”

    白千赤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眉头再次紧紧的皱了起来。董老仙儿的巴掌声还在房间里回荡着,每一声都比前一声还要响。
Back to Top